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四十六章花开花落时(五)第四卷完

    作者有话要说:
    海:写这一卷尾声时当初太过仓促,编辑们催得紧,是故写得并不明了,是我心中一憾, 前几日加了一小段,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耐心一观!
    偶可耐又可怜滴灰觉哪!!!
    我那时候实在被人催得太急了,而且身边一群探案高手 , 一般我就写几行字吧,就能猜出剧情来,所以我就不敢写太多了,没想到这块银牌成了个悬案,所以我决定写出来成就智慧而悲情的非珏!

      我想了想,还是将引线留在此处,又从尸堆里翻出几支铁箭带上,然后摸摸鹦鹉:“小雅带我们出去吧。”
      鹦鹉只顾同我亲热,根本没有理睬,我着急起来,把鹦鹉往空中一扔,它又飞回我的身上,我来回扔了几次,它似乎意识到我的用意了,往黑暗处飞去,我复又把原非白绑在我的身后,忍住伤痛向前走去。
      我照着火把,鹦鹉在前面飞飞停停,不离我两步之遥,过了一会儿,前面真的出现一丝曙光。
      我大喜,背着非白快步向前,前方是一堵破旧的石墙,我走入时,烟尘累累,似是很久无人启动,墙面唯留一小洞,鹦鹉开心地穿过那个小洞,飞了过出去。
      我愣在那里两三秒,那只鹦鹉又从那个小洞回了进来,然后又飞了出去,来回几次后,停在那个小方口上,好奇地转动着脑袋,似乎是疑惑,我为什么不能同它一样飞出去。
      我一屁股坐了下来,恨自己此时不能把原非白变成一只鹦鹉给送出去。
      我用我的脑袋撞着石墙,满心沮丧,没想到哗的一声,洞口打开了。
      我后退一步,怕有什么兵器射出,等了许久,这才放下心来。
      我拿了块石头扔了进去,没有什么反应,就背着原非白轻轻走了进去,然后待在那里。
      这是一个十分奇异的世界,放眼所及是一个红色的世界,红木椅子,红木圆桌,大红幔帐,红色流苏帷幔,就连裹着铜镜的锦锻都是用红色的。
      然而这个房间只有一半,到书桌这里却是一片怪石嶙峋,峭壁危崖,崖下水流之声比之方才更急,给人的感觉便是原本是一片温柔浪漫乡,猛地被一只上帝之手给折断了一半,只剩一半永远地留给了这个静止的世界。
      我放下原非白,走到床边,用原非白的乌鞭轻轻撩起红纱帐,却见帐里睡着两人,一个身形伟岸的男子,抱着一个绝代姿容的女子,竟然是我在壁画中所见的毕咄鲁可汗同轩辕紫弥。
      象牙床上两人红色的衣衫虽是缀满宝石珍珠,却十分古老,略有退色,面容有些干涩,那个毕咄鲁浑身有些发黑,像是中了巨毒而死的,然而两人的面容却依然称得上栩栩如生。
      我暗想,这两人身上必定有水银之类的化学药品方可保持容颜不老,突厥人流行火葬,那毕咄鲁可汗理应同所有的可贺敦和宝物焚烧在一起,化作天灵啊。
      阿米尔说过,轩辕紫弥曾想用酬情行刺毕咄鲁,结果失败了而被迫自尽,那么这个毕咄鲁又是如何中了毒的?
      目光下移,却见轩辕紫弥怀中抱着一支碧玉短笛。
      我心中一喜,心想等非白醒过来,便可折回来时路,利用这支碧玉笛,吹奏广陵散,便可逃出生天。
      心下,搂住鹦鹉亲了好几下,然后在两人床前跪下来,认认真真地磕了几个头,心中暗念:“民女花木槿,借用轩辕公主您的长笛一用,如若逃出生天,必定想办法归还。
      我深吸一口气,上前极轻极轻地抽出那支短笛。
      我轻轻用衣衫一角擦净那支短笛,却见那短笛似翠竹欲滴,在火光下折射出一汪剔透的凝碧,握在手中也是温润透心,也不知是哪里采来的上等的翡翠。
      我微微一转,却见笛声背后,刻着两个极小的古字“真武”。
      我心中一动,这是明家的短笛,轩辕公主至死都要抱着这把短笛,原来是明凤城送给轩辕公主的信物?难道是公主看到了这把短笛,猜到明凤城同她在一个宫殿吗?
      我有了一种奇特的想法,也许公主到死抱着这短笛,是想如果明凤城还活着,哪怕找到她的尸体,也能吹动音律锁,逃出生天。
      我叹了一口气,其实两人相隔不远,却是咫尺天涯。
      我转回身,跪在原非白面前,正要再试一次唤醒他,给他看这把短笛。
      “他醒过来也没用了?”
      这个声音如魔鬼的歌唱,优雅性感,却带着一丝冷意,让我的肌皮一层层地战栗了起来。
      我暗中将碧玉笛塞在原非白的怀中,慢慢地转过身来。
      “可汗万岁,可汗万岁。”五彩鹦鹉唧唧咕咕地叫了起来,似是很开心,飞到那人披散着红发的肩上。
      “真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
      酒瞳闪着两点血红,性感的唇对我笑着,我看着他,心头也平静下来:“让陛下失望,花木槿实在很抱歉。”
      他的身上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红色皇袍,那红色倒是同这里的红色主题很相称。他摸着鹦鹉身上的长毛,可是鹦鹉却忽然害怕地飞回到我的肩上。
      他的身后传来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一只类似大鳄鱼的大怪物显从撒鲁尔的身后转了出来,对我低声咆哮着,像是要向我冲过来。
      撒鲁尔摸着怪物的头颅,柔声道:“小乖,别急,他们都是你的。”
      大怪物低声吼着,不停地看着我,撒鲁尔微笑着:“你要吃它吗?”
      我浑身开始打着颤,这个怪物是要吃我吗?
      就在疑惑地一刹那间,撒鲁尔的身形动了一动,我根本没有看清他的动作,我肩上的小雅已经到了他的手中,害怕地尖叫着。
