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五十章清水育兰生(六)

      “欺辱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待兰生想闭嘴,这句话语已然冲出口中,更让他惊讶地是,明明接下去想说的是求饶的话,话音出口却是一个全然默生的冷笑:“更何况她是你的结义异姓妹妹,你不顾礼仪廉耻,□□岗常,简直禽兽不如,你根本不配明家后人这四个字。”
      
      什么是明家后人!完了,完了!
      
      兰生叫苦连连,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明家后人这四个字,可是那昊天侯却慢慢从花木槿的身上爬了起来,闪电照亮了那雪白的娇躯,两点殷红间似有一片紫光闪耀,兰生的血色上涌间,却控制不了本能再挪不开眼,那昊天侯的狞笑却在眼前,他的一缕长发因为方才的挣扎散乱地流在前额,疯狂的眼眸,有如地狱来的修罗:“你说什么?”
      
      昊天候双手微动,兰生人虽解了自由,双肩却血流如注,剧痛中无力地斜斜倒下,脸趴在冰冷地竹地板上。
      
      昊天侯的双手如电,兰生立时感到咽喉被人扼紧,“你究竟是东营的还是大理的暗人,竟然能晃过侍卫来找到她的?”
      
      “施主!”兰生使劲想掰开昊天侯的手,却如铁难撼,只得艰难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兰生胸腔的空气越来越少,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有一个降衣女人的身影飘进竹屋,耳边一阵柔柔的叹息传来:“阳儿。”
      
      他的喉间终是一松,空气灌了进来,人也陷入了黑暗,昏昏沉沉间做了很稀奇古怪的梦,梦中好似不停地有人在不停地对着他哭喊,然后雷声隆隆中,他冷汗淋淋地惊醒,混沌中微一侧身,双肩的巨痛传来,这才让他惊醒地昏睡前可怕的种种,然后惊觉自己躺在座榻之上,双肩缠着染血的纱布,自己身在另一间竹屋内,红销罗帐中侧卧着一个倩影,是那个木仙女。
      
      床边站着一个身影,是那个看似平庸的昊天侯侍卫,好像叫张德茂,可是那昊天候却不见身影。
      
      兰生瑟缩着,那张德茂转过身来,冷冷地看了他几眼:“小师傅已中了我的蛊毒,以后每到十五必要我家主公的血作药引,不然痛不如死。”
      
      兰生愣愣地看着张德茂,张德茂冷冷道:“今天日正是十五,你若不信,可摸摸自己左边的第三根肋骨。”
      
      兰生撩开衣袍,却见左边胸肋一片黑淤,急火攻心间一阵巨痛自第三根肋骨传来,直疼得喉间血腥翻涌,不由愤怒道:“我与你等无冤无仇,为何害我?”
      
      张德茂却冷笑道:“怪只怪你多事跑到北苑来,你总算命大,正好此处须要一人每日超度长公主的英灵,我家主公饶你不死,你以后便乖乖在此每日颂经即可。”
      
      话毕便走过来,掰开兰生的嘴,硬塞进一颗大药丸,再不看兰生一眼,走出竹屋。
      
      兰生想把那药丸扣出来,可是那肋骨的疼痛却渐渐消失,强烈的睡意裘来,他又昏昏睡去。
      
      再醒来,耳边是轻轻的哭泣之声,兰生努力睁开眼,那四方夜明珠被人用黑丝绒布遮了,又不见烛火,屋内一片漆黑,即便如此,兰生却微诧自己能将屋内陈设看得清清楚楚,屋中已被人打扫一清,红帩罗帐依旧千重万垂,珠宝的光辉微耀。
      
      冷洌阴湿的风混着雨点声在窗外呼嘨大作,兰生想坐起来解手,却动弹不得,只得痛苦的忍耐着,静下心来,方觉那轻碎的哭声是从对面的床榻中发出,朦胧的纱帛下,花西夫人只剩下模糊的身影,她似在不停地梦呓,然后又轻轻哭泣了一阵,沉沉睡去,兰生想起方才的一切,难受之余心中一动,那方才昊天候有没有得手,他们为何要留他活口,真得是只是因为想要个打座颂经的小和尚吗?如果真要一个小和尚来掩人耳目,为何要留他在花西夫人的闺阁里呢?
      
