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夜宴德馨居

      第八章夜宴德馨居
      
      锦绣同学倒竖的柳眉终于弯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我,渐渐地眼睛红了,鼻子也红了,所有的凶悍气势全无,仿佛又回到怯懦的小时候,抱住我放声大哭起来:“木槿,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我承认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是充满温情的,相当感动,相当自我肯定,但口头上还是相当谦逊地说:“小傻瓜,这个世上还有好多人对你很好的,连宋二哥也是对你极好的,对不?”
      
      锦绣只顾哭得天昏地暗,根本没有空答我的话。
      
      这丫头,又把鼻涕眼泪蹭我身上了,不过算了,看在今天我教化亲妹妹很有成就的分上。
      
      我忽然想起这件衣服不是我昨天穿的,那件衣襟里的东西呢?
      
      我的心一沉:“锦绣,你昨儿个看到我衣服里的东西没,就是,呃!就是你老笑话我的,那支鹅毛笔,还有我和宋明磊一起写得一些策论什么的。”
      
      她收了声,抬起梨花带语的小脸,茫茫然地哼哼唧唧:“我们急着把你救回来,三姐和我给你换的衣裳,什么也没见着啊?”说完她继续沉浸在亲情的自我感动中,用力抽泣。这是她的特色,要么不哭,要哭就一定要哭他个天地为之变色为止。
      
      然而,这回轮到我哭丧着脸了,万一那个白面具籍着那些东西找到我怎么办,而且那策论上还有宋明磊的墨宝哪,讲不定还会连累他呢!
      
      我们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这一年的最后几个月,然而紫园里并没有在意这件事,反而急调三千子弟兵秘密入京,其中包括我才见面的妹妹花锦绣和碧莹的心上人宋明磊,因为这时候发生了比我的白衣人更为重要的事件,这不仅影响了原家,而且连整个东庭皇朝都为之震动,甚至于间接地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
      
      元武十七年,当朝英宗皇帝生了一场重病,为祈上早日康复,改年号为永康。
      
      永康元年,这位性情多疑的皇帝梦见一群小人在跳舞,认为有人“蛊道祝诅”,命大理寺卿文复允彻查此事,于是动摇整个东庭皇朝的“巫蛊之乱”开始了。
      
      文复允在京城闹出几宗大案的“巫蛊之术”之后,英宗对自己的判断更加深信不疑,示意文复允在宫中各处掘蛊,最后竟然在凤藻宫中亦掘出桐木做的人偶,英宗盛怒之下,不问清红皂白地绞杀连皇后,并连夜将国丈,左相连如海被投入大理寺,连如海在大理寺受尽酷刑而死,太子泊涉嫌蛊乱,被英宗幽禁在芳容殿,而连皇后正是原夫人连氏的亲姐姐。
      
      永康元年冬十二月一日,连如海的死对头,张贵妃的父亲,川雍候张世显乘机联合朝中反连氏的势力,联名上书逼宫,力主废太子泊为庶人,立张贵妃之子槐安王煦为新太子,英宗急怒攻心,陷入深度昏迷,药石惘然。
      
      张世显为掩人耳目,提前选秀,兵部尚书原青江冷静如常,表面上帮着张世显打压连氏家族,暗中却命附马都尉原非清调动北营原军偷偷南下,于十二月十二日混入秀女护骑, 由司马门进入昭明宫,一举击退张世显所控制的禁军,绞杀张贵妃,释放太子泊。
      
      原尚书同日以弥留中的皇帝传旨诏告天下,川雍候张世显,大理寺卿文复允,禁军统领张禹,贵妃张氏以巫蛊构陷皇后,谋毒太子,谋为大逆,又欲使女侍医淳于越进药杀皇帝,欲危宗庙,逆乱不道,所有参与巫蛊之乱的人皆诛灭九族,腰斩于市。
      
      张贵妃贬为庶人,赐白绫三尺,槐安王煦贬为庶人,赐鸩酒厚葬于东陵。
      
      永康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东庭孝文帝,英宗驾崩,享年四十四岁,举国服丧,太子泊年仅二十岁继承大统,史称孝元皇帝,庙号熹宗,改年号为永业。
      
