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三十九章长恨水长东(十一)

      我想让同志们明白,现在我们应该团结一致,走出这该死的地宫,而不是算七年帐的时候。
      
      然而卷入第二次美男大战的结果,便是我的屁股上被原非白踢了两脚,脸上被段月容甩了一拳,重重摔在一边。
      
      “哎哟!”我哀叫连连,可惜此时此刻没有人有空来怜香惜玉,这两个天人,平日间只要脚那么轻轻抖一抖,就能令天下南北各震三震,如今便同民间好狠斗勇的平常男子无二,扭打着,翻滚着。
      
      我胸口闷痛,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沾满了胸前的衣襟,血腥气直冲鼻间,眼前两个扭打的人影模糊了起来我的眼前又开始模糊,隐隐听到有人在莫问,我痛苦地抓胸前的衣襟,口中唤着:“月容,非白不要打了.......?”
      
      两个人影同时向我冲了过来,其中一个抱起我急退一步,另一个人影似是扑了一个空,恍惚中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冷然道:“妖孽,你中了我原家独门的秋日散,如今自身难保,还是快些放开她,原某或可留你一条生路-莫要忘了,她本就是我原非白的女人。”
      
      我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眼前重又轻晰了起来,原非白俊颜苍白,投注在我身上的目光带着一线凄惶,那根乌鞭又回到了他的手上,而抱着我的那人正用一双焦灼的紫瞳,细细地看我。
      
      “你原非白的女人?”他拦腰抱着我哈哈大笑了起来,轻蔑道:“真真好笑,你先是将她当作锦华夫人的替身,后来又让她替作你的姐姐,送她上了死路,原非白,是你先弃了她,如今居然还有脸来说是她是你的女人,”段月容垂下潋滟的紫瞳注视着我,眸光闪处,满是悲怜:“当年若不是你原家弃她如弊履,还痛下杀手,我与她逃难途中.....这才落下病根,可怜她的身体又怎么会如此一日不如一日?”
      
      “可还记得当初的约定,我助你们原家出兵诛杀果尔仁,你助大理夺回多玛和我的女人,”他复又抬头冷冷道:“怎么,现下她发大财了,你们原家如今又返悔了?又要从我大理来抢人了?”
      
      “你这丧尽天良的妖孽,她明明便是我的妻子,原家的花西夫人!永业三年,你南诏屠戮西安,□□掳掠,无恶不作,害得多少西安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尸横遍野,”原非白的声音充满悲愤,说到后来竟是颤抖了起来:“你无耻地抢走了我的妻子,藏匿了整整七年,现在也该是归还的时候了吧!”
      
      我映像中原非白一向是无论在什么样的险境皆能镇定万分,心如磐石,就连当年中了玉蝴蝶的迷香险些被辱,也没有看到他这样的激动,失去了所有的冷静。
      
      我向他伸出了手,想对他们说,不要再争了,让我们出去再说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然而,肠断处,那满腔话语却全化作热泪滚涌,段月容搂紧了我,他温柔地用脸颊摩挲着我的额头:“说得好,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妻,我倒要问问,为何花木槿嫁我时,却是完完整整的清白之身?”
      
      他舔却我的泪水,在我耳边呢喃着:“你莫怕,我断不会让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你,我段月容起誓,”他的紫瞳狠戾地看着原非白,闪烁着从未有的绝然的坚定,一字一句切齿道:“这世上.......能陪着你花木槿一起死的,只有我段月容而已。”
      
      出乎我的意料,原非白并没有勃然大怒,只是那凤眸分明冷到极点,他慢慢上前,仿佛天上的神祗一般,高高在上地以最鄙夷的目光看着段月容,同样一字一句道:“痴心枉想的妖孽!。”
      
      伴随悲戾地一声长嘨,他使出全身力气甩出一鞭,段月容向后急闪,却躲不过那一鞭挟带的劲风,却依然微侧身,用背部替我挡了一挡,立时,没有天蚕银甲的背后衣衫尽破,血痕累累。
      
      我只觉胸中疼痛难当,泪流满面,我不能看着任何伤害原非白,然而,那八年的情谊,又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原非白杀了夕颜唯一的亲人。
      
      当下心中作了一个决定,我对原非白艰难道:“非白住手,你先等一等。”
      
      我扭过头,看向段月容,天人的颜上溅满从自己嘴角涌出的鲜血,他抱着我的双臂仿佛是铁钳,如同逼入绝境,不顾一切的野兽。
      
      我转向段月容流血的容颜,示意他低下头来,他一愣,但仍然微低下头。
      
      我俯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他看着我阴晴不定。
      
      我又对他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阵,慢慢放下了我,而我则扶着他的肩,走向原非白:“非白,请你给我秋日散的解药,”我对他诚挚道:“非白,你听我说,我花木槿,你,还有段月容,诸多恩怨,不是一日一夜一时一刻能说清楚的,眼下更不是时候,不如我们一起逃出生天之再慢慢来算,可好?”
      