      过了一会儿,风雨之声越来越轻,最后只剩下水滴滚过树叶,落到花苞上的轻响,冲淡了暴风雨夜的戾气,好像戏台上轻雅的竹板在耳边微奏。
      
      兰生感到手好像能动了,心下大喜,正要爬起,门外忽然传来噪杂之声。
      
      门吱呀一声开了,冷风又吹了起来,然后又吱呀一声关了,兰生打了一哆嗦,稳住呼吸假寐,眼皮挤开一丝缝,随着极轻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踏入,眼前有个高大的人影裹着油光光的黑狸披风来到花西夫人的床前。
      
      兰生暗想,莫非是那昊天候去而复返,那人挺了挺身子,兰生看到是一个漂亮的侧面,头上整齐的压着束发二龙戏珠的金冠,像是品爵极高的王候象征。
      
      那人慢慢坐在床沿上,轻撩开了那红色帐幔,好像在细细看那花西夫人。
      
      兰生暗忖,莫非此人是踏雪公子,再细细看来,这青年虽也是眉目如画,却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脂粉气,与踏雪公子那朗月般的磊落气质相去甚远。
      
      那青年的面色带着一丝不屑,睨着水眸把花西夫人的俏脸掰过来,仔细地看了一阵,然后带着厌恶飞快地甩开手去。
      
      他低低地冷笑了几声,眼中更是鄙夷万分。
      
      他的右手伸出龙纹袖袍,忽然空中又是闪过惊雷,照亮了那青年手中一把刀柄镶满宝石的华丽匕首,直对着花西夫人的咽喉。
      
      “反正你活着也是受罪,”那青年嘴里轻声咕哝了几句,“就让我帮你早早解脱,那三瘸子还要谢我哩。”
      
      一声巨烈的霹雳划过窗前,金冠青年微惊,那手中的匕首也停了一停,就在这个档口,梦中的花西夫人仿佛也被惊雷吓着了,不安地翻了一个身,右手挪了出来,腕间的金刚钻手镯当地一声磕在床沿,闪电将金刚钻手镯的光芒射进青年的惊讶万分的眼中。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的匕首掉了下来,“哚”地一声没入地板之中。
      
      “淑琪!?”他慢慢地又坐回床沿边上,颤颤地抚向那手镯,细细抚着每一颗宝石,他喃喃道:“淑琪,这是你的金刚钻手镯。”
      
      “淑琪,你死得好惨,”他的眼神渐渐迷失在回忆的洪流中,“你是为我才死的。”
      
      说着说着便泪如泉涌,捧着那手镯哽咽起来。
      
      天边又一道闪电划过,照见门外又闪进一人,那人一身白色长袍都给淋湿了,发上的水珠沿着俊美的面容慢慢流下来,他好像从很远的地方死命赶了回来,注视着那个坐在床边的青年喘了一阵,他眼中藏着恐惧,似是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慢慢走出黑暗,兰生暗暗叫苦不跌,因为那人正是昊天侯。
      
      他慢慢走向那床沿上正在流泪的青年,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是淑琪最喜欢的金刚钻手镯,”那个青年抹了一把眼泪,头也不回地颤声说道:“我们成亲那晚,我的脸对着皇亲国戚还有众多宾客都笑抽筋了,可是心里总在嘀咕,长公主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我会不会娶了一个长得很丑脾气又差的刁蛮公主呢?”
      
      兰生在那里听得愣了半晌,终于醒悟到这个人是连任两界附马爷,忠显王原非清,他口中的淑琪应是前朝贞烈长公主轩辕淑琪。
      
      只听原非清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秀宁宫里,她静静地坐在床前,头上蒙着红盖头,我看不见她的模样,只看见一双像荷花一样美丽的手,带着这对波斯进贡的金刚钻手镯,调皮地拧着红色石榴裙。”
      
      “父王总叮嘱我,不要大丈夫脾气,万万不能忤逆公主,其实他多虑了,淑琪不但贤良淑德,而且温柔乖巧,一点也没有皇族傲气,皇上把淑环妹妹许给突厥和亲,淑环妹妹便哭得死去活来的,淑琪知道她心里其实一直想嫁给三瘸子,心里气闷,可是偏偏又改变不了淑环妹妹的命运,就把这其中的一只送给了淑环妹妹,另一只给了三瘸子的女人,这个下贱的花木槿,”他冷笑一声,鄙夷地斜了一眼花木槿,说道:“她对我难受地说着,她希望有一天淑环妹妹能回到中土,像她一样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能和这个花木槿睦相处,过上幸福的生活,你说说,她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子啊。”
      
      “你知道吗?那时我根本没有想到什么家族大业,只想和淑琪永远在一起,幸福生活,”他的眼瞳一阵收缩,呆愣在哪里,任伤心的泪水涟涟,“他们不让我救淑琪,架着我逃出西华门时,我看到淑琪从凤灵台上跳下去,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窦英华给逼死了,窦英华这个狗贼。”
      
      宋明磊轻叹一声,走近过去,轻轻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原非清没有回头:“淑琪是这样天真可爱,我总能猜到她在想什么,可是,”他带着眼泪冷冷一笑:“可是我却永远也猜不到你在想什么,磊!”
      