      永业元年,新帝下诏追封连皇后谥号贤孝端文皇后,兵部尚书原青江平定叛乱有功,升左相国,加授安国候,原连氏封为安国夫人,附马都尉原非清拜忠显王,直等国丧一过新帝便迎取原氏长房原氏非烟为皇后,一时间原氏荣宠无以复加。
      
      在这场史称“司马门之变”或“双十二之变”的事件中,我家锦绣和宋明磊立了大功,因为他们是第一批冲入司马门,血染皇宫的原氏子弟兵,锦绣生擒了欲从皇宫秘道溜走的张贵妃,宋明磊及时诛杀了欲鸩杀太子的宫人,解救了早已吓得痴痴呆呆的太子泊。
      
      同年,西北部边界的西突厥终于吞并了他的百年邻居楼兰,认为东庭皇朝内乱之际,必定无暇顾及西北边陲,于十月入侵东庭,没想到在河朔地区遭遇到自原青江退居朝野以来最猛烈的阻击,五万大軍败于仅有二万兵力的东庭守军,其时守城的将领正是东庭史上最年青的武状元,仅从五品的飞骑尉于飞燕,他以不要命的打法,身中数箭,血染战袍,依然身先士卒,单人独骑闯入敌营,俘谷浑王,率东庭军斩敌首一万九千余人,还追击突厥军于五百里之外,夺回了水草肥美的河朔地区,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
      
      一时间,朝野哄动,河朔大捷一扫巫蛊之乱以来人心不宁之风,于飞燕的大名在民间流传,人人都说于飞燕乃是关老爷再世,忠肝义胆,勇毅绝伦,这一支由飞燕统领的原家精军又在民间被称作“燕子军”,在西北部大草原上纵横驰骋,神出鬼没,成了抗击外侮的象征,不折不扣的民族英雄。
      
      而现实中的于飞燕却在来信中告诉我他之所以大败突厥是急着想回来和我们过年休假,以免搅得他过不好这个年。
      
      我们四人看得瞠目结舌,但他在信中却特特地谢了我和宋明磊两个人,因为于飞燕对西突厥的突袭战法,正是我们二个合作的战策中建议他可仿西汉名将霍去病,训练一支虎狼之师,以敌养军,直插突厥内部,出奇制胜。
      
      这个新年对于原家来说是荣宠万分而又惊险紧张,因为新帝即位,无穷无尽的人事,经济以及国际问题等着他们去解决。
      
      不久原非烟带着立了功的子弟兵回紫园,一方面过完在老家的春节,另一方面亲自过来接原青江的原配安国夫人进京,以示孝心,这倒也成全了我们小五义中难得聚在一起。
      
      我们小五义总算都可以平平安安地过年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经过司马门之变的宋明磊,得到了太子青睐,已被破格升为四品带刀御前护卫,更加成熟自信,他笑得云淡风清,好像于飞燕的胜利早在他的料想之中。
      
      这个小年夜的大清早,我爬到屋顶上收着干辣椒,只听得一声:“四妹!”
      
      那一声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硬是把我惊得摔下来,旋即掉入一个宽大的怀抱,只见那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满脸硬扎扎的胡子,正是一年没见的于飞燕。
      
      北地的荒漠生活,使他神情略显憔悴,他的肌肤被狂风烈阳吹晒得有些干燥脱皮,肤色比以往更加黑黝,身板也更加熊腰虎背,高大强壮,双目如炬地俯身看着我,我不由得狂喜:“大熊!你终于回来啦!”
      
      我一头扑到他怀里,使劲扯着他的硬胡子,他嗷嗷痛叫几声,也不气恼,抱着我转了几圈,仰头豪迈大笑:“四妹还是像以前一样调皮,可想死你大哥了。”
      
      “四妹,你的大熊大哥现在已是上骑都尉,加授广威将军了,你若把大哥的胡子拔光了,整个西北‘燕子军’可都来找你了。”宋明磊在我们身后轻轻笑着说,旁边站着春风得意的锦绣,我刚下了地,碧莹掀着帘子出来,看到一个大胡子先是唬了一大跳,然后认出是于飞燕,也是惊喜万分,我们五人久久地相视而笑,犹如当初结拜时那样感动万分。
      
