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五十五章月转梧桐影(三)

      “就是因为你是大突厥的皇帝,所以根本不能有双生子,古丽雅,原青江在紧紧抱住了她,吻着她的额角细声说道。
      
      “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女子便是西突厥宣称即将即位的女皇,阿史那古丽雅!”林老头长叹一声,“那女子一下安静了下来,任由那个原青江揽腰抱起她轻盈的腰肢放到香妃踏上,他轻轻给她盖上白狐皮,柔声道:“莫要忘了,皇室若有双生子实乃大凶之兆啊。”
      
      “我惊在哪里,几乎忘了要退下,韩修竹对我施了个眼色,我这才缓过神来。”他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抹着嘴冷笑道:“我跟韩修竹退下时,忍不住回头望去,水晶珠帘内阿史那古丽雅伤心地抽泣着:可我想和你在一起,腾格里在上,自从我见到了你,我根本不想复仇了,我知道我对不起我的阿塔,可是只有腾格里知道我有多想为你生儿育女,与你过一辈子。“
      
      “原青江紧紧地抱着她,那双漂亮的凤目,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愈加深不可测,忽然他的目光向我扫来。不知道到为什么,我的心里就那么一哆索,便低头快步退了下去。”
      
      我同韩修竹来到外间,韩修竹背负着双手,凝神望着玉门关的月色,眉头微皱,默然无语,似是在思考着极烦恼的事情,而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望着他也不敢说话,过了一会,韩修竹的眉头散开了,似是想到了什么,侧过头来唤着我的字,毕延兄,开了春,都美儿和依秀塔尔就要起程被送往南诏了。”
      
      “我的心一紧,却听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兄长在上,修竹实言相告,也许去南诏是她们最好的归宿,南诏的光义王及豫刚亲王虽然好色,确然听说对后宫还算以礼相待,那东突厥的摩尼亚赫听了传说,也跃跃欲试,想从南诏手中分一个过去,那摩尼亚赫荒淫好色,那些不听话的姬妾常为其折磨至死,然后烹著食…..。”
      
      我猛地起身,扯痛身上的伤,惊醒了小忠,它猛地坐起来,歪着头有些疑惑地看着我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
      
      “你住口,莫要再说了,我怒火上升,大声打断了他,”却见林老头一下子把杯子甩在我身边的土墙壁上,他的眼睛赤红而狂乱,仿佛溺毙在记忆中可怕的一段河流中,兰生也吓得站了起来,他看清了我,便跑过来扶着我,一起有点发抖地靠在墙角看着林老头发狂。
      
      “ 我心中闹怒,可是却也明白他说的却是事实,但又想他定是为了他的主子前来苦苦相逼,我气极流泪,冷冷道,修竹老弟,我知道你这是在为子你的主子前来激我,你的主子到底给了你什么,让你要这样刺激你昔日的生死兄弟,胁迫他的女人来牺牲他的做人信仰,医德人格,变成杀人的刽子手,我真得很好奇,那个原清江将军究竟给了你什么?”
      
      “我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不想韩修竹却没有恼羞成怒,只是摇头轻叹,毕延兄错矣,他诚挚以告,原青江并非我的主公,他的眼中忽然闪着一阵狂热,嘴边也溢出一丝奇异的笑容,他傲然道,我的主公是这天下的救主,总有一天他将改天换日,创造一个新天地,你以后会有机会见到他的,你便会明白我了。”
      
      “第二天,他带我进了高昌皇宫,见到了都美儿,都美儿在我的怀中咽咽哭泣,听说摩尼亚赫可汗已正式向高昌和南诏通了文书,她和依秀塔尔会有一个被送到突厥去。”
      “都美儿泪水流个不停,那天依秀塔尔也在,她同都美儿活泼可爱的性截然不同,平时便比较冷淡,但待我还算客气,一般还能对我微笑下,可是那天她看着我们的眼神却有点奇怪,默默地站在那里看了我们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地转到内间去念经文了。
      那天晚上,我化妆成守卫又偷偷地进入了皇宫,果然都美儿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她对我说高昌国王天天晚上唱着忧伤的歌曲,恐是国将不保,高昌天女前往前诏的日子亦不久亦,而那摩尼亚赫亦来信符相逼,如今国弱敌强,突厥称雄西域,诸国皆畏,国王巩会送其前往突厥了。
      
