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失陨(下)

    作者有话要说:

      “暾儿,想什么吃,告诉额娘,额娘自己下厨给你做。”床边坐着的母亲带着温柔的笑脸近乎讨好地说着。
      病床上的儿子显得有些局促,虚弱地笑笑:“不想什么吃,何况连阿玛都没见能劳动得了额娘下厨,儿子得了这个彩头,倘若叫阿玛知道,如何饶得了....咳咳.....”
      “好好,你歇着少说两句话,额娘不吵你,今儿个景凤递来了信,额娘替你收了,看看吧。”我赶紧转了话题,掏出一封信放在他手边。
      弘暾攥了攥拳头,轻轻向里别过脸去,闷着声音说:“儿子不看了,额娘要是再见着他们就说以后不叫他们送这样的东西来,送了也不看了。”
      “暾儿,你......”
      他蓦地转回头,拿过那封信,轻轻抬手撕了起来,因为使不上力气,薄薄的信封到他手里偏偏就像在撕布,我拢过他的手,抚着他的额头说:“儿子,别这样,额娘知道婚期一延再延你心里别扭,等你好了咱们马上办,额娘给你预备的都还在那放着呢。”
      他笑了,脸颊浮上一抹红晕,清了清嗓子,小声说:“额娘,儿子不是赌气,是想开了。儿子正好一并求额娘,凤儿是个认死扣儿的人,以后还得烦额娘开解开解,也请费心替她寻个出路,毕竟叫咱们耽搁到现在,是我误了她,早知道这样,当初我不逃学去逛法华寺就好了。”
      我惊恐地摇着头:“好儿子,你怎么跟你额娘说这样的话,额娘这年岁受不起这样的话!”
      看到我的不安,他却再没有像往常一样紧张,而是费力地抬手够我的脸。我往跟前凑了凑,他伸出一个指头抹着我止不住的泪水,眼里亮闪闪地:“额娘何必呢,近些年额娘身子不好还越发的爱哭了,额娘以前脸上时常挂着笑呢。悄悄跟您说吧,可别说是儿子说的,早先跟阿玛一处玩笑的时候,阿玛还说额娘是弥勒佛充了送子观音送来的,天大的事也是笑眉笑眼,眉头都不皱一下。”
      我大笑起来,鼻腔一阵酸痛直冲脑门,明明是笑得开怀,眼前却是一片模糊。
      “所以...咳咳....儿子就愿意看额娘高高兴兴的样子。不管您信不信,有那么几年额娘不在家,儿子虽然小,记事的时候天天见着的就是跨院里的那两个额娘,可是儿子就是知道,她们不是亲娘。没有额娘的味道,没有额娘对儿子的那种疼,也没有额娘整天笑嘻嘻的模样,我额娘是天底下最开明的额娘。说实在的,有您在,儿子,真有点舍不得死,真的,不想死......”他哽住了细细的声音,眼睛看着我,神情有些涣散。
      我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发自内心的露出微笑:“暾儿,额娘告诉你,你的额娘不同于这里的每一个人,你是我的儿子,怎么会死呢?困了吧,来,额娘像你小时候那样哄着你睡。”我坐到床头,一手环过他的肩托起他的头搂在怀里,他轻得就像他襁褓时期一样,我眼前仿佛又看到小小的弘暾在我怀里蹬着短胖的小腿,好奇地浏览着四周的样子。
      “额娘,从前总听见额娘哄韵妹妹时候唱的那支曲子,后来哄五弟弟时也唱过,不知道有没有哄过儿子,听过也不记得了,额娘再给唱一次可好?唱了,儿子就睡了。”
      我点点头:“好。”轻轻拍着他的肩,我又唱起那支很久没唱过的歌:
      
      睡吧,布娃娃,睡吧,小宝贝
      快快闭上眼,好好睡一睡
      你会梦见花园里,一朵红玫瑰
      你会梦见花园里,一朵红玫瑰
      ......
      不知道唱了多少遍,弘暾均匀的呼吸声在我怀里渐渐安静,摩挲着他瘦削清秀的脸,恬适的睡容显得那么满足。我轻轻放下他,盖好被子,悄悄走出房门。
      外面的太阳真好,好的连我也有了些倦意,在院子里席地坐下,我问向在身后不停说着什么的秋蕊:“今儿个是几儿了?”
      “主子,是七月二十,主子,您.......”
      “那这会子是什么时辰了?”
      “刚刚辰时......
      我又抬眼看看天,倦意再度袭来,睡下去之前,我只记得我最后的吩咐:“找人去请王爷回来......”
      
