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三章京华漫烟云(二)

      荣及殿中,明可鉴人的地板上跪着一个太医,那太医附在地上,颤抖地说道:“上晏架,便在这几日了,还请各位大人为我东庭早做准备。”
      
      窦英华伸手拂过金丝线绣的袖口,打开自己专用的碧玉茶盖,只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剑眉一挑:“这不像是前年的龙井?”
      
      卞京谄媚道:“不亏是窦相爷,此乃今年新泡的狮峰龙井,俱说是令茶娘连夜摘采泡制。”
      
      窦英华的声间音不动声色:“商路不是已断了吗?”
      
      高纪年说道:“相爷说的是,永业九年宛城停战,有商人冒着风险将新产的丝绸和南方名茶贩进来一次,不想今年此人又从这条商路进了京都。”
      
      窦英华一挑眉,正要问是那个商人敢如此大胆,他敢进来,必是有人担保,朝中敢替他开商路,也必是这三人之一了。
      
      高纪年面色尴尬,跪地奏曰:“相爷息怒,南方战事,加上东北二场旱灾,宫中修了几处被雷劈到的三处大殿,国库早已亏空良久,今年东突厥又要问我东庭岁币翻倍,恐是难以维系,这三个月各部官员的俸禄也难以发放了。”
      
      刘海也跪了下来道:“相爷,我与同修,正文商量了一下,觉得唯今之计,朝庭若向官员借银,则落入原逆口实,实为下策,不如向商家借银,以度难关,窦相以为如何?”
      
      窦英华面色稍霁:“哦,那尔等认为可向何人借银?”
      
      刘海道:“相爷可听过莫问东海君,蓬莱借银人?东南一带首富,无人知其底细,但其人经商技巧甚高,翻遍史书,亘古未见,能言善变,打通了五年未通的南北丝路与茶路,平素与张之严乃是结拜兄弟,民间传言此人好色无比,家中姬妾成群,平时素好娈童,南诏民间称其南诏紫月的男宠,又传言紫月公子落难之时,曾受其接济,故而既便在豫刚亲王封锁南诏商路,仍为其打通茶路,为其提供绝无仅有的贩茶特许权。”
      
      高纪年补充道:“南诏多年未犯我南东庭,十有八九皆赖此君,张之严器重此人,亦与此有关。
      
      窦英华呷了一口龙井:“这茶便是此人贩进了吧。”
      
      “相爷明鉴,正是此人所为。”
      
      窦英华沉吟片刻:“问商家借银,商人贪利,如何还与之?”
      
      高纪年道:“此人乃是庶族,出身贫寒,赐个虚职,给个封号想必便能打发此人。”
      
      窦英华冷笑一声,睨着高纪年:“此人既能在南北打通商路,连张之严如此看重,必非寻常。”
      
      刘海点头道:“相爷高见,臣等也是这样想,想若能拉笼此人,便可让其帮着劝服张之严,连带封了张之严,从此他便是窦家的王爷,以后东南出兵他便不可再打马虎眼了。”
      
      窦英华放下茶盅,淡淡说道:“等一会子回了府,见一见再说吧。”
      
      三人垂首称是,得又立起,窦英华淡淡道:“皇帝晏架,就在这几日,汝等作好准备。”
      
      卞京陪笑道:“太子登基,一切就续。”
      
      窦英华瞄他一眼,淡笑着不置可否。
      
      刘海小声喝斥着:“卞大人糊涂了。”他向窦英华行了个君臣大礼:“臣等定会尽力安排轩辕太子的禅位典礼,恭喜吾皇,贺喜吾皇。”
      
      高纪年也是一脸谗媚地行了三叩久拜。
      
      卞京的手一抖,青瓷金边茶盅不由滑落在地,裂个粉碎,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他双腿抖着,跪倒在地,也学着刘海和高纪年,语无伦次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卞京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那皇后那里......。”
      