      “你知道淑琪对我的份量,你也猜到我早晚会找到她的,”他缓缓站了起来,面对着宋明磊:“所以你让她戴上这只手镯,就是为了,为了让我对她手下留情?”
      
      他冷冷地甩开花木槿的手,上前一步,提溜起宋明磊的前襟,恨恨道:“为什么,她长得这样丑陋瘦小,根本像只瘦猴子,根本不算美女,更别说同非烟相比,你为什么要这么喜欢她,这样来保护他。”
      
      “你误会了,清。”宋明磊叹气道,轻轻将原非清的手松了开来,然后握紧放到胸前:“清,我要留着他对付三瘸子。”
      
      “胡说,你胡说。”原非清的泪水洒下,使劲挣开他的手:“你若要对付三瘸子,你为何不早对我说。为何要用淑琪的手镯来勾起我的旧事,好让我下不了手。“
      
      兰生的手脚越来越自如,心下也越来越骇然,心说这个原非清怎么这么像个娘们,同宋明磊拉扯不清?
      
      宋明磊复又上前一步,沉声道:“我若不这样做,只怕你早杀了她了,她若一死,三瘸子便将我们的秘密全部公诸于世了。”
      
      “清,你知道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吗?”宋明磊执起原非清的手,诚挚道:“我最想做的便是看到你皇袍加身,一统天下,那样,还有谁会来夺走你心爱之物,还有谁会来分开我们呢?”
      
      原非清的脸色渐渐缓了下来,充满希冀地反握住宋明磊的手:“你说得可当真?”
      
      宋明磊再次绽开笑容,目光深隧起来,微俯身,就在兰生眼前,深深吻上原非清的唇,兰生本已活络自如的手脚,就此僵在那里。
      
      兰生紧紧闭上眼,连呼吸都几乎要忘了,脑中一片充血,只听耳边两个男人的粗重的喘息之声不断,过了一会,原非清的声音柔柔传来:“磊,你现在越来越大胆了。”
      
      “跟我回去吧,”宋明磊的声音轻笑着:“非烟等我们都等急了。”
      
      兰生微睁眼,却见宋明磊替原非清整了整衣衫,然后拉着他的手,就要往前走,原非清上前两步,忽地停住了,宋明磊疑惑地看着他。
      
      原非清猛然挣脱他的手,回首提起那把珠光宝器的匕首直指花木槿,宋明磊的面色骤变:“清,你。。。。。?”
      
      “磊,我信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你的。”原非清凄然道:“只是,我却不信我自己了,我万万不能留下这个贱人来偷你的心。”
      
      说毕,那酬情在黑夜中银光一闪,直奔花木槿的喉间,兰生一下子跳了起来,想说声住手,已经晚了。
      
      却见暗夜中,戴着手镯的手猛地一抬,匕首撞击到手镯发出一声铿锵地巨响,余音似要击破人的耳膜,那手镯一下子裂成两半,原非清手中的酌情也被震飞出去,钉在兰生的头顶,黑色丝绒布被震了下来,夜明珠发出黄光来,众人的眼前一亮,而花木槿的手臂上血流如注。
      
      众人一愣之际,花木槿的身影却如鬼寐一般从床上跃起,微扬手,原非清漂亮的脸上已出现一道血痕。
      
      花木槿一下子往他的胸口扎去,原非清血流如注,放声痛叫,她称机点住他的穴道,一手挟着他,一边用那双湛亮的紫痛冷冷地看着宋明磊道:“宋二哥,你若还想看到他活着皇袍加身,就劳架你放我出去?”
      
      却见花木槿的手中握着一块尖锐的绿色碎片,好似是打碎的翡翠台的碎片,兰生募地振奋了起来,心道,这个花木槿是何时藏起了这块碎玉片?
      
      他急急地取下头顶的酬情,跳到花木槿身边,试着狞笑地大声道:“不错,宋明磊,你若还想看到你的相好活着,就快点放我们俩出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深深感谢为我找错别字与剧情的各位朋友:)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