      撒鲁尔还是笑着,把鹦鹉甩向怪物,那个怪物一张口把鹦鹉吞了下去。
      “小雅。”这些仅仅发生在瞬间,我叫着鹦鹉的名字,心中凉透了。
      同时,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拉都伊……拉都伊是你让香芹杀的对吗?”
      “这样……阿米尔就会下决心来助你对付果尔仁了。”
      他对我开心地点着头,血瞳似也带着笑:“你果然聪明。”
      “原来这是你的怪兽,这个怪兽从我手上夺去了酬情,你用这把酬情杀了你的亲生母亲。”
      “谁叫那个□□怀上了孽种,还要帮着果尔仁来对付朕,”他淡笑着凝注着我,“这里很奇怪吧,像不像腾格里将这个房间砍下了一半?”
      “的确很像。”我淡淡回着,目光随着他不停移动。
      “朕第一次到这里也很惊讶,”他俯下身看了一眼轩辕紫弥,“这个女人真漂亮,你不觉得木丫头长得有点像她吗?”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轩辕紫弥同姚碧莹那忧郁娴静的气质还真有两分相似。
      我微一点头,依旧看着他:“碧莹怎么样了?”
      他的眼神微黯:“血止住了,大夫说她可能再也不能有孩子了。”
      我心中一阵难受,他复又无所谓地耸耸肩:“好在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木尹还是太子。”
      我冷冷道:“陛下不担心晚上睡觉做噩梦吗?”
      撒鲁尔大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嫉妒,花木槿,这原本是你的一切。”
      “陛下,我是不会去嫉妒一个错爱上了禽兽的可怜女人。”
      他对我冷笑着:“你只要够胆子就继续说下去。”
      “陛下是撒鲁尔,是为了身家性命,连亲生女儿都要杀的恶魔,而不是紫园的那个痴儿非珏。”
      “陛下不愧是天之骄子,您牺牲了能牺牲的一切,陛下,那夜您闯到我的房间欲对我非礼,其实是想试探我,是否能为你所用。因为我无法如你所愿,于是您让人纵火焚烧宫殿,那样便能嫁祸给碧莹和她身后的火拔一族,可以逼迫段月容同您一条战线,共同对付火拔家,然后您打算把我的身份公诸天下,便能挑拔大理同原家的关系,让他们自相残杀,你亦可以借此摆脱原家。可是你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原非白救出了我,而段月容不但同意了您的结盟条件,并且亲自到了弓月城,于是您就放过了我,让我离开弓月城。”
      他扯出一丝微笑,站到我的面前,猛地一甩手,给了我一个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脸颊酸疼,跌倒在非白的身旁。
      “汉人有一句话,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你为什么偏要回来呢?”他的微笑不变,口气却变得森冷,“你同那原非珏,都一样,是个可怜虫。”
      “原非珏练成了无相真经,不但成就了天下无敌,还成为这世上最精明睿智的人,可是他却不敢面对练功的过往,于是他躲了起来,让我来助他面对这一切。”
      他轻叹一声:“他的脑中有着一抹红色,叫做木丫头,也牢牢地烙进了我的灵魂,我们第一次见到姚碧莹的时候,是她拿着那个娃娃红着眼睛来到弓月城,当时我们感到那个布娃娃看上去很熟悉,却不记得你的长相,因为原非珏这个可怜虫从来没有机会见过你长什么样。”他哈哈大笑,笑声无限嘲讽。
      “别人都说她是木丫头,可是我和非珏却知道她是个假货,虽然她有着一双很美丽的眼睛,长得同轩辕紫弥有几分相似,那样的悲伤,可是她的眼神总在闪烁,却又包藏着无限的野心,我和非珏的周围全是一群陌生人,我们难辨敌友。他们对我说,我是撒鲁尔,我信,他们说我是西突厥的可汗,我信,他们让那个陌生的女人做我的母亲,我也信,他们说她是果尔仁同汉人婢女私生的女儿,是我平时最宠爱的木丫头,我更是信了。”
      “我能不信吗?”他耸耸肩,“女人的心最是善变,想彻底得到一个女人,她的身体是最好的筹码。更何况她是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儿。
      “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还是一个完美的处女,于是我想尽办法让她对我死心踏地。我不喜欢轩辕家的女儿,整日在我耳边唠叨两国和平,我最不喜欢她同我所谓的母亲永远站在一条战线上,不准我做这个,不准我做那个,不过现在她终于被驯服了,知道只有我才能满足她的□□,给她儿子,给她幸福。”谈起轩辕后后,他的语气饱含轻蔑:“既然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我想起过去,一心想让我做一个傀儡可汗,那就做吧,反正人生在世不过百年,我是大突厥的可汗,人人羡慕的人上之人,娇妻美妾,荣华富贵,应有尽有,如今更是统一帝国,民心所向,拥有了一个男人最宝贵的一切,我何故还要执著于过去的羁绊,那无望的记忆?”
