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爱割

    作者有话要说:
    断网两天,某凛欲哭无泪,梦中又见四四,那厮幸灾乐祸道:“该!让你不好好写朕,让你不给朕加戏,蹲墙角唱一百遍《得民心者得天下》!心诚你的网肯定就好了。”
    某凛醒后郁闷无限,皇帝最大,只得加戏给他,本章PK四四,哎,于不可能中的最不可能吧,规矩礼数的看官莫要计较,怎么说也是第一人称,不让女主出面怎么写其他人呢?
    郁闷啊,爬jj爬的凛冽怎么废话越来越多,光一个和惠竟然就写了两章,掰掰手指一数,居然还有那么多事情,苍天啊,今天是《怡殇》发文满三个月,百日结文这个目标虽然艰难,但是还是争取达成,哎。
    回维乐:那封信是太后绝笔,无非是太后一家之言,何况十四早已一心认为皇位非自己莫属,所以有没有那样的言论都不会有影响,信和糖桂花是一起的,既然毒药没给,信就更不能说明问题了,雅柔敢在十四看信的时候说那些完全瞎掰的话,十四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劝慰十四的关键在于雅柔的举动。至于十三跟十四说了什么,以后四四番外再说,因为那是四四的交代。十三想揭开他们多年的心结,为的是他们共同的四哥,而不是皇上,四哥已经成为历史,今后的日子,永远都是皇上。
    对于弘历,后面还会有他的温情戏,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写这一章的弘历是为了表现他与生俱来的帝王之风,还有一种警惕性和缜密,至于他没有礼貌忽略雅柔,那是因为他心急,也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无法周全。小小说一句,其实凛冽本人也挺讨厌弘历这个败家子的。
    以上这些是凛冽要在文中表达的,不好的地方结文后会稍作修改。至于那瓶糖桂花,将来还有大用处。《怡殇》到现在基本接近尾声,虽然凛冽越掰越收不住笔,还是争取能在本月结文,谢谢大家!
      豆青色的釉瓷小罐拿在手里翻过来掉过去,那张小纸签散发着刺眼的红色。形如枯槁的太后、大放悲声的十四爷还有那只短短半个时辰就冰凉僵硬的雀儿,乱七八糟的在我眼周围晃来晃去。我摸着那冰冷的外表,百思难解:德妃,不,太后,这就是她表达愤懑的方式?就算她对雍正是那么生疏和不信任,她又有什么权力决定十四爷的去留?或者,就是她这种一刻也不肯释怀的爱给了雍正绝望,也给了十四爷绝望。她废弃了一份亲情,却成就了一个她不爱的儿子,算不算老天给她的讽刺?
      
      “这时候温习兄弟情,不觉得徒劳无功么?”那天回城的马车上,我这样问允祥。
      他整夜没睡过,疲惫不堪地靠着软垫:“自小到大,我也不是头一回做这种无用功了,原本也没指望能感化老十四,针尖磕上麦芒儿,你说我是掐得动针尖还是掐得动麦芒儿?”
      掐哪个还不是伤了手?我这么想着,并没有回答,只是把他的手拉过来用帕子擦了又擦。
      “又拜我那‘哀怒神’呢?”他好笑地看我,“其实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捡着自己能做的做罢了。我这会子反而一点也不哀,皇父要我保住老十四,我做到了,至于让老十四心悦诚服,那也太强人所难,皇上也没这么想。”
      我停了手:“是皇父的交代?这么说,太后真的是揣错的皇父的心思?”我忘了忌讳,只想知道这后世的千古之谜究竟何解。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说给你也无妨,若不是皇父等不到,也许真的是给老十四,可惜他没有这个命。皇父临终要我保证,无论谁即位,一定保住在外征战的大将军王。”
      “难道他不知道你选择拥立四爷?”
      “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说这也算是他的认可不是么?且不说四哥当时外有年羹尧牵制老十四,内有隆科多里应外合,而且......”他停住看着我,我晃晃他示意说下去,他才回过神:“我想到的是另一层,除了四哥,还有谁会在防老十四的同时顾及他的命呢?”
      我不觉叹气:“可惜十四爷并不能明白。”
      “他是成见已深,一叶障目,何况,太后的态度你也是看到了。哎?雅柔,你想什么了?”他摇晃着我,我只觉手脚冰凉,满心想的都是那瓶桂花......
      
