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借我5块钱

      很快,开学了,安宏和秦月升上了初二。
      开学典礼上,安宏见到了将近一年未见的路云帆,他真的考到了玉兰中学。安宏很吃惊,她一直以为,像路云帆这种家境的小孩,起码应该像江妍儿一样去读三中,甚至,应该去读双语教学外加寄宿制的外语中学。他虽然说过要报玉兰,但安宏一直当他是随便说说的。
      路云帆长高了一点点,目测身高已超过1米50了。但是和同班的男生比起来,整个人仍显得瘦小白嫩,但是一张脸,却极漂亮。
      他已经11岁多了,安宏承认,路云帆是她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男孩子,皮肤吹弹可破,五官精雕玉琢,就像日本少女漫画里画的男主角一样,当然,是童年版的。
      韩晓君虽然也英俊,但他已经是很少年味的英俊了,高大的骨架,麦色的皮肤,浓眉大眼,还有雕刻过般的下颚线条,浑身都透着一股青春逼人的气息。而路云帆,他还远远没有长开,此时能用来形容他的,只有三个词——漂亮,很漂亮,真漂亮!
      路云帆也看到了安宏,他瞪着眼睛朝她看,安宏被他瞪得脊背发麻,皱了皱眉头,迅速地跑开。
      
      初二以后,安宏受班里女同学的影响,迷上了日本少女漫画和台湾言情小说。
      平时看的电影电视,也有讲到爱情,但那都是成年人的游戏。只有在日本少女漫画和台湾言情小说中,安宏才能找到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所憧憬的那种爱情。
      那么青涩,那么懵懂,碰一碰小手就能脸红心跳半天;多看你一眼就能让你晚上睡不着觉;一点点小误会就让人痛彻心扉要生要死;还有最要命的就是——初吻的感觉,是不是真的那么甜蜜,那么浪漫,眼前冒着无数爱心和泡沫,幸福地能叫人晕眩过去?
      她去小书店里借书看,三本/1块钱/1天,她省下零花钱,大部分都投到了租书店里。
      13岁半的安宏做着少女的怀春梦,梦里,偶尔出现邵育华,大部分时间,都是韩晓君。
      
      女孩子们还开始喜欢明星,四大天王、林志颖、金城武……还有刚出道的范晓萱、许茹芸、王力宏、陈奕迅……
      安宏零花钱不多,没有随身听,也买不起磁带,基本上都是借秦月的磁带,回家放在外婆的录音机里听。秦月很大方,新买了好听的磁带都会主动借给她,于是,安宏也听了许多流行歌曲,总算没有和潮流离得太远。
      
      在学校里,她很少碰到路云帆。即使是见了面,两个人也是你瞪我,我瞪你地擦身而过。
      当时,琼瑶奶奶的《一帘幽梦》已经在全国热播。安宏不光是看了电视,还仔仔细细地看了书。刘德凯饰演的费云帆简直就是男人中的极品,安宏一度把他封为自己的梦中情人心中偶像。
      有时候,她会想,其实韩晓君和费云帆是有那么一点像的。同样的高大英俊,同样的温柔体贴。只是安宏不知道,谁才会是他的汪紫菱。
      
      而路云帆,因为有着和费云帆一样的名字,真正是受尽了骚扰。
      班里的女同学都喜欢嗲嗲地称呼他“云帆~~云帆~~”,让他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回家对着江蓓抱怨,叫嚣着要改名字。
      江蓓说:“你妈妈是琼瑶的铁杆书迷,最喜欢的就是《一帘幽梦》里的费云帆了,她怀你的时候就和你爸爸说,要是生了男孩子,就叫路云帆,生了女孩子,就叫路紫菱。这是你妈妈给你取的名字,你还要改吗?”
      听了这样的回答,路云帆小小的脑袋耷拉下来,对于自己的名字,重新有了认知。而且,他还想把《一帘幽梦》的书和电视都看一遍,他想看看,妈妈喜欢的费云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他知道自己一直讨人喜欢,可是有一个人,好像总是对他提不起兴趣。路云帆很挫败,他想,或者可以从费云帆身上找到答案。
      但是,事实证明,言情小说和言情连续剧,实在不适合11岁半的小男孩儿观看。
      好几次,他都一边看着,一边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还是江蓓把他抱进房里的。
      
