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丫头,害羞了?

      五年级下的期末考试,安宏没有发挥好,只考了全班第24名。外婆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安宏自己却是很沮丧。
      以前,全班垫底时,她反倒是很无所谓的,现在却见不得自己的退步,当下就做了决定,暑假时要再用功补习功课。
      
      暑假开始时的某一天,安宏正在自己客厅的小床上睡懒觉,头顶的吊扇吱吱呀呀地旋转着,她沉浸在一个不知名的美梦中,忽然被敲门声惊醒。
      外婆已经退休了,这时候正在公园里听戏,妈妈是有出租屋的钥匙的,安宏不晓得是谁,睡眼惺忪地去开了门。
      看到来人,她顿时石化,门口站着的竟然是一年未见的韩晓君。
      他戴着一顶鸭舌帽,穿着墨绿色的T恤和牛仔中裤,脸颊上是一串串汗珠。
      “阿宏,你这地方真难找!”他脱下帽子,露出一头碎碎的发,“让我洗个澡吧,热死了。”
      
      韩晓君大咧咧地进了安宏家的浴室,过去住幸福村时,是没有单独的浴室的,每家每户洗澡都是拿木盆接了水在家里洗,冬天则是去公用澡堂。自从搬来出租屋,有了独立的卫生间,洗澡如厕方便了许多。
      一阵水声过后,韩晓君光着上身穿着牛仔中裤走了出来。
      他已经完全是一副少年的身板了,一头碎发,身高1米75左右,麦色的皮肤,身材清瘦,却有隐蕴的肌肉,一双腿又长又直,令安宏止不住地脸红心跳。
      以前,不是没看过他的身体,他们每年都一起游泳,似乎从来都不曾尴尬。可是这一次,站在出租屋狭窄的客厅里,面对正在擦头发的韩晓君,安宏却是一阵没来由的局促心慌。
      “暴露狂!快把衣服穿起来啦!”她走进洗手间,把韩晓君的衣服拿出来丢给他。
      “哈!小丫头,害羞了?”韩晓君笑起来,还不忘伸手揉她头发。
      “都弄乱了!”她低着头躲,“我刚扎的辫子!”
      在他洗澡的时候,她已经在厨房洗漱完毕了。
      “小丫头,一年不见了,看来不欢迎我啊,去年见了我还哭鼻子呢。”他笑。
      “你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跑来了!”安宏气恼,被他看到了自己刚起床的窘态。
      “怎么说啊?你家又没电话。”韩晓君在屋子里走了一圈,“你们要在这里过度两年多吧?”
      安宏点头:“叔叔阿姨买了新房子了,我去参观过了,好大好漂亮!”
      韩爸韩妈在城东买了一套130平的住房,多层的,得房率高,小区新,绿化好,安宏和外婆参观过他们的精致装修后,赞不绝口。
      “一般了。”韩晓君说,“我们在老家还有好大一幢楼呢,只有我和爷爷奶奶住,空得很。”
      他说话时,微微翘着嘴角,浓黑的眉,漂亮的大眼睛,睫毛长得像一把小扇子。韩晓君这么英俊好看,他的身边,是不是已经有了相熟的女孩子呢?像黎芸芸那样可爱娇俏的,或是像宋李婷那样温婉可人的,或是,像秦月那样清纯活泼的?
      念及这些,安宏不禁黯然神伤。
      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哪怕身体还未起变化,心思却已经变得敏感多疑。
      安宏转换话题:“晓君,我期末考试都没考好,你呢?”
      “我也考得一般。”他说,“你明年就要升初中了,有没有想过升哪所?”
      安宏说:“没想好,升三中把握不大。”
      
      曙光小学的毕业生,按照学区划分,有三所初中可以选择,分别是学校规模大、教学质量过硬但是路途有些远的三中;规模小,教学质量也不错,路途近的玉兰中学;还有教学质量很普通的铁路中学。
      通常情况下,由学生自主报名升哪所初中,如果报名人数超过了预录取人数,学校就要举行升学考试,取预录取人数的数量进行录取,没考上的同学再转去其他学区内的学校。
      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肯定是有的念的。
      三中和玉兰中学每年都会有升学考试,铁路中学却是少人问津,最后被淘汰下来的学生被分进铁中,初升高的成绩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恶性循环。
      
      凭安宏在班里20名左右的成绩,升三中的确是把握不大,到时面临的竞争不光来自曙光小学,还有辖区内的其他几所小学。
      开学后就是毕业班的学生了,其他同学有父母帮着跑关系,寻门路,对她来说,只有成绩至上这一条路。
      
      韩晓君说:“其实玉兰中学也满好的,丁言就说他的班主任老师和任课老师都不错。”
      “真的?”安宏很希望韩晓君能给她点明一盏灯。
      “我也只是听说啦,过几天带你去找他玩,你自己好好问他。”
      “哦……”安宏站起来去打开电视。
      屏幕里正在播美国世界杯的赛事重播,韩晓君的眼神立刻就亮了:“嘿!别转台!”他开始津津有味地看起球来。
      安宏不懂,就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不明白的地方就问他几句,韩晓君绝不会嫌她烦,一一为她讲解,一场球下来,安宏对足球知识也了解了五六分。
      这是一场意大利2比1胜尼日利亚的八分之一淘汰赛。
      尼日利亚几乎全场领先,在第88分钟时,那个一身白衣,梳着一根小辫子的神奇男人,终于将比分扳平,将全场的□□引致沸点。
      加时赛时,又是他的一个点球,将意大利队带进了下一轮。
      韩晓君眼神热烈地告诉安宏:“他是罗伯特•巴乔,是我的偶像!”
      很多年后,安宏回想起这一幕,还是觉得心内激动。
      
