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

    作者有话要说:
    凛冽早就提醒过,浪迹回来就没有什么好事了,米人信偶,不是凛冽愿意虐,实在是老十三可写的好事不多,要是天天只写夫妻两个斗嘴恐怕也没人看了。孩子是要生地,女人是要宠地,悲情更是要渲染地!老十三已经认错了,而且妍月与雅柔气质相似,之前早有铺垫,冷战的时候拿她找找感觉也是无可厚非吧。乌苏氏的孩子已经晚出来两年了,而且老十三的妾室也已经少了好几个了,凛冽自认为不算太后妈了吧?这里的男主只有十三,女主爱的纯粹,爱的单一,属于那种一条道跑到黑的爱,只有这样的爱才能穿透生死,穿越时空!难道一个女主游移于一群深情阿哥的时候,阿哥们就得挺住,阿哥偶尔去幸一下自己名正言顺娶回来的小老婆,女主就得撞墙?这是什么道理?————凛冽斗胆说完,借老十四盔甲顶一下。
    实在不想解释了,只想反问持反对意见的看官大人一句:穿越文应该是个什么样子?有位大人说这里的十三跟一般古代男人没什么两样。凛冽也想反问一句:为什么要有两样?为什么要有区别?难道十三不是个普通的古代男人?他遇到了穿越女就该摒弃掉他的思想?
    每一个看穿越文的人都在讨论什么样的十三值得女主去爱,凛冽想问的是为什么没有人去研究这个女主是不是值得十三去爱?一个可以呼风唤雨妻妾成群的人凭什么要把专宠给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什么样的过人之处?
    有一篇文章里说,感伤不是生命的一种体育。凛冽也要说,爱情,不是生命的一种休闲,不是为了消遣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才去爱,所以在凛冽的文里,穿越是一种前世今生的缘分,需要经受种种挫折去营造,不是一个女人的才艺大比拼。凛冽承认这个女主没个性,不现代,可是如果凛冽像之前跟朋友玩笑间说得那样,给雅柔一个婚外恋的机会,让她在几个阿哥之间转转,或者找个侍卫仆人什么的,甚至可以把未来出生的弘晓写成年羹尧的儿子,那样够刺激么,那样够恶搞么?那样的《怡殇》,你们还看么?
    谢谢每一个大人给的分,即使有不满也没有给凛冽打负分,凛冽感动得无以复加,如果你们还愿意看这篇文章的话,凛冽建议你们回过头去看看前言那一百二十个字,如果真的看懂了,感同身受了,就不会再有意见了,雅柔的痛,是一种隐讳的痛,是双刃的匕首,痛在两人之间。
      康熙五十七年十月,西藏战事正酣,康熙终于授命十四阿哥以抚远大将军之职率正黄旗援兵青海。为了显示朝廷的重视程度,就在队伍出发这天在德胜门外举行了誓师送行大典,连所有的王公大臣以及宫廷内眷命妇都要参加。天气很干燥,我站在福晋的队伍里站久了,有点无聊。虽然孝期未满没有那么隆重的着装,但是这身素服也厚重的可以,再加上风吹得我眼睛涩疼,站的着实辛苦。
      我两手交叠放在身前,低头数着袖口的绣线针脚,数到第三遍的时候,前头传来鼓声。康熙亲自给十四阿哥腰间挂上一柄剑,又整了整他的头盔,最后手落在肩膀上说了很多话。那个时候没有扩音器,当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只远远看到十四阿哥凝重的表情就知道,此一去含意非凡,前途看似明朗,实则难卜得失。
      
