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随手写的都市异能短篇……
设定是两个不完整的灵能者成为了搭档,一同解决除灵的故事吧。
要把一个中长篇的内容压缩成短篇……各种苦手(笑)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音律、秋实 ┃ 配角:小美小姐 ┃ 其它:灵异、voice事务所

  总点击数: 1373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4 文章积分:4,042,66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杂七杂八短篇集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015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voice

作者:oueki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end

    作者有话要说:
    给杂志社的短稿,修了很久都过不了的样子,就拿来做漫画脚本吧。=。=
    老实说最后的那段自己也被感动到哭出来OTZ
    很应景的滨崎步《happy ending》

      
      自古以来都有“亡灵”这一说法称呼已死去,却尚未进入轮回的人。
      从古至今,亡灵都在很多的野史文献甚至是如今的都市传说出现,以亡灵为主的小说、电视电影层出不穷,相信亡灵存在的人有,不相信的人也有。
      亡灵的存在,就在这信与不信之间,变得更加的神秘和扑朔迷离。
      总会有这么一些极少数的人与亡灵一同出现在从前、现在,甚至是未来。他们是生者,却能看到亡灵。没有明确时间,从这一小波人中又多出了一个分支——与亡灵打着交道。
      这样的人从未从历史上消失过,或许如今的他们会与你在街上擦身而过。
      
      拿着一杯奶茶坐在休息椅上等待,不时抬手看看手腕的手表,每一分每一秒都嫌过得太慢。
      音律又一声长叹,食不知味地喝了一口冰凉奶茶。
      她一向高束着的马尾辫正如她此时的心情一样,无力的耷拉着。
      这里是市中心购物广场中央,最有名的情侣街。年轻的情侣们最喜欢的约会胜地之一,她的四周有不少成对的情侣洋溢着幸福微笑来来去去,让她这个没有伴的人感觉特别的尴尬。
      今天是七夕,近年来被当做中国式情人节。这一天巧克力和鲜花不再是特殊道具,主打的依旧是情侣们。
      七夕是牛郎织女一年一次的见面,这对苦命鸳鸯一年才能见一次面,这已经是个悲剧。可偏偏这一天一大堆人要庆祝这悲剧诞生日,如果牛郎织女在天有灵,迟早会跳出来报复社会的。
      “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的兄弟姐妹!”
      哪一天从牛郎织女口里出现这样的祝福,音律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事先说明,她和那些情侣不一样,也不是和什么男朋友约好在这情侣约会圣地见面约会的,她可是被人恐吓“不过来就扣工钱!”才没办法的赶过来。
      之后她在这里傻傻坐了十分钟,满眼除了情侣还是情侣,就是不见要等的人出现。
      虽然平常也有等人,不过今天是属于特殊的一天。等待时间越长,越感觉自己很凄凉。
      音律在心中懊悔着,祈祷她等待的人快一点出现。
      突然,她莫名打了个寒颤,头一抬看向了对面的人造圣诞树。
      现在离圣诞节还有好几个月,可广场的工作人员却没有把这棵不符合时节的圣诞树替换。从这个广场建立至今,这颗圣诞树就一直保留到现在。
      对这里的人来说,这不是一颗普通的圣诞树。据说在刚搬来的那年圣诞夜有一对情侣偷偷在树梢上挂起了爱情许愿便条,有人觉得这样做特别的浪漫,随后不少情侣们也跟风着挂起了许愿便条。
      越挂越多,这块中心的负责部门也就干脆把这颗圣诞树留了下来,成为了这广场的一大情侣名胜地。不知从何时开始就有传说:在树上挂上祈祷爱情永恒祈愿条的情侣,就会永远在一起。
      听起来更像是商家的虚假作秀,可随后又有好几对在这里许过愿的情侣步入了婚姻殿堂,这让情侣们更加相信传说的真实性,也就更加愿意将这个传说延续下去。
      这里你可以看到拍摄婚纱照的情侣、正在挂着许愿条的情侣、更有卿卿我我的情侣……四处都飘逸着粉红气息。
      人的幸福有很多种:爱情、友情、亲情,每一种情感都可以成为幸福的来源。
      音律打从心底祝福着这些情侣们,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愿意换个地方再来祝福。
      又一次哀怨地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针离15点还有不足1分钟,她知道自己的苦难即将结束,她要等的人会在15点准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倒数开始:59、58……31。
      “喂,走了。”正当她才数到14:59:29秒时,她等待的人到了。
      