      11月初,安宏迎来了初中阶段的第二个运动会,她理所当然地报了400米。
      上午参加预赛,很轻松地闯进了下午的决赛。
      她穿着浅色的运动衣裤,站在场边,看着初一年级的比赛,等待秦月预赛结束一起回看台。
      这时,路云帆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安宏的视线中。
      他走到她身边,朝她笑,说:“我刚才看你比赛了,你跑得还挺快嘛。”
      安宏说:“这是我的强项,去年我是第二。”
      路云帆说:“你好像一直都是跑400米的吧,从小学四年级开始。”
      安宏一愣,说:“你怎么知道?”
      “我什么都知道。”路云帆得意地笑。
      安宏嘴角抽搐,问他:“那你报了比赛没?”
      “没有。”他摇头。
      “你不是很了不起的吗,怎么不为班级争光呢?”她的口气里满是奚落,正戳中了路云帆的痛处。他还是个完全没发育的小孩儿,根本无法和比他大1岁多,甚至2岁的男孩子竞争。
      他气哼哼地说:“你看着,到我念高中的时候,我一定能拿400米的年级第一!”
      安宏“哧”了一声,说:“高中?你高中时我哪看得着,我们又不会考一个学校。”
      路云帆怒了,他说:“那我就和你考一个学校,然后跑给你看!”
      安宏翻翻白眼,无语了。
      
      从中午开始,安宏的肚子就隐隐作痛。她以为自己吃坏了东西,跑了两趟洗手间,什么都没有拉出来。但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坠痛感一阵一阵地侵袭着她,令她脸色发白,额头冒汗。秦月看她的样子不对,关心地问:“安宏,你有没有事啊?下午要不要回家休息去?”
      安宏咬着牙摇摇头,说:“我下午还有比赛呢,过一会儿就好了。”
      这要命的疼痛令她腰都直不起来,站在起跑线上时,小腹还是酸胀难受着,安宏想,再坚持一会儿,跑完这一圈,就可以回家了。
      结果,她的成绩很糟糕,只跑了第5名。班里为她加油的同学后来都没有了声音,纷纷散去。只有罗立山还给她递来了一瓶水。
      安宏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妙,但是秦月正在进行跳远决赛,她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根本就没人注意到她的不适。
      安宏硬撑着往洗手间走去,她想要洗把脸,清醒一下已经被腹痛搅乱了的大脑。
      
      身后不知何时跟来了一个人,安宏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快走到体育场洗手间时,安宏突然回头看,发现原来是路云帆。
      他一手拿着一瓶水,一手拿着一包纸巾,被安宏的突然回头吓了一跳,此时正怔怔地望着她。
      安宏有气无力地问他:“你跟着我干吗?”
      路云帆忽然就红了脸,他吱唔了半天,憋出一句:“你,你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嘛,还吹牛能跑第二。”
      安宏肺都要被气炸,肚子疼得半死,还要受这臭小孩的嘲笑,她“哼”了一声,说:“总比某些人什么都不参加来得好吧!”
      说着,她就转身快速向洗手间跑去。
      突然,她身体上涌起一阵奇异的感觉,似乎身下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来势汹汹,快速地洇湿了她的裤子。
      她愣愣地站住了,然后就听到身后的路云帆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他吓得舌头都打结了:
      “啊啊啊————安!安!安宏!!你!你裤子上是什么??你!你!你屁股流血了!!!”
      
      安宏低头扭身看自己的浅色裤子,脸瞬间就红透了。
      她冷静下来,掏遍自己全身的口袋,一毛钱都没有,她只得拉下脸皮,问路云帆:
      “喂,你,身上有没有带钱?借我5块钱。”
      路云帆张着嘴看着她,彻底地傻了。
      
      自从来了初潮,安宏的身体开始发生巨大变化。
      第一,她快速地拔个子,就像春天的笋一样,一节一节地往上窜,到了初二结束的时候,她已经有1米62高了,大半年时间,她长了12厘米,一跃超过了1米60的秦月;
      第二,她开始长青春痘,原本光洁细腻的皮肤,现在是东长一颗,西长一颗,一张脸活像夏天常吃的赤豆棒冰;
      第三,她的头发不再像以前那样毛糙枯黄,发色越来越黑,发质也变得柔顺。
      第四,她的胸部开始正常发育,长势还挺喜人,屁股上也开始有肉,浑身骨架却是很小,腰也是纤细柔软的。
      糟糕的是,她过去所有的衣服都穿不上了,她的服装数量变得更加匮乏;
      总之,在初二下的期末考试结束的时候,安宏已经从一个黑瘦小孩蜕变成一个身材窈窕,个子高挑的少女了。当然,要忽略掉那张遍布着青春痘,又戴着牙箍的脸。
      