      鼓乐齐鸣,无数面旌旗在风里哗哗的飘动着,身穿盔甲的人们都翻身上马,准备启程。最前面的十四阿哥英姿飒爽,亮闪闪的盔甲映着他的脸,投足间尽现一个帅将之风。只见他举起手,队伍全体安静下来,只要这手挥下去,便是马蹄扬尘,关山路远了。
      十四阿哥就那么举着手,回头看向后面,迟迟没有动静。人群中有些小小的骚动,我抬头张望,他的脸冲着我们这边,只是看不清视线。我看了看旁边的十四福晋,两眼瞅着脚下,目光呆滞飘渺。我突然反应过来,用手肘碰碰她:“眉儿。”
      她如梦初醒,我示意她抬头,她看向那个马背上高高的身影,微微扯着嘴角,点了下头。远处,十四阿哥的手终于落了下去。
      
      眉儿的眼神重新回到刚才的地方,我看到有水滴落在尘土里。胸口有点闷,后背也酸疼得厉害,我不自觉去寻找胤祥的方向,他和没有爵位的小阿哥们站在一起,安然淡定,只是脸上疲态藏也藏不住。似乎是看到了刚才我和十四福晋的小动作,他伸出一个手指向我点了两下,然后又作了一个很累的表情。我才要笑,突然想到他的腿,我用手指指自己的右腿,他歪了歪嘴,手心朝下在空中按了按,告诉我安心。
      
      我们的手语引起了十四福晋的好奇,她一头雾水地问我:“十三哥跟你比划什么呢?”
      我摇头:“我哪知道他瞎比划什么呢。”
      “不知道?那我看你还和他聊的有来有去的。”眉儿瞪大有些红肿的眼。
      “什么有来有去,他说他的,我说我的,人心隔肚皮,说不定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我拍拍手,正黄旗的队伍已经走远,康熙也上了龙辇,我们这些人也开始走动着要打道回府了。
      眉儿走在我身边,又陷入沉默,我拉过她的手:“还有的人呢,隔着十万八千里,心还都在一个肚子里,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求一个也不可得?就是隔着这山啊水啊的,又能算什么呢?”她听了有些恍惚,我却知道郊外的某一匹马背上有那么一缕味道已经回来,还绕在她周围,陪着她。
      
      走到自己家的马车前,我邀眉儿明日一同进宫陪德妃聊天,她答应着上车走了。我叹口气刚要踩脚凳,后面的人说话了:
      “你要宽人家的心也用不着拿我做筏子么,什么人心隔肚皮的。” 他一手托了我一把,然后自己也爬进车里。
      我掏出帕子帮他擦了擦脸上的尘土,却擦不掉令人发笑的臭臭的表情,不由打趣他:“你耳朵还真长,女人家的私房话你也听了去。”
      “你的私房话敢情就是编排我?今儿可是让我听见了,没听见的还不知道多少呢,难怪我在德妃娘娘那名声这么差,哎!”他垂头丧气地瞅着我,“每回我去,德妃娘娘总是把我好一顿教训,说什么......”
      他正说着,外面传来四爷的声音:“老十三,你的马怎么闲着?”
      我听了赶紧推他:“正是呢,爷们儿都在外面骑马,你赶紧出去。”他不答,只掀了帘子探出头去。
      四爷又说:“今儿个我当值,呆会把皇父送回宫,我去找你,有个活宝贝要给你看呢。”说完他打马紧着走了,剩下我和胤祥面面相觑。
      