      我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说得对,人生在世不过百年,拥有的不过是具丑皮囊。可是,人生这一世最保贵的不是锦衣貂裘,美女香车,而是那最不堪的记忆,”他的笑容敛住,血瞳犀利,我继续说下去,“无论功名权势,爱恨欲憎,百年之后,一碗孟婆汤让你忘记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将归为尘土,唯有这些记忆可以证明你活过这一遭。一切不至于沦为虚无,便是禽兽狗猪相处久了,尚且认得主人朋友之说,依恋过往,更何况是人,你不记过往,敌友不分,连猪狗亦不如。枉为人世一场。”
      我话未说完,撒鲁尔又挥出一掌,我的左脸如火烧一般疼痛,然后贴着明亮的大理石,刺骨的冷。
      我的长发遮住了撒鲁尔狰狞的表情,喉间的血腥渐渐漫延开来,红色的液体沿着长发,滚到金砖之上,瞬间这个精致瑰丽的屋舍里弥漫着血腥气。
      我喘着气,用长袖指去嘴角的血迹,努力爬起来,眼前是那张阴沉邪恶的俊脸,他的眼瞳如我身上的鲜血一样艳红。
      他蹲了下来,与我平视,忽地一笑:“夫人搞错了,我是撒鲁尔,突厥的皇帝,不是原非珏那个可怜虫,”他猛然抓起我的头发,拽到一面银镜前,迫我抬起我的脸对着银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只有鬼才会喜欢你。”银镜如新,幽暗阴森的烛火下,颤抖地印着一人长发如瀑,面色如鬼苍白,容颜扭曲,泪眼颤抖。
      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字慢慢说道:“有一点非珏同我一样,平生最恨背叛,也许我没有记忆,猪狗不如,那你呢?在紫园里欺骗非珏,暗中勾搭上原非白,为了苟活,委身于大理段氏,请问花西夫人又比猪狗好多少?
      “每一次我看着你的脸,就会让我想起原非珏是个多么可悲又可怜的家伙,原家竟然欺侮他到这种地步,送给他你这样的又丑陋,又刁滑,而且还水性杨花的贱人。”
      银镜随着我的泪眼慢慢扭曲了,里面的红发君王渐渐化成魔鬼,对我狠狠地嘶吼着,无情地咆哮着,他一松手,我像破布一样瘫在地上,我发上的血沾到他的手上,他嫌恶地用我身上的衣袂擦了擦,然后一甩头发,傲然立起,高高在上地看着我在地上痛苦的蠕动。
      “我要谢谢你,”他笑弯了那双大眼,“你的出现终是让火拔家族着急了,木丫头害怕了,于是写信给果尔仁,他忍耐不住便亲自露面到弓月城来探个究竟,我有了理由联合其他部族来削夺果尔仁的势力,果尔仁这么多年一真利用木丫头在我的身边作眼线,于是我便利用香芹反过来作了他们的眼线,我本就打算对付火拔家族,还在担心这个孩子的去留,现在一举数得,也算她的造化。”
      非珏已经死了,真的已经死了,我看着他,悲凉到了心底,我的手扣着地面,生生折断了指甲,却毫无痛觉:“那个孩子是你的亲骨肉,那个女人是你的亲生母亲。”
      他轻声一叹:“果尔仁太嚣张了,自从我立了太子,火拔部落就不停地掠夺弱小伯克的土地,压制王权,他还敢同那个女人,有了孽种……我忍了这么多年,我的母皇被火拔家的果尔仁行刺了,我便可以有机会进缴他的部落,于是我将顺利地收回帝国调兵的信节,重掌全国的兵权,实现了我梦寐以求的亲政实权,这难道不值得庆贺吗?然后我自然再会实现果尔仁的心愿,出兵河朔,进军中原,吞并大理。至于孩子,我多得是,虽然她不会再有孩子,可是我会像毕咄鲁可汗爱轩辕紫弥那样一生宠她爱她,”他仰天得意地大笑了起来,这个样子像极了当年在槐树下,我说要他把自己送给我时,他那得意的笑容,可是他的眼中早已不复清澈,他的笑声亦不复少年的清朗,那酒眸只是跳动着罪恶的火焰:“花西夫人,一切都要谢谢你,是你在瓜洲对我的邀请,让我对过去又产生了兴趣,于是揭开了这长达八年的秘密。我怎么能不谢谢你呢?”
      疯子,这个撒鲁尔是个疯子。
      “万能的腾格里,”他走向毕咄鲁的宝座,痴痴地抚摸着上面精美的狼图腾雕纹,“万能的神啊,您助我发现了这个秘密,完美地利用了它,然后又让我成功地埋藏了它,为我保守了这个秘密。我将会把这个宝座安到中原去,把您的荣耀撒播到愚蠢的汉人那里,让他们为他们的无知付出代价,以实现我历代大突厥皇帝的梦想,” 他扭头看向我,酒眸跳跃着邪恶的兴奋,“首先从你的血祭开始吧!”
      “这样吧,让小乖来决定,先吃哪一个,是你还是踏雪公子呢?”他似是烦恼地拍拍怪物的脑袋,酒瞳却兴奋示意着怪物。
      果然怪物咆哮着向我们跑过来,我早已拉弓上弦,射出四支,二支皆为怪物的身体弹开,另两支,全部射中他的两只眼,怪物开始乱跳,朝我的方向乱撞,我伏低身子,凝住呼吸,护着非白,拾起一个酒杯,向撒鲁尔的方向掷去,撒鲁尔冷笑着挥手打开,可还是惊起了声音,怪物在剧痛中向撒鲁尔冲过来,撒鲁尔对怪物叫了几声,怪物依然乱冲乱撞过来,撒鲁尔冷笑着挥出一掌,怪物浑身爆裂开来,红色的房间沾满了怪物的血污。
      撒鲁尔嫌恶地擦着身上的血污:“这只野兽是雌,还有那只被阿米尔烧死的那只是雄兽,都是轩辕紫弥王妃从中土带来的,很奇怪吧,看似这么温柔美丽的人却能驯服这样凶残的野兽。”
      “轩辕紫弥死了,毕咄鲁也跟着服毒自尽了,而这两只野兽却不愿意离去,永远地留在地下,为轩辕紫弥王妃守陵。”
      “原非珏在这里练功,有时把剩下的食物留给他们,他们便认了我们做主了,带我们来到个秘密宫殿,让我知道了这个地宫的出口。” 他看着怪兽摇摇头,“可惜畜牲就是畜牲,永远只能这么蠢。”
      “好吧,”他无奈地拿起了弯刀,“你也算是原非珏喜欢过的女人,本不想亲自杀你的,可惜现在小乖死了,只好我来了。你放心,我会尽量快一些,让你的痛苦少些,然后再把这个原非白送上路,让你们也好在黄泉路上相伴,我会把原非白的尸首交给原家,你的尸首交还给段月容,这样大理段家同西安原家仇恨愈深,我也好实现我的愿望,你说好吗,花西夫人?”