      除夕之夜,我和碧莹在屋子里张罗着,宋明磊,于飞燕和锦绣参加完紫园里的家宴后,齐齐来到我们的德磬居,没想到初画也跟着锦绣一起来了,于飞燕带来给我们几个义兄妹的礼物,他送给锦绣一件上好的海狸子银白披风,外加一大堆绫罗绸缎。
      
      而宋明磊得了一把西域宝刀,名曰秋静,弯弯的刀身,发着幽暗的乌光,极是峰利,他还不知从哪里得来了一方青州红丝灵芝砚,那红丝砚乃是天下名砚之首,砚质滑润细腻,纹理自然精美,砚池中有一灵芝生成,其光芒般细腻的射线形装饰纹,充满着宝贵与灵性,宋明磊笑着道谢接过,我看他明明眼神中爱不释手,却并没有表现特别惊喜的样子。
      
      于飞燕给碧莹的还是老规矩:珍贵药材,不过这一次是一盒千金难买的名贵珍珠粉,不但强身健体,亦可养颜滋补,长保青春,外加绸缎二匹,二支打造精巧的翡翠镶金凤宫钗,二对玉偑,一副手镯,他郑重其事地说这是在大殿上新皇问其要何赏赐时,专门为碧莹求的,说着三妹身体好了,青春女孩也应该身上多些新衣裳首饰。
      
      我看着碧莹充满惊喜感动的脸,心中一动,于飞燕看上去五大三粗,其实是很细心,比起宋明磊给我们几个清一色的玫瑰露加绫罗绸缎可要有心多了,他似乎也心怜碧莹无依无靠,所以才厚礼相护,而那一番话又分明是暗示碧莹到了出阁的年纪了。
      
      于飞燕又说没想到会遇见初画妹妹,来不及准备见面礼,就脱下手上的玛瑙手珠给初画,初画本来一个人待在角落里不出声,这下反倒很不好意思,推辞不过,红着脸收了,谢过于飞燕。
      
      轮到我了,我兴奋地问着:“大熊,你给我什么新年礼物。”
      
      于飞燕神秘地一笑,没有绫罗绸缎,也没有珠宝手饰,他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支精美雕花的狭长木盒,笑着递给我。
      
      我打开一看,只见一把匕首躺于盒内,匕首柄端及刀鞘皆雕纹华丽,兼以镶满红绿各色宝石,烛火下,映得我们大伙的眼睛直晃,抽出刀销,刀身精光四射,一看便是削铁如泥的稀世珍宝,这也太珍贵了吧!
      
      我一愣:“这么珍贵的礼物,我怎么好意思收?”于飞燕不以为意:“大哥除了你们四个就没有亲人了,咱们结拜时就说过,荣辱于共,富贵同当,若没有四妹和二弟的妙计,于飞燕又如何能得到皇上和候爷的青眼。”
      
      他宠溺地看着我:“大哥知道你这丫头不爱花啊粉的,这件是谷浑王的贴身爱物,叫做‘酬情’,侯爷转赐于我的,前些日子听说你一个去西林遇袭了,你这丫头素来胆大,但亦要懂得保护自己啊。”
      
      我感动地收下了,宋明磊脸色明显一黑,我想他一定是在自责那天没有送我回去吧。我对他甜甜一笑,伸出V型两个指头,意即不要放在心上,他也回我温柔一笑,轻轻点头。
      
      于是大伙坐在大炕上围着桌几包饺子,我们咭咭呱呱地说着各自这几年的遭遇,连不大说话的宋明磊也多说了几句,其乐也融融。
      
      等到下饺子的时候,我们又迎来了一位稀客,竟然是原非珏,他一进门,我们所有人一呆,他带着束发嵌宝赤金冠,发丝沾着汗水粘在客际,凌乱不堪,身穿鹤嘨九天如意云纹宝蓝箭袖长衫,外罩大黑貂毛袄子,早被树枝之类的硬物刮得乱七八槽,厚羊皮靴上亦沾满着雪和污泥。
      
      很显然他又迷路了一阵子过来的,不过健身后俊脸红扑扑,看上去极有精神。他咧着个大笑脸,用力嗅了嗅空气说:“好香,好香,木丫头,我要吃你包的饺子。”
      
      然后大摇大摆地跳上炕,我们所有人如鸭子下水般纷纷下炕,只剩他一个坐在上面直嚷嚷着我的名字要吃的,我怀疑所有人都听说了那关于我迟早是他的人的宣言,因为他们都极暖昧地看着我。
      
      于飞燕虽是朝□□臣,可炕上必竟是恩主的小儿子,也不敢造次,初画嘟嚷着:“珏四爷,您不是应该在紫园里听戏吗?”
      
