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章孽轮碾花尘(四)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在码,后面与非珏重逢的场面已经写好,就差个中间连接,而且还要SMOOTH一点才好,这种感觉就像写孔雀东南飞一样。

      可惜,无论她是敌是友,我如今是君莫问,如何为听任摆步?正如鬼爷所言,我既有君氏财阀和大理段氏作后盾,又岂会没有我的暗人,这便是我听任张之严将我软禁在其身边,让他以为我当真如砧板上的鱼肉,安心放过我的家人和产业,其实我早在接太子来瓜洲时,便已将财产悄悄转移,张之严得的不过是些空架子,而行军路上看到齐放的暗号,我便知道我的暗人皆在周围保护我。
      
      当下只剩我同那鬼爷,鬼爷身体微躬,全然没有刚才的嚣张,看我的眼神诚挚谄媚中却有着一丝狡猾,我微笑:“首先,无论鬼爷意欲如何,花西夫人已死,鬼爷的确不用将花西夫人送回原三爷身边。这一点君莫问定会全力帮助鬼爷和青媚姑娘。”
      
      鬼爷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旋而浮起一阵笑意:“如此说来,我与夫......君爷达成共识了,请君爷示下。”
      
      “敢问,鬼爷以为将来谁会继承大统?”我直视着他的目光,鬼爷垂目道:“君爷明鉴,原氏本为三国中实力最雄厚的,只是内外纷争不休,永业二年也正是因为连氏与花氏......”他忽地抬眼看了我一眼,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明争暗斗不休,故而让窦氏钻了孔子,引南诏屠戮西安,致使原氏受了重创,连带我东西营暗人接连不知所措,故而小人伤心之,纵观原氏三位执事,唯有原三爷为了花.....西夫人连受家法,却依然能得侯爷信任,可见在侯爷心中,三爷确为世子人选,确然踏雪公子少年成名,惊才绝艳,宽厚仁达,礼贤下士......怎奈,多情重义之名虽博天下同情,却绝非一个当家帝王人选,君爷可知,三爷囚在地牢之时,手下门客早已走散大半,然而,”这位鬼爷长叹一声:“我们暗人却是原氏永不可赦的家奴,不能逃,不能争,只好随着三爷的落难,为西营灭了大半,做暗人的又需要钱,最后连经费都为原清江所拦,若非韩先生力挽狂澜,加之这几年三爷励精图治,换回侯爷的信任,东营尴尬的局面方才改善,险险地在大爷和花氏的夹峰中生存。”
      
      这几年非白的窘境,我如何不知,正是为了他,才不更能回去,我隐下心中的难受,沉默了半晌道:“你可认得戴冰海?”
      
      鬼爷一愣:“乃是先师。”
      
      我长叹一声:“鬼爷可知,我是看着戴壮士死去的。”
      
      我将戴冰海死去的情壮微微说了一下,鬼爷听着,面色一片肃然,暗人也是士兵的一种,对于任何一个士兵,能争战沙场,封候拜相,哪怕是光荣地死在战场上,也比站在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里要强得多,更何况做的是毫无意义地死于权利斗争。
      
      “戴冰海壮士忠肝义胆,临死前,对莫问提过有位弟子将来必继承他的衣钵,原来竟是鬼爷,”我看着鬼爷的神色,心中却紧张到了极点,将措字也模糊到了极点,鬼爷的神色早已是一片凛然,我心中一喜,接着道:“若是莫问没有看错,鬼爷虽是爱财之人,但归根结底,其实是不想东西营的兄弟因为主上的内哄而无端送了性命罢。”我柔声说道,然后走向鬼爷,立在他面前,称他痴迷之时,却是猛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他深深一拜,诚心道:“千错万错,都是花西夫人的错,我这厢向东营众为兄弟赔不是。请鬼爷杀了我罢。”
      
      鬼爷自然也惊得跪倒在地,苦笑道:“夫人真是难倒小人,于情于理,现在小人是断不能杀夫人或是君爷啊。”
      
      我握住鬼爷的手,张口一咬,那个鬼爷一愣,我也同时咬开了我的手,将两只手贴在一起:“那便与我结盟罢,鬼爷。”
      
      他的双目现出精光:“敢问夫人或是君爷,究竟要得是什么?”
      