      快傍晚的时候,我带着弘晈试穿新衣裳,小柱儿跑进来回话:“四王爷过府来了,爷吩咐请福晋到前面去。”我想了想,备了一壶新茶并一些小食,扶着丫头往前头来。到了前厅看见四爷跟胤祥都站在那,四爷身后还跟着个人,那人头低的都快碰到地了,但是那熟悉的身影我可是终身难忘,因为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也是在某个院子里的某个前厅,此人一天十一个半时辰都泡在那,叫我郁闷不已。
      捂住嘴把快要忍不住地笑声憋了回去,我叫丫头秋蕊把茶盘放下,小声跟她说:“去后面把喜儿叫过来,就说我要她过来伺候,你自去吧。”秋蕊答应着去了。我走到胤祥身边,对着四爷福了福,转头看胤祥也是了然的憋着笑。只见他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两下,朗声问:“四哥,你说得活宝贝就是他啊?”
      四爷两步走到椅子边上自顾自坐下:“可不是么,别看李卫只是个员外郎,这两年可没少掺和事,头里浙江征粮草抵杂赋税填补陕甘的事,就是他掺和出来的。李卫,来见见十三阿哥。”
      李卫连忙行礼,嘴巴还是那么热乎人:“微臣,不是,奴才李卫,请十三爷安。”我还没笑出来,胤祥刚喝进去的茶“噗嗤”一口全喷了出去,大笑:“哈哈,这,这个说法可新鲜了,四哥,可是我闭塞了,现下朝堂上时兴‘微臣不是奴才’这么叫得?”
      四爷本想端茶碗,笑得没端起来,刚要说,李卫突然猛地抬起头来,手指着胤祥惊呼“老,老艾?”,我跟胤祥都没怎么样,四爷吃惊不小,胤祥说:“四哥,这典故可长了,回头有空弟弟再慢慢给你讲,李卫,你快坐下吧,老艾这个名号以后出了我家可是不能再叫了。不然我这脸面丢了,就把你的扒下来赔。”
      李卫这才琢磨过来,连连称是,也许是想到了从前的交往,他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细汗。恰在这时,喜儿出来了,我把她叫到一旁:“今天王爷在座,不好让你们说话,你且去给换换茶,不可以露了相,看看就好。”
      喜儿答应着,但还是明显紧张。李卫仍旧半低着头,可是眼睛却转来转去,我猜一定是跟着喜儿的脚转悠。我也不禁有点感慨,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喜儿虽然不说,可是早没了从前那伶俐劲,得空就发呆,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如今重又见了李卫,这个事怕也难拖了。
      “李卫,天也晚了,我也不须留你了,你且先去,改日得了方便,我再叫你过来。”胤祥淡淡地说,喜儿出现他有点吃惊,微嗔了我一眼,先把李卫打发走了。
      
      四爷又在外面和他聊了好久,晚间他回到后面时,我都睡下了。爬起来伺候他洗漱,我问:“四哥怎么这会带了李卫来?好些时日没有这个人的信,我还怕喜儿这档子事打了水漂呢。”
      他一笑:“那还了得,那李卫就亏大了,不仅没了媳妇,连祖产都赔出去了。说到这,我可要怪你了,今儿个为什么把喜儿找出来?四哥在那,若是失了态可怎么好?”
      我不以为然:“就想让他们见一面么,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怪苦的呢。四哥怕什么,四哥也不是没娶过媳妇。”
      “这可奇了,怎么你总有理呢?”他把我拉到床边,按着我坐下,故意左看右看,“我倒看看,你这是长了几个心眼几张嘴?”说着上来拧我的脸,我拍开他的手,自己翻身睡到里面。
      “说到李卫这小子还真是能耐,四哥早两年前开始就不见朝廷官员了,更别说他个员外郎。结果他倒好,就为了我托给他的那封信,愣是跑到四哥的亲王府门口堵着,每个门堵几个时辰,一连四天,真叫他给堵着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也躺下,“四哥说明年后半年兴许户部能有个郎中的缺呢,对了,到时候如果李卫得了这个缺,这服也差不多满了,就把喜儿送过去,给他来个双喜临门不好?”
      我想了想:“这还真好,只是不好从咱们这里送吧?”
      “那是自然的,打听打听喜儿家里还有没有人,有最好了,没有再说,这就要靠你了,别白长了张利嘴就用来排揎我。”他的声音慢慢开始迷糊,快睡着了还不忘调侃我。
      我小小地掐了他一把:“我这么利嘴的媳妇还不是你硬讨来的?”
      他猛地睁了眼,转头看看我,然后使劲箍进怀里:“也是。”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当韵儿开始拍着小手唱九九歌的时候,当宫里各处也开始挂上消寒图的时候,五十七年已然接近尾声。
      这一年的除夕家宴好像人特别多,也可能是因为我有些适应不了这样的热闹了。五十八年的新春,是胤祥被宣布“释放”后第一次参加家宴,也是这两年风波不断争斗不断后,第一次这样“一团和气”的凑在一起。除了出征在外的十四爷和永世不得翻身的大阿哥二阿哥以外,有罪的没罪的,得宠的受限的,都在这觥筹交错时戴上面具,济济一堂了。
      
