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结论

      这一夜,两个人都睡得很糟糕。
      清晨五点半,安宏就起床了。换上短袖短裤,扎起头发,她出门晨跑。
      奔跑在这个陌生的小城市,令她觉得很新鲜。
      小县城的春日晨间,也别有一番生动景象。她顶着冷风,塞着耳麦听着歌跑过了几条街,在6点40分时回到宾馆。天气虽然有些凉,安宏却跑得浑身发热。
      喘着气等电梯,竟碰到刚下楼来吃早餐的路云帆。
      两个人一见面,都想到了昨晚的情景,觉得有些尴尬。
      路云帆穿着那件安宏看中的浅蓝色毛线开衫,下/身是仿旧款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褐色休闲皮鞋,看着就是价格不菲的上品。
      他看到安宏满脸的汗,因为运动而发红的脸庞,坦露在外的长腿长臂,细长的眼眸在不停朝他身上打量,不禁有些发怔。
      “你在干吗?”他问。
      安宏扯掉MP4的耳麦,回答:“你看不出来吗?跑步。”
      “快点上去洗澡吧,还要吃早餐,等下7点40分就要出发了。”他轻咳一下,微微皱眉,“穿那么少,今天才几度,你就不怕着凉?”
      安宏露齿而笑:“我健康得很,可不像路总您那么娇贵。对了,路总,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晨跑?”她狡黠地朝他腿上看去,忽然做出一副懊恼的表情,“哎呀,对不起!我忘记您身体不便了。……路总,您已经不方便跑步了吧?”
      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转身时透过慢慢合拢的电梯门,看到电梯外那个僵硬了的背影。
      安宏在心里大笑,嗬!真过瘾!
      
      安宏和路云帆参加的临时散拼团只有17个人,导游带着大家出发,在车上给大家介绍Y县的风土人情。
      安宏和路云帆并肩坐着,因了早上那个糟糕的玩笑,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互动。他们前面坐着一对小情侣,正亲亲热热地头碰头聊着天,女孩子时不时地娇笑几声。安宏看着他们年轻的样子,胸腔里突然塞进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1小时后,旅游小巴开到山脚下,导游放大家下车,说这里是Y县看油菜花最美丽的地方,大家自由活动两小时,赏花拍照,然后集合去用午餐。
      
      安宏和路云帆一起下了车,她觉得空气格外清新,抬头是湛蓝的天,飘着几朵白云,远处是苍翠的山,近处一片连着一片,无边无垠的,就是黄澄澄的油菜花田,间或点缀着几幢白墙黑瓦的民宅,美得像是一幅油画。
      “真漂亮啊!”安宏做一个深呼吸,回头朝路云帆笑,“嘿,你觉得怎样?”
      路云帆也被这美景吸引,他似乎已经忘掉了早晨的不快,跨了几步走到安宏身边,很自然地拉住了她的手,他说:“我们下去走走吧。”
      两人走进了油菜花田,路云帆一直牵着安宏的手,他走得很慢。花田深处泥土层叠,路并不平坦,他小心翼翼地走着,还不忘提醒安宏注意。
      两个人走了一会,看见其他的游人都在拍照,路云帆说:“把照相机拿出来,我给你拍几张。”
      安宏瞪眼:“照相机?我没带照相机。”
      “你出来玩怎么不带照相机的?”
      “路总,你搞清楚,到底是谁要出来玩?”
      “这些东西不应该都是女人准备的吗?”
      “你又没有早和我说!”
      “因为我没想到你会那么笨。”
      “我笨?”安宏挑眉,“路云帆,我陪你过来这里玩,请你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成果可以吗?你要照相机,我马上去给你买一个好啦。”
      路云帆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嘴角一弯就笑起来,他说:“你急什么,手机也可以拍的啊。”
      然后他真的拿出手机,命令安宏在油菜花堆里摆POSE,卡擦卡擦给她拍了好多张。
      “我也给你拍几张吧。”安宏也掏出自己的手机,“难得来一趟。”
      “不用。”
      “拍嘛拍嘛。”
      “我不拍。”
      “为什么啊?”
      “不喜欢。”
      “切~~你以前很喜欢拍照的啊。”
      路云帆脸黑了,安宏赶紧闭嘴。这时,他们碰到了车上坐他们前座的那对小情侣。男孩子欢快地跑过来,看看路云帆乌云密布的脸,楞了楞,转而面向安宏,说:“姐姐,帮我们拍个合影吧。”
      “好啊。”安宏接过相机,就看两个年轻人在花田里做起了亲热的动作,一会儿比泰坦尼克飞翔式,一会儿高举手臂,比爱心式。
      拍了好几张,她眼珠一转,问男孩子:“你也帮我们拍几张吧,合影。”
      男孩子爽快答应。安宏从路云帆手里拿来他的手机,递给男孩,然后拉着路云帆的手就钻进他怀里。
      安宏笑得没心没肺:“路总,开心点嘛~”
      路云帆一只手搭着安宏的肩,嘴角扯开一个笑。两个人一起看向镜头。
      男孩拍了几张,把手机还给路云帆时,说:“好像快没电了。”
      女孩子一直在边上看着,临走时悄悄对安宏说:“姐姐,你男朋友真是太帅了,跟模特儿一样。就是总板着脸不好。”
      安宏乐死了。
      