      我握着他的手,肃然道:“君莫问愿倾全力助鬼爷东营,只求鬼爷忠心于原三爷,助其成得霸业。”
      
      那个鬼爷似乎没有料到我的条件是这个,反问道:“原来夫人的心还是在三爷身边,为何索性不回三爷身边,以夫人之力,自然能助三爷成就霸业。”
      
      我满面凄然,双目只是一片清明地看着他,他终是微叹一声,惭愧道:“夫人高义,小人浅薄无知.....。”
      
      他以原家的暗人向主人效忠的仪式,对我立了誓,却见拿出他的腰牌,腰牌上系着一颗紫玉珠,将他的血滴在紫玉珠上,立时,紫玉珠爆了开来,里面露出一颗红药丸,我微笑着拿出了这粒药丸滴了血,他一口吞下,从此,每月月圆之时必得我的血滳作蛊引,不然必受万箭穿心之痛而死。
      
      我请他拿出纸笔来,当下用血书写了君莫问三个字,然后左手无名指盖上印,交于他:“你可将此信连夜赶送到肃州崇极镇的魏家打铁铺子,不出一天自然会有人送于你十万两白银,到时你拿到银子,只须将我放我出这客栈即可。”
      
      不出意料,齐放的人马也会一并尾随前来营救我......
      
      他诺诺称是,贪婪地看着那张血栈,我心中一动,问道:“我昏迷中,探我那人是何人?”
      
      他垂首道:“小人不敢欺瞒,实在不知,那个蒙面而来,只说是夫人的旧识。”
      
      我淡笑如初:“鬼爷,东营的兄弟何其厉害,难道当真不知是何人吗?说到底你仍旧不信我。”
      
      鬼爷跪在地上,诺诺道:“小人暗测,恐是西营的那位贵人,但来去匆匆,实在无法详查。”
      
      西营的贵人,表面上是下层奴仆对上头人的敬称,然而知情者都知道在原家却是对西营执事人的暧昧之称,君氏情报网也曾传过信,在原家略知底细的人便在暗中流传,西营执事人权可倾天,却只因明为原非烟的姑爷,暗中却与好男风的原非清之间道不清,说不明,故而下人们便与其一个不得罪其的敬称:“西营的那位贵人”,而那个所谓的贵人,却正是我结义的二哥,也是舍命救过我的宋明磊。
      
      二哥啊,二哥,你可知我不回原家,也是为了你,你让我如何同你兵戎相见,玩那种暗中勾心斗角的游戏呢?
      
      鬼爷送我回我的房间,我摸出青媚送我的那样东西,借着诡异的月光,抬首却见一块上好的白玉环,正是很多年前,谢夫人梦境中的一只白玉环,同长德茂的那一只玦一模一样,只是完整无瑕,毫无断裂。
      
      我长叹一声,非白,你的心我如何不懂,只是你如何又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呢?
      
      花西夫人回去只会给你徒增烦恼而已,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我命中注定是有缘无份的,就让我的暗中默默的帮你,看你成就一代天娇的那一天吧。
      
      倚在窗棂前的我,凝视着床前月下霜华,静等着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除了那个给我送饭的于老头,再无一人探望于我,连那个于老头也是紧闭着嘴,不看我一眼,我问其要了纸笔,表面信手涂鸦,其实却是镇静自已,称机布署于心。
      
      第三天估摸着不出什么意外,银票应该到了,果然到晌午,却见“方老板”满面喜色地过来,向我跪启:“小人请君爷安。”
      
      我抬手:“方老板快起,一切可好?”
      