      秋实是个美男子,一身帅气简洁的格子装,耳朵上挂着橘色的AKG耳机,让他看上去像是从流行杂志上走出来的顶尖模特,他就像是个发光体一样,总是在第一时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哟!今天你提早了29秒,真难得。”音律慌张地站了起来,对着他干笑着。
      她和秋实不是情侣,勉强来说应该算是同伴。
      秋实不爱笑、不爱说话、不爱人多喧哗的地方。这才不是约会,通常他们会在一起都是为了工作。
      音律和秋实从事着一个不能说的工作,他们是工作上的搭档。
      呃,如果再说清楚一点,就应该是“只有他们俩才能完成的工作,两人缺一不可”。两人之间却有一点相似,有一个共同的秘密。也正是这一点的相似和秘密,他们才会结识、共事。
      “秋实,今天的工作是什么?真难得你会在周休工作。”
      走出没几秒,音律忍不住先发话了。通常如果她不说话,秋实也不会对她说话。
      这个人长相佳、能力佳,除了人际交际上有着致命缺陷。生活规律跟北京时间一样标准,铁打不动的每周工作5天休息2天。当她在家里接到他的短信时,对着家里所有能显示日期的工具都看了好几眼,还以为她一觉把周日给睡过去了。
      秋实竟然在周休时联系她,这是他们认识、共事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
      音律不敢迟疑一秒钟的整理好一切冲出了家门,随后在约定的地方傻愣愣地等了段时间。等到准点出现的秋实……她坚信今天的工作一定很重要,自己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
      “拿好这个。”这时,秋实突然递给了她一份花花绿绿像是传单的薄纸。
      工作有时会有详尽的资料,可这份某品牌电器行优惠促销的宣传单上和今天的工作又有什么联系?
      音律拿着这份传单愣了一小会儿后,摇头将自己脑里的疑惑甩开。或许秋实想表达的是他们的委托人就是这家电器行的吧?对的,一定是这样的!
      “这款耳机限量购买,一人只能买一份。”秋实指着宣传单上标价2000以上的JBL耳机对她说道。
      “哎?”音律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瞪着宣传单上的耳机。
      “这是钱,先给你。”秋实交给音律一张银行卡,“密码是6个0。”
      “我说……今天的工作是这个?”音律明白过来了,黑线地问道。
      秋实对她轻轻一瞥,代替语言回答了她的问题。
      ………………………………
      这不是坑爹那是什么?!
      音律真想直接失意屈体前伸OTZ给他看。
      她怎么忘记秋实有收集耳机这一癖好了?认识这么久以来,他的耳机不知道更换了多少副。有时候自己会偷偷猜想他是不是收了这些耳机制造商代言费,乐此不疲的一路更新?
      “我说你呀,为什么不考虑开通网银,网上购物?要知道那个可没有一人一件的限量供应,你买上一箱都没有问题。”
      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到秋实正注视着前方一对拍摄婚纱外景的情侣。音律有些惊讶秋实会注意这种事,莫非那对情侣是他的熟人?
      回想一下,自己除了知道他的名字还知道他是自己的同事,除此之外她对秋实一无所知,也没有听秋实谈起过自己的事情。
      “那对新人你认识?”音律好奇地问道。
      秋实没有搭理她,依旧注视着那里。
      真是奇了,他竟然能对那对新人关注10秒以上?她还以为秋实只会对耳机和工作才有那么大的兴趣……等下,她是不是漏掉很重要的问题了?!
      音律再次看向秋实,很认真地朝着着他的视线笔直方向望去。她发现秋实的目光并不是对着那对新人。他注视的地方空无一人。
      顿时,音律的心凉了一半。通常秋实有这种反应这并不代表好事。千分之千的表示着他看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常。
      “对不起,我突然觉得肚子疼得需要去医院排队挂水,先走一步了!”
      就像《名侦探柯南》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吸引犯罪案件体质那样,他们这个职业对某样东西的吸引力绝对比普通人高出几十个百分点。
      话刚说完准备开溜时,音律和秋实的手机同时响起来电音。两人同时打开自己的手机接听,又同时放下。
      “拜托你……如果发生什么过激的事,拜托你一定要把我打晕!”音律紧紧抓着秋实的袖子,异常认真的对他拜托着。
      音律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她在从事一项难以启齿的打工——除灵者。
      亡灵、亡者……任何一种说法都好,参照百度百科:从字面意义上来讲泛指死者。无论是RPG游戏角度还是奇幻学角度来讲,这都是人类负面感情大量聚集而形成的恶灵,以吞噬人类的生命实行实体化,目的是扼杀一切人类。
      当然实际没有百度百科那么单面性,当人确定死亡,灵魂会留在人间7天,7天后将进入死者的世界,等待轮回。
      很多亡灵对生者的世界还有所留念,通常这些亡灵无论如何挣扎,7天后还是逃不过离开的结局。却有极为少数的特例依靠环境、时间等各种不稳定因素打破常规强行留了下来,这样的亡灵被称作为“恶灵”。正如字面上的意思,它们由强烈的执着和欲望打破了生死世界的平衡,它们会对生者的世界造成一定危害。
      这时候就会出现名为“除灵者”,被平衡法则赋予特殊能力的人。他们的使命就是将亡灵送回死者的世界,他们拥有普通人没有的能力,只对亡灵才有效的能力。
      秋实就是一名除灵者,说得再详细一点,他是一名以除灵为职业的除灵者。
      从所处的事务所接受各种除灵任务,只会完成工作任务,与工作和薪水无关的除灵……恕不奉陪。
      对秋实来说:没有善恶之分,那只是工作。
      一个亡灵只能在这个生者的世界停留7天,生者看不到它们、也听不到它们说话。生者也不会相信亡灵这种只存在于虚构世界里的生物真出现在自己跟前。
      很多亡灵就这样抱着无法完成的心愿离开,也有亡灵抱着无法完成的心愿变成恶灵。由此而诞生了一个游走于生死边界的新职业,可以为死者向生者传递最后遗言的除灵分支工作。
      而音律,只是一个刚接触这份工作不久,一个必须和秋实搭档的菜鸟新人。
      她不像秋实可以看见亡灵,她也碰触不到亡灵。严格来说她是个不完整的灵能者,可这不完整的能力从另一方面却又必不可少。
      虽然是一名灵能者,可对这些亡灵有着本能上的恐惧和排斥。这也不是唯物主义转变为唯心主义的不良反应,姑且就算是“亡灵恐惧症”。
      既然这是工作,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音律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跟在秋实身后,神经兮兮的样子唯恐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扔下他逃跑。
      “走吧。”被音律贴得太紧,秋实不适地皱起眉头,加大了步子说道。
      得到他命令的音律立刻松下一口气,走得比他还快,只是她同手同脚走得很僵硬。
      。
      秋实所看到的亡灵是个打扮的女性,白色的头纱将容貌遮掩的完全。就象是在拍摄婚纱照休息中的新娘一样。可是……她白色裙摆上沾着大片的鲜血,扩散的犹如朵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若是普通人也能看到她,估计尖声惊叫地恐惧逃开,这片繁华地带瞬间连猫猫狗狗都看不见。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抬手对着音律的脑门屈指一弹。
      “唔!”突然遭受攻击,音律下意识捂着脑门□□一声。等到她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她换了更大的□□,捂住了眼睛。
      突然视线范围内多了一个染血新娘,她压着自己的兔子胆忍住不尖叫出来。她才认命准备乖乖干活的胆,被这么一吓又缩了回去。
      “不要!我不要去!”音律就像是要被主人拖进宠物医院检查身体的猫,死命地扒着电线杆一毫米都不愿意松手。她这毫无形象的样子惹来众人的疑惑,在旁人眼里,她和秋实就像是一对突然闹别扭的小情侣。
      见音律抵死不从,秋实只是挑挑眉,异常利索地将音律一把抓起拦腰扛上自己的肩膀,轻松的像是扛麻袋一样扛着她走。
      “放、放下啦!太丢脸了!”音律僵硬着身子,欲哭无泪地哀求道。
      在大庭广众下被当死猪的扛着,太丢脸了……她过了今天再也没面子来这里逛街了!
      没几步路就靠近了目标,秋实将音律放下让她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随后自己一人走向一直在原处的亡灵。
      亡灵新娘疑惑地看着突然在自己面前停下的少年,最初她被秋实注视时本能地感觉到那是看向自己。可是从她出现在这里后就没有一个人能看到自己,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活人。她也只当自己神经敏感,当秋实看的是自己不远处的那对拍摄婚纱外景的新人。
      而当秋实停在了她跟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让她本能有着恐惧。
      秋实对她伸出了手,她下意识的挥开。却不料自己竟然被秋实抓住了手。
      这是她死后第一次被人看见,这是第一个能碰触到她的活人。
      秋实没说一句话的将她带到音律跟前,一人一魂居高临下的看着抖抖瑟瑟的音律,随后秋实将那只牵着的手搭在了音律的肩上。
      音律一阵抖瑟后,秋实往音律身边一坐,对着亡灵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你们看得见我?”亡灵惊讶地问道。可让她更惊讶的事发生了!她明明用着自己的嘴说话,可是她的话、她的声音却从被自己碰触着的音律口中说了出来。
      下意识的收回搭在音律肩上的手又说了几句,可这次秋实却无视她的话,只留下一句:“不通过特殊途径,活人是听不到死人的声音。”
      亡灵一惊,似乎明白了秋实为什么要她去碰音律,她迟疑了一会儿,把手又搭上了音律的肩。
      “听得见吗?”这一次,她的声音又从音律的口中传了出来。
      “你的委托是什么?”秋实不在意她的惊讶,一脸公事公办。
      可她却无法从这震惊中回过神来。
      “我们是‘voice灵异事务所’的工作人员……”音律习惯性的从书包里拿出名片要递上,回过头又想起今次的委托人不是活人,这名片收不下,干笑着拿着名片给她过目。
      “喂,是这边。”秋实适当出声提醒着像鸵鸟一样闭眼不看亡灵的音律,亡灵不在音律的左侧而是右侧。
      “咳咳,就是这样。”音律立刻换了一个方向。这次正面对着亡灵。
      音律不像秋实能看到亡灵,可是亡灵却能借她的口向生者说话。正因为有她的加入,她们的事务所开出了一个专门为亡灵服务的特别业务。
      音律为亡灵简洁介绍了下他们事务所的服务项目,顾客就是上帝,哪怕上帝不是人,那也是他们的顾客。
      如果你有未完成的心愿,就可以委托本事务所。这里有可以代替亡者的眼、手、口,在不违反生者的法律法规前提下,就可以成立协议。等到完成了委托,本事务所会从委托者身上拿走酬劳。
      有可能是钱,有可能是别的。酬劳是由事务所本部收取。至于怎么收取?收取什么?这就和员工的他们无关了。
      所长打着“实行等价交换原则”为座右铭,可在音律眼里,这更像是动漫中毒的神棍。
      音律一番解说后,亡灵小姐也放下心来。缓缓诉说着自己未完成的心愿。
      
