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四十五章花开花落时(三)

      原非白猛地将我甩到后面,可是他自己却无法止步,跌了下来,我清醒了过来,却见眼前是什么樱花林,耳边传来湍急的水流声。
      那镜壁打开之后,竟然是一片危崖,那幻像之后便是一条几百丈深的地下涧水。
      我胆战心惊地飞跑到崖边,看着两人同时挂在崖边,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我该先拉谁?
      段月容不会游泳,这是我当时脑中闪现的最先的一条指令。
      于是我本能地一探手将段月容拉了上来,段月容那死小子,拼了命地死抱着我的手臂,紫眼珠子死死地看着我和百丈高危崖下的幽深水流,满是惧意。
      浑小子,瞪什么瞪,你怕个什么劲,谁叫你是个永远也学不会游泳的旱鸭子,水中大白痴。
      永业三后年他随大理王回了播州,我一直以为他学会了游泳,直到我永业七年买下了杭州的府邸,正琢磨取什么名,他老人家趾高气扬地赶过来了,一脸风雅地说道“本宫”他要为园中名景一一赐名,游园中大湖时,得意扬扬地说要更名问珠,我一脸木然地瞪着他,而他却得意地仰头大笑起来,这时湖中圈养的最大的一只仙鹤硬被他那可怕的笑声给惊飞起来,可能是那时的武功还没有完全恢复,那只大仙鹤飞过拱桥时,竟然把他生生给掠倒,吧唧一下掉进了湖里。
      他老人家沉啊沉啊,一众人等看得直干瞪眼,后来还是翠花最先反应过来,跳了下去,等捞上来时就跟一只落汤鸡似的,先是死抱着翠花,然后是死抱着我,看着不远处优雅的仙鹤,咬牙切齿了半天,厉声呵斥着命人把仙鹤全宰了。
      他的人在我的地头上,自然是不敢真去捕杀珍稀禽类,最主要的是他很快在我怀里很没用地晕了过去,我一开始以为他故意装纤纤弱质。
      唉!?我打了他半天脸,都肿了,还是没醒,然后我意识到了他老人家是真晕了。
      他发了两天的高烧,在我这里哼哼叽叽地养了十几天的病,翠花满面心疼地说,太子在播州曾经天天努力地学习在水中憋气,泅水,然而遗憾的是殿下愣没有学会,一气之下就不学了。
      我这才明白,原来世人口中一旦提起便是又惊又怕的紫月公子,那无恶不作的大理太子,天地人神共愤的大妖孽段月容还是有弱点的!
      他——乃是水世界一大白痴!
      他干吗抱那么紧,我使劲甩开他,正待去拉原非白,他却轻巧地跃了上来。
      潋滟的凤眸再看我时,已然没有了温度。
      我知道这一准又伤了他了,便疾步上前:“非白,你没事吧,我刚才先拉他是因……”
      我不由停了下来,因为他的眼神让我心酸,好像他根不认识我一样,甚至有了一丝鄙夷。
      他往深崖下急湍的水流凝视了片刻,面色有些惨淡,口中似是喃喃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里乃是一条死路,还是往回走。”他不再看我们一眼,取了火把,独自往前走去。
      我的心上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疼得让我开不了口。
      远远地看着段月容:“你能走了么,快站起来吧。”
      段月容的紫眼睛也冷了下来,从地上一跃而起,鼻子里哧了一声:“你就怕他怕成那样。”
      有心想去看看段月容,又怕原非白冷脸子,想去跟原非白解释,又不想激段月容,几度心酸的眼泪欲落,我低下头,抹着眼睛跟在原非白的身后。
      原非白根本没有再回头,甚至连看也不看我们,只是大步走在前面,我疾步跟上去,他似乎也不想让我赶上他的步伐,我只得放缓脚步走在中间,段月容慢慢悠悠地在最后踱着步,有时还吹两句口哨,三个人之间的平圴距离大得可以容纳一台四人轿子。
      过了一会儿,有人走到我身边,吊儿郎当地搭着我的肩,我一甩,他掉了下去,过了一会又笑嘻嘻地搭了上来,我甩不开,只觉他在我耳边吹着气:“看看,原家的男人就这德行,知道我的好了吧,跟着他让你一辈子看他的脸色。”
      我使劲推开段月容,可能用力过大了,他摔在地上,却抱着我的脚不放,我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使劲地踢着他,可是他却左躲右闪,哈哈大笑着,好像以为跟我闹着玩似的:“打是情骂是爱,再狠点,木槿,本宫就喜欢你这烈性子。”
      前面的原非白转过脸来,面色冷得可怕,他不屑地看着我:“看来你同段太子相处甚欢啊。”
      说罢冷笑数声,段月容爬了起来,挂着笑意:“真是抱歉,原三公子,你也是男人,也当理解所谓小别胜新婚!”