      他目光如炬:“谢君爷的赏赐,小人已拿到银量了。”
      
      说罢递上一纹银量,果然底下刻着我君记钱庄的印信:“好,”我微笑着看向他,“我已信受承诺,该是鬼爷实现你的诺言了。”
      
      “小人知道,今晚,小人便送夫人出去。”鬼爷满脸谄媚,“只不知主子上哪里去呢,可有接应的人呢?”
      
      我也不抬头:“这你就不必过问了,今后只消看到这句诗,自有人会联络你,你若有事,也只用这首诗便可。”
      
      我将刚写完的字画送交于他,他的肥手摊开来看,喃喃念道: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若有人对出下半首,便知是我自己人了。”
      
      他跪倒在地,重重一磕头:“谢君爷赐字。”
      
      那一晚,我睡到一半,却听有人轻唤:“主子,主子。”
      
      我猛一惊醒,却见床头站着个高大人影,身穿夜行衣,目如朗星,面色清秀,我喜上眉梢,轻声道:“小放,你可来了。”
      
      我立时起身,齐放要向我行礼,手上露出我送于他的五彩斑阑戒,那时死活不肯带,我说是为了危急时刻相认而用,以证明不是易容的敌人,那时是戏言,但齐放竟然认真地戴了上去,不想还真有用到的这一天,我的心踏实了起来,赶紧拉他起来,向苍芒的夜色奔去。
      
      一路之上畅通无阻,我跟随齐放顺利地来到客栈外,早有几个人影牵了马闪出来,正是朱英他们四大长随,我喜上心头,却见朱英小声滴咕着:“守备松懈得让人奇怪啊。”
      
      我心想,恐是那个鬼爷故意放我走,好示忠心,又不得罪上家。便也不多言,只催众人先走。
      
      旭日东升,我们一行人根本不赶停步,城门一开,便匆匆出了城。
      
      迎面而来的是关外漫天的风沙,齐放为我准备了带面纱的宽边帽,我看了下,竟然还是君氏的产品,质量不错。
      
      也许是重新获得自由的感觉裘来,让我不由自主地放松下,脱口而出道:“回去一定要同绣娘交流,这颜色不行,太屎了。”
      
      齐放愣了一愣,转而露出许久未见的梨涡:“主子说得有理,等狗日的张之严被打败了,瓜洲又是我等的天下了。”
      
      张之严?我的心又沉了下来:“家里的境况如何?”
      
      齐放皱眉道:“府上还是被封着,不过张之严没有为难府上家娟,只是命人严加看管,洛夫人倒常常去接济。”
      
      “大嫂......。”我一时沉默,齐放又道:“主子放心,小人布下暗,皆在周围暗中相护,目前为止,孩子们和列位夫人皆安好。”
      
      我点头,我忽地注意到沿歌和春来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春来万分疑惑地一会看看我的脸,一会又心虚地看看我的胸,沿歌的嘴呈O字型半张着,愕然地直直地盯着我的胸猛看。
      
      糟糕,时间太急,我忘了化男装了,朱英必竟也是老江湖,眼神仅仅一个诧异,也就恢复了平静,那两个却还是毛头小子,又同我朝夕相处,我正要发话,齐放早已过去,一人头上赏了一个毛栗子,严肃道:“忘了我告诉你们的,凡事冷静处置,临危不乱吗?如今惊成这样,如何能成大事?”
      
      春来比较老实,可能还没有转过弯来,嘀嘀咕咕道:“谁叫先生扮女装那么好看,让我还以为先生就是女的呢。”
      
      沿歌及时补上一个毛栗子:“笨蛋,还看不出来,先生就是一个女人,把我们蒙在鼓里十几年了。”
      
      “瞎说,你小子又骗我......”春来回捶了沿歌一下,笑嘻嘻地对我说:”先生,你看沿歌这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骗人,先生怎么会是女.......。”
      
      他似乎慢慢回过神来,复又将眼睛紧盯着我的胸看,同时又被齐放和沿歌补了两个毛栗子,终于窘困地捂着脑袋低下头,脸红到耳根,
      
      我干咳也几下,正要说几话安慰我这两个义子兼弟子,却见马群中有一女子,易容成我的模样,穿着打扮也与原来那身衣服一样,看到我的目光绞在她身上,立刻俐落地翻身下马,对我跪启:“红红见过主子。”
      
