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二十六章惊回千里梦(二)

      这日正值巳时三刻,阳光正好,女太皇阿史娜古丽雅头戴金光闪烁的皇冠,冠帽上的紫玉珠颤颤抖着,眼角薄施金粉如飞,似女神庄严,同果尔仁两人眼波相触,女太皇微笑如初,玉手拂过绣金袍袖,伸出手来,欲递给果尔仁。
      
      忽然有人高叫,陛下,臣有要事容禀,众人抬头却是一身白衣的阿米尔,大步走上来,手里持着金权杖,来到祭台前,大声道:“禀女太皇,果尔仁叶护有多宗罪孽,没有资格祭祀腾格里。”
      
      “放嗣,腾格里面前,安敢咆哮?”女太皇冷冷道:“退下。”
      
      撒鲁尔却道:“慢着。”
      
      女太皇道:“今日乃是天祭,历年由朕及叶护老大人同礼,乃是祖宗的规制,今年何由不可,分明是阿米尔聚众闹市,来人还不快将阿米尔拉下。”
      
      撒鲁尔却冷冷道:“母皇且慢,正是叶护老大人德高望众,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不让伯克说个明白,也好安我突厥众部英杰之心。”
      
      不等女太皇说话,阿米尔早已撒开长长的羊皮卷轴,大声念道:“火拔氏果尔仁侍阿史那家四十余载,仗宠侍骄,循私枉法,骄纵跋扈,纵部行凶,祸乱后宫,投敌叛国,欺主媚上。”
      
      “总此七罪,罪无可赦,臣等请草原伟大的女神和可汗陛下,诛果尔仁,逐火拔氏,还草原一个公正。”
      
      女太皇大怒,依明慌忙地走上前,劈手欲夺阿米尔手中的养皮卷轴,女太皇焦疾向前,裙摆高高拂起,忽然祭坛上一杯清酒摔落在地,众人发出恐惧的声响地:“腾格里发怒了,腾格里发怒了。”
      
      女皇面色凝重,冷然看着撒鲁尔和阿米尔,厉声道:“可汗陛下,莫非你想冲着朕来?”
      
      她的手微扬,座下早已林立一群银甲武士,间又夹杂着一些火拔家的红袍士兵。
      
      撒鲁尔面色冷峭,站出来厉声道:“果尔仁七罪当诛,安有辟护者同罪,腾格里必诛。”
      
      “陛下可要想好了,”果尔仁不慌不忙,微微笑道:“陛下刚刚统一了突厥,便人残害忠良么?”
      
      ”阿史德家世代忠良,台下的伯克和梅录,可有人站出来指证那阿米尔小子所说是真?”他的灰瞳一转,厉声向台下咆哮,而台下竟然哑然无声。
      
      撒鲁尔面色阴沉,而果尔仁面露得色,女太皇眉头紧皱,却不发一言。
      
      我本来乖乖地躲在一角,正在考虑,怎么通知段月容,让他赶紧逃出圈外,同我一起逃走,不想忽然有人在我背后猛推一把,将我推了出来,我重重地摔在场中。
      
      立时所有人的视线转向我,最接近我的那群衣着鲜亮的贵族,居然不约而同地飞快地闪开,可谓以绝对的突厥人所赞美的苍狼豹子之速,给我迅速腾出了一大块地方。
      
      我捂着屁股站了起来,强自镇定,心中暗惊是谁故意把我给折腾出来的,我看向人群,想找小放,眼前却只是一群深鼻高目,眼中闪烁着惊恐和沉思的突厥人,每个人或大或小,或双或单,不同颜色的眼睛里都在同时反映着二个中心思想。
      
      首先是赞叹:“勇敢的人啊!”
      
      然后是肯定:“你死定了!”
      
      我的脸上冒出汗来,抬头却见撒鲁尔看我的眼中微讶,果尔仁一干人的惊讶就别提了,余光一闪,却见台角一人长身立起,对我笑颜如花。
      
      他施轻功飞身跃起,大漠长风中,袍角翻飞,如大鹏展翅,紫瞳光耀生辉,眼波如水含情,桀傲的眉梢充满风情地对我挑起,翩然落到我的身边,如天下下凡。
      
      众目睽葵之下,在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天人同志极其志得意满地从宽袖中伸出一双莹白的手,微微弯腰,执起我的双手,轻轻放到唇边落下一吻,眼波勾逗间刹那勾魂摄魄,唯听他的声音,对我柔柔笑道:“你来啦。”
      
      我有那么一阵恍惚,这不是梦里紫浮的台词吗?
      
