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章花心似我心(三)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各位大大,要给小的三五天时间好好写写这两大男主的PK,我原来都写完了,琢磨下面的情节呢,不过既然大们都对此三人的小宇宙大战那么感兴趣,我还真得好好想想呢,包子,你的非白长评在哪儿啊,我等着哪!还有温大人,看你们的长评,怎么觉得比我的小说要好看哪,汗颜ING
      连日来,我窝在家中,段月容来信,说是最近战事吃紧,可能还要几百万白银,和一些伤药,我一想,也对,南诏那边打仗就伤重过多,天气已经热起来,而且南诏那边多是障毒之地,夏季犹胜,很容易引起瘟役,是要早做准备,于是我想办法在这几天给他湊个一二百万量银子,我库存里的CASH FLOW可能有五十万两吧。
      
      我和孟寅,两个人正在调动银量,窗外夕颜又拉着轩辕翼,玩纸飞机呼啸而过,然后停在外面玩打木仗游戏。
      
      这小丫头,越来越没有女孩子的样子了,有空要好好教教她关于女孩子方面的容工淑德,算了还是让段月容来吧,他家里妻妾成群的,也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
      
      我对着窗外喊了一声:“夕颜,爹爹在看帐,到别处玩去。”
      
      夕颜大声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孩童之声渐消,想是到别处去了。
      
      等到我和孟寅出来时,天已经下午了,我伸了个懒腰:“小孟,一起用个饭吧。”
      
      孟寅温驯地垂下眼敛:“是,主子。”
      
      我和孟寅吃着饭,便问起齐放:“夕颜在何处。”
      
      “同表少爷打累了,都歇午觉了。”
      
      我笑问:“谁赢了?”
      
      “小姐同少爷共打了八场方阵游戏,两人各带十名学员,赢了四场,平局。”
      
      我夹了筷扬州干丝到孟寅碗里,他诺诺惶恐,现在好多了,以前我第一次给他夹了个狮子头,他立刻吓得给我跪了大半天,可能以为我赐□□给他呢。
      
      “最近原三公子可有什么举动?”
      
      “只是频频出入太守府,小人打听到,踏雪公子,现在不但是是东吴社交场上炙手可热的人物,而且亦是各家夫人心中的红人。”
      
      “哦?此话怎讲?”
      
      “天下盛传踏雪公子与花西夫人的□□,永业六年,踏雪公子曾经纳过一妾,生过一子,至今踏雪公子仍然单身,故尔各家夫人都想把自家的女儿嫁给踏雪公子。”
      
      我没有说话,只是吃完了饭,让孟寅回去休息。
      
      我口中无波地齐放说道:“你最近去见素辉和韦虎了吗?
      
      齐放垂首道:“素辉和韦虎前几日是来套过小人的话,不过小人什么也没有说,他们二人还请小人安排与你见个面,小人没有同意。”
      
      我点头道:“小放做得对,过去得已经过去了,以后莫要同他多做交往。”
      
      齐放称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件事要回主子,隔壁钱园好像是易主了,钱员外携家眷回苏北老家了。”
      
      “哦!新易主的是何人啊?”
      
      “还不清楚,隔壁的家奴说是本地一个大财主。”
      
      我没有放在心上,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去小睡了一会儿,起来时,太阳微微西斜,暑意渐消,我便信步到我的后花园一游,一路上,问珠湖的荷花开得正盛,这湖的名字还是段月容取的,定要将我和他的名字加在其中,我以为其心可诛也,不过也就一个名字,我也就随他了。
      
      我走到湖心亭里小坐了一会儿,看着碧叶连天,清风飘过,千万朵荷花仿佛是含羞的少女,低下头,露出粉嫩的脖颈,几只野鸭鸳鸯嘎嘎叫着,扑腾着翅膀游戏于荷叶间,青蛙扑通一声从荷叶上跳入水中,不由忽地想起那年六月,一袭白衣的少年,指着一幅盛莲鸭戏图,笑问我:“你可看到了你?”
      
      .......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远远地传来,我惊问何人,齐放说道:“是各位夫人在玩捉猫猫,差丫头来邀您同玩。”
      
      我欣然前往,我在岳阳山贼手上救下的芍儿娇笑着过来递上红绡纱巾,帮我系上,于是我一路东扑西挡,耳边一片莺莺燕燕的笑声,脂粉扑鼻,我连打了两个喷嚏,周围忽然没了声音?
      
      我嘿嘿一阵笑:“你们好坏啊,有言在先,我捉到谁,今晚谁就陪我共度良宵啊,哈哈!”
      
      我的兴趣大增,猛然捉到一片衣角,却听到耳边传来齐放的声音:“君爷!这......。”
      
      “别说!”我笑道:“让我来猜猜这是哪位爱妾啊!”
      
      嗯?!我这位爱妾的手臂很健壮啊!
      
      啊!定是擅弹琵琶的敏卿,六年前曾是扬州头牌的敏卿,身染重疾,被老鸨扔在街头,被我发现了,后来慢慢医治好了,我这才发现她的琵琶真堪比昭君。
      
      嗯,一定是的,不过,敏卿的胸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那么硬啊!
      
      唉!不对不对,我拉下纱巾,一张夜夜梦中相见的天人之颜,正似笑非笑地近在眼前,同我鼻对鼻,眼对眼......
      
      我啊地一声尖叫,然后很没有形象地摔倒在地。
      
      萝卜手指对着他乱颤:“你......你.......。”
      
      原非白对我微笑不语,眼中竟然对我的极度惊吓有着一丝得意,一丝窃喜,看着我又有着一丝恍惚,齐放的声音慢吞吞道:“主子,小人刚刚才查清,隔壁本是由本地的麻油世家张老爷买下了,后来让度给原三公子了,今天原公子刚刚搬来。”
      
      赶过来的沿歌努力憋着笑,春来有些发呆,齐放板着脸过来扶起我:“主子没摔着吧。”
      
      “摔你个头。”我打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站了起来,沉着脸道:“有话不早说。”
      
      齐放乖乖低着头受了我这个毛栗子,脸上分明带着一丝浅笑。
      
      怎么人人都很高兴我被原非白恶整?
      