      亡灵小姐的代号是“小美”,就在上个月和交往了2年的男友决定结婚,这对沉浸在幸福和对美好未来憧憬的情侣和其他所有即将结婚的情侣一样,张罗着自己的婚礼。
      小美喜欢薰衣草,也向往着蜜月可以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花海。所以他们在上周去了郊外新开发的旅游景点的薰衣草区域拍摄自己的婚纱外景。
      一切都顺利的进行着,穿着白色礼服的她和未婚夫在薰衣草中留下了最美的身影。虽然短短半天,可是过得无比高兴。
      像是八点档的电视剧一样,在回程的途中,他们遇到了车祸,小美当场死亡。等她以亡灵形态睁开双眼时,她不在自己的身体旁,而是到了广场中央这棵留有她回忆之一的情侣树下。她想要回到未婚夫的身边,可是她却无法离开这里半步。
      小美试着向人求救,可亡灵的她无论如何呼唤都没有人看得见、听得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的她在这里已经第6天了。
      在这里,她不知道未婚夫如何?也不知道在她过世后,她的家人现在怎么样了?想要在最后见一下大家的心愿始终无法实现。听着其他亡灵说着死后第7天,自己就会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她很害怕第7天的到来,却又无力违抗这个注定的规则。
      在绝望中等待消失,直到音律他们出现在了她的跟前。
      自称是可以为她完成最后心愿的灵能者,让她借着音律的口又一次在这个世界发出了声音。
      做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她不知道从自己身上他们可以得到什么?也正是因为她已经一无所有,所以即便会失去更多也无妨了。
      “我想见见那个人。”这就是她最后想要拜托他们的心愿。
      