      “这是主子替身,还请主子随我赶往多玛,她会随二位兄弟前往赶往肃洲,还有肃州的兄弟,小人已经叫他们转移了。”小放公式化的说道。
      
      “小放做得好,”我微笑:“红.....。”
      
      齐放忽地插口:“主子,我们快走吧。”
      
      那个女子木然抬头:“主子,小人此去生死未卜,请主人答应小人最后一个要求。”
      
      我正要答话,齐放的眼神满是阴冷,可是嘴角上却噙着一丝笑意:“大胆,你的命为君氏所救,还敢有何要求。”
      
      那个女子垂下了眼睑,我不高兴地说道:“小放,我想对听她说。”
      
      齐放无奈地回头对她冷冷道:“时间紧迫,有话快说。”
      
      那女子道:“小人不喜欢红红这个名字,请主子赐还小女子原名。”
      
      齐放的俊脸有些抽搐,众人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别处,沿歌这小子趴在马上,咧嘴呵呵乐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发现我看着他了,马上收了笑容,一脸肃然地看向地面。
      
      我有些转过弯来了,这个女暗人敢这样当着我的面僭越齐放,定是同齐放的关系不一般,我看着齐放,却见他正青筋暴跳地看着那个女子晶亮的眼。
      
      齐放小时候的遭遇使他比较寡言内敛,这几年同我走南闯北,更是深沉地不得了,同沿歌春来,又是师徒关系,冷冰冰地,只有跟我在一起,才稍微话多一点,今天这样暴露情绪,莫非......
      
      我笑了,我如何迟钝,花木槿死了,君莫问也不定什么时候要挂,而周围这些孩子却全在长大啊,他们也将有机会体尝爱的酸甜苦爱人,小放也不例外。
      
      “红红这个名字是小放给你起得吧。”
      
      这个女孩听声音很年清,贴着□□的脸看不出有任何变化,当她颤着睫毛的时候默认时,我却以女性的直觉感到她的脸红了,这个小放,明明也算是允文允武,诗词中的高手,却偏偏给暗人取得都是些红红绿绿黄黄这类的名字,可见我们家小放这个取名字的本事实在是有点牵强的,我便笑道:“你的本名是?”
      
      “卜香凝,齐爷说暗人的名字越普通越好,只是这名字是娘亲起的,是香凝唯一的东西了。”她的眼神黯了下去,齐放的脸色沉了下来,我点头道:“好,卜香凝,君莫问与你约定,你若能平安到多玛城与我会合,你便能恢复本名,而且还会成为齐放的近侍。”
      
      卜香凝睁大了眼,开心的笑了,看着齐放满眼的幸福,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经验,你在对面看着“自己”对着心爱的人满心幸福地笑着......
      
      我的心中不由自主地微微涌起了一阵涩涩的感觉,原来我看着非白,笑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我也对她微笑了,卜香凝带着欢乐的眼神,骑上一匹大黄马,和另二个暗人消失在我的眼中,我一回头却见齐放的眼神追随着卜香凝,莫名的柔和了起来。
      
      一轮红日在沙尘边上蓬勃而出,映着我们衣袜飘渺,我带上面纱,与众人向南直奔大理国界内吐蕃的多玛,南诏与大理在吐蕃划牦牛河金沙江一带展开激烈的拉锯战,俱说段月容已派人在多玛一带作好接应我的准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京的新华书店好像已经上架了,24.8元人民币,别的地方可能在运输时间上有些差别,所以会稍慢几天上书架,请大家最多再一个礼拜,就可以在新华书店或是正版网络上邮购了,千万不要浪费大家宝贵金钱,因为小海在出版稿中无论内容和文字都做了很大修善,比盗版的稿子肯定要完整和顺畅许多,所以请大家在购买时一定要眼睛雪亮啊!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