      我大吼道:“别再玩了,段月容。”
      段月容敛了笑容,恨恨地哼了一声,倚到一处石壁阴阴地看着我和原非白。
      非白一指前方:“若是我没有弄错,前面乃是断魂桥,过了断魂桥,便是地宫的出口:禁龙石,锁着禁龙石的是音律锁,紫月公子既能同我一起用琴箫合奏打开境壁的音律锁,想必这也易如反掌。”
      他转向我,冷冷道:“此处乃是我与家臣的暗号,非白似是不劳段太子相送了。”
      我皱眉道:“非白,小放他们同悠悠在一处,司马遽从小在暗宫长大,亦通晓音律锁,小放又善奇门遁甲,你无须担心的,我刚刚在‘镜壁’看到他们一切安好……可能已经都出去了,现在我们还是一起走出这活地狱要紧。”
      “王妃好意?非白心领了,只是在下实在不愿意扰人好事。”非白却猛地将我推向段月容,他看着我的眼神好像在看一只肮脏的蟑螂。
      我着急起来,这个原非白怎么忽然在此范起病来。
      他的力道极大,我站立不住,段月容及时地接住了我,不由地泪水夺眶而出,涩涩道:“非白,求你别这样叫我,我和段月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别这样叫你?又该怎么样叫你?”原非白淡淡笑了起来,又恢复了踏雪公子的骄傲,却让人感到他发自内心的绝望和鄙夷,“我这一生都是为你所累,你在同他快活时,我在地宫里受尽折磨,心心念念全是你的安全,可是你……花木槿早已卖身投靠……阿遽说得对,你同锦绣都是祸水。”
      “西安原氏向来有仇必报,西安屠城这一笔债,大理段氏最好早作准备,我原家迟早是要还的,花木槿,从今往后,你最好拉紧这个妖孽的手,我们再见面时,便是敌人,我必杀你同这个妖孽。”他说完,便将高贵的头颅别了过去,甚至不再看我一眼。
      我被他的话给强烈地震住了,我这一生最不想听到原非白嫌弃我,可是今天还是听到了,段月容却哈哈大笑,揽住我的腰,欣然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原三公子的成全,我自然会好好对待木槿和我们的孩子,哦,原三公子也知道,她叫夕颜,”段月容直起了身子,搂着我充满帝王威严地正色道:“将来……若有幸没有被西安原氏所伤,她……必会替本宫灭了西安原氏。”
      说罢,强拉着我的手走了,空气渐渐闷热起来,跑了一阵,却见一座狭窄的石桥,可能前面接近地心熔岩,一路之上,我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就是他嫌恶的语气,嫌恶的表性,嫌恶地将我一推,一路泪水落到地上,很快地就蒸发了,段月容看了看我,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抓着我向前跑着。
      花木槿,从今往后,你最好拉紧这个妖孽的手,我们再见面时,便是敌人,我必杀你同这个妖孽。
      记得上一次他放我走的时候,是让暗神带话说,只要他一有机会,定会将生生不离的解药双手捧上,浑蛋!你还欠我生生不离的解药。
      不对!像他这样骄傲的人,如果真的放我走,必然言出必行,会给我生生不离的解药,即使事出突然,没有给我,他刚才的面色好像也不太对啊!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若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我心中彻悟,我又被原非白骗了。
      段月容停了下来,原来最后一道门就在眼前,那门前却是一幅飞天笛舞,虽然主角还是毕咄鲁可汗和轩辕紫弥,但画中的人物造型与姿势,却同原家紫陵宫门前的飞天笛舞图案一模一样,原家的地宫与这碎心城的地宫建筑人必是同一人。
      我回头,段月容的紫瞳透着对生的喜悦,对我柔情而笑,他举起竹笛,吹起那首广陵散。
      石门缓缓地动了起来,段月容的紫瞳充满了生的喜悦。他正要回头,我猛然点了他的穴道,然后把他使劲推出门外,段月容摔在地上,长笛掉在旁边,曲调一停,石门又开始往下坠,我对段月容艰难说道:“对不起,段月容,我不能就这样放下他,我若是有去无回,劳烦你帮着照看夕颜和大伙了。”