      小情侣离开以后,两个人继续在花田里晃悠,时间慢慢地过去,天气很好,风景依旧很美,但是路云帆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
      安宏看他皱着眉,抿着唇,一步一步走得很吃力的样子,心里叹一口气,提议先回集合地点,路云帆也没拒绝,两个人一起慢悠悠地走了回去。
      在小巴上坐下来等待团友,安宏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路云帆也拿出了手机,翻看起刚才拍的照片。
      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油菜花田成了最唯美的背景,明明只是不值钱的乡间小花,当它成片成势地聚集在一起,竟成了那么壮美的景色。
      花田间,他看到和自己拥在一起的那个女子。细眉细眼,笑得温暖和煦,真是天底下最魅惑人心的笑容。然后,他看到自己,轻轻牵动的嘴角,拥着身边人的肩,竟也是一副满足的神情,他心里一惊,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定格的相片已经记录下了他的心事。
      手机提示电量不足,路云帆叹口气,将手机调整到省电模式,放入口袋。
      抬起头,发现安宏早已经结束了游戏,正歪着头在看他,对上他的目光,也不回避。
      她看着被车窗外阳光笼罩着的路云帆,他穿着那件柔软的浅蓝色带帽毛衣,白皙沉静的面容,深幽的眼神,整个人像一个悬疑故事般神秘难懂。
      这两周来,自己和路云帆的相处,处处都透着诡异。明明两个人已经失去联系六年,初遇时还装作不认识对方,可是这两日来,两人之间的那种奇妙的契合度,似乎重新开始了运作,命运的齿轮滚滚转动,有一瞬间,安宏甚至相信,她和路云帆,说不定真是前世就修下的孽缘。
      
      她看到他回望自己,咧开一个笑,终于问出了连日来的疑惑:
      “我一直很好奇,路云帆,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路云帆轻笑,他说:“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我们遇见,只是一个巧合。”
      “是么?”安宏眯起眼睛,“我很肯定地告诉你,我不信。”
      路云帆不再说话,安宏舒服地靠在椅背上,顾自说下去:
      “这两个星期,因为你的出现,我的生活完全乱了套。在你出现以前,我工作顺心,睡眠正常,和男朋友感情也不错,你出现以后呢,我和男友吵架,还被上司委派了这样的全陪工作,要是被公司的同事知道,我在丰源还怎么待得下去?还有,我每天都睡不好,你看,我的黑眼圈都快赶上国宝了。”
      路云帆打量着她,发现她的脸色真的不太好,他说:“抱歉,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对你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安宏笑笑,继续说:“我一直以为,那么多年过去了,我和你之间,不会再产生任何联系了,我放下了过去,努力地过往后的生活,我只是不懂啊,路云帆,你为什么还要再来找我呢?这对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路云帆寒了面孔,他听到她的语气,完全是一副苛责的意味。好像在质问他,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啊,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呢?
      是啊,为什么呢?
      路云帆自己都回答不出来。
      来到T市虽然只有两个星期,但是他却得出了许多个令自己抓狂的结论。
      第一、安宏得到了一份稳定又有上升空间的工作,同事们喜欢她,领导都很照顾她,在公司里,她过得如鱼得水;
      第二、她买了房,买了车,早已过上了她一直想要的那种生活;
      第三、她交了合适的男友,已经在考虑秋天时结婚;
      第四、她结交了新的同性好友,周末时会一起逛街,一起喝咖啡聊天;
      第五、她并没有和过去诀别,因为,她还和陈航联系着,他们甚至一起在酒吧喝酒,任由他送她回家。
      第六,是最重要的一点,现在的安宏,真是要了命的美丽优雅,气质出众!
      而自己呢?单单是走路的姿势,就让他心里再次升起了挫败的感觉。
      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厌恶自己了。
      路云帆很无奈地在心里下了结论,没错,这六年来,安宏一直生活得很好。就像这世界上任何一个28岁的女人一样,过得很好。
      只是他不明白,她过得好,为什么会令他那么痛苦,难道要看到她穷困潦倒失魂落魄,自己才会满意吗?
      原来啊……这些年,沉浸在痛苦中,撕扯挣扎生不如死的人,从来只有他自己。
      明白了这一切后,路云帆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还要出现在安宏面前呢?
      
      团友们陆陆续续地回来,导游清点了人数,车子把他们带到了团队餐厅。
      团队餐当然是粗糙简陋的,安宏问路云帆要不要单独去吃,路云帆说不用。他们和其他的6个陌生团友坐了一桌,餐桌上,大家友好地聊着天,互相交流着旅游见闻。
      坐在安宏身边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她看看安宏,又看看路云帆,悄悄对安宏耳语:“大妹子,你这个男朋友真是俊得很,不过我一直在看他,是不是腿脚不太好。”
      安宏一愣,笑着低声回答:“是,他曾经受过伤。”
      “大姐在北京有相熟的骨科医生,要不要介绍给你,年纪轻轻的,若是能矫正一点儿也是好的。”
      “大姐,谢谢你了,不过他一直都是在国外就医的。”
      “哦,国外啊,那是很好的了。”
      安宏不再言语,回转头来,才发现路云帆正在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她,她心里一惊,想着刚才的对话已经够压低声音了,不知有没有被他听到。
      路云帆当然听到了。
      他凑到安宏耳边,说:“原来你知道我去了国外,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打探我的事?”
      安宏轻声地回答他:“大家有那么多共同的同学,他们都在说,难道我还能装作听不到吗?”
      “哦,那么,你有没有听说我其他的一些事?”
      “没有。”安宏抬眼看他,目光坦然,然后她就开始疑惑。
      因为路云帆又生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开始有库存告急的感觉了,因为没有太多时间写文!!
    大家给点动力啊~~
    最近工作实在忙,被几个标书压得喘不过气来。
    文科生转行做工程类工作,真是桑不起啊~~~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