      秋实望向高耸着的圣诞树,上面挂着很多情侣们留下的愿望和爱情誓言。
      自古以来言语就有着人类想象不到的魔力,情侣们在这里留下了的字条,带着真挚的心情认真祈祷。无形中产生了力,这其中也有着他日两人留下的祈愿条,同时也是束缚小美无法离开的原由。
      这点又和传说中的地缚灵不同,小美只能留在这个世界7天,时间并不是永无止尽的。
      “如果要离开的话,果然还是先找到那张祈愿条……吧?”
      如果找到那一张祈愿条,依靠秋实的能力,说不定可以带小美离开。抬头看向身后树枝上挂着无数祈愿条的圣诞树,这数量真够庞大的,要从这里面找出一张来,先别说时间绝对不够用,其次要在这么多人跟前下手,绝对会引起公愤的!
      “只要消失就可以了。”秋实明白音律的心思,说出了最简单的方法。
      ………………………………
      “秋实,不可以!破坏公物会被警察叔叔关小黑屋的!”一想到秋实存着这样暴力的想法,音律就觉得自己是在对不起社会,她赶紧阻止着。
      “难道不可以让我附身在这位小姐身上吗?”小美轻声问道。
      “那不行!”音律连忙摇头拒绝,虽然她现在说话好似一人分饰二角的人格分裂,但她只能成为亡灵的口,替她传递话语。被亡灵附身……光想一下她就想逃走。
      “既然无法离开,那么只要我们把人带过来也可以呀。”音律有些为难地说道,“要把人带来的话,通常方式不行。毕竟……无法接受‘是你死去的亲人要我们来找你去见她’这种话,听起来也蛮恐怖的。”
      代替亡灵向活着的人传递信息,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在往日的工作中,他们也面对过不少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情况。
      他们的工作只是传递亡者的信息而非调解生者与亡者的关系,对死亡的恐惧是人的本能,有时候哪怕是最亲的人,生者也无法接受死去的人再次对自己说话。
      所长真是给了一份困难的工作。
      音律长叹一口气心想着:他们的时间并不充足,就像是童话里的灰姑娘,过了午夜12点,灰姑娘的魔法就会消失,亡灵的小美会进入属于她该去的世界。
      这个时候,她和秋实的手机又响了。一条新消息进来让音律顿时松了口气。
      总部传来的短信,是小美未婚夫治疗的医院。
      他们从这里下手会快一点。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这么做吧……”
      
