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七章却把花来嗅(五)

      他冷冷地进了帐,果然她的笑容渐收,慢慢站起来,身边那俩个士兵早已吓得跪在地上,拼命求饶。
      
      “莫问真是好本事啊,连我的士兵也收买了。”张之严冷笑两声,不等下令,光复早已将着人将那求君莫问写书信的人带出去了以玩乎职守罪砍头了事,那二人惊声呼救,君莫问站了起来,微笑道:“兄长此言差矣,这二位小哥遵命照拂在下,在下代替这二位军爷写封家书谢过人家罢了,万万罪不及死。”
      
      “莫问是在替人写家书,还是在笼络人心?”
      
      君莫问哈哈一笑,然后直视着张之严,面无表情道:“莫问多的无非一个钱字,只可惜现在身无分文,连自由都成了问题,如何谈得上笼络人心呢?”
      
      张之严看她眼中明显的不悦,一脸惨谈,心绪更坏,不由脱口而出:“不准你为两个闲人顶撞于我。”
      
      在场之人皆有一诧,唯有心腹忠仆的光复,不动声色的遣闲杂人士出去,快到帐口,张之严却又忽道:“将那二人暂先押监。”
      
      光复的目光暗忧,出得帐去,心中却想,东吴张家第四代传人,张吟风,生性聪慧机敏,精明干炼,是以十四岁那年便袭世子爵位,这几年更是以非凡的才能将东吴属地治理得井井有条,民富兵强,如日中天。
      
      张吟风虽生性风流,平素也爱拈花惹草,但却并非沉溺于女色,花西夫人再显于世,是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个女子不但是风花雪月的典范,烈女传的故事素材,更多的是代表一种势力,无论是献给窦氏,还是秘密还给原氏,哪怕是与大理段氏联络,都能与一方联手,改变这三国鼎立的局面,又或者用离间计,观两方争斗而渔翁得利,然而张吟风却力排众议,一方面以太子名义发表讨窦缴文,公然参于窦原的逐鹿中原,另一方面,严格让知情的属下谨守秘密,甚至还将其带在身边,这是何等危险的事!?
      
      连一向看着张吟风长大的光复也有些弄不懂了,不由暗叹一声,军中知情谋士皆言道,无论是财大气粗却身患绝症的君莫问,还是帐内看似柔弱的花西夫人,举手投足都拥有一股翻天覆地的力量,而很明显这股力量不像是现在的东吴所能掌握的啊。
      
      莫非真如老谋士程空所言,东吴张氏要死于一妇人手尔?
      
      帐内,君莫问垂下眼睑,对于张之严的发飙不置可否,张之严也一屁股坐在她对面,望着她一径沉默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烛芯爆了一下,映着君莫问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电光火石间又隐在了暗处,墨瞳望着桌上的羽毛笔深思着,削瘦的脸廓被烛影勾画出一种妖治沉静的美来,张之严看得目光有些发直,而君莫问微抬目,看到张之严的目光,却心下焦燥起来。
      
      她站起来,浅浅一笑:“天晚了,明天兄长可能还有众多大事要议,还是请早些安歇吧。”
      
      明显的逐客令!
      
      人未近,香已飘,张之严答非所问地忽道:“你用的是什么香?”
      
      君莫问一愣:“莫问不爱用香。”
      
      又是沉默,张之严抬首一笑:“你的闺名是木槿吧。”
      
      君莫问也是花木槿的心揪了起来,张之严却在嘴里像绕口令似地念叨了几遍,木槿,木槿。
      
      君莫问不待开口,张之严却又笑道:“你是木槿花开的时候生的,不然便是你的双亲很是喜欢木槿花吧。”
      
      君莫问感到张之严的目光比刚才更令人困惑地绞在她身上,心中暗惊,莫非他决定要将自己交给窦周不成。
      
      当下也不回答,只能更沉默地看着张之严,张之严却看似心情很好,侧头看着营帐里大土碗盆里唯一的一抹绿色,上面细密地坠着几朵花苞:“这是什么花,行军路上竟一路里活过来了?”
      
      君莫问没有波动地答道:“木槿。”
      
      张之严一诧间,猛一回头,又锁住了她的容颜,却听她凝注着花慢慢道:“木槿易活,随便扦插便可,如果能活过今年冬天,明年还会继续开花的。”
      
      听着那有些伤感萧瑟之意,她分明是想到自己的病躯吧,又许是因为这几日严禁其外出,把她给闷坏了吧。
      
      张之严的心里一动,站了起来,向她走近一步,柔声道:“你不必怛心,东吴人才济济,一定有医你病的神医在,而这株木槿......一定也能活下去的。”
      
      君莫问却向后退一步,目光中满含警惕,张之严的心又往下坠,却又偏生不甘,又前行一步,柔声笑道:“木槿当真如此怕张之严吗?”
      