      原非珏朝她的方向看了看,不屑道:“几个男人学娘们似的咿咿呀呀的,有什么好听的?”
      
      我暗想,其实是你看不见演员华美的妆容,听不懂那昆曲的精华才说没什么好听的吧!
      
      我笑说:“珏四爷,您要吃我的饺子可以,不过我这儿只有牛肉罗卜馅的,而且绝对是牛肉少,罗卜多,您能吃吗?”
      
      “只要是你做的,本少爷便全都爱吃,”他神情愉悦地看着我:“我真的饿了。”
      
      “今儿是除夕,在我的德馨居,只有兄弟姐妹,没有主子,我们可不拘礼了。”我笑着对他说,没想到他哈哈一笑:“那又如何,一起上炕吧,本少爷还怕你们小五义不成。”
      
      初画先跳上炕,像小麻雀似地盯着原非珏:“珏四爷,你可别告诉果尔仁或是夫人,不然,我们虐待主子的罪过可担不起。”原非珏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她。
      
      我在后面下饺子,锦绣过来帮我,她很三八地用手肘捅捅我:“唉!我听碧莹说他看上你啦,是真的?真的吗?”
      
      我一抬眼,活泼的初画正怂恿男孩子们玩掰腕子游戏,输者罚喝酒,那酒是宋明磊送来的凤翔,于是原非珏玩心大起,听到大破西突厥的燕子军首领于飞燕也在,就点名要和他玩,我叫了一声:“大哥,小心别伤着四爷。”
      
      于飞燕头也不回应了一声,捋起袖子专心玩起,而原非珏不乐意地向我瞪了一眼。
      
      我回头对锦绣说:“别瞎说,珏四爷只不过是个孤单可怜的孩子,承他抬举,把我当朋友罢了。”
      
      “你看谁都可怜,独独不可怜你自己,”锦绣嗔我一眼,正色道,“别跟他,他是紫栖山庄里有名的傻子,我可不愿你嫁个傻子。”我正要开口反驳,她忽又想起什么紧要的话来,抓着我的手臂压低声音认真道:“也别跟宋明磊,他肯定宠着碧莹,让你做偏房,而且一定会天天逼你写文章,好给他抄。”说着说着自己也打了一个寒噤。
      
      我一乐,这丫头就是讨厌写文章,我逗她:“那你的意中人是谁啊,不会是于大哥吧?”
      
      她脸一红,捶了我一下:“谁会看上他啊!”
      
      我更乐了,奇道:“你还真有意中人了,坏丫头,你竟瞒着我和人私定终身了不成,快说,快说,那人是谁?”
      
      她红着脸低低道:“他是个很特别的人,别人第一次见我,要么苍蝇似得盯着我,要么就骂我是妖孽,可他,他总是很温柔地对我笑呢。”
      
      说罢她甜蜜地一笑,啊呀呀!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我正要追问她,这时屋里传来一阵欢呼,原来于飞燕赢了,出乎我意料,原非珏倒是很有奥林匹克选手的精神,也不耍任何脾气,干脆地仰头将一杯凤翔一饮而尽,然后换了一个手臂伸出来摆在桌几之上。
      
      宋明磊待在角落里,一边看着原非珏满头大汗地和于飞燕再来一局,一边和满面娇羞的碧莹聊着,留意到我的目光,也朝我看了过来,那目光中竟有一丝落寞,我不由得一愣。
      
      饺子好了,我们嘎嘎乐着吃饺子,原非珏的脸都快凑到碗里去了,口中连连说着好吃,说是比他刚在紫园里吃过的饺子宴还好吃,我们大家都被他逗乐了。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一片银妆素裹,屋里热气腾腾,喧吵热闹,我暗叹着如果现在能看到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就更好了。
      