      音律的计划很简单,如果和小美的未婚夫沟通不了就直接打晕偷偷带到广场那边。虽然她对自己的口才没有信心,但对秋实的拳头有着120%的信心。
      “就是这里了。我咨询过护士,现在里面没有人看护。如果说不通就直接打晕带走。幸好病房是在一楼,从窗户逃走也方便多了。”站在门口,音律对秋实最后一次计划确认。
      这种接近绑架犯罪的事情她也不想,只是特殊状况特殊对待,绑架也是下下策。
      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分秒必争。
      拎着自费购买的水果篮推开了病房门,刚看清里面就让音律直接僵硬石化了。
      总部给的短信只告诉医院病房号和姓名,却没有告诉她们,小美的未婚夫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不醒人事。
      就算是绑架……这样也无法绑架吧?!
      “我们还是回去偷偷把祈愿树烧掉吧?”音律彻底绝望了,同时为了完成任务,她想挺而走险极端一回。
      正当她就这样陷入绝望时,突然进来一群医生和护士,将这两个现行犯抓个正着。本想用“我们只是走错了病房”为理由逃走,可没想到这些医生护士利索的将病人搬了出去。随后她也不知道怎么着就在医生一句“跟我来”就一同上了救护车,救护车一路行驶,最后停在了购物中心广场门前,因为前方是步行街,任何车辆无法停留。
      纵然一头雾水,可事情发展到现在,音律也明白了这些估计和他们那名神秘的所长脱离不了关系。
      最终她和秋实一人推着轮椅一人拎着盐水瓶推着昏迷的病人,在路人的注视下来到了广场中央。
      人似乎越来越多,推着轮椅固然会有很多人让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来,可换来了更多人的注目。
      这是一个失策,他们应该在没有人的午夜再来才对。
      普通人看不到他们看得东西,他们接下来所做的一切在普通人眼里都是无法解释的。
      就在这危机时刻,音律看到了光明。那是希望的光明!
      她看到了其他的同事们,扛着摄影机的、拿着聚光板的、拿着专业拍摄器材的、还有坐在摄影机后面的所长……
      “这是怎么回事?”音律黑线了。
      “接下来照原定行事,其他事有他们。”在一旁的秋实突然这样说道。
      喂,这难不成是伪装成拍电视剧吗?
      音律无言以对地看着朝自己微笑的同事们,不可否认这样的伪装的确能让事情看上去更加的合理化。
      拼了!
      音律鼓足了勇气,继续朝着目的地前进。
      在即将靠近中央时,秋实突然用空闲的手握住了音律的一只手。音律微微一愣,最终还是反手将秋实的手握紧。
      她看不见亡灵,也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借着秋实的眼看到另一个世界,以及即将发生的一切。
      这就像是场无声电影……在自己跟前上映着。
      