      回首旧的一年里,边境征战,人祸天灾,成日杂七杂八的事使得康熙也难以自如应对了。也许他并不知道,他的生命已经走入了倒计时,他还在疲于对付朝野上下的议论揣测,他还在想方设法的把嫡位之争的火苗生生按下去。十四阿哥走后,他把三旗交给了离争斗中心甚远的三位皇子。七阿哥天生腿疾,人淡如菊;十阿哥虽然向着八阿哥,但八爷头几年得了不是,委实没有可能了,难得的是十阿哥纵然心热,却从未为自己争过;十二阿哥是超然的出了名的敦厚人,自来不理会这些。不过康熙还是有个很微妙的决定,那就是把十二阿哥调出了他从十几岁就跟随的正白旗,而是把正蓝旗交给了他。帝王的心思果然是一刻不能懈怠,储位虚设是隐忧,儿子太多是隐患,而太多的儿子都出色,简直就是隐痛了。
      好在这样的局势里,胤祥和我还能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自出游回来常看他翻一些经文典籍,道家佛家都有涉猎,偶尔还说些“本有今无,本无今有”这样的话,打几个闷葫芦。至于其他的,反正他缄口不言,反正我漠不关心。
      
      “雅柔,我这奶乌他可是入不了你的口了?看你端着半天一口都没动。”八福晋的嗔怪让我回过神来,对她抱歉地笑笑,转着手里的小匙就是无法对那完美的梅花形下手,不由得打趣道:
      “八嫂,这都要怪你府里的厨子,没事做这么好看干什么,叫人舍不得动呢。”
      八福晋按着我的手对着奶乌他切了下去:“你快算了吧,这东西做出来不是给人吃的?你喜欢回头我把模子送给你没事供着去,这会子别在这跟赏宝贝似的。”
      我只得吃了一口,淡淡奶香在嘴里弥漫开来,深吸一口气,我仰头看看外面的老梅:“嫂子,早些年前好像我们也是这样坐在这万春亭里看着老梅吃着点心,记得么?”
      “是啊,说来过的可真快,如今你我都是快三旬的人了。”八福晋眉眼间还是那么倔强,却也学会了用这种平静的语气说话。
      “这好些年不见,你过得可好?”我偏头问她,八爷那件毙鹰的闹剧我隐隐有点耳闻,听说康熙说了狠话,誓死都不想见八爷,可是这回家宴他们还是来了。
      “我怎么过的,你应该最清楚了吧。你比我还要好一点,皇父必竟对你们还没把话说绝呢。”她手里帕子绕了几绕,又小声说,“倒是你自己,石头砸在脚上难道不疼?我问你,你们府里的侧福晋怎么悄没声的就有了?”
      让一个古代女人问这样的话来揶揄我,尴尬可想而知,她看我噎住,倒叹口气来劝我:“算了,看你这张脸我就知道你远不是那时候说什么有吃有喝就满足的人了。雅柔,别把别人的苦揽到自己身上来,你走到今天,值得么?”
      胤祥,我默默地念了两遍这个名字,很严肃的对八福晋说:“嫂子,你先反问你自己吧。我虽别扭,只是这夫妻之间,问不出值得不值得。”
      