      “额娘,女儿给额娘请安!”韵儿的声音拉回我的思绪。我赶忙回身把那个小罐锁进镜台匣子里,一把搂过韵儿,这孩子如今也有九岁了,只不过她不同于瑾儿自小就稳重的老气横秋,她活泼好动又长了一张娃娃脸,所以看上去还是那么稚嫩。也正因为此,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疼爱她,虽然很不现实,但是我却希望她永远不离开我的视线。
      “韵儿,这些日子可有好好习字作女红?鄂嬷嬷都交给你些什么?”疼爱归疼爱,我对她的要求可是一点也不松懈。
      韵儿窝在我怀里比着手:“额娘,女儿习字还将就,那针头线脑的真是做不来,可不可以不做啊?额娘您去吩咐鄂嬷嬷一声吧。”
      “不可以不做!倒不是为了让你绣出什么绝世精品,只是磨磨你这好动的性子。女儿家稳当行事不容易惹麻烦,凡事给自己时间思考才是大智慧,你就是太毛躁了,不仅自己淘气,还教给弟弟胡闹是不是?”我故意板着脸。
      韵儿脸上紧张起来:“女儿什么时候带着弟弟胡闹来着?”
      “没有?那四阿哥怎么见了公鸡就哭?厨房院子里的那只公鸡身上的毛呢?”
      “额娘,那是四弟弟没见过公鸡,女儿带他去看,谁知道手伸进去就被叨了一口,女儿气不过,就把它的毛都拔掉了,月额娘都没怪我。”这丫头一脸讨好的笑。
      我也无奈:“你以后再敢这样我就让你阿玛罚你了,你月额娘虽然没说,可是看见你四弟弟的手伤又怎么不心疼呢?你有没有道歉?”见她点头,我才放心,“韵儿啊,女儿是额娘的贴心棉袄,额娘自然希望你无拘无束的过日子,可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但要你伶俐也得要你乖巧,懂吗?”
      “好了,额娘教训的是,女儿都听进去了,额娘可是越来越啰嗦了。”韵儿撒着娇,我笑看她,眼前突然闪过那个叫惜晴的小女孩,也是这般年纪,也是这股韧性。
      
      从六十一年末折腾到雍正元年中,允祥才好不容易把户部打理出点头绪来。而朝堂上前一番夺嫡的余悸尚未完全散去,精明的新皇就在这个时候明谕众臣自己已经秘密立储。允祥对此赞口不绝,直说着当年如果先帝也能如此,争斗便不会惨烈至此。我听了暗暗冷笑:就凭你们这一个个如狼似虎的阿哥,多聪明的法子最后还不是得鲜血淋漓呢?如果当初先帝也是这样,每个阿哥都认为是自己,那么现在也许就不是雍正,就算是,原本胸有成竹又遭受打击的人比现在还多,那他也不会比现在坐的更稳当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眼看雍正镇定地站在如此青黄不接的时候,也不得不心生佩服,他可以出人意料的任性,也可以趁人不备的冷酷。他对允祥的荣宠便是任性,加银加侍卫修王府,敏感的允祥每天都活在心惊肉跳里。我看了好笑,甚至很想提醒他:你这个孤独的哥哥一定会宝贝你一辈子的。但是我没想到我也有忽略掉的真实,就是雍正作为帝王的冷酷:他可以把最多的恩给允祥,恩宠下隐蔽的最重的痛自然也是给允祥。
      
      秋天一过就传来罗卜藏丹津蠢蠢欲动的消息,年羹尧早好几个月前就奉命备了兵随时侯着,显见的这一仗迟早要打,雍正趁着这个当儿把抚远大将军的头衔授给了他,信任与托付不言而喻。据说年羹尧也的确不负所托,及至年底已有几次捷报传回京,一时龙心大悦,外封功臣内封后妃,年家一门的荣耀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
      年下我循着旧例领韵儿进宫,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不过就是陪着皇后聊闲天。其实在她是四嫂的时候我们的话题就少得可怜,如今添上规矩礼节就只剩下客套和如坐针毡了。
      
