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晓劝

      我把小娃儿的脸从怀里挖出来一看,竟是个粉嫩嫩的小女娃,看身量也就是八、九岁上下,一双眼睛本来就亮晶晶的,此时充满了泪水,更显得剔透明朗。她憋着嘴怯怯地看着我,表情越来越委屈,最后竟然大哭起来。
      这下我可郁闷了,难道我真成老妖婆了?怎么就把个孩子吓成这副模样?正在这时,打三所里跑出两个男孩子,其中一个急火火地边跑边说:“哎,你跑什么,你还没说......呃,额娘?”
      见是弘晈,我不由地皱了眉:“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大呼小叫的没规矩!连带着教坏了五阿哥。”后面的弘昼表情讪讪地,也不言语。弘晈低了头,小声说:“这个小女孩一大清早就在这乱逛,被五阿哥跟儿子撞见,刚要问问,她却掉头就跑。”
      我听了这话,又仔细打量了小女孩两眼,肯定不是宫女,王府的格格们我多半都是见过的,况且这女孩打扮上也不像,刚蹲下说要问问,头顶上一个声音抢了先:“你是怎么进来的?”
      别说小女孩,连我都被这声有些严厉的质问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竟然是弘历,这个原来整天嘻嘻哈哈的孩子,自从作了皇阿哥居然就变了这么多,见了我他也自动当成透明,两个眼睛只恶狠狠盯着那个小姑娘,仿佛看见了间谍:“快说,你从哪进来的?”
      “四阿哥,还是我来问吧。”我虽不能说什么,还是对他的态度有很大的不满,便拦了下来,掏出帕子给小姑娘抹眼泪,问道,“别怕,告诉我你是谁家的?怎么上这来的?”
      “我,我”小女孩吓得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嘴里只管嗫嚅着,“我跟叔叔的车回家,停在那门外,我找我叔叔,我就进来了,进来了就走迷了......”
      “这还了得?那些侍卫太监都是死人么?竟让个小女娃这么大剌剌地走进宫里来,留他们何用?”弘历紧皱眉头,小女孩吓得往我跟前缩了缩身子。
      “四阿哥,看她这样子多半是从神武门进来的,许是换岗疏忽了也是有的,再说这么个小女孩也不能怎么样。”弘暾跟过来劝着弘历,然后问小女该,“你叫什么?”
      “我,我叫惜晴。”她看了弘暾就不那么害怕了,弘暾愣了愣,弘晈着急插了嘴:“我二哥是问你,你姓什么?”
      小女孩似乎对弘晈最不怕,而且还颇有些不满,没好气地说:“西林觉罗!”
      弘历偏头想了想:“西林......鄂尔泰是你什么人?”
      “是我叔叔。”
      弘历冷笑:“好啊,鄂尔泰也算个书香门第了,就教育出来这么个满嘴里‘我’呀‘我’的侄女?既知道了,那就找人送了她去!”
      “四阿哥!”我拦住他,“她叔叔想必今日进宫有正事,现在这样送了去不是惹皇上不快?倒不如让我带了她去,顺便差个人去等,等到她叔叔出来再叫去我那带人不好?”说完我就领着小女孩欲走。
      弘暾过来拉住我:“额娘,额娘要去宁寿宫,带着她算怎么回事?就让儿子找了人带她去等吧。”说完他回身唤来一个小太监,“把这个小女孩带到养心殿外侯着,等鄂尔泰鄂大人出来交给他。就说,就说她自己在宫门外转悠,被怡亲王妃带了进来,四阿哥五阿哥交待不要难为她。”小太监答应着,领着那叫惜晴的小女孩走了。
      我赞许地看了看弘暾,说:“天不早了,别耽误四阿哥五阿哥去学里,你们赶紧走吧。”说完仍旧往宁寿宫走,脑子里却还不觉得想着刚才那个惜晴。
      
      晚上我把这个事跟允祥说了,他只说我:“你看看,你脑袋还不如暾儿清楚呢。”
      “我是让四阿哥那态度给闹得,那么小个孩子叫他看着好像刺客一样。”想起弘历那张脸我就来气。
      “四阿哥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再说小心点总没错,这么看来神武门那确实疏忽,不管也是不行。”他说着沉思起来。
      我走过去坐在他身旁:“哎,我到现在还想着那小姑娘呢,长得真是个美人胚,那双眼睛看着就像我们瑾儿小时候一样呢。”
      “干吗?相儿媳妇呢?打弘昌那你还不知道?这个事你我可是做不了主的。”他点点我的鼻子,“明儿个晌午我回来,去马兰峪,你可是真要去。”
      我立刻正色:“当然要去。”
      