      我拍拍身上的青草,手一伸,齐放立刻递过来我那柄玉骨扇,我哗一下子打开,风流倜傥地摇了摇,咳了一声:“踏雪公子,虽然君某仰慕公子久矣,而且又极之荣幸地作了您的邻居,但是这么着不打声招呼地翻墙过来,实在不雅啊,而且君某府上侍卫众多,万一造成什么误会,君某如何对公子交待啊?”
      
      齐放正要开口,原非白一摆手,对我含笑道:“君老板冤枉,请看!”
      
      他一指某处断墙:“今日刚搬来,信步游了园子,却发现一处断墙,我以为穿过去乃是钱园的另一处花园,却不想误入了君老板的园子,还不巧打搅了君老板的......雅兴。”
      
      “小人正要禀报,这墙本是钱老爷家养的那只恶犬所刨的,前二天雨大了些,莫名其妙的倒了,小人正想报主子,不巧原公子就误入也。”齐放报说。
      
      还真是有可能的,原来钱老板爱犬如命,我的府上也养了一条狗,有一次钱园的一条大狗竟然趴了个大洞,偷偷跑过来勾引我家的母狗,结果还把大胆前往摸毛的夕颜给咬伤了,于是我想尽办法让钱老板搬家......
      
      我无语地看看他,又木然地看看原非白,心想你这么聪明的人竟然也会误入别人的园子,如果真是这样,我就把我的头给你。
      
      我清了清嗓子:“既然公子前来,倒也省了我遣家人去请,今日暑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就请公子来我家做客吧。”
      
      原非白满面微笑,轻声道:“那就叨唠了。”
      
      嘿!你还真不客气,我微转身正要向他介绍我的姬妾们:“这是莫问的家眷,见笑于公......公子了。”
      
      却见我的姬妾和家仆除了齐放,一个个满面潮红,目光痴迷,根本不理我君莫问,倒好像原非白是主子似的,丢尽了我的脸。
      
      我咳了一声,没人理我,我又咳了一声,还是没人理我,嘿!
      
      齐放大声道:“备宴。”
      
      众人回过神来,心虚地看向我,我心中忿忿不平,口中却淡笑着一一介绍。
      
      “爹爹!”一个中气十足的童女声传来,我回过头,我那刚睡醒的大宝贝,咧着个大笑脸,骑着我帮她定做的童车冲了过来,看到了原非白,差点连刹车都忘了,然后呆在那里,看着原非白就像看着耶稣一样,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原非白的脸色发白,狭长的凤目陷在夕阳的阴影里,看不见表情。
      
      我的心也拧了起来,夕颜同我一样是单眼皮,一样貌平,确有几分相似。
      
      我勉力笑着摸了摸夕颜的头:“乖,见过原公子。”
      
      夕颜醒了过来,恭敬地给原非白行了一礼,原非白似乎也回过神来,凤目绞着我,深沉如海。
      
      我无法移开我的目光,也无法再开口,只是拉着夕颜定定地看着他,眼中雾气陡升。
      
      许久,他慢慢向我走来,摘下腰边的玉佩,微弯腰塞到夕颜的手中,淡笑道:“初次见面,算是送给令千金的见面礼了吧!”
      
      没想到夕颜抓了,然后拉着原非白的手,甜甜道:“叔叔抱。”
      
      真好啊!这个原非白将我的家仆妻女一网打尽。
      
      “夕颜,莫要胡闹。”我对小丫头虎着脸,小丫头却看也不看我,只顾对着原非白流着哈拉子。
      
      原非白看了看我有些尴尬的脸色,微一沉呤,颀长的身形已经蹲了下来,旋而抱起了夕颜,夕颜咯咯笑着,称机在原非白脸上重重烙下一个香吻,我差点晕倒,小丫头竟然明目张胆地揩原非白的油,比起我当年毫不逊色啊!
      
      原非白却对天真的夕颜绽开了一丝笑意,我也随着这一丝笑意,心中不知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他对我微笑道:“好一个可爱的女孩,君老板好福气。”
      
      我不由问道:“听说公子的妾氏为公子去年生了一个男孩。”
      
      原非白的笑容微凝:“你是说念槿吧。”
      
      我的心一跳,当时我接到密报,听到他竟然给儿子起名念槿时,那种惊讶仍在心中回荡。
      
      他惨然一笑:“念槿的身体很弱,刚刚过世了,他的母亲也伤心过度,一直身体不好,也跟着去了。”
      
      我心下惘然,难怪他的脸色不太好,我使了个眼色,春来赶紧过去:“夕颜,春来哥哥抱吧。”
      
      “不要,我要原叔叔抱。”
      
      夕颜反身紧紧抱着原非白,令我有些担心他会不会被夕颜那小肥手给勒死了。
      
      我只能亲自过来:“夕颜乖,听话,原公子是客人,爹爹来抱,
      
      夕颜像只八爪鱼,更加紧紧地抱住非白:“不要不要,我要这原叔叔。”
      
      夜色降了下来,天狼星环在月华周围,我有些恼了,这小丫头也太过份了,我正要危胁她,七天不准碰童车,不准吃零嘴,不准........
      
      一个略带冷意的声音传来:“夕颜,乖乖听话。”
      
      春空月色朦胧,一个紫瞳佳人,云鬓斜挑一支凤凰奔月钗,站在那里,面色凝冷。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