      他兴奋向我走来,酒瞳杀越深,我抹着嘴角的血迹,忽然觉得好笑,事实上也的确笑出声来,然后化作大笑。
      撒鲁尔冷冷地看着我:“你笑什么。”
      我止住了笑声,站了起来。
      “非珏,我知道你在,你听得到我说的话,”我的眼中泪不停,然而那心中反倒平静了下来,我慢慢说道:“对不起,非珏,这世上,我花木槿顶顶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原非珏,我没有遵受我们的约定来弓月城找你,才会让你这样痛苦。你无论要怎样惩罚我,都没有怨言,可是我却不能让你伤害原非白,因为我真的爱上了他,我……并不后悔,也无法后悔。”
      我看向原非白,就在这个时候,原非白的凤目长睫微颤,似是悠悠醒转。
      不要醒啊,非白,我不想让你看着我死去。
      我向撒鲁尔走去:“谢谢你,撒鲁尔。”
      他的眼中闪着鄙夷,淡淡嘲讽道:“谢我什么,让你和这个瘸子可以死在一起了吗?”
      “不,我不会和他死在一起的,我是不会让他死的,撒鲁尔!”我猛然砍出一酬情,撒鲁尔自然轻轻一格,我不停地向前攻去,他的内力强大得惊人,每一次我的酬情与他的大刀相格,我浑身血液好像都要被他的内力给震出来似的,我对他淡淡笑着,尽管我认为此时的笑容一定万分难看和狼狈,“我要谢谢你终于让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出我心里一直想说的话来了。”
      我侧身让过撒鲁尔的弯刀,然后让他的弯刀顺利刺进我的左肩,他在我对面嘲讽地笑着我的不济,眼中却对我肩上流出鲜血感到兴奋,我一咬牙,往前奔进,任由刀峰在我的骨肉间穿行,那骨骼肌肉的撕裂声中,我听到原非白疯狂地大吼着我的名字。
      我在极端的痛苦中,靠近撒鲁尔,他似乎不有想到我会用这种决绝的方法靠近他,可是他那空着的一只手闪电般地握住了我刺向他的酬情:“可笑的女人。”
      他悲怜地看着我,微一用力我的手骨断裂,他的脸上闪着残酷的笑容:“唉!像你这样的女人归顺我不好么?何必自讨苦吃呢?”
      “一万年,原非白,你听好了。”我用尽力气握住了怀中的紫殇,盯着撒鲁尔不解的血眸,大声说道,只感觉到自己周身的血液在沸腾,我想回头再看原非白一眼,却没有勇气看到他心碎的样子。于是咬牙抱紧了撒鲁尔。
      一阵耀眼的紫光从我和撒鲁尔的怀中发出,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甚至害怕地忘记了挣扎,我大笑道:“花木槿爱原非白一万年。”
      我抱紧撒鲁尔,将他推向悬崖。
      非白,我一直在想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我同非珏在一起耳鬓厮磨六年,可是我却只同你相处了短短的一年。
      是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
      是因为你惊为天人的外表?
      是因为你的神秘哀伤的眼神?
      是因为你的宫灯华羽?
      是因为你那绝艳的笑容,还是那朝夕相处渐生的感情?
      难道还是前生你我有缘,冥冥之中,我要注定今生今世为你魂断神伤?
      这些都是我八年来想破了脑袋都不得而知的问题。
      看来我们之间是缘?是劫?或是孽?已然不得而知了,只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八年来我午夜梦回所见的,却是你我相处的点点滴滴,回忆越来越多,未来变得越发渺小,思念已是等闲。
      我听见耳边撒鲁尔在大骂着贱人,我却死死地抱着他,坠落中,我翻过身来,看到悬崖上非白探出的脸,他的眼睛血丝密布,神情恐惧似发了疯,整个人都在发着颤,他似是想要跳下来同我们一起去,可是他的身后出现一张无限风情的俏脸和一张白面具,正是悠悠,她死死护着非白,看着我充满了惊诧震憾。
      我不由微笑了,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二哥当年被段月容砍伤掉落山崖时的心情,能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活下去,虽是牺牲自己,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我向他们挥了挥手。
      黑暗开始吞没了我,撒鲁尔拿着酬情在我身上乱划,好像在拼命摆脱我,好丢掉那块紫殇。
      无边的疼痛伴着浑身的血腥潮湿,可惜我却无力再睁开眼睛,我的怀中陡然一空,撒鲁尔似是挣脱了我,往我怀中塞入一样东西,我的胸前立时一片灼热,发烫得我惨叫出声,混混沌沌的脑海中猛响起果尔仁的话来:
      “贬下界的仙子喝了孟婆汤,重新投胎后却忘却了前世的一切,也忘了那妖王,妖王终其漫漫一生也无法得到仙子的爱,无奈的妖王便流下一滴伤心的紫色眼泪,化作了这世上最珍贵的紫色宝石……
      我睁开眼,眼前却是前世投胎前地府的过往总总,紫浮对我那莫名其妙的一笑,猛然惊觉,他的笑容原来是这样的空洞和悲哀。
      随即又是段月容伏在石洞口那绝望而心碎的嘶喊:“木槿,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没有心,没有心的女人。”
      月容,我如果死了,你会解气吗?
      未知的黑暗涌了上来,痛苦中的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尾声
      