      “我自然会说服她,丽华毕竟是我窦家的人。”
      
      窗外一轮红日似火,却转眼被大片大片乌云摭掩,天地间暗了下来,雷电隐隐地在乌云中露出脸来,如金龙矫健地在空中腾挪,直击昭明宫最高处的一处殿宇,宣和殿的顶脊。
      
      金龙迅速地隐去了,躲在黑云里严厉地对着人间一声怒吼,然而宣和殿却燃起了大火,宫人惊慌的走水声中,春雨哗哗落了下来,恍似轩辕皇室的眼泪无法停歇。
      
      三月初九,君莫问和齐仲书顶着春雨出了相府,豆子赶紧和君春来上前打起伞来迎上马车。
      
      车厢里,君莫问笑声朗朗,齐仲书问道:“爷是用了什么方法以让窦相爷答应了您的不请之请。”
      
      豆子在外面赶着车,只听君莫问笑道:”我若收了他赐的虚位,如何还能进西北做生意,便说祖上有训,向来经商不做官,做官不经商,但我婉转地问他要了在京城贩卖铁器的权利,还有在京城开的新票号,希望能做官家生意,并答应分他的股,还有卞大人,我答应帮他在江南置田产,他们自然求之不得,还指望着我给他们送些铁器好打天下。”
      
      来到京城的别苑,刚进门,沿歌来报:“先生,窦尚书派人到府上给您送了一样东西。”
      
      君莫问狐疑道:“我与这个窦云兼素无往来,此人素有清名,何故给我送东西?”
      
      他和齐仲书走进书房,豆子正要跟进去,却听小玉唤了一声:“豆子,快来帮我树上的绢子取下来吧。”
      
      豆子咕哝道:“好好的,怎么让绢子上树了呢。”
      
      小玉的脸红了红:“请你帮着上树拿方绢子,又这样推拖了。”
      
      那树挺高的,豆子跟着齐放练了三年,武艺已是小成,便施着轻功跃到树上,心中却暗想:“明明沿歌那小子的武功比我好多了,偏又使唤我这个新人。”
      
      他跃上的那棵百年大树正靠着围墙,不由挪到顶端,只见一方鹅黄的绫罗挂在枝丫上。
      
      他伸手够着了那方丝娟,一股幽香漂进鼻间,豆子心中一喜,正要跃下,越过龙脊般的墙苑,却见府外的长安街上兵甲林立,官兵的灯火如长龙婉延在每一处街道,照得长安城一片通明,士子兵们正在挨家挨户地搜着什么,看到小孩子就抓进了木牢。
      
      豆子怀疑地滑下树去,正要将绢子递给小玉,却听见前厅一阵骚动。
      
      齐仲书和君莫问早已在前厅,笑得依旧温和,豆子却觉得他的眼中有丝凝重。
      
      为首一人满面横肉,有些贪婪地看着花厅的珠光宝器:“有重犯逃出,须搜搜府。”
      
      君莫问陪笑道:“军爷要事,请尽管搜,”说着脱下手上的蓝田玉板指,递上那士官长的手中:“军爷辛苦了,还请笑纳。”
      
      那士官长立刻夺过板指在烛光下看了半天,笑得咧开了嘴:“这怎么好意思呢。”
      
      一边说着话,一手却快速地将板指塞进怀中。
      
      那士官长转身对士兵喝道:“下手轻些,若没有,快走吧!”
      
      各小队长纷纷回说没有,却唯有二个小兵气喘吁吁地提出个紫檀木葡萄花纹箱子,说道:“长官,小的们发现这个,分明是宫中御用的箱子。”
      
      那士官长的脸猛地一沉:“大胆,这箱子是从何而来的?”
      