      1994年的世界杯决赛,巴乔面向蓝天,踢出一个点球后,留给了全世界一个忧郁的背影。
      这抹忧郁,也感染了韩晓君。连着数日,他都是闷闷不乐的。
      安宏辗转公车,去他家里找他玩,也只能对上他淡淡的回应。
      有一次,安宏甚至看到韩爸在训斥韩晓君。韩晓君挑着眉,不耐烦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韩爸在一边大声地朝他吼:“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老子辛辛苦苦在这里做生做死,不是要你去学这个的!你TM书都读到猪狗身上去啦!你要气死你妈是不是?”说着就把一样东西丢到韩晓君身上。
      韩晓君“腾”地站起来,他个子已经比韩爸高。
      他说:“你们有本事把我送回老家,就应该有本事不要来管我呀!”
      说着转身就进了房间。
      韩爸大怒,吼道:“老子不来管你!!你吃的穿的用的是哪里来的!!哪一样不是老子给你挣的!!你个小王八蛋狼心狗肺!真算是老子白养你了!!”
      韩妈坐在沙发上掉了眼泪。
      安宏吓坏了,她不安地移步过去,发现掉在地上的,是一个已经被韩爸捏扁了的烟盒。
      只一会儿工夫,韩晓君就从房间里走出来,冷着面孔,身上背了一个背包。
      他换了鞋子走出大门,韩妈上去拉住他:“儿子,儿子,你要去哪里啊?”
      韩晓君不吭声,轻轻一挣就挣脱了韩妈的手,他说:“我出去走走。”
      韩爸在身后大喊:“叫他走啊!他翅膀长硬了,可以飞啦!有本事出去了就不要回来!”
      韩晓君立刻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安宏再也顾不得许多,连忙追着他跑了出去。
      韩妈也要追,被韩爸拉了回来。
      “追什么!就当没生这个儿子!”
      韩妈哭着捶他:“我们把晓君送回老家,又不能好好照顾他,你怪他做什么呀?”
      韩爸不再说话。
      
      韩晓君步子很大,走得又快,安宏追在他身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眼看要追不上了,她只得喊:“晓君,你等等我啊!”
      韩晓君停下来,转身往回走,走到她面前站住,自然地牵起她的手。
      他竟然笑起来,一点儿也看不出刚才怒气冲冲的样子:“小丫头,我就知道只有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
      韩晓君提出去幸福村的工地看看,安宏自然不会反对。
      他们在工地边的一个土坡上找了个平坦地坐下来。韩晓君望着眼前陌生的情景,说:“我曾经以为这里永远都会是以前那个样子的。”
      安宏望着他,说:“晓君,你不要和叔叔阿姨吵架啦,刚才阿姨哭得好伤心。”
      韩晓君轻笑一声,从包里掏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支给自己点燃。
      “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的呀?”
      “初一就会了。”他吐出一口烟圈,说,“县里的学生不好对付,我是外地来的,不跟着他们混,日子会很难过。”
      安宏可以想象那个情景。
      一个城里来的学生,样子英俊,成绩优秀,家境殷实,对学校里的小女生们会有怎样的冲击力,相反,又会令同年龄的那些受香港黑帮电影影响深重的县城男孩子,产生多少危机感!
      尤其,这个男孩子,只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父母都不在身边。
      换做别人,会怎么做?
      只能试着融入。
      韩晓君一直是一个聪明的人,他懂得怎样保护自己。
      但是这一切,该怎么和韩爸韩妈解释呢?他们眼看着小学时人人夸赞,成绩永远第一的儿子回了老家后,居然变得像个流氓混混一般吸烟喝酒,成绩也每况愈下,他还没满15岁啊!他们怎么能够理解?
      
      安宏陪着韩晓君一直坐到天黑,韩晓君才肯回家。
      先到安宏家楼下,安宏犹豫了一会儿,对他说:“晓君,记不记得你回老家那年给我写的信,你说我在怪我妈妈,但是大人有他们的苦衷,我听进去了。所以我很用功地读书。我一直记得你和我的约定,我们要一起考上Z大。
      晓君,叔叔阿姨他们叫你回去读书,也是不得已,他们开店很辛苦的,阿姨每天早上4点多就要起床了,晚上叔叔也要到凌晨才能睡。我每次去你们家玩,他们都给我讲许多你的事。其实我好羡慕你的,你有爸爸和妈妈,他们都很爱你,不像我,只有一个外婆。所以,你回家以后和叔叔道个歉吧,不要和他们吵架了,好不好?”
      韩晓君听了安宏的话,久久没有出声,良久以后才绽开一个笑,伸手揉安宏的脑袋:“小丫头,你才多大,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安宏也不回他,只是吐吐舌头,就转身上了楼,一直跑到家里,才趴在窗台上看韩晓君离开的背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有些长,一共有8小节~~
    再有2节就完结,进入第四章了。
    第四章,又是讲现在了~,欢迎留评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