      “木姑娘,木姑娘。”我睁开了眼睛,一缕红发丝轻轻撩着我的脸颊,痒痒的,我坐了起来。
      
      阳光透过花丛,微洒在我眼中,我轻抬手,咦,我的手不疼了,胸闷也消失了,混身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耳边百鸟婉转,我正坐在厚厚堆积的花瓣上。
      
      一个粉衣少女,俏立在桃花雨中,正侧头抿嘴对我微笑:“姐姐。”
      
      “初画,”我开心地跳了起来,向她走去,忽然注意到初画的旁边站立着一个秀气的黑衣青年,他对我腼腆地笑着:“木姑娘好。”
      
      我停住了脚步,细细地看了一会,恍然大悟地唤着:“您是鲁元先生?”
      
      鲁元点点头,对我似是笑意更深。
      
      “先生。”身后有人轻声唤我,我转身却见一个满面憨直的小少年站在那里搔着头,对我呵呵笑着。
      
      “春来,”我欣喜若狂,奔上去,抱着他泪流满面。
      
      初画笑道:“姐姐,时候到了,我们走吧。”
      
      “上哪里去?”
      
      “你本不属于这里,姐姐忘了吗?”初画温然笑着:“是紫微天王错夹着你入了这个世界的,你同春来的阳寿已尽,我和鲁先生是来带你走的,去那往生的世界,彼岸花的乐土。”
      
      她微抬手,往事便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可是我却觉得我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人或事,可是再一想起,却是一片空白,心上隐隐地似冰锥在凌迟,痛了起来。
      
      桃花艳红,纷芳的香气令我恍惚地点着头,拉着春来举步走向初画。
      
      “木槿,”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轻唤着。
      
      我回过头去,酒瞳红发的阳光少年背负着双后,一身红衣飘飘的他,在阳光下对我朗笑着,他挂在胸前的银牌子耀着我的眼,我微笑了:“非珏,你是来送我的吗?”
      
      “不,木槿,我是来接你的!”他潋滟的酒瞳反射着阳光的温暖,他上前拉着我的手,我耳边闪过一阵轻微的叫声,再回头,却见初画和鲁元惊恐地看着我们,春来瞪着眼睛,大声叫着恶魔,初画身边的桃花落得更猛,两人微露痛苦之色,她一掩长袖,同鲁元和春来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惊诧地唤着他们的名字,向她消失的方向走去,非珏却拉紧了我。
      
      他还是那样柔笑着:“木槿,你本不属于这里,让我带你去无忧城吧,”他一指远处云层中一抹缥缈的嫣红,似有千万株樱花随风摇落微笑,他快乐地对我说道:“去那没有战争,没有痛苦,没有忧愁的地方,就我们两个,再也不要有离别和泪水,你本不该来这世上,我也不该来这血腥之地,就让我们永远离开这些痛苦,去实现你心中的长相守,永不分离。”
      
      我心花怒放,我终于可以去寻找那长相守。
      
      方自举步,心中却一滞,奇怪地想着,何谓长相守?
      