      吃完饺子,玩了一会掰腕子,原非珏依然是赢少输多,倒也不急,反而兴致越来越浓了,宋明磊建议宴中女孩居多,不如让男孩陪着一起玩行酒令抽花签什么的,于飞燕连声大叫着:“大丈夫万万不可沉迷闺阁戏玩”之类的,被我和锦绣扯了几下胡子,只好小媳妇似地坐下,委屈地望着我,大将军形象全无,原非珏同学本也想强烈反对,但见我坐在他身边板着脸看他,以及燕子军广威将军的下场,也只好扁扁嘴勉强同意。
      
      碧莹拿了一个竹雕的签筒来,里面装着花名竹签子,是锦绣前年送来的新年礼物。
      
      大伙都让碧莹作主,她便微红了脸将竹签筒子放在坑桌上,又取了骰盒来摇了一摇,羞怯怯地揭开。大伙伸头往里一看,倒是个五点,宋明磊心算极,立时就报出锦绣的名字.锦绣嘻嘻笑道:“那各位兄姐,小五就僭越啦。”
      
      锦绣伸手把竹签筒子卷了过来,狠劲摇一阵,伸手进去抽出一根,只见那面签上正画着一支富贵牡丹花,上书“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镌着小字唐诗一句:任是无情也动人。又注云:“幸遇万花之王,在座诸位当恭敬陪饮。”
      
      大伙看了,皆唏嘘此签神准:锦绣原是长得风华绝代,贵不可言,也堪配牡丹花。于是,大家哈哈笑着共贺锦绣一杯。
      
      我向锦绣使了个眼色,锦绣会意地笑着:“三姐弹一曲为我们助兴如何?”众人也拍手叫好。
      
      我想这正是碧莹向宋明磊展现才华的大好机会,便取了前几年宋明磊送的那具古琴,我嚷嚷着要听高山流水觅知音,因为这是她最拿手的曲子,定能向宋明磊以音喻情,众人却以为此曲颇合今日之聚,皆叫好,宋明磊但笑不语,碧莹红着脸道了声现丑了,便弹了起来。
      
      这几年碧莹卧在病榻上,稍有精神便以此琴排解,当真如飞珠溅玉,轻落银盘,余音袅袅,绕梁三日不绝,一曲抚罢,众人皆醉,连宋明磊的眼中也露出惊艳的神色来。
      
      锦绣掷了十九点,却是宋明磊,在于飞燕同情的目光中,他轻轻一笑,用修长的手指,大方的抽出一根来,上面画着一枝杏花,写着“春风得意”四字,我念出那小诗: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杏者,幸也,得此签者,必得贵婿。”
      
      锦绣,初画笑得直不起腰来,于飞燕和碧莹目瞪口呆,原非珏亦是一脸唏嘘,我强忍笑意,向似笑非笑的宋明磊敬酒道:“咱们府里出了一个附马,马上要有皇后,这回子又要多一个贵妃了,来,来,来,我们敬宋贵妃一杯。”众人哄笑声中,宋明磊无奈地摇摇头,笑着饮了下去。
      
      宋明磊掷了个十点,轮到原非珏,他伸手取了一支出来,却是画着一枝妖娆海棠花,题着“沉疴一梦”四字,那面诗道是:只恐夜深花睡去,旁边还画着一只断线风筝,注云:“掣此签者不便饮酒,只令上下二家各饮一杯。”
      
      上家乃是宋明磊,而下家正好是我,这签真正奇怪,众人都道原非珏是有福之人,香梦不觉醒,原非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着我和那宋明磊对饮了一杯。
      
      下面便轮到碧莹了,没想到掣了一根并蒂花,题着“并蒂花开”四安,诗云:连理枝头花正开,注云:“共贺掣者三杯,在席诸位陪饮。”我们自然饮了酒,连连说她必得好姻缘。
      
      我对她附耳笑道:“这回子放心了吧!”
      
      碧莹轻嗔了我一口,明眸流盼,双颊嫣红,分不清是因为饮了酒还是害羞。
      
      接着是初画,伸手取了一支出来,却是一枝桃花,题着“兰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桃红又是一年春,我笑道:“莫非小初画要有桃花运不成?”
      
