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终于找到你了

      下午的行程是逛Y县的特色集市,外加进一个寺庙。
      路云帆的脸色差到极点。走了大半个小时,他说:“我累了,我要休息。”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虚啊?”安宏上下打量他,“我一直没问你,你的腿到底怎么了,那时候……伤得那么重么?怎么每次走一点路就会累?”
      路云帆抿着嘴唇,看来是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安宏叹口气:“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集市上并不热闹,也没有什么茶铺酒吧,安宏只在一个卖二胡的店铺门口找到了一张长条状的石凳子。
      两个人坐下来以后,她闷闷不乐,他面色阴沉。
      坐了一会儿,安宏就不乐意了。她站起来说:“你坐会儿吧,我去前面逛一下,顺便买点特产回去,马上就回来。”
      路云帆抬头看她,轻轻点头,在她转身离开后,他的眼神变得越发得沉郁。
      
      安宏精力充沛,心中又有点郁闷,这一逛就忘记了时间。
      从集市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还拐进了边上几条穿插着的小弄堂。
      这古朴典雅的小镇,居住着淳朴善良的乡民,一条条的弄堂纵横交错,竟然让她想起了童年时在幸福村的美好时光。
      有两个孩子追逐打闹着从她身边跑过,是个大一点儿的男孩子带着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她安静地站在那里,看他们嬉戏笑闹,纯真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成人世界里的荒诞和是故。
      这个场景,多么像她的梦啊……
      
      有水打上了安宏的脸,她一惊,摸上脸颊,才发现不是泪水,而是下雨了。
      南方的县城,在清明前后,总是春雨阵阵。
      孩子们慌乱地往弄堂尽头跑去。
      安宏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她站在一个窄窄的十字路口,入眼的都是一样的景色。
      她发现,自己迷路了。
      打路云帆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
      她微微镇静,循着记忆往回走。
      雨势来得有点猛,只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了瓢泼之势。
      安宏躲进巷边人家的屋檐底下,不禁担心起路云帆来。这么大的雨,他没有带伞,不知有没有地方躲,不知道……他的腿会不会有事,还能不能走。
      突然记起自己手机里还存着导游的电话,连忙打去,得知其他的团友都已经上了车,只余下了她和路云帆。
      安宏很快地做了决定,请导游等他们二十分钟,如果二十分钟内他们没有赶到集合点,就请他们自行离开。她相信,她一定找得到路云帆。
      狠了狠心,安宏冲进了雨中,不用1分钟,她全身已经湿透。雨下得大,还夹着雷鸣闪电,安宏心里有了一丝慌乱,陌生的街巷里半个行人都没有,连问路都不行。
      又奔跑了几分钟,她才看到一间开张着的杂货铺。
      立刻觉得狂喜,安宏冲进去就问明了集市主干道的走法,还买了两把伞。
      
      等她回到和路云帆分开的二胡店门口时,已经是她离开后的两个小时了。路云帆不在二胡店,他不知道去了哪里。
      导游和其他旅客们没有等到他们,导游打来电话询问了情况,安宏就让他们先离开了。
      她整个人如同水人一般站在二胡店门口四处张望,额前的发丝贴着脸,雨大得令她睁不开眼睛,只能大口喘着气,眯着眼睛四下寻找。
      她心里只是想着:路云帆,路云帆,你在哪里?你千万不要有事!
      
      “安安!”
      安宏听到路云帆的声音,就在不远处,转过身来,才看到他撑着一把伞,狼狈地站在雨中。
      他浅色的衣服弄得很脏,沾染了许多泥泞,原本质地精良的鞋子已经完全看不出颜色,牛仔裤的左边裤筒也是大片的泥迹。
      他的头发早已湿透,撑着的伞在风雨中完全没有用,他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情,此时已是一片煞白。在看到安宏毫发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时,路云帆才轻轻呼出一口气,似是放下心来。
      安宏匆匆跑到他面前,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路云帆身子一软,整个人已经倒在了安宏身上。
      
      自从开始下雨,他就硬撑着站起来去寻找她。
      沿着集市的主干道来回走了一遍,也没见到她的影子,他开始担心,望着街道两边密布的支路,他不敢往里面走。自己手机已经没电关机,如果再离开主干道,两人只会离得越来越远。
      于是就在集市上来来回回地走,然后,一点也不意外的,摔了一跤。
      有多少年,自己没有摔过跤了?
      忍着左脚踝处传来的钻心疼痛,路云帆咬着牙站起来,继续寻找。
      最后,跌跌撞撞地,终于见到了那个在雨中左顾右盼的身影。
      在失去意识前,他轻轻地说:
      “我终于找到你了,安安。”
      