      君莫问笑着正要答,已有人朗朗道:“此箱乃是本官用来装赠给君老板书籍的。”
      
      众人一回头,却见一人着朱袍二品大元官服,腰系玉带,脸方方正正,留着长须美髯,疾步走来,那士官长立刻跪了下来:“殷大人。”
      
      “吾乃太子太傅,两个月前,太子赐我此箱,我便将之转赠友人,听闻今晚宫中有大犯出逃,便前来看看友人安好,还有,快随我去西巷,你要找的人已找到了。”殷申的眼睛闪着光,那士官长立刻得令,点齐了众人出了君府,殷申看了眼君莫问,抱了抱拳:“君老板,前些日子相赠的书籍乃是古物,贵重万分,以后这些古籍的照应,就拜托了。”
      
      说罢递上一书刑部的通官文牒,也不担搁,带着众人昂首前去了。
      
      君莫问一送走官家的人,立刻凝着脸唤道:“此处不宜久留,立刻收拾回瓜州。”
      
      众人立刻闷头去收拾东西,出城来到城门下,君莫问沉疑片刻,只亮出了窦英华赐的通关证,一行人马出得城外,不敢停留,行了三日,好歹把追兵甩了,然后换上了水路,来到一片水面开阔处,来到长江地界,便有东吴的官兵来查验,见到是君莫问,立刻放行,君莫问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豆子听左右船家聊天,方才知道,熹宗皇帝架崩了,同日皇后也殉葬了,太子轩辕翼城登基之日,颁诏禅位于窦英华,天下哗然,窦亭当着众人之面痛责窦英华残害轩辕,被窦英华下了大狱,大儒冯章泰拒绝写登基诏书,满门抄斩。
      
      各路诸候打算借此事,再次纠结兵力,攻上京都,有人说那太子是假扮的,真的太子已为窦英华所害,又有人说真太子逃了出去,等等。
      
      豆子心里不知为何七上八下的,总觉得熹宗皇帝驾崩的那天正好是他们赶出京城的那天,太过巧合了,不过他向来沉默寡言,便也敛声凝听罢了。
      
      一日君莫问过来让豆子进了他的船舱,却见屋中坐着一个面如冠玉的公子,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同调皮的君夕颜差不多大,明明穿着普通棉服,却是一种不可俯视的贵气,镇静地看着豆子,君莫问笑了笑:“小川,以后豆子会来专门侍候你的。”
      
      那个小孩微微点了一点头,看了眼豆子:“多谢卿......多谢表哥。”
      
      君莫问干咳了一下,笑道:“豆子,这是我的一房远房表亲,姓黄名川,以后你就叫他川少爷吧。”
      
      豆子的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不明白,只是点点头,将干瘦的身子跪了下来,规规矩矩地给他叩了个头:“豆子见过川少爷。”
      
      川少爷对豆子虚扶一把,说了声免礼。豆子也不问,便站了起来,垂首站在一边。
      
      君莫问眼中闪着嘉许,点了点头。
      
      豆子的生活从此又进入了一个川少爷,这个川少爷比他更沉默寡言,但他好像不太同夕颜小姐怎么合拍,两人打从一见面开始,就逗嘴打架,这一点豆子比较佩服夕颜小姐,能把这个修养不错的川少爷给惹恼了。
      
      按理豆子比两人都年长,可是两个都是主子,弄得豆子不知道该帮那一边才好,这一天两人为了一句刁蛮丫头,把夕颜给惹恼了,两人先是吵嘴,然后又打作一团。
      
      到底是夕颜算是希望小学的地头蛇了,那帮子学员们也瞎起哄,帮着夕颜来打川少爷了。
      
      豆子一边使眼色让小玉差人将夜宿倚香阁的君莫问给请回来,一边帮着把川少爷救了出来,跃到树上,川少爷的脸上被夕颜的小手抓得一道道的,还是倔强地看着下面的夕颜,当然她也好不到那里去,小脸也肿了起来,小丫头开始准备爬树追上来打了。
      
      川少爷重重哼了一声:打死孤也不信你这样的刁蛮丫头是南诏公主。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