      紫瞳满是不信和愤恨,我逼着自己回过头,向原路跑了几步,可终是忍不住回过头,段月容似乎冲开了自己的穴道,向着石门以龟速挣扎着爬过来,眼看够得着那根长笛。我趴在地上,泪水划过鼻梁,滴向另一侧脸颊,这一刻我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因为我终于作出了我的选择,这个我一直想作的选择,即使以死作为代价,我也不后悔,我也再不能后悔,我对着极度惊痛愤恨的紫瞳笑了:“月容,你说得对,月容,这八年来我的心里确实有你,有你,可是我……”
      我想对段月容说,如果没有原非白,早在八年前我就向你投降,甚至会像卓朗朵玛一样,老老实实地做了你的第几十房姬妾也没有准,可是那石门却遮住了我们彼此的视线,我只能听到他难听的呜咽。
      我想对段月容说,这几年你对我很好,我同你在一起很开心,你让我做我想做的事,从来没有逼我,也许对天下人,你是一代枭雄,冷酷残暴,杀人放火,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魔。可是这八年却从未这样对待我,你对我的宠溺我不是不知,月容,月容,我早已不再恨你,然而我对你的感情却也不是爱情那么简单……
      然而……然而我依然分不清我更恨你,还是更爱你……
      无论是恨也好,是爱也罢,就像你说的,我为自己的脸上带着昆仑奴面具,在心中一直拒绝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你狡猾地利用这八年时间,终是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我的内心深处……
      月容,月容……
      也许你会永远地容忍我带着这个面具,长长久久地纵容着我对于感情逃避,可是我终是有面对自己感情的那一天,像我这样的驼鸟,不到最后一秒是不会被逼出来的……
      对不起,月容,当我早年负了非珏,移情爱上了非白时,就注定了我这一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个错误如果无法弥补,我这一生也无法再去面对心中真实的情感。
      月容,我的左手写上一个你,右手却早已有一个他,他在感情上同我一样,也是一个骄傲的傻子。
      不,也许更傻,白白顶着踏雪公子的名号,受万人景仰,千军万马,严刀霜箭前可以面不改色,但是于情之一字,受了伤只会闷在肚子里烂掉,腐掉,然后带上厚厚的面具,缩在壳里,再不会去接受别人的感情,却见不得对方受一点点罪,月容,你亦是我这一生的知己,你明白我就是不能这样看着他一个人骄傲地去死……
      我张口欲言,却只是颤抖地反复喊着他的名字,泪水喷涌,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对不起,月容,我对不起你,月容。
      我使劲地对他挥着手,明明知道他已经看不到我了,可是我还是对着石壁绽出自以为最美丽的笑容,我所看到的最后景像是段月容颤抖的手刚刚够到长笛,却随着石壁轰隆巨响,立刻消失在视线之内。
      眼前唯有一片斑驳腐旧的石门,毕咄鲁和阿弥静默森冷地看着我,仿佛在恶魔狞笑地看着猎物,我隐约听得石门的另一侧传来撕心咧肺的大喊:“木槿,你骗我,你说好要跟我走的,木槿,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没有心,没有心的骗子……。”
      就在原非白同段月容相博时,我为了能让他们停止自相残杀,便附耳对段月容说,如果我们三个一起活着走出去,我便跟你走。
      喊声最后混着哽咽的哭泣,我咬着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崩溃,努力定了一定神,向原路跑回那个血腥的石洞。
      也罢,月容,就当我花木槿是个狠心的骗子吧,再不要为我留恋,带着卓朗朵玛和你的长子回到大理,成为大理最伟大的君王,忘了我这个不祥的女人吧!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