      “雅柔,本宫怎么听说怡亲王最近身子有些不爽了?可有找太医看看?”这一日,召了我来逛园子,皇后扶着使女走在前面,我带着韵儿毕恭毕敬地跟着,最近不知怎么,任何场合都让我带着韵儿,一时不见她皇后也会问个不停。
      “回娘娘的话,怡亲王那也是多年的旧疾,从早些年发腿疮开始就存了寒毒在内里,调养了这些年总不见根治,王爷自己也不上心。”身旁的韵儿已经有些困倦了。
      皇后笑笑说:“他不上心,难道你也不着急么?回头还是遣了太医去瞧瞧,皇上每每说起来也是咳声叹气的,十三弟如今是皇上的臂膀,马虎不得的。”
      我也只得回说:“是,臣妾谨记,一定帮王爷尽心调养。”
      说话间走到亭子里,早有太监端了黄垫子的软凳并两个绣墩来,刚坐下,就听见使女回说:“钟粹宫主子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皇后顺下眼,面无表情地说:“快请。”话音未落,雍容华贵的年歆瑶年贵妃已经走到亭子口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再次看到这个袅袅婷婷的病美人时,已换成是我给她请安了,而年贵妃也不再像那年看上去那么小家子气,倒是的确多了很多深沉。只见她浅笑地扶着我说:“福晋不必多礼,福晋进宫几日了?也没得空见见呢,不知道只怕还当是我目中无人呢。”
      我心里咯噔一声,不仅是她,别的妃子那我也没去过,正不知道如何回答,皇后开了腔:“这倒是本宫的疏忽了,雅柔一进宫本宫就喜欢得很,一直把她拘在长春宫里,哪也没叫去呢。”
      “呦,皇后娘娘恕罪,是妾妃的话说左了,妾妃也是见了福晋就喜欢的不知说什么了。”年贵妃娇笑着把脸转向韵儿,“这可是韵格格?都长这么大了,可念过书了?长得真是个好模样,可见福晋教养的好。”
      皇后脸色稍稍温和了些,对我说:“韵儿也有十岁了,生得这样的玲珑剔透的讨人喜欢,将来啊也不知道便宜谁家了。”
      我笑说:“听娘娘这意思是要给她做主了?娘娘给选的自然是好的。”
      “瞧你这做娘的,当着女儿的面就说这个,雅柔,你还是这么个贫嘴贫舌的样儿,一点也没变,本宫见了你就总想起当初年轻的时候,妯娌们一处说笑,最是自在清闲的。”皇后有一瞬间的恍惚,马上又回过神来,把韵儿拉到她怀里摩挲着,“这怡亲王的掌珠,婚姻大事可轮不到本宫做主,怕是皇上那头早就挑花了眼呢。”
      年贵妃坐在一旁只是怔怔看着,一句话也不说,眼圈隐隐有些红。“歆瑶,可是身子不舒服了?”皇后问。
      “谢皇后娘娘关心,妾妃怕是风地里坐久了,有些受不住,请娘娘恕罪,容妾妃先行告退了。”年妃说完,又不自觉地抬眼看了看韵儿。
      皇后没有多说,点点头叫她去了。等她走远了,蹲下行礼的韵儿马上偎到我身边,紧紧抓着我一只手,亭子里一时间很静,有些压抑了。
      
      过了年,青海战事正酣,朝廷大批的拨银拨粮支援,允祥接连几日很晚才回府,回来以后也是挑灯坐在书房写写画画。朝政上我不懂也不能参与意见,只能按着太医的法子每天给他进补,不管是汤还是羹,总不过是些药材炖出来的味道,连我这做的人都受不了了,他忍了几天也终于忍不住了。
      “成天就是这些黑乎乎的东西,也没见把我吃成个神仙,只怕再吃两天我就成了人参精或是别的精什么的了。”他不耐烦地挡着不让碗靠近他。
      我索性就放下碗:“好吧,那你说你要吃些个什么来补补?年底下皇上都封了印,你说说你可闲了一时半刻?你以为我乐意整天钻在厨房里烟熏火燎地给你炖这个?你自个儿的身子你最清楚,说白了这些东西也不过是给你补个精气神,要怪也就怪我没本事,不懂得弄些奇巧的东西来让爷开心!” 我说的心里有些堵,一下子哽在那里。
      他把脸凑过来左看右看:“呦呦呦,难怪最近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敢情是我的福晋被烟给熏黑了,这可不成,我变成人参精倒不怕,你要是变了个木炭精咱俩就不是一家了,赶紧把脸擦擦。”说着就拿袖子来蹭我的脸,我噗嗤一笑,被他揽住脖子压在肩上,“府里这么多人呢,干吗非得自己蹲那去弄这些个?”
      “他们当然是没有我上心了,保不齐少了这个减了那个,我可是严格按照太医的方子,材料一一称过,火候也是分毫不差的。别看你现在喝腻了,要是他们做了来,你一尝就知道不一样。”
      “我不用比也知道不一样的,”他低头看着我,身子微微地抖,笑意加深,“厨子们有的在这府里呆了多少年了,也没见他们变黑。”
      我气得一掌拍在他胸口,站起来就走,他大笑扯住我的袖子:“好了,跟你说正事,皇上之前叫修王府,咱两个图省事只把前面修了,现在银安殿差不多完了,皇上的意思是,后面也不能太寒碜,是不是把园子再修修。我琢磨着,也不用别的,就把园子东边的墙打开,多圈一块进去,照着咱们在桂林的那个小院儿重建一个可好?再把水引过去,又不用添砖动瓦的,弄上几杆竹子就行了。你说呢?”
      我拍手说:“这个自然好,我也总想那个院子呢,只是你还记得那个院子什么样?”
      “当然。”他递过来一张图,“这是我闲了时候画的,不会错的。”
      我拿过来一看,细致工整层次分明,颇有些图纸的样子,长宽高矮也是标注得清清楚楚,不觉赞叹:“看不出来你还会画这个?”
      他笑:“敢情你就这么小看我,我会的还多着呢。”我撇撇嘴不置可否,低头计算起费用来,一直计划到很晚。
      