      自从运动会以后,除了还路云帆5块钱,整整8个月,安宏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
      她窘死了,人生的第一包卫生巾,居然是问这个臭小孩借钱买的。想到路云帆当时呆若木鸡的表情,她就郁闷地想死。
      路云帆也觉得很别扭,他终于搞懂了女生的青春期特征,回忆起安宏裤子上渗出的血迹和她那张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他就有想失忆的冲动。
      于是,他们两个人,即使在小小的学校里经常迎头碰见,也会装作不认识般地擦肩而过。
      这一年,路云帆也开始长个子,到他初一结束的时候,已经有1米59高了。
      而且,他下了决心,又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初二的功课要比初一时难许多,因为增加了物理和化学,同学们之间分数的差距开始拉大。但是安宏的理化成绩却很好,学起来游刃有余。在期末考试时,她凭借着出色的理科成绩,破天荒地考了全班第9名,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打电话给夏老师,向她报告这个好消息,夏老师很开心,鼓励安宏要继续保持。
      然后,安宏兴高采烈地迎来了暑假,因为,韩晓君会回来,这是一年里,最令她期盼的时刻。安宏已经淡忘了韩晓君的“女朋友”事件,她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让韩晓君看到她的变化,现在的她,站在韩晓君身边,再也不会像个孩子般幼稚可笑了。
      
      那一年的7月1日,香港回归,普天同庆。
      安宏却接到韩晓君的电话,他说暑假里打算留在W县实习,不回J市了。
      安宏惊呆了,不敢相信他的话,她说:“你骗我的吧,是不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呀?”
      韩晓君淡淡地说:“我没骗你,我和我爸妈都说好了。小雅和我一起找了个实习单位,小雅你还记得吗?是我女朋友。”
      安宏捂着嘴哭了,但是硬撑着没有发出声音。她挂下电话,笑自己痴心妄想。韩晓君会离自己越来越远,她那么努力地长大,想要追到他身边,可结果,他早已经变了。
      他们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头碰着头一起看天上星星,手拉着手跑遍大街小巷了。
      
      8月初,安宏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暑期理科培训班。
      本来她是不打算参加的,但是秦月去了柳州外婆家,韩晓君又没有回来,她一个人实在无聊得很,而且开学就是毕业班了,她也想再加把劲,索性就交钱参加培训。
      初二年级的理科培训一共开了两个班,(1)班、(2)班、(3)班的同学集中在一起,(4)班、(5)班、(6)班的在一起,每个班40人左右。
      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安宏在教室里很意外地碰到了路云帆,她惊讶地张大了嘴。
      路云帆朝她露齿而笑,他说:“安宏,我又跳级了,开学后,我就是初三(6)班的学生了。”
      
      暑期培训班每天只上半天课,一群半大孩子放学后回家吃饭,下午就约了一起出去玩。
      罗立山的爸爸在玉兰中学边上的美食街开米粉摊,做的一碗酸辣粉好吃得令安宏想到就流口水。有时上午放学后,她会去罗爸店里,花3块钱,吃一碗粉,罗爸会给她把料加得满满的,下午她就和罗立山一起看漫画、看小说、做暑假作业打发时间。
      有一天,邵育华又组织去滑旱冰,他叫安宏和罗立山一起去,安宏摇头拒绝。罗立山说:“安宏,一起去嘛,很久没滑了,这几天也不是很热,正好可以去玩一玩。”
      安宏心里对邵育华总是有一些芥蒂,可怜邵育华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安宏看罗立山都在劝自己了,不去的话就拂了他的好意,于是就同意了。
      路云帆坐在安宏左前方,他一直在边上听他们说话,这时,他说:“你们去滑旱冰啊?我能不能一起去?”
      他的眼神亮闪闪的,笑容纯洁无公害,邵育华马上点头,说:“当然可以啊,神童,把你们班同学也叫上嘛。”
      “神童”是路云帆的绰号。
      路云帆笑嘻嘻地,摸着右手手肘处的伤疤,说:“我刚到(6)班,和他们还不怎么认识,倒是和安宏,一直比较熟。”
      安宏脸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路同学又登场喽~~~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