      此时的我无力支撑我自己,随意地靠在段月容身上,而他坚定地搂着我的肩膀,如同过去七年,无数个打闹嬉戏,我没有回头,却知道段月容痴痴地看着我。
      
      原非白这样久久地望着我,他鬓边的一缕长发落在颊边,让人不易察觉得颤抖着,潋滟的凤目那样沉静地看着我和段月容。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尽管我对于原非白的了解可谓甚少,可是此时此刻,却知道他深深地受到了伤害,就如同前世的我,亲眼看到长安的背叛,骤然间整个世界已然破碎。
      
      不一样的是,那时我想得只有逃避,而此时此刻的原非白既没有转身就走,也没有冲过来把我和段月容都宰了,只是那样安静地看着我,我却觉得比被他用那明心椎千刀万刮还要难受万分。
      
      可是我已经做了我的决定,在他的凝注下,只是静静地流泪,等待着他的回答。
      
      忽然石壁一响,一个混身是血的人影站在段月容刚才进来的地方,我们三人正要扭头望去,那人早已凌一脚,踢向段月容,段月容猛哼一声,被撞在墙上,然后那人一拎我的衣领从石壁处飞快地闪入,原非白厉声唤着:“木槿。”
      
      长鞭向我的脚裸挥来,可惜石壁哄然关闭,只听到他的长鞭击向石壁的巨大响声,可见他用力之猛。
      
      我惊回头,那人光头上滴着血,狰狞的面目上亦是殷红一片,唯有一双戾瞳充满杀意地盯着我。
      
      我的心脏一阵收缩,暗自咬牙,真没想到,他居然没有死在碎心殿中的混战之中?
      
      “木姑娘,别来无恙?”果尔仁探身对我阴森森地说道。
      
      我强自镇定,微笑道:“托果先生的福,一切安好,不知果先生想要要挟我做什么?”
      
      “如今紫殇已失,自然撒鲁尔不再害怕于我,现在能保我的也只有原家或是段家的人了。只要木姑娘在手,哪一家不乖乖听话呢?”
      
      他对我冷冷笑着,我也学着他冷冷笑道:“说虽如此,叶护大人刚刚才伤了这两家的统帅,如何还会让他们听命于你?”
      
      他仰头一笑,眼中竟有疯狂:“那是因为我要请木姑娘陪我去找一个人。”
      
      “果先生原来还想着带着女太皇出去?”
      
      “正是,”他拖着我往前不停歇地走着,口中轻笑:“姑娘在,这两人不一定打得起来,只是姑娘不在,自然会争个鱼死网破,除非有奇迹出现,等两人见了分晓,我再带姑娘回去岂不更好?”
      
      我们慢慢前行,前行数里,旁边的溪流变粗,黑色的油污愈重,转过数道粼峋怪石,隐隐闻到一股腥臭,空中渐渐飘来绿色的鬼火。
      
      我心中一动,果尔仁拉着我一个拐弯,果然满眼正是层层叠叠的尸骨山丘,磷火冷冷地围在我们周围,似恶魔的眼睛,不停地窥视,我们又来到了上次同齐放无意间掉下来的地方,我混身汗毛倒竖了起来。
      
      “姑娘可知这里是何处?”果尔仁在我背后不可察觉地叹了一口气。
      
      我回头冷冷地看着他。
      
      “此处乃是少主研修无相真经之所。”
      
      那最大的尸骨山丘顶上那朵硕大的西番莲花似乎比我和齐上次看到时开得更盛更艳,花它所在的那个宫人尸骇似乎已经撑不住了,我们经过时,微有响动,那个宫人头骨便轻微地自眼眶处爆裂开来,那朵大西番莲便代替了那尸骸的头颅顶在上面,向我诡异地侧过花盘来,仿佛是在阴险地嘲笑着世人。
      
      我看着那花盘,心脏还始收缩,刹那间怒火中烧:“果尔仁,你.......你怎能如此待他?”
      
      “木姑娘,其时他已然练成了无泪经,他已然走上了这条路啊,”果尔仁凄然地摇着头:“少主刚刚开始练无笑经时的时候,那明家后人给了我一包花籽,只说撒在练功之所,待开出第一朵花,便能生出异香,而这异花的香气正助少主提升功力,乃是练成无相真经的关键。”
      
      “当初老夫还不信,此处无泥无土,唯岩壁艰冷,如何生根发芽,更枉论开花散香。”果尔仁冷冷一笑。
      
      我冷冷道:“司马家的记号是紫色西蕃莲,明家的是红色的西蕃莲,这株莲花红紫相间,恐是司马莲同明仲日共同培育出来的新品种,亦是一种结盟记号,他们想让这莲花生长在这里,是打算以弓月城为基地,以图东进,攻下皇城。”
      
      果尔仁并没有回答,他沉默地走了几步,来到最大的那朵西蕃莲花下,叹道:“老夫把少主关在这里,每日送入活人和普通食物,一开始少主只吃普通食物,可是七天之后,他便只吃活人,再不碰其他普通食物,而且食量越来越多,有时连送食的人也有去无回。”
      
      我骇然地望着这座尸山,这些.......这些都是非珏杀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期的花西知识趣味题是长恨水长东,有哪几恨~_~
    敬告各位读者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
    我们先从好消息开始吧:
    即将完结的这一卷,因为海菜鸟交稿晚了,出版社的伯伯叔叔姐姐哥哥们不同意这几章VI了P,也就是筒子们不会为出版第三卷付双份钱啦,呕也!
    坏消息就是,这一章,下一章以后,我就应出版社之伯伯叔叔姐姐哥哥们的要求锁文咧,这一章和下一章也要锁,但是我还是先放了出来,没看的筒子快看,没抄的筒子们快抄到别的网站上去,可能过大后天之后,就要锁咧。
    现在还不知道具体出版时间,给海菜鸟大约。。。。。三周时间吧,我会把番外贴出一些,然后再恢复最后一卷的更新。
    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向大家推荐,三救姻缘,那是一篇很温暖人心的文章。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