      两天以后小院就开工了,允祥爱这地方显得幽静,又是怡府新筑,就取名“怡宁阁”,我于是有了新的乐趣,跑去看看小院的进度就成了我每天的开心一刻。
      或者是我乐极生悲吧,就在热火朝天的修园子的时候,宫里传来一纸圣谕,一个在别人眼里的莫大恩宠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怡亲王府。
      
      从天亮到天黑,我一直呆坐在屋里一动也不动,不知道我该想些什么,在听到那句“封为和硕和惠公主”后我就忘了该想什么该干什么了。周围下人们的道贺在我看来都是嘲笑,嘲笑我连自己的女儿都藏不住;嘲笑我满腹怨言却无从出口;嘲笑我是这么窝囊地活在这里。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感觉到按在肩上的那只手加重了一些,我问。
      “这是恩典。”他答。
      “是啊,天大的恩典,呵呵。”我站起来,手托灿灿闪着光的圣旨、金册,大笑,“恩典,这是你怡亲王带给我们的荣耀,韵儿,不,四公主,打今儿起,她就要叫我十三皇婶了,王爷,我们母女可真是谢天谢地啊!”
      
      窗没有关,烛火一阵剧烈的抖动,墙上印着我们扭曲的影子,屋里充满了他的惊愕和我的笑声。
      
      “韵儿只是住进了宫里,没有走远啊,嗯?是不是?”他的手伸过来,被我挡了回去,碰触的瞬间我感觉到他手心的冰凉。
      “咫尺天涯,哪怕只是一步,她就不再属于我了。你明白吗?”他平静得简直让我寒透了心,“你以为我不知道大清公主是个什么下场?我是个女人家,我小家子气,我没有王爷那么‘高瞻远瞩’,我只心疼我的女儿,是你不在乎的女儿!”
      那一刻我真恨不得他对我大吼大叫,好向我证明他和我一样的不舍。可是他仍然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反而很不耐地转过身,出门前撂下一句:“还记得熹琳和熹慧吗?我以为你早该懂,这是命。”
      一阵眩晕袭来,命?皇帝的女儿是这样的命,不是皇帝的女儿变成皇帝的女儿也是这样的命。我懂了,我的韵儿姓错了姓,她带着爱新觉罗的诅咒,她是大清江山的工具!我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我怎么会眼看我心爱的女儿也走上我最深恶痛绝的路?
      
      “额娘?您怎么了?”韵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面前。
      “韵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安置?”我用袖子抹抹眼睛,紧紧搂着她。
      韵儿抬头看着我:“额娘,白天来的那个圣旨女儿不明白,怎么做公主?女儿很怕进宫,那么多规矩。”
      眼泪快要藏不住了,我赶紧仰头把她搂进怀里,声音放轻松:“额娘不是跟你说了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额娘相信韵儿一定是个大方得体的公主,来,额娘给你结个如意结,保你平安如意。”我放开她,趁着转身找针线篓子的当儿使劲擦了眼睛,然后翻找出两股红线,拿在手里理了理,左一环右一绕在昏黄的烛光下打着结。
      剪断多余的线,把切口在烛头上沾点蜡油吹凉,一个端正的如意结就打完了。这是我有生以来打得最漂亮的结,把它挂在韵儿的纽子上,她惊喜地笑着:“真好看,额娘,女儿天天带着,绝对不摘下来。”
      我勉强笑笑,她眨着眼睛问:“额娘,您哭了?”说着小手就来摸我的脸,“额娘不喜欢,那韵儿就不去了。”
      “不,额娘没哭,韵儿今天就在额娘这睡吧,额娘搂着你,明天想吃什么?” 我像她小时候那样让她枕在我臂弯里,轻拍着。
      韵儿明显困了,打着呵欠说:“还想吃额娘做的那个叫‘有缘’......‘圆’什么的,额娘还炸来吃好不好?”
      “好,额娘一早就给你做,睡吧。睡吧,布娃娃,睡吧,小宝贝。快快闭上眼,好好睡一睡......”在我的轻哼里,韵儿依旧睡得无忧无虑,我拼命咬着自己的手指,一个麻木了再换另一个,绝望的痕迹落满指间,狰狞地鄙视着一个保不住女儿的母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