      冰凉凉的大屋子里,连熏笼都是冰凉凉的,我一个人坐在地砖上,跟前堆了一大堆的东西:从襁褓到成人所有穿过的衣服,读过的书,我一件件打开又褶起,一本本翻过又合上。拈起一个布袋一抖,一根细长的东西从里面滑出,掉在地上发出空空的声音向前跳跃了几下便滚到门口,恰好被迈进来的一只靴子挡住。我抬眼看了看,继续低头整理那些东西。
      良久,高亢的声音破空而出,在这静谧的夜晚显得有些张牙舞爪。我怔住了,这凄厉的调子如同重锤般敲在我心上,像要把封住的东西都砸开撕碎一样。我虚着眼看过去,恍惚看见弘暾坐在门槛上吹笛子。“暾儿,额娘不是不让你吹这支曲子么?”我大声喊。
      笛声顿了一下,又继续下去,转至低沉处轻缓了一段而后又恢复尖利。这声音穿透我的耳膜在脑中来回穿梭着,我回过头,棺椁漆黑的颜色生生撞进眼帘。我又开始糊涂了,糊涂到说不出心酸的理由,直到听到自己声嘶力竭的哭声在乐曲中缠绕,直到头撞在棺板上获得痛感。曲声停了,门口的人迈着蹒跚的步子跑到我跟前,使劲扳着我的肩,把我的脸埋进他胸前。
      “这里面是什么?给我打开看看!他不是睡了吗,怎么就睡到里面去了?他不是我的儿子吗?难道这也是注定的?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他是我的儿子他就不会死了!”我使劲挣扎着,想要去推开那黑黑的棺板,或者我的暾儿还会站起来跟我说:额娘,您又胡想了。
      “雅柔,你不是看见了么?你不是一直跟到他走么?不是你遣人叫我回来的么?” 他捧着我的脸,他脸上有亮闪闪的痕迹,我定睛看着这相似的神韵,突然觉得很讽刺。
      猛地推开他,我咬牙切齿地对他喊:“你离我远点,都是你的错!如果你不是怡亲王他就不会死了,如果他不是你的儿子他就不会死了呀!”双腿一软,我重新倒在棺椁前,使劲捶向自己的胸口,“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不是你怡亲王子系表上的一个名字,他是我的儿子呀!他是我辛辛苦苦生下的,是我的命啊!他怎么会死的,既然我能来他怎么还会死的?都是你,我什么都改不了,我一个也留不住!”
      他单膝跪下来拉我,又被我猛地推开,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指着他,我听见我自己在说:“我受够了,我再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呆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去找我爸妈,随便用什么方法,看是要勒死我还是毒死我,反正我不要再呆下去了,我什么都改不了,我什么也留不住!我要回家......”
      “雅柔,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他也摇摇晃晃,惊骇到极点的表情对着我不停地喊,我不听了,我又想睡,说不定睡一觉我就还是三百年后的王雅柔,没有损失,徒留一脸泪痕而已。
      
      额娘,您看,这是儿子从皇玛法那得的赏。
      额娘,皇玛法夸儿子射箭比十二伯考封的时候还准呢。
      额娘,儿子进宫的时候看见韵妹妹好着呢,皇伯父很疼她。
      额娘,儿子知道错了,额娘这样伤心,儿子就真的该死了。
      额娘,凤儿是个认死扣的人,还求额娘开解。
      额娘,皇玛法很疼儿子,儿子有皇玛法照顾呢,额娘不用挂心......
      
      “暾儿!”梦里弘暾的笑脸还在清楚地轻晃着,我无力地闭上眼,恨不得就这样睡着,只要能看见听见暾儿,我就可以一直睡着。
      “主子,您醒了?王爷!主子醒了!”秋蕊在身旁惊喜地喊着。允祥飞快地闪过来,坐在床边沉默,我侧过身,懒怠说话。
      一声叹息传来,他说:“你又躲着我,上回韵儿进宫你也是这么不言不语地躲着我,雅柔,知我如你,怎么偏偏总是在这种时候躲着我呢?”
      一只手递到我面前,我握着它贴在脸上,泪珠不断划过脸颊润在上面,清醒地哭泣。从此,我爱如生命的暾儿就这样被生生从我世界里革除;从此,我唯一赖以苟活的温度就仅仅停留在这只手上。
      
      之后一个月,我每天都坐在佛堂,仔仔细细地擦着弘暾的灵牌,对它说一些问候的话,直到很晚。
      某夜,我像往常一样在月光下的佛堂里追忆。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从外面探进一个脑袋,看见我后微微笑了一下,是弘晈。
      我重新低下头,弘晈走到我跟前蹲下说:“额娘,天晚了怪凉的,额娘仔细受了寒。”
      我笑笑:“好,额娘知道,你先回去吧。”
      他顿了顿,欲言又止。我问:“怎么?有事?”
      他嘴动了动,终于下了决心说:“儿子有句话,很想问问额娘。
      我没有停下擦着牌位的手,只说:“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弘晈从我手中拿过牌子,幽幽地说:“儿子是想问,倘若这上面刻的是‘弘晈’两个字,额娘也会这么伤心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