      我们一起抱头痛哭,我便在那时下了决心,决定答应原青江,一定要想办法救她出去的。
      
      第二天,我仔细检查了女皇的身体,她一脸冷然悲戚,让任何一个接近她的人都感到了她的绝望和悲伤。
      
      我对原青江直言相告,她年幼之时身体受过严重的伤害,比之一般女子受孕机率本就少很多,如果一定要摘除其中一个婴孩很可能以后不能再有孩子,而且双生子同心同体,一个受了伤害,另一个恐怕也会留下后遗之症。
      
      我以为最佳方案便是等胎儿生出母体后,再作打算是最合适的,可是原青江却不同意,我永远也无法忘记他眼神中的冰冷和残酷,那仿佛她不是她的妻子,那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骨肉。
      
      那一年真好巧啊,我有一位经常云游四海的好朋友也来到的西域,他同我一样也是四海闻名的神医,虽然说起来,论辈份此人还是我的师叔,然而我与他年龄相仿,又同是少年成名,便同他把酒言欢,叙述这些年分离时的趣事。
      
      他带来一种很神奇的自酿美酒,我一尝便知是西府凤翔加了些珍贵的人参雪莲,我一向酒量不浅,然而那一夜我喝得大醉,还禁不住道出了我与都美儿的恋情。
      
      我醒过来后,想起我醉酒之时吐露的秘密,不觉冷汗淋淋,我那老友对我凝重道,毕延你可知道,你走上了一条你根本不该走的路啊,你又如何相信那个原青江大将军能遵守诺言而不会事后杀人灭口呢?
      
      第二日,他便启程了,不提昨夜的任何话题,只是说找到了一种奇药可治我的哮喘顽症,说着便递给我一个小包,然后再不见踪影。
      
      我打开一看,那是一包看似笋干似的东西,可是那时的我激动地跪在地上,向他离去的方向磕了半天头,直到脑门磕破为止。
      
      “一包笋干而已,至于吗?”兰生哧道
      
      “傻瓜,这不是笋干,这是白优子的卵。”林老头呵呵乐着,双目涣发着奇异而激动的光彩。
      
      “你见过白优子吗?”林老头神秘地凑近我们,手中提溜着酒瓶,“那是天下医者都梦想的神奇药材,在南彊,有多少南蛮巫医费心豢养亦无法得之的蛊虫,就连我的恩师典雍真人耗费一生都想得到哪怕是一粒虫卵。”
      
      “白,白优子?”兰生奇道,“那是啥玩意儿啊?”
      
      林老头站起来,向我走了一步,残酷地踩烂了一朵不知名的小白花,仿佛这个乱世中无数弱者漂零的人世。
      
      他抖着手从头上拔下一根看似破旧的“白木簪”,放在右掌中,他把酒往那个“簪子“一洒,迷雾般地月光下,那根簪子尽然慢慢蠕动了起来,在桌上弯曲了,最后扭曲了起来,我混身的鸡皮疙瘩冒了起来,兰生骇得倒退一步,小忠害怕地对着桌子吼叫了几声,然后低呜着跟兰生一起躲在我身后。
      
      林老头右掌一握,那条长虫子便被其捏个稀烂,我暗自呕了一下,却见那烂稀稀的虫子正巧掉落到那棵方才被林老头踩扁的小花上,那朵明明已经蔫掉的小花却渐渐地恢复了原气,甚至开得由原来苍白变成了艳红,开得更甚更香。
      
      “看到了吗,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蛊虫,明明已看似风干了,然而只要有一点食物,便能复活如初,并能滋养其他生物。”林老头酒意熏天地跌坐在那朵小花边上,看着小花愈开愈旺,最后慢慢地向林老头的手上酒壶延伸过去,似是饥渴万分,林老头便向那小花又洒了些洒,那花的颜色亦愈加艳丽,他有些大舌头地懒懒说道:“如果你懂得如何豢养他们,便可以将其种植于人身体中,利用这种生物旺盛的生命力和药性来治疗各种疾病,每一种白优子都有各自的口味,像这条白优子只喜欢我酿的米酒,然而有些白优子的口味却有些特殊。”
      
      我心中一动,蹲了下来,同他平视,冷冷道:“比如说,有的白优子喜欢人血,与寄主同生,然而付作用便是极有可能这种寄生物最后不受寄主控制,占领寄主的身体,于是寄主便能受控于白优子的主人,例如……您,我想,您还有您的那个朋友,同幽冥教的活死人阵有莫大联系吧。”
      
      林老头茫然地抬起头来,混浊的目光却渐渐清淅了起来,甚至渗着一丝恐惧,老嘴一歪,似是笑了:“你真聪明啊,不愧是天下奇人的花西夫人。”
      
      “林前辈,后来呢?”我沉声问道:“您究竟做了什么?”
      