      “路云帆!路云帆!喂!你不要吓我!”
      瓢泼大雨中,不管安宏怎么呼喊,路云帆都没有再醒来。她根本撑不住路云帆整个人的重量,又不够力气把他拖去路边屋檐下,此时只能任由他躺在泥泞遍地污水横流的街上,自己跪在他身边,脱下身上湿透的外套遮盖在他头上挡雨水。
      看着他苍白死寂的面容,安宏是真的慌了,朝着四周开始大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这场景,勾起了那惨痛的记忆,痛苦呈排山倒海之势向她袭来,已经那么多年了,这感觉依旧寒彻心扉。安宏紧紧地怀抱着路云帆,让他靠在自己大腿上,眼泪混着雨水滚滚而下,她颤抖着身体,不停地在他耳边说:“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不会的……”
      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几个人影,他们正快速向自己奔来,等影像渐渐清晰,安宏才发现是当地的几个男性村民。
      抬起脸,她朝他们喊:“求求你们,快救救他吧!!”
      
      路云帆是被农用车送去县医院的。
      小医院很少见到这样的阵仗,碰到急救病人,医生护士都有点儿慌乱。
      急救床移到门口,路云帆被几个男人一起用力抬上了床,然后就被迅速地推了进去。
      安宏狼狈地跟在旁边,一路小跑。
      有护士来问患者资料。
      “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安宏冲到她面前。
      “病人姓名?”
      “路云帆。”
      “年龄?”
      “26周岁。”
      “哪里人?”
      “J市人。”
      “怎么昏过去的?”
      “他,他腿不太好,今天走了不少路,后来又淋了雨,我看他可能摔了一跤,因为衣服都脏了。”其实安宏自己也没弄明白,看起来还算健康的路云帆怎么会突然晕倒。
      “过往病史?”
      “病史,病史……”安宏仔细回想,“6年前,他出过一次车祸,腿受了伤,骨折。还有脑震荡,颅内出血,现在,现在走路有些跛,右腿很严重!”好像……就是这些了。
      护士抬眼瞟了她一眼,说:“那要先拍片看看,你去挂号缴费吧。”说着就转身离开。
      帮忙送路云帆过来的村民们过来向安宏告别,安宏连忙从随身的包里抽了500元递给他们,并不停地说着感谢。他们推脱了一下,也就接下了,陆续地离开了医院。
      办完手续,安宏疲惫地坐在简陋的休息椅上,一坐下,才发现难受,自己浑身都湿透了,但是她实在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突然想到临走时小高对自己说的话,这绝对要算特殊情况了吧!她翻了翻自己的包,才记起小高的名片留在了宾馆房间里,路云帆的手机虽然还在她包里,但早就没电关机了。安宏想,等路云帆醒过来,再去宾馆房间打电话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宏呆呆地坐着,已经忘记了时间。一直到之前的护士又过来找她。安宏奇怪地发现,小护士脸颊红彤彤的,竟然带着种娇羞的神情。
      她说:“病人已经转去109病房了,暂时没什么问题,住院观察一夜,明天醒了就能出院了,他的片子王医生还在看。”
      安宏呼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她说:“谢谢你们,那我去看看他。”
      正要抬腿,护士叫住她,问:“请问你是安小姐吗?”
      “我是。”安宏疑惑。
      “是这样的,安小姐,在诊治的过程中,病人清醒了一下,他特别关照了,在他治疗住院期间,要谢绝一位安小姐的探视,所以,抱歉,你不能去看他。”
      安宏傻了,心里的火“噌噌”地就烧了起来。她此时披头散发,浑身又湿又冷又脏,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就换来一句“谢绝探视”?
      她冷下面孔,说:“如果我一定要去看呢?”
      小护士看着她凌厉的眼神,也有点怕,嚅嗫着说:“病人说了,如果你探视了他,他就要控告我们医院,侵犯他的隐私。”
      “哈!”安宏难以置信,“他以为他在美国啊!还侵犯隐私?他的钱都在我这里,你不怕我不付医疗费吗!”说着就往住院区走去。
      小护士紧紧追着她,边追边喊:“安小姐,你就别为难我啦,求你了。”
      安宏没理她,只顾在住院区的病房房号上看。
      103,105,107,有了!109号!
      正要推门,小护士直接挡在了她面前,红扑扑的脸蛋表情坚定:“你这人怎么这样呢!和你说了病人不让你看!”
      “他让不让我看管你什么事了?”安宏真的生气了,开始口不择言,“我是他女朋友!”
      “你才不是!”小护士扬着脖子喊道。
      “呦!我不是,难道你是吗?”说完安宏就拉住小护士把她往边上推,小护士咬着牙紧紧地扒着门框不动,嘴里喊着:
      “你怎么能是他女朋友呢?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过往病史,你也不可能是啊!”
      “我怎么不可能是了?”安宏柳眉倒竖,她个子高,手里一用力就把娇小的小护士推开了,然后握住门把手就推开了门。小护士再也来不及阻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先贴,等下看看是否要改
    急着开会去了~~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