      看到音律他们推着轮椅过来的小美,拎着长长的婚纱裙摆立刻一路小跑过来。只是越发地靠近,她的步子越发地缓慢了下来。
      最终,她在他们3米以外停了下来,她也看清了她牵挂的人双眼紧闭,没有自我意识。
      “车祸后他就没醒过……”音律心情复杂的对小美说道。
      他们虽然是通灵者,可也只是个普通人。无法唤醒小美的未婚夫。
      小美对他们摇摇头,表情平静地缓缓走向自己的未婚夫。最后,她在未婚夫跟前俯下身想要去拥抱他。亡灵没有了身躯,无法和生者接触。她的手穿过了未婚夫的身体,她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过了好一会儿,小美像是接受了这样的现实。眼眶微红的她,却强硬的露出了个微笑。她再一次的俯下身去拥抱她的未婚夫。哪怕她明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碰触到他、感觉不到他的体温,闻不到他身上让她迷恋的味道,她还是愿意去拥抱他。
      在音律他们眼里,小美幸福的拥抱住了她的未婚夫。可他们也知道这个拥抱隔着的却是生死,小美触摸不到她的未婚夫,她的未婚夫也感受不到小美的拥抱。他们所看到的这一幕。固然唯美可是多么的空虚、无奈和凄凉。
      他们听不到小美的声音,只是默默站着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对着她的未婚夫诉说着无声的话语。
      明明知道他感受不到,却要假装拥抱;明明知道他听不到,却要假装低聆;明明知道两人已经分隔在两个世界,却要假装什么都未曾发生过。欺骗着自己,心甘情愿的自我欺骗着。
      听得到吗?听不到吧?无论对你说什么你都无法听到了。因为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了。
      这是一场无声电影,观众只有音律和秋实两个人。即便音律无法听到小美的声音,可是一笑一颦都让她感到难过。不需要听,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包含着无尽的悲伤和凄凉。
      音律握着秋实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像是在下着什么决心。而秋实只是轻轻地放开了她,在她做下决心松手时,放开了她。
      音律深呼吸了几次后,开始走到小美的身后,从她身后注视着这对分隔生死的恋人。
      下一秒,她缓缓弯下了腰,在秋实的眼里。音律俯下身,和拥抱着恋人的小美重合了。
      
      来,把手借给你,让你可以再次拥抱他;
      来,把身体借给你,让你可以记住他的温度;
      来,把嗅觉借给你,让你可以记住他的味道;
      来,把声音借给你,让你可以和他做最后道别。
      