      林老头却似沉浸在回忆之中,双眼直直地看着那空中幽幽的银蟾:“我记得那一晚的月色也是这样美啊,我用了必生所学,给阿史那古丽雅动了手术,用了白优子成功地摘除了那双生子中一个男婴,我试着安慰她,不会有事的,可是她对我不理不睬,双目无神,竟似了无生趣。”
      
      “那林老头你就能得到你心爱的都美儿了吧!”兰生壮着胆子,也学着我,坐到林老头的身边,眼睛看着那朵奇怪的花,咽着唾沫。
      
      我看了眼兰生,心道:“傻兰生,如果他得偿所愿,又何来今日之苦,还有那妖里妖气的段月容。”
      
      林老头凑近了我们,笑呵呵地说着,满嘴酒气直喷我的脸,然而那双眼睛却溢满悲伤和绝望:“那一晚我取走了一个生命,同时也还了一样活物给原青江和阿史那古丽雅。”
      
      “我担心原青江出而反而,便在阿史那古丽雅的体内留下一种另一种白优子,这种白优子糼时对人体无害,同胎儿一样吸食少量胎液便可生存,同时会吃一些人体内有害的物质,甚至可以提神益气,助胎儿成长,然后随着他同胎儿一起成长,这种蛊虫如果没有我的解药,它便会,便会以胎儿作为食物。”
      
      我的心一惊:“莫非这便是非珏双重人格的由来?”
      
      兰生冷冷道:“林老爷子,真看不出来你好狠毒的心,我看比起那原青江来竟然是毫不逊色啊。”
      
      “我,韩修竹,和原青江两天一夜均未合眼,等到我走出暖阁时,他们俩的眼睛同我一样熬红了。
      
      我休息了两个时辰,然后又守护着古丽雅,就怕她大出血,这一日她的情况还算稳定,可是原青江却告诉我一个坏消息,就在昨夜,高昌宫墙内,依秀塔尔忽然晕倒了。
      
      我一向同依秀塔尔交好,我便想进宫为她诊治,亦好有机会再见到都美儿,可是原青江却冷笑一声,先生还是不要瞎操心了,现在高昌国王极度镇怒,因为巫医竟然诊断出来她怀上身孕了。
      
      高昌天女乃是侍奉佛祖的节烈贞女,既是贞女又怎能在宫中怀孕,实乃极大的丑闻,高昌王宫便对两个天女严加看管,如今别说我再入宫内去看望都美儿,就连原青江的门客亦无法偷偷潜入宫内盗出都美儿了。
      
      尽管原青江承诺会在都美儿送出国门之时下手,可我心中既惊且怒,认定了这个原青江是想毁掉前约,于是……”
      
      他的眼瞳忽然收缩了起来,面目亦狰狞起来,我冷冷接口道:“于是您便没有告知原青江关于您在可怜的女太皇的孩子身上的蛊,任由那可怕的蛊虫越长越大。”
      
      -------------------------------------------
      
      真是不可思议,又一年的圣诞到了,很快就是新年还有春节,在这里海向大家恭贺新喜,万事如意,圣诞快乐,龙马精神:)
      
      敬请收看海飘雪之战国童话,木槿花西月锦绣之大结局卷。。。。。
      
      下集介绍:小木与兰生逃出山谷,奔向光明的前途,哇哈哈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憋出这一章了,我知道可能有些同志们会不太满意, 请有兴趣的朋友慢慢看下去哦!
    最近我看了一枚糖果大人的书,同志们哪,如果有人看了这位大的书,就会知道其实我的书不是虐文,我就是花西的亲妈了,但这位大的书写得真得很好很好,那书的黑色幽默让我自愧不如,真得很感动和欣喜,周六晚上能同这样犀利的文笔和深刻内涵的作家聊上几句,好荣幸也。
    但是如果有怕看鬼片的亲就别看了,慎入,这位作者正是电影心中有鬼的作者,所以其文风的确比宝珠要吓人十倍,比匪大要揪心十倍,当然是不同风格,反正都是我的爱,我是她们滴粉,嘿嘿!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圣诞愉快。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