      “呦,这话说得真好,弟妹真是不枉了名讳里一个柔字!”一个温婉带点沙哑的女声在背后响起,我跟八福晋一起回头,正对上一双玩味的眸子,我慌忙欠欠身:
      “给十二哥,十二嫂请安。”
      
      十二福晋给毓琴请了安,挨着她另一边坐下说:“弟妹真是通透人儿,怎么这话到你嘴里说出来,听着就舒坦,早些年我嫁过来时就常听爷说十三弟是有福的,果然不错。”
      很普通的两句奉承客套话,可惜说的人是十二福晋,听的人是十二阿哥,气氛似乎有点怪。毓琴悄悄用袖子掩着在我手上捏了捏,我顿时觉得无趣起来,一条辫子留了这么多年,任谁也嫌累赘了。
      “老十二,爷们都在前面,你怎么不去跟他们聊天?”毓琴忍不住插了嘴,十二阿哥似乎正在想什么,突然被她惊醒,赶紧赔笑着回答:“我刚从前面过来,天气不错,就出来逛逛,不想碰见嫂子和弟妹,倒也巧了。”
      他说完把脸转向我:“多年不见,弟妹一向可好?”
      “劳十二哥惦记,一切都好。十二哥从前面来可有看见我们爷?我本来是要去寻他的,碰见八嫂就聊住了,若是他在我这就过去。”就当是我心虚吧,反正我一看见十二阿哥就想跑。
      十二阿哥似乎早有预料,很仔细地看着我,微微一笑:“才刚是在,半路走散了,这会子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你不如坐这等,说不定一会就寻了来。”
      “正是呢,我们才来你就要走,呆会八嫂子没意思起来,倒是我们的不是了。”十二福晋拉住我,一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毓琴笑着拍拍她的肩:“不妨,她真的是来寻老十三的,这会子也该去了。”
      
      正在僵持间,后面走来一个丫头,竟然是喜儿,手里托着一个托盘,福了福身:“奴婢给十二爷,各位福晋请安。”
      我一愣:“你怎么跑进来了,谁叫你来的?”
      喜儿把手里的盘子递过来给我看:“爷怕主子冷,巴巴的叫了小福子回去拿手炉,奴婢一看担心别人不妥帖,自己就跟来了,爷吩咐叫把这个早年收着的炉找出来,说这个比主子惯用的那个胎子薄,抱着轻巧。只是又怕主子跟福晋们一处斗牌,就吩咐说万一手里不得闲,好歹把这斗篷披上。”
      听她罗罗嗦嗦说了这么一大堆,我的脸早就烫的像炉膛里的煤球一般,不仅大红还灰头土脸。八福晋已经笑的支撑不住了,推着我跟十二福晋说:“瞧瞧老十三这个轻狂劲儿的,难道这宫里就找不到个手炉斗篷的?你快去吧,再不去呆会怕是把家都搬了来。”
      “既是这样,我们也该走了,改日得了空,再找老十三一处闲谈。”十二阿哥早已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说了这些话,便带着他的福晋头也不回地直奔神武门方向去了。
      八福晋晃了晃发怔的我,似笑非笑地说了句:“我看,你刚才说的那句值不值得的话,我有些明白了。”
      我暗暗吁了口气,反手握住她:“八嫂,多余的话说多了就生分了,倘若有天八嫂有了难处,做妹子的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毓琴咯咯地笑出来,握了握我的手便也走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雅柔,有的事,我们女人家也掺合不了,他日不管有了什么,你我总还是一样的好就是了。”
      
      利落的背影消失在堆绣山旁的拐角处,我突然觉得怀里的手炉似乎不那么热了,八嫂这个明丽的女人,那么热情地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无论爱恨都是直率坚定,坦荡无疑,把一身的骄傲与尊贵都依附于一个倾心相许的男人身上。我想,即使她的未来是那么昏暗,至少,她有过昨天的笑靥和今天的深思,她是满足的。
      