      君莫问的微笑有些僵,轻摇头道:“天色已晚,兄长请回吧。”
      
      她走向帐帘,经过张之严时,疾步绕过他,回首笑道:“恕莫问身体抱恙,不能远送。”
      
      张之严沉着一张脸,看着她慢慢走出帐帘。
      
      君莫问刚松了一口气,来到那株木槿前。
      
      一个月前,张之严强行带她北阀,在行军路上,称放风之际,却发现一株高大的木槿树下,刻有齐放暗号,张之严当时便如刚才一般,步步紧逼,当下,她笑折下一颗树枝,打发过去。
      
      她暗忖,这个张之严究竟在心里在想什么,刚才那目光分明是欲壑难填,莫非他想对她......
      
      忽然,身后一阵哗拉拉向,转过头时,张之严正疾步走向她,他竟然去而复返?
      
      君莫问退无可退,骇然间,已被纳在张之严的怀中,一股瑞脑香几乎要冲晕她了,本能地推拒着张之严,张之严的铁臂早已勒紧了她的细腰,张之严却是一阵恍惚,为何相处了四年这才发现怀中人是如此瘦弱。
      
      君莫问高声叫道:“兄长住手,你这是要做什么?”
      
      君莫问挣扎间却忽地瞥见张之严喉间的一斑欢爱红痕,心中更是厌恶已极,张之严见怀中佳人目光流露憎恶,一抬头,明亮的铜镜,在暧昧的幽幽烛火下,正明明白白地献出方才与悠悠风流之证,心下有些歉然,却脱口而出道:“你且放心,我与悠悠不过是逢场作戏,今后,我再不碰她便是。”
      
      君莫问气极,挥出一掌欲刮张之严,却是被轻易攥在一只铁掌之中,被摁到身侧,她咬牙切齿道:“禽兽,悠悠还是一个孩子。”
      
      张之严冷笑:“是么?天下竟有如此通房事的孩子!敢问是谁教出来的?莫不是花西夫人?哪就让张某亲身领教一番,如何。”
      
      君莫问仰头欲躲过张之业铺天盖地的吻:“放手,你碰我一定会后悔的。”
      
      张之严却哈哈大笑:“后悔什么?我早就后悔了,这几年陪你玩遍东吴,却不碰你一根手指头,我岂非要被天下人笑话有病不成。”
      
      两人挣扎间,君莫问的木钗摇落,长发披落在裸露的双肩,女儿态尽露,明眸带着惊恐,却是愈加光彩动人,欲显娇媚,张之严征服的□□更盛,光复的声音在外响起:“主公,有人夜裘。”
      
      张之严立时警醒,却见佳人衣衫尽破,只好抱着自己细白的身子,如猫儿一般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眼中一片凄苦,他心下一阵不忍,抬手抚向她秀发,她却是倒退几步,惊恐愤恨更甚。
      
      张之严自责不已,自己向来以怜香惜玉出名的江南霸主,为何面对眼前人,今夜如此冲动,他带着一丝歉疚地拾起披风,披在她身上,细细地吻落在她的香肩,柔声道:“今夜是我唐突佳人了,你且放心,日后我必给你一个名份,让你恢复女儿身,随侍本太守的身边,以后你不必怕大理段氏,或是西安原氏。”
      
      君莫问却似充耳不闻,只是混身发抖地欲爬出他的“势力范围”,在张之严看来,真像受惊的小猫一般,一股从未有过的酸涩之意,攀上心间,分明又带着一丝甜意,深深悔恨,这四年来,浪费了多少花前月下,巧取佳人,风流缠绵。
      
      那复杂的感情越来越浓,又想起永业七年,宛城一战她那一招斧底抽薪让东吴又是损兵折将无数,当下既怜之爱之偏又深恨之,长年的霸主教育,又让他竭力想隐藏心上的弱点,只是将自己健壮的身躯紧贴纤瘦的娇躯,咬着佳人的细细的脖劲,微熏在她的体香间,似呢喃,又似冰冷地说道:“花木槿,你最好记着,不管你的主子是原非白还是段月容,如何伺候他们的,从今往后,你便照样伺候我。”
      
      花木槿却是混身紧绷,泪水滑落,贝齿紧咬没有血色的朱唇,心中恨恨道:“你这辈子和下辈子都别想。”
      
      张之严终是叹息着放了手,将手中的披风裹紧了花木槿,走出帐外。
      
      光复看着张之严脸上的细小抓痕,那么一愣,张之严瞟向光复:“怎么回事。”
      
      “粮草营那里忽然走水了,可能是有人裘营,亦有可能是天热燥火燃上了干草,好在发现得早,火势已灭。”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