      第二天早上允祥一走,我就翻找太后交给的信和那个盒子,好容易在床里的小抽屉找到,端着往外爬,没想到踩空了脚踏,盒子一下掉了下去,盖子翻开,从里面滚出一个封好的小罐。一见是瓷罐吓了我一跳,赶紧拿起来前后左右地看有没有摔坏,翻到前面看到上面贴了张小红字条,写着“糖桂花”。我纳闷不已,太后临终留个念想给十四爷,不给留金留银,就给一瓶糖桂花?难道是太后当时脑子糊涂给错了?这么想也不可能,细细回忆太后最后说的话:“倘若有了委屈,叫他还来跟额娘说......”我心里多了一层疑虑,四处看了看,一眼便看见门外矮檐下挂着的鸟笼子......
      
      还没到晌午,允祥就回来了。外面车子早已套好,马兰峪这一趟也不算近,快马加鞭也得走上两天一夜。我早把要带的东西打好包,交给丫头们一样样搬出去装好。允祥坐在后面问:“太后到底交待了什么,你先说给我听听呢。”
      “也没什么,只说要十四叔懂得照顾自己,其他的看信就是了。”我想了想,这样说。允祥盯了我半晌,拍拍腿站起来:“成,那就走吧。”
      及至跨过门槛,他回头看了一眼窗子:“哎?矮檐下那只雀儿呢?”
      “哦,我早上喂食,失手叫它飞了,原想着兴许能回来呢,看来这只雀儿是不认门的,白养了它这么些日子。”我说。
      上了车他还不住地摇头:“可惜了可惜了,那只雀儿灵气的很呢。你的手怎么又抖了?这大晌午头的,难道你冷得很么?”
      我不答,只是把手揣进他怀里,看着窗外。
      
      东陵在这个时候只有顺治和康熙两座园寝。没有现代那样大的范围和热闹的停车场售票处,这里才显出陵墓的肃穆与庄重。陵寝旁边是驻扎的守陵兵士,各自为营盖了不少的房舍,倒看着像个小镇了。马车停在一条巷子外,直走进去是个宽敞的四合大院,房子看起来很新,像是刚盖了不久的。我们走进堂屋的时候,看到的是跐着凳子正在和手下人斗蛐蛐的十四阿哥。
      
      “十四弟,哥哥大老远跑来,你这里是不是该清清场了?”见此情景,允祥从进门就一直阴沉着脸。
      “呦,怡亲王爷驾到,小地方蓬荜生辉啊,你们怎么也没人打个招呼准备准备,赶紧着,洒水扫地抹桌子,爷要听怡亲王训示!对了,不知道王爷是不是有‘圣’旨要传,香案可是没有,哥哥要有,借我一个?”十四阿哥两眼盯着蛐蛐罐,并没有停下手。
      允祥紧攥着拳头,我看得出来他在压抑怒火,就赶紧走到十四跟前说:“皇额娘托我们带了东西,十四叔难道不想看么?”
      十四闻言蹭地跳起来,跑到我跟前说:“什么东西?额娘说了什么?”他突然蹿过来倒吓得我往后一个踉跄,亏得有允祥适时扶住,我在一瞬间听到他们同时发出的浓重呼吸。
      十四有些尴尬,只得命人在堂屋中间摆了一张八仙桌,打扫干净后我把带来的点心吃食摆了一桌子,又叫了秋蕊带着人去厨房张罗点小菜。允祥随即摸出一小坛酒,顿在桌子上说:“十四弟,哥哥来也不为别的,不过是四哥恼了你,让我来说和说和,还跟小时候一样。”
      十四不说话,转头看向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信掏出来递过去:“皇额娘叮嘱十四叔,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要十四叔好好照顾自己,莫让额娘操心。”
      一边看信一边听着我这些话,十四的脸色变了几变,疑虑的眼光看住我,哽咽着问:“除了这些,额娘可有别的嘱托?”
      我抬眼正视他,斩钉截铁:“没了。”
      十四一愣,低头思虑了一会,突然冲我淡淡一笑:“多谢嫂子,胤祯铭记在心!”又摇了摇头,“只怕该是‘允禵’了。”
      “老十四,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两个怎么在书房里淘气么?”允祥说着话,一杯酒斟满。
      “记得,不愿意背书,就悄悄地把法海师傅的书偷拿过来,看见字数多的段子就都给撕下去,都是你的主意,皇父气得把咱两个关到了南薰殿,让咱们对着□□太宗画像跪着。结果咱两个却饿得睡了过去,还是额娘悄悄地送了吃的来。”
      允祥转着酒盅:“额娘如何去得了?那是四哥把自己的饭偷着送了来,只不叫我告诉你,怕你不吃。”
      十四呷了一口酒:“我有那么别扭么?打小我怕他怕得要命,三天两头他净捏着哥哥的款儿排揎我,好像我活着就是碍着他的眼!”
      允祥不答他的话,仍旧自顾自地说:“老十四,还记不记得有一年夏天去围场,咱两个没见过世面的逞能往僻静地方跑,结果愣是惹出一头觅食的老虎,亏得当时咱们还能坐在马上。”
      “呵呵,当然记得,哥哥你可是够厉害的,不仅坐的住,那虎不还是你打死的么?”
      允祥仰头喝下去:“虎是我打死得没错,可是你我也都吓去了一半的命,你以为是谁把我们找到送回去的?回到营帐之前咱两个都晕过去了,就是四哥,只有他跑去那么僻静的地方找。还有那一年......”
      “行了十三哥!”十四不耐烦地打断,“有话直说,现在的主子预备怎么处置我?”
      允祥还是那幅不紧不慢地样子按住他的手:“十四弟,我现在跟你说的,是四哥,所有你不知道的四哥的事,我一样一样说给你。”
      “我知道!”十四甩开他站起来,索性拿起酒坛子灌了一口,“咱们冰嬉冻伤了手是他蹲在外面带着人逮活麻雀脑子送来;咱们弄花了皇父跟前那幅董其昌的字也是他自己去领的罪;他替咱们两个罚跪中暑落了病根!哪一样我不知道?可是哪一样是为我?还不都是因为你,我不过是恰好跟你一起犯错罢了。十三哥,他根本就恨我恨得咬牙切齿,就因为额娘,我最知道的就是这个!”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撂下一句:“我去看看眉儿。”便夺门而逃。
      