      “走远了,还看呢!”不等我回头,眼睛被一只手蒙住,我赶紧跳开,紧张地四下里看看,这是紫禁城,我们这位爷真是吃错了药不成,这么随便的。
      “你不怕底下人笑话,我还怕呢,你去哪了,要我寻了这大半日。”我边走边埋怨他。
      他歪着嘴满不在乎地说:“看你聊得高兴,就没过来,你也是,大冷的天不好生拣暖和地界儿呆着。”
      我把手炉举起来:“看把你周到的,有你找人送这个的,干吗不来带我回家?”
      他把手炉接过去递给后面的人,热热的掌心包住我的手:“走,咱回家!” 任他牵着,那点羞臊就撂在御花园吧,谁知道明天的天气是阴是晴呢?
      
      系上夹袍领口的排扣,小小的圆假领稳妥地翻在外面,再把马蹄护袖仔细卷好,戴上镶了玛瑙帽正的小瓜皮帽。“好了,爷看看怎么样?”我把弘晈转过去给胤祥看,胤祥坐在大椅子里抬了抬眼,说:“嗯,这么一打扮,有点样子了。三阿哥,去了要听师傅的话,学着你哥哥们的作派,知道没?”
      弘晈怯怯地点点头,我把他拉回来:“弘晈,你阿玛是说,这一去,你可再不是奶娃娃了,要和哥哥们一样,好好念书,就算师傅说你罚你,也不许哭鼻子,好不好?”
      “儿子记住了,额娘喜欢会念书的阿哥。”弘晈咧开嘴笑,露出刚掉了门牙的小豁口,逗得我不禁笑出来。用手捏捏他的脸,站起身把提盒交给跟着的人,又叮嘱了几句,弘晈就在太监小厮的跟随下,蹦蹦跳跳地走了。
      我站在屋门口看着他走远,几只小鸟飞落在他身后的庭院里。早春时节,是万物苏醒的时节,也是冰消雪融的时节。
      
      回过神,正对上胤祥深含笑意的眼睛,见我看他又低下藏进书本里。我摇摇头过去按下他手里的书:“还这么闲在呢,现下连老三都去上学了,一个个都长大啦,我说爷,瑾儿的事倒是怎么着?德娘娘偶然提了一句,说皇父看上了一个侍卫,有意指一位格格给他,我想既然专门说给我听,难保主意不在瑾儿身上,你说呢?”
      他拉我到身边,伸手揽着我的腰:“你说是就是吧,反正这府里的事有你,我放心得很。有个话我得提醒你,这些个女眷之间,你还是该时常走动,太消停的过了也不好,当然亲疏过从也不要明显。皇父现在的忌讳,还有谁比你我更清楚呢?知道你单跟八嫂子和老十四媳妇好,可惜......”
      “可惜她们身上都盖着皇子福晋的大印,沾了黑的就黑,沾了红的就红,是不是?我自己也是个‘黑’媳妇呢,我能连这个都不知道?只是我看不惯的人要我一脸假笑对着她们,好的人又不能总来往,我宁愿在家呆着。”我接过他的话茬,心里闷闷的。
      他站起身,捧着我的脸,眼神复杂。
      
      “奴才无状,雍亲王府送过来一封信,叫爷看了立时回一封。”小福子的话音让我们赶紧分开,胤祥复又坐下看信,过了一会把信拍在桌子上:“又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年羹尧,晋个总督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说罢铺纸沾墨,腕子悬了半天,然后洋洋洒洒,整张信纸一挥而就。
      我看他认真的表情,忍不住问:“你选好了?”见他不解,我指指那信,用手比了个“四”字,“你真的决定这么选了?”
      他搁下笔,重新摆回小福子进来前的姿势说:“非选不可!你怎么说?”
      我翻翻白眼,贴上他的唇之前回答:“自然你所选就是我所选喽。”
      改变历史么?笑话,且不说雍正算得上是个好皇帝;只说眼下,我还不至于嫌自己命太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