      感觉到空虚的身体又有了温度和感觉,此刻的小美也是音律。
      小美像是明白了什么,借着音律的手更加拥紧了未婚夫;深呼吸着混合着消毒剂味的未婚夫体味;用着音律的口说出了自己的声音。
      “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可以再图省力多吃泡面了;抽屉里有给你的结婚礼物,现在只能提前给你了……”小美说了好多,每一声叮嘱后,声音也多了一分颤音。
      她克制着眼泪不掉下来,想到最后都让未婚夫看到她的笑容。
      “忘掉我,然后找个比我更好的女孩……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小美对着未婚夫这样说道,可是下一秒,她更加搂紧他,声音也哽咽了起来:“不要忘记我好不好?哪怕只记住一点就好。找个好女孩平平安安的活到老,偶尔会想起以前还有个我,有一个你爱着过的我。”
      要忘记一个人很容易,要永远记住一个人并不容易。在未来的某一天她会成为他回忆里的一小部分,甚至会被他遗忘。现在的他无法给她回答,哪怕是一个虚假的敷衍都不能。消失后的自己会不会忘记在生者的世界还有一个爱过自己的人?
      他无法给她答案,她也无法给他答案。
      
      那是很久后的又一个周末,音律又被秋实约在了购物广场中央,只是她无法忘怀那时的事情,犹犹豫豫地不想靠近。
      那一天,她把自己借给了小美,她对未婚夫说得每一句音律都清楚的听见了。她的力量无法支撑到小美的离开,等到她有了意识时已经在了医院。
      她和小美的未婚夫一起被带回了医院,她只是精神力透支以中暑的名义进了医院。要在5月这种温和的气候下中暑,她都不想吐槽。
      然后她从所长那里听到,小美的未婚夫醒来了,却丧失了记忆,遗忘了小美。
      “所长,你从小美小姐那里得到了什么酬劳?”
      “记忆,那个男人对她的记忆。”
      最不想被忘记的人最终还是忘记了她,虽然在那个时候,小美是安心的离开,真心的对音律说了“谢谢”。
      音律无法释怀,就像是他们夺走了别人对小美的记忆一样。总有一天那个人会忘记小美,可是那和夺走他的记忆是不一样的性质。
      工作就是工作,委托他们的人或亡灵,必定会失去一些。这是等价交换,公平公正的交易。哪怕这份公平多么的残酷。
      话说回来,因为全事务所都出马配合了这次的工作,所以所长微笑地送了他们一份出场费和器材费的请款单,这些都要从她微薄的薪水里扣除。她现在欠下了事务所一年的薪水!
      这份工作,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喂,看那里。”一路发着呆,虽然她和秋实没多少交谈,可音律却没太大的干劲。突然秋实推了推她,迷糊的一抬头。看到的是小美的未婚夫给那棵情侣树上挂着什么。
      秋实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小美的未婚夫离去,随后他来到他刚才待得地方,一抬手就能勾到刚才留下的祈愿条。
      “这样不好吧?”音律愣愣地对拿下祈愿条的秋实说道。
      秋实将祈愿条递给了她,虽然偷看是不对的。可是祈愿条上的字句却让她震惊了。
      10Cm长的祈愿条上贴了好几张小美和她未婚夫拍得大头贴,还有一张他们在薰衣草中的婚纱照。下面的留言是:给那个世界的你,我会记住你,不再忘记。
      “虽然那时被拿走了记忆,不过他又重新找了回来。”秋实边说边将祈愿条挂回了原处。
      这是一场电影,他们最后看到了happy ending。
      “那个时候她对我说了‘谢谢’。”音律露出微笑地对秋实说道。
      “啊。”
      “还有很多像是小美小姐那样的人吧?”
      “啊。”
      “我可以帮助她们吧?”
      “啊。”
      
      您好,我们是voice灵异事务所。
      请让我们成为您的声音,为您想要的人传递您的话语。
      
      End
      
      
    插入书签 



    [封面/插图/人设/定制印刷]有间画室图铺
    很萌的画师妹纸~画萌人更萌=3=



    宠物mini——十二生肖
    2011年《宠物》mini短篇合集



    世界第一的魔王陛下
    新文~魔王萌工厂



    网王——勇者别嚣张!
    宠物不二沫CP



    网王——1/2少女
    马甲耽美文,BH的伪娘公主和王子们



    网王-错误的宠物劳动法
    人兽+兽人=《宠物》的兽化人化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