      菀眉歪在东屋床上,只是半年不见,她已经瘦得脱了相,白着一张脸还在绣着手里的活计,时不时咳上几声也要好半天才能平复。一见我,她便要起身,我按着她坐下,刚刚在那屋里就已经酸楚的心这会再也忍不住了。菀眉反来劝我:“这是怎么说,嫂子有半年没见,怎么象个小孩子了,见了面没别的话尽顾着淌眼抹泪的。”
      “瞧你这样子,早些年这些妯娌里你原是最伶俐不过的,如今怎么熬成这个样子?”
      她笑笑:“我这身子一向都这样,早些时候年轻,自从生了弘暟之后就亏的再也不能补回来了。说起来我还真懊恼,这么个病歪歪的身子,不仅不能开解他,反叫他看了我就心烦。咳,我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她说完心上一阵憋气,我刚忙倒水喂了她两口,又抚了半天胸口才算压下去。见她这个样子,我也不忍再露出悲戚之意,只聊些家常闲话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十四阿哥恐怖的笑声从堂屋传了出来,“好,我看他是巴不得我死!你去告诉他,我偏不死,除非他敢明目张胆的杀了我!不然,我就活给他看,我一定活得比他长!我就要看着他是怎么样的心狠手辣,众叛亲离!哈哈哈,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哈哈哈”
      十四爷荒腔走板的调子伴着他的笑在空气里飘来飘去,菀眉捂住嘴低声哭出来。我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打量整间简陋的屋子,墙角有很明显的蜘蛛网,其实不是说京城里的阿哥府就没有,只是越到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候,抛却了华丽的蒙蔽,肮脏和迷惑才显得结得大,结得密。
      
      当晚,我们宿在景陵行宫的偏殿里,康熙的灵柩此时尚未入葬,我们便对着天上的月亮拜了又拜。允祥身上还留着浓重的酒气,本来是我极反感的,这会子也顾不得了,只是坐在殿门口紧偎着他,双手死死箍住他的腰。天气已然转暖,可是我仍觉得冷,为这阴森的气氛,为这清冷的月色,也为他额头上展不开的疙瘩和眼里晃动着的晶亮。
      “皇父,您交代的儿子尽力了,以后,也得看个人的缘法了不是?”他嘴里嘟嘟囔囔,我听着却是毛骨悚然:“你在说什么?你别在这样的地方自言自语的。”
      他大手把我的脸按进自己怀里,声音自胸腔传进我耳朵,让我不禁潸然:“我混说着玩呢,其实我是看见这个院子,不觉的就想起了卧龙岗、徐州府,想你给我煮的那些竹筒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