      我与段月容那么假凤虚凰地生活了那么多年,按理应该习惯他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风格,然而这一刻,我张开了嘴,却根本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我能说什么?我该说什么?
      
      最后只能勉强缩小口型,极其简单地说道:“啊!”
      
      然后醒悟道,我身上穿着男装,还是突厥士兵的衣服,立刻血色上涌,欲抽回手。
      
      果然,却见周围的人没有一人的下巴是合上的。
      
      就在这时,礼炮炸响,四面八方涌落暗黑的人群,如铁水骇然涌入,漫延沿到哪里,那银甲和红甲便是一片血腥,在场参加的伯克,梅录少有营救果尔仁者,多是站在那里或骇然,或冷笑,或木然,慢慢地带着自己的人退出祭坛。
      
      早有一群武士护住后妃女眷,轩辕皇后冷然道:“热伊汗古丽勾结果尔仁,迫害宫人,残害皇嗣,还不押下?”
      
      “原来皇后陛下早已背叛了女太皇陛下。”碧莹冷冷道:“轩辕家的女人果然会见风使舵。”
      
      她仰起头,鄙夷道:“我身怀狼神之子,谁敢碰我?”
      
      身边的香芹眼中闪出可怕的光芒,恶狠狠道:“轩辕家的女人,我要杀了你们。”
      
      她尖声叫着,冲向皇后,未到近前,人已惨叫着伏倒。
      
      却见阿米尔混身浴血站到轩辕皇后身前,冷然道:“你这个冒牌的奸妃,陛下早就认出真正的木姑娘,你不过是紫园的贱人姚碧莹,还敢在这里行刺皇后?”
      
      其时我正在寻找段月容,可是听到这话却愣住了,碧莹也愣住了,嘴唇颤抖了起来:“你说什么?陛下早就知道了?”
      
      轩辕皇后眼神也一怔,在我的映象中,轩辕皇后是温柔如水的,却不想就在那一刻她的眼神忽然阴冷了起来,那美丽为嫉妒所扭屈,袖中银光一闪,一把利刃冲向碧莹,碧莹退无可退,正中左肩,她美丽的眼中犹带着倔强,人慢慢凄然地跪倒,我本能地冲过来,我却被人拉住了,一回头却是一双紫瞳森冷。
      
      段月容替我砍倒一个偷裘者,死死拉住了我:“这是他的家事,已轮不到你管了。”
      
      我挣不开他的手,也不无法回驳他的话,那颗心也凉了下来,再回头,却见皇后正要再出第二刀,果然一把明亮带血的弯刀挡住了皇后的匕首,竟然是撒鲁尔,而就在极度心跳的那一刻,我也看清了皇后手中的匕首,是我的酬情。
      
      天空不知何时开始怒吼,大雨滂沱而下,天祭化为一片血海,雨水冲刷着人们身上的血迹,撒鲁尔的红发黏在额上,酒瞳凝着那一双伤心惊恐的琥珀琉璃瞳,却是久久说不出话来,往日情人的亲昵依稀还在,此时却似那明心锥生生割开人的心脾,令人痛断肝肠。
      
      皇后颤声道:“她不是可汗心中的那个,可汗也明明知道的,为何还要救她。”
      
      “皇后多虑了。”他收回了目光,回过身去,再不看碧莹半眼,冷冷地注视着皇后道:“她的肚子里有阿史那家的皇子,朕要这个孩子。”
      
      皇后花容悲伤欲绝,冷笑道:“花木槿说得没有错,陛下果然还爱上了这个贱婢。”
      
      “我说过很多遍了,不要跟我提这个名字,”撒鲁尔脸冷得可怕,一刀挥去,三个银甲人倒地,他回首对皇后大声吼道:“不要跟我提这个名字。”
      
      他终是爱上了碧莹,而碧莹也爱上了他。
      
      以前在西枫苑时,非白曾对我说过,人生的误会有很多,有些误会终其一生也无法解开,令人一生挣扎,生不如死。
      
      我与非珏错过一生,同碧莹之间似是进入了一个死胡同的误会,而这两人也因为女太皇和果尔仁结出了一个死结。
      
      “看到了没,快走。”段月容在我耳边轻叫,我回首,他的身上慢慢地血染一身,场中的情势渐渐倒向了撒鲁尔,黑甲吞没了银色和红色,处处散落着红色的紫罗兰方巾,那殷红一片,已分不出是那锗红本色还是鲜血染成,果尔仁脸上拉了道口子,满面阴沉地护着女太皇,不停地杀着跃上台来,高呼着杀果尔仁的黑甲兵士。
      