      什么是长相守,方才那心痛的感觉又起,我一定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要去想了,这会让你很痛苦的,”非珏拉紧了我的手,我感觉我和他渐渐飘浮了起来,往那满是樱花嫣红的无忧之城飞去。
      
      我轻松地想着,对,不要再去想了,我要去那无忧之城。
      
      “不要去,木槿。”一声叹息在我们身后响起。
      
      回头看去,却见一人站在木槿树下,乌发飘扬,紫色眸光闪处,悲悯万分,这人长得很熟悉啊。
      
      我的胸口隐隐地痛了起来,哦!这是那个紫浮吧。
      
      他一脸祥和地站在木槿树下,对我轻柔地叹着气:“木槿,你不要跟他去。”
      
      我恍然大悟地笑着:“你是紫浮吧,我记得是你拉我下界的,不过一切都结束了,我该离开这个世界啦。”
      
      “傻瓜!”他忧郁地笑了起来:“一切才刚刚开始,每次都是这样,你总会想要逃开,这一次也不例外吗?”
      
      他向我微一抬手,纤指优雅:“这一次,请问一问你的心吧。”
      
      我诧异地看着他,可还是不由自主地低下头。
      
      我的胸前似有什么东西在发着紫光,我探手入怀,方才触到一块温润凝滑的石头。
      
      骤然间,胸口涌起一丝温暖,我听到我的心脏强烈地跳动声。
      
      非珏惊恐地看着我,以至于俊脸扭曲了起来,他在旁边疯狂地哭喊了起来。
      
      我的胸口灼热地燃烧起来,像烈火焚烧着我的心,我惊慌地扯开领口,一块紫色的石头发出白昼阳光一般耀眼的光芒,快速地吞嗜着我胸前的皮肉,嵌入我的心脏。
      
      巨痛中,我睁不开眼睛,混身每一寸肌肤都在痛,都在燃烧,一直我灵魂深处,我的心,我的心在燃烧。
      
      元庆二年元三月初二,天下传闻,突厥第一名臣果尔仁带领火拔部在突厥天祭之际公然发动叛乱,使人刺杀突厥万人景仰的女太皇,并在弓月宫中埋下的炸药,欲一并阴谋行刺突厥绯都可汗,宫中多处宫殿毁损,宫人受伤无数,所幸绯都可汗有腾格里保佑,虽受了重伤,性命却无忧。
      
      绯都可汗身心受闯,几次痛哭于樽前,直至晕劂,最后仍然勉力亲自举行了詹宁皇太后的火葬仪式,西域诸国纷纷遣使前来纷纷哀悼,西庭亦派出踏雪公子亲自出席仪式,并送来了西庭世祖亲自写的吊文,赐溢号宁帝。
      
      同日,葛洛部伯克阿米尔联合大理击溃乌兰巴托的火拔党族,火拔族无论男女老少,均遭野蛮的屠杀,无一幸免,而乌兰巴托从此归葛洛罗的阿米尔叶护所有。
      
      之后,突厥归还了多玛城及太子新妃洛果吐司之女于大理,并同意迎娶大理宗氏女为可贺敦,以修和好。
      
      绯都可汗最宠爱的可贺敦,火拔家的热伊汗古丽,因为父兄的叛乱而受到牵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以至于小产,悲痛欲绝之下,得了失心疯,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认识了,俱说整日抱着一个长辫子的布娃娃哭笑成癫,仁慈的绯都可汗,不但没有将其打入冷宫,甚至没有撤去她的大妃封号,但是为了大妃娘娘的病情,仍然将其迁入以前女太皇住的冬宫。可汗怜木尹太子及阿纷公主年糼失母,便让皇后代为教养,并重新掌管后宫事物。
      
      元庆元年突厥的雨水略微嫌长,老天爷似有下不尽的春雨,如同草原上纯朴的牧民怀念女太皇的泪水,又似在哀叹火拔家一去不复返的荣耀。
      
      已是惊蛰时分,春雨仍是不停,宫人的汗水混着雨水,不停歇地修复着被炸毁的宫殿,绯都可汗左手挂在绷带之中,坐在金玫瑰园的凉亭中,听着嗘呖呖的三月春雨,看着金玫瑰园中花朵在雨中调残。
      
      “降夫既旋,功臣又赏,班荷元勋,苏逢漏网,宁帝奇后,天降乐圣,名曲清乐,今古第一,万古留芳.......”
      
      “够了!“
      
      撒鲁尔面无表情地打断了阿米尔,仍是盯着金玫瑰园,口中满是讽意:“只要先帝满意不得了,先拿去祭了先帝再说吧!”
      
      阿米尔躬身曰是。
      
      撒鲁尔微伸了个懒腰,若无其事道:“那些潜入地宫的老鼠可有踪迹?”
      
      阿米尔单腿跪下,惭愧道:“伟大的可汗陛下,地宫已塌,没有发现踏雪公子的踪迹,西安那边亦没有踏雪公子消息。”
      
      “原氏的暗人可有异动?”
      
      “似是凭空消失了,我无法查到。”
      
      “他果然没有死,”撒鲁尔冷哼一声,微侧身间,似是牵动胸前伤口,眼中闪出一丝恨毒,口中却念念有词:“君不闻秦中踏雪,美而谦润,敏而博闻,智者千里,举世无双,这个踏雪,素有傲名在外,却扮个又臭又脏的老头,潜在先帝身边,还能看着自己的女人与朕周旋数月,隐而不发,断非常人。”
      
      他的酒瞳瞥向阿米尔:“你且记着,这个原非白将会是我大突厥最可怕的敌人。”
      
      阿米尔不易察觉地微抖了一下,继续说道:“段太子回到了叶榆,叶榆大皇宫内名医如云,至今不见太子面众,似是受了重伤,唯一令臣怛心的便是大理同君氏的暗人仍在附近徘徊,似是在搜寻花木槿.......”
      
