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七章孽轮碾花尘(一)

    作者有话要说:
    当我拿到封面的时候,我其实第一时间想得是摆上来,同各位读者一起分享。
    自两月份,我收到晋江第一个出版通知时,到现在封面完成,就感觉是看着一个孩子还在母体开始,经过新生的痛苦,蹒跚学步,然后向我欢快的奔来,遗憾的是木槿始终还是一个孩童,不过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每一位钟爱她的读者的,尤其是本大俗人还在用木槿YY时就开始同我一路嬉笑怒骂的读者,不停为我鼓励,不停为木槿啼笑皆非,在屏幕前的各位,当你们看得时笑时悲时,我也为你们的流言感动得热泪盈眶过,在此感谢你们对于小海的深切的信任和支持,也感谢你们让我有机会赋于木槿这一人物灵性和人性化的冲动,使得花西的世界还在继续着,如果你们一直喜欢这个世界,小海可以永远为你打开这扇门,为你圆这一个美丽的梦,这一个中国似的成人的童话故事。
      “粮草营那里忽然走水了,可能是有人裘营,亦有可能是天热燥火燃上了干草,好在发现得早,火势已灭。”
      
      张之严正要答话,忽然有人大声叫了起来,西边又有人袭营,张之严微觉惊晃时,四周喊杀之声已起。
      
      我颤着手换上了件完好的衣物,努力平复心中的委屈厌恶时,却见一个东吴兵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我大怒,操起桌上的茶碗扔去:“滚出去!”
      
      那人敏捷地抄手一接,跪在地上:“夫人莫惊,是我。”
      
      那声音温润如水,却是一个女声,她将头盔一揭,却见是许久未见的悠悠。
      
      我听看守我的士兵说过,姑苏第一名妓夜奔张之严,张之严宠苦珍宝,夜夜宠幸,远在瓜洲的洛玉华醋劲大发,偏偏又不得出城,便焚烧悠悠的倚芳小筑。
      
      我那时便想,这个悠悠这样做究竟意欲何为,而且方才那一手分明又显示了悠悠曾经练过武功,我心中的疑团更深。
      
      我的长发披散,缚胸的布条散在一边,她的明眸中毫无惊讶,我淡淡道:“姑娘深藏不露,君某果然看走眼了,不知姑娘究竟是何人?”
      
      悠悠长长的睫毛微颤,口中却公式化的说道:“悠悠欺瞒夫人,实在事出有因,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夫人的安全,请快随我逃出东吴营帐。”
      
      我看了看旁边一堆破烂的衣衫,心中对她惊疑不定,悠悠却口气强硬了起来:“请夫人看在今晚袭营兄弟,那几千命的份上,快随我去吧。”
      
      我向后退了一步:“你的主上是谁?”
      
      悠悠站了起来,向我走来,叹道:“夫人与我相处这几多年,难道就是如此不信悠悠吗?”
      
      当她说到一半时已经疾如闪电地点了我的穴道,她的个子明明比我还要纤细瘦小,却似毫不废力地将我像麻袋扛出营,外面到处是喊杀之声,她扛着我绕过军队,偶有人发现,她那长年弹琴的优雅素手此时却是疾如闪电,转眼间人头落地,血珠溅到她如花似玉的脸上,那柔情似水的眼中唯有冷酷和仇恨。
      
      这时一个长相毫不起眼的张家兵牵着两匹大马过来,眼神闪烁,却是一言不发交到悠悠手上,然后与悠悠擦肩而过。
      
      悠悠将我放到一匹马上,向黑夜深处驰去。
      
      出得城外,悠悠对我低声道:“方才对夫人多有得罪,请夫人责罚。”
      
      她出手解了我的穴道,将我扶下马来,我转了转僵硬的脖子,星空下,许久不见的悠悠静静地单膝跪倒在地,虽是男装打扮,却是青涩不在,美睫低垂,眼神却满是冷削严酷,这让我想起在子弟兵营时的锦绣,每次去执行任务前的那种眼神。
      
      我心中一动,走过去,假装扶起她,轻轻触她的左腕内侧,果然有一把似匕首般的硬物,我微微一笑:“多谢姑娘的相救之恩,你是东营还是西营的子弟兵?”
      
      悠悠依然躬身垂目,闪过一丝惊讶后,满是顺服地答道:“夫人果然冰雪聪明,小人是东营的子弟兵!”
      
      “怪不得三爷专门到倚芳小筑,原来你是西安原氏的接头人......。”我苦笑一声,悠悠抬起头,对我抿嘴一笑:“夫人莫要怪三爷,那时三爷并不确定君爷就是夫人。”
      
      “你家三爷让你接近我时,已经怀疑我是花木槿了么?”我低低问道,不知是突然的安全让我松懈了下来,还是我太累了,我一下子跌了下去,悠悠及时扶住了我,往我嘴里塞了几颗药丸,这种药丸我很久以前服过,那是是灵芝丸吧,她果然是原家的人。
      
      “穆宗和倾馕相助后离奇失踪,三爷便起了疑心,让我到江南去查找,君爷好本事,竟然让我怎么也查不到。”她的眼在星光下满是朦胧之光,她笑道:“小人自问是,虽是女子,无论武艺,谋略都属东营子弟兵的第一人,到了江南,却是困难重重,后来发现他更姓换名,独身一人在锦洲养老,他喜欢养鸟,最名贵的那只鹦鹉却是一个小孩送来的,那个小孩一路上换装无数,我的人跟丢了数次,最后辗转反侧方才查到,那人却是希望小学中乔装打扮的一个女童,如果小人没有记错,应是叫露珠的吧。”
      
      穆宗和举家亡于邓氏流寇,为齐放所用,心灰意冷的他只对唯一的爱好,珍禽还有些兴趣,于是我便让最机灵的露珠,每有异鸟便为其送去。
      
      “那时君莫问素有风流之名,我便借机接近,其时,三爷并不知道这个君莫问大老板,便是夫人。”
      
      我淡笑道:“是你家三爷叫你用悠悠这个名字吸引你的?”
      
      “恕小人无法回答。“悠悠明眸流盼道:“悠悠虽是子弟兵,却属暗人一科,只有接上家的信方知要执行的任务,故而在倚芳小筑这前,悠悠亦是第一次见到原三公子,那时上家只是告诉我一定要用悠悠这个名字登台献艺,果然君爷化大价钱买下了悠悠。”
      
      我默然地看向她,她却是在那里对我一径微笑,过了一会,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俏脸隐在阳光的阴影中,纤手轻轻捋了一下风中的乱发,低声道:“姑娘真是好福气,悠悠年龄虽小,这几年在上家的手下见惯了人中龙凤,在风月场中也待了不少日子,却从来未见过原三公子那样品格的人物,可那日献舞,他的眼中分明只有姑娘,只是.....。”
      
      她似乎说着极重要的东西,可是我的眼皮却似覆上铅,耳边依旧是溪水孱孱,眼前悠悠的笑容如花绽放,却是越来越模糊,好似还有着一丝不见的悲伤,我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几天很多大大在骂小海,不过小海只想很真诚地对大家说一句话,小海没有在耍大牌,也不懂怎么耍大牌,生活中有太多无奈的事,最无奈的就是有时不让你做你最喜欢做的事,而写作就是我最喜欢做的事!谢谢大家的关注,再一次向大家的不满意真诚道歉,可是小海还是会努力更下去的。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