      初画假意恼着要罚我喝酒,脸却不由得红了,喝便喝,我仰头一饮而尽。
      
      初画正好掷到于飞燕了,他无比镇定地摇了一摇,掣出一根来一看,笑道:“真真有趣.你们瞧瞧。”原来那签上画着一枝老梅,写着“凌霜傲骨”四字,旧诗为:竹篱茅舍自甘心,注云:“自饮一杯,未抽签者开一题。”
      
      坐席上只有我没有抽签了,我想了想便说请于大哥为我们歌一曲吧,我本是存心想看看于飞燕发愣的模样,没想到在众人的笑声中,他豪气干云道:“好,诸君且听飞燕一曲。”
      
      我们还未准备好,一声高昂如惊雷的秦王腔便来了,他唱得乃是“张翼德大闹长板坡”,秦腔本就高昂激扬,原始粗犷,加之于飞燕正是武曲星下凡,嗓音浑厚,这一出戏被他唱得更是动人心魄,充满阳刚霸气,乃至于一曲终了,屋顶有大量粉尘震落于我们的头上,可是我们仍被撼得无以复加,竟毫无知觉。
      
      先大力鼓掌的是原非珏,他亲自倒上一杯,敬于飞燕:“好一曲一夫当关,万夫莫当,于将军果然是烈血真男儿,请受本少……,请受原非珏这一杯。”
      
      原非珏竟连少爷的称谓也省了,两人欢欣鼓舞地对饮着,颇有“我就是喜欢你”的惺惺相惜,我们回过神来,大声喝彩,女孩子们一轮番地敬酒,对此赞不绝口,却绝不提“再来一个”,于飞燕倒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终于轮到我了,我按捺住心中激动,伸手向那堆光滑的签子,抽出一支,一瞧……
      
      真没想到啊,我这一支竟是和宋明磊一样的杏花,这回轮到我被人调笑了,我大声嚷嚷着,这签肯定不准,我今生不会成亲之类的,而且也绝不可能有福气嫁与贵人什么的,众人不允,我只好被强灌一杯。
      
      我有点晕了,连连说着刚才那签不对,一定要再抽一次,众人大方地让我抽了一次,我摇了半天,抽出一支,天哪,还是一模一样的瑶池仙品!
      
      可恶,这一大帮子人便哄笑说是天意授受了,硬说我必须舞一曲以自罚。
      
      我一定是醉得厉害了,又许是今夜的玉免跳在木槿树梢头上流光溢彩,迷惑得我一时兴起,竟一口答应了。
      
      我跳下炕,取了一把破椅和宋明磊的雪帽,便跳了一曲珍妮特•杰克逊当年成名的椅子嬉哈舞,我在椅子上跳上跳下,手中雪帽翻滚,口中还唱着PUSSY CAT的DON’T CHA!
      
      我舞罢,只见众人的下巴没有一个合上的,连一向以冷静自持的宋明磊也“叭嗒”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掉落了在桌上,只有原非珏起劲的鼓掌:“好,木丫头,再来一段!”
      
      我一喜,心想虽然目前而言,我的嬉哈舞是惊世骇俗了点,总算在这个时空还是有识货的,可恶原非珏那弱视东西偏要认真地加上一句:“不过跳慢点,小心闪着腰。”
      
      这一夜我们闹到五更时分,后来我什么也记不清了,只依稀间,碧莹喝得两腮似涂了胭脂一般,眉稍眼角越添了许多丰韵,于飞燕和宋明磊互相击节高歌,我困得不行,趴在坑上就昏昏欲睡,那原非珏也是醉得衣冠不整倒头便趴在我的身侧睡了,朦胧间,我似乎听到原非珏反反复复地呢喃着木丫头三个字。
      
      注:本章抽花签资料取自曹雪芹的《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再一次因以前没有注明诗句出处向广大读者致歉,以及向曹老先生和高老先生道歉。不过当时小海写这篇文章是自娱的,纯粹的借鉴,因为在写魔神战计的时候一直想什么时候能写一部古色古香的小说来,如果要写明国文,当是要看张恨水张爱玲的小说,如果要写古代小说,当要借鉴红楼梦和林兰香这类的古文,不停地研究古人的思想方式,吃穿用度,如何才能让我和读者感受到一个古代的氛围,在查阅资料中,再一次彻底地为红楼梦所倾倒。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