      “住口,朕不要听到她的名字,”撒鲁尔暴喝一声,阿米尔立时噤声,却见撒鲁尔胸膛起伏,然后捂着伤口颓然倒地:“阿米尔急忙上前监视撒鲁尔的伤势,所幸没有崩出血来。
      
      撒鲁尔平复着自己的呼息,强自隐下胸口的伤痛,对着阿米尔忽地微微一笑:“自今日起,严密搜索,原非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至于那个贱人,”他冷冷道:“立诛之,提头来见。”
      
      春雨似浇到了阿米尔的心底,让他感到冰冷,他垂首看着大理石的地砖,只觉眼前从小一起长大的君主,原来是这样的陌生。
      
      雨声渐止,玫瑰瓣上颤颤的滴着水珠,如美人玉颜泪不止,君臣一阵沉默,撒鲁尔痴痴看了一阵新雨娇蕊,慢慢启口道:“朕想重新为拉都伊举办葬仪,封为可贺敦,你去替朕择个日子吧。”
      
      阿米尔眼中泪光隐现:“葛洛罗部替拉都伊叩谢陛下隆恩。”
      
      撒鲁尔抬手让阿米尔退去。
      
      他又看了一会碧叶晶珠,唤了声:“阿黑娜。”
      
      不久一个老宫人前来,他低声问道:“她可好?”
      
      阿黑娜跪启道:“大妃娘娘还是日夜不眠,终日抱着花姑子啼哭不止,她想见太子和阿纷公主。”
      
      撒鲁尔一阵黯然,久久不语:“大妃身体不适,还是由皇后代为教养宜,你切尽心照顾大妃,不得有误。”
      
      阿黑娜似是有话要讲,但看着可汗冷酷的眼睛,终是闭上了嘴,退了出去。
      
      撒鲁尔心中一阵烦闷,便步出凉亭,信步向树母神走去。
      
      紫殇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越是离碎心殿近,越能感到前尘往事的干挠,当几方人马为打不开结界时,他果断地牺牲了他刚出生的女儿,打开了结果,没想到原非珏已经换走了紫殇,他越来越捉摸不透原非珏了。
      
      难道真得像花木槿说得那样,原非珏远比撒鲁尔要强大?
      
      不可能,他是撒鲁尔,他是胜利者,不是原非珏那个可怜虫,就算原非珏的力量比他想像得要强大,而他的弱点也多,最大的弱点就是他心里头的那个连样子也分不清的女人,花木槿,于是,他杀了花木槿,封印了原非珏。
      
      那么,那块紫殇到哪里去了呢?应该也随着花木槿沉到这个地宫的下面了吧。
      
      他蹲下身子,拍了拍树母神下的土地,心中嘲道:“原非珏,你还是随着花木槿在地下安息吧,而朕将拥有你的一切。
      
      “陛下有何吩咐?”一个脆生生地声音传来,他回头,却见一个卷发美人,混身上下早已被春雨所湿透,胸前隐隐露出诱惑地殷红,大胆的褐眸勾魂摄魄。
      
      “你叫什么,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奴婢叫朵骨拉,以前在大妃娘娘那里服侍,现在在凉风殿当差。”美人的声音销魂柔转,又微微带着一丝忧怨。
      
      撒鲁尔了然一笑:“今夜,便到神思殿来侍候吧。”
      
      朵骨拉喜上眉梢,跪在地上,行了个礼,双手微挤,令她饱满的胸脯更加令人垂涎欲滴,然后拧着腰肢消失在玫瑰园。
      
      撒鲁尔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微展轻功,人已跃上树母神,如同往常一样,心中愉快或是烦闷难解,都会跃上树母神远眺一会,心情便会舒缓起来,这一点倒是同那个原非珏一样。
      
      忽地想起那个女人也曾经莫名其妙地爬过树母神,一想起那个女人,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微抓身边的树皮,只听轻微的一个声响,那块树皮被他抓坏了。
      
      他有些歉疚,必竟树母神是他所最尊从的神树,只要在树母神,再烦燥的心情都能平复下来,因为他不喜欢坐在那个女人出现在属于他的空间,他决定立刻下诏,任何人再不可近这棵树母神三步之内,违者杀无赦。
      
      他想把那树皮合上,这才发现那树母神的枝干似是中空,他又使劲扒开了下面树皮,里面竟然放着一个乌黑的镶银木盒。
      
      一种奇怪的感觉呼之欲出,他鬼使神差地慢慢地打开了那个木盒,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根普通的银链子,坠子是一块大银牌,上面的花纹有点眼熟,他暗哧一声,是了,是那个君莫问,也就是花木槿随身带着的那块,也就是原非珏那个可怜虫送她的那块。
      
      她想抱着他和那块紫殇同归于尽,这个愚蠢的女人,若是他,既已近身,只要称其不备,刺上两刀,再将酬情扔入怀中,不就一了百了了么?
      