      忽然撒鲁尔跃上祭台,怒吼一声,果尔仁两个护卫已被他砍个四分五裂。
      
      “老臣一路扶持可汗母子,还看护陛下长大,”果尔仁冷冷道,眼中有着不可见的伤感:“陛下如此待老臣,残害忠良,不怕腾格里的惩罚吗?”
      
      “老匹夫,”撒鲁尔恨然地一刀砍去,“你勾引我的母亲,秽乱后宫,私藏孽种,想取朕而待之,你真以为我不知么?”
      
      果尔仁颓然倒地,擦着嘴边的血迹,冷笑道:“孽种?我同你母亲的孩子是孽种,那你这个身上有一半汉人血统的野种又算什么?”
      
      撒鲁尔的眼瞳恨似烈火,好像那磅礴大雨亦无法浇息他的怒火,正欲上前拼命,果尔仁与女太皇眼波微触,便将手中的弯刀甩向撒鲁尔,撒鲁尔一刀挥开,那刀弹向祭坛的金狼雕像,正中那狼眼睛,果尔仁地下的石板一陷,掉了下去。
      
      随即祭坛周围的石狼口纷纷吐出铁箭,射向场中人,皇后惊呼声中,那比雨丝更细密的箭阵射了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段月容一把抱住我,随手提来一个突厥人挡在眼前,我看不到任何人,只觉惨叫声不觉于耳,我的四周下起了令肉作呕的血腥雨,刹那间血流成河。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前面的突厥人吐着血沫成了一个可怕刺猬血人,愤恨地看着段月容,段月容却冷冷甩开他,抱着我蹲下,躲在尸山中。
      
      “这个果尔仁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段月容紫瞳看着我,却闪着一种嗜血的兴奋:“连自己人也不要了,难怪撒鲁尔这么想要除掉他。”
      
      我混身抖着,心中却忍不住想着,皇后和碧莹都在台下,撒鲁尔会救那一个,碧莹还是皇后?
      
      一回头,却不期然遇上一丝熟悉的眼神,布满混浊的血丝盯着我。
      
      我一愣,这不是那个张老头吗,他怎么也在,他同我们一样,躲在尸山下,身上穿着一件撒鲁尔兵士的黑甲,臂上也系着紫罗兰红巾,还是满脸蜇子,一只小眼,不过身上的锣锅子早已不见,显得身材高大,我早就知道他是易容的,不过他长这么高,我居然一时没办法习惯。
      
      我愣愣地看着他,他也一径默然地看着我,两人脸上,身上全是溅满的血雨。
      
      箭声渐消,我们站了起来,眼前一片尸山,我看向高台,空无一人,没有女太皇,撒鲁尔,碧莹,还有皇后,都不见了踪影,一片静默,唯有耳边悲戾的血雨腥风大声作响,不停地往人脸上刺去,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惊回头,尸体堆积着的天祭坛更显得空旷而可怕,唯有那个挂着嘲讽之意的段月容,四处找称手的兵器中,还有正在包扎手臂的张老头,兀自沉默。
      
      我蹒跚四处翻着尸体,唤着齐放的名字。
      
      渐行渐至祭坛边缘,手扶一只石狼,我的心开始绝望,忽然成堆的尸体中一人猛地抓住了我的手,一张狰狞的脸露在我的眼前:“花妖精,还认得我吗?“
      
      “你们小五义害得我流离失所,我要同你一起死。”原来是香芹,我奋力挣扎,她瘦骨嶙峋的手不放我们,眼神疯狂地盯着我,我向后抵住那头石狼,仿佛背后抵住了什么机关,脚下的地板猛然往下蹋,我同香芹,还有一群尸体往下掉,我一扭头段月容和那个张老头都向我奔来,然后一片黑暗包围了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所有花西读者及晋江读者:
    大家圣诞快乐,新年进步;
    考运,财运俱得意;
    情场,职场皆顺利。
    借用一句很俗气的广告语,今年我看了一年的花西啦,哇哈哈哈,会旺哦,一定会旺哦~_~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