      他还记得她的眼中满是萧瑟悔意,还有那无限的痛意,至死,她的眼神都望着那个原非白。
      
      他还记得她抱着他下坠时的温暖,那是属于他一个人,不,还有原非珏的秘密,就在面临死亡的瞬间,既使隔着衣料和那块可怕的紫殇,他依然能感到那个女人温暖圆滚的胸脯蹭着他的前胸,他竟然起了反应,他感到很兴奋,如果不是求生的意志唤醒了他,他可能还会沉醉,甚至想拉着她,回到崖上,狠狠地□□她的身躯,让她在他的身下哭泣求饶。
      
      不,这匹水性杨花的劣马是原非珏的弱点,是原非珏的愚蠢,他轻笑出声,再一次在心中鄙夷地骂了句,原非珏,你这个可怜虫。
      
      他正想用内力化去那块银牌,忽然感到这一块与花木槿身上带着的那块其实花纹略有不同,手中的那一块可能更为粗糙一些,心中不免一动,莫非原非珏当年手中有两块,一块送给了花木槿作信物,自己却还留着另一块以作日后相认之物.
      
      原非珏难道真得比撒鲁尔聪明?他轻哧一声,手中不由一紧,顿感银牌的另一面似有硬物,他翻转过来,却见在银牌的另一面镶着一块温润的紫色宝石,在阳光下沉静地看着他,然而那晶莹剔透的宝石却折射着他渐渐扭曲害怕的脸来,然后缓缓地发出灼热的白光。
      
      “回珏四爷,奴婢的名字和这樱花一样,也带着花,奴婢叫木槿,花的颜色也是红色的,您可记住了。”一个青色的人影,在漫天的嫣红中,她的声音是这样温柔,就好像她悄悄塞到手中那柔软芬芳的樱花花瓣。
      
      “你.......你,珏四爷,万一你扎死我可怎么办呢?”她站在河边,似是指着手都吓得发颤,下雪了吧,她的手上一片圣洁的白色,与雪天同色。
      
      “非珏,今儿个是我的生辰,不如你把你自个儿给我吧。”小巧的人影坐在那里,含羞似怯,她的周身是一团红影,静静地,却让人热血沸腾起来。
      
      “我有你送给我的法宝啊,只要我带着这根银链子,无论我到哪里,我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认出对方的。”
      
      “裴兄,你可相信,如果因为时间和距离,改变了外貌,甚至没有了记忆民,只要相爱的两个人,还是能互相认出对方,找到彼此失落的那颗心吗?”
      
      “对不起,非珏,这世上,我花木槿顶顶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原非珏,你无论要怎样惩罚我,都没有怨言,可是我却不能让你伤害原非白,因为我爱上了他,我......并不后悔,也无法后悔。”
      
      非珏,非珏
      
      “啊!”树母神上传出一声大叫,响彻弓月宫,守卫的士兵赶过来,大突厥的皇帝摔在树母神下,双目紧闭,胸口渗血,手中紧紧握着半块紫色的宝石。
      
      永业三年,金玫瑰园里的树母神依旧苍翠,静默地看着远处的辉煌宫殿。唯有宫人的焦急的呼唤声此起彼伏:可汗陛下,可汗陛下。
      
      树母神巨大的树冠中钻了一头火红的俊美少年,警觉地向外探了探头,然后又缩了回去。
      
      树冠里,用将脸贴在树杆上,红色的眼瞳毫无距焦地望着前方同喃喃道:“怎么办,我一天比一天记不住事了,现在除了你,我什么也记不住了,他。。。。。老是想让我睡,怎么办呢。”
      
      “木丫头,你对我说过,如果因为时间和距离,改变了外貌,甚至没有了记忆,只要相爱的两个人,还是能互相认出对方,找到彼此失落的那颗心,“他的声音充满了苍惶:“可是我还是害怕,他们都想让我忘记你,连他也是.......我不信你真得死了,不信。树母神啊,求你保佑我再一次找到木丫头吧,如果我真得记不起来了,求你让这块紫殇唤起我的记忆,哪怕是死了,我也不要忘记木丫头。”
      
      他自怀中拿出那出一块紫色的宝石,双手紧握着,他握得是这样紧,以至于关节渐渐泛了白.
      
      他抬头眯着酒瞳往阳光耀眼处无尽迷惘着看了一阵,眼泪争涌流出红瞳的那一刻,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他抽泣着拿出一块银牌链子,抖着手用内功将紫色宝石镶入吊坠的银牌之中,他流泪笑着,声音中有了小小的得意:“木丫头,他们没有人知道我送你的银链子,其实有两条,我买了两根银链子,我知道那个楼兰老头骗我的,我眼睛不好,可是我摸得出来,这不是什么稀世法宝,可是……可是这也骗过了母皇他们,他们以为我真得是个傻子,他们没有人把这个当回儿事,”他的脸上挂着泪珠愣愣地沉思着,温柔而笑:“也就不会把它从我身上抢走,还有这块紫殇……,傻木丫头,只有你把它当宝贝一样带着,也不知道三瘸子有没有发现……。”
      
      “陛下,陛下,”一个金发蓝眸的少年从远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对着树木神大喊:“果尔仁叶护亲自找来了,我……属下拦不住了,您。。。。。您快下来吧!”
      
      红发少年收起了悲戚,胡乱地擦了擦脸,施展轻功跳下来时,已恢复了高贵,睥睨道:“来了就来了呗,瞧你急地。”
      
      轻风拂过,二人渐渐消失在一片绿色之中。
      
      树母神随风低垂的树冠静默地望着远去的人影,微风摆弄着饱满的碧叶,在西域灿烂的午后阳光下,微微泛着金光,那沙沙作响好似如梦的轻叹,原来这里的春天本没有樱花似火。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若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