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殇

作者:凛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进宫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我就是我和水瓶宝宝的分,原是一篇游戏之作,开始就得到你们的支持,给笔者注入了无穷的力量
      话音没落一只手就把我拎起来扔在床边的脚榻上,甩得我晕头转向,小喜儿和一个老太太赶紧一左一右把我扶起来,我困惑的看着眼前黑着一张面孔的十三阿哥,心里直发怵。
      “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么?这个倒是记得清楚得很啊!”他晃了晃手里的碎碗片,“才见你吓得那个样子,我还信了几分,这才多大一会工夫,我警告你,爷这回人丢得够大了的,别以为你是嫡福晋我就办不了你,老老实实行完了家礼,过三个月想死我自然成全了你!崔嬷嬷,教她行家礼的规矩!”说罢回身竟踹了小喜儿一脚,“赶紧给你主子换衣服,再出差错爷先赏你二十板子!”
      一头雾水地听他说了这么一大篇子,快的我都插不上话解释,直到看见小喜儿被他一脚踹在地下,我这正义感立刻烧得心火一拱一拱的。跳过去扶起小喜儿,抬起头瞪着他,憋了满肚子的国骂一时竟不知道该从哪句先开始了,不必照镜子也知道我现在脸黑的肯定不输给他。这人听风就是雨的也太莽撞些个了,本来手上莫名其妙带个口子我也很郁闷啊。才想不计较,又觉得这么让他委屈了去着实不甘心。
      思来想去,我转过头,用尽量冷的语气开了口:“这府上的规矩可是让人大开眼界了,摔坏一个饭碗便要打人骂狗,明儿个要是我失手打了咸菜坛子,岂不是该送进宗人府了?”
      满意地看他愣在那里,背过身又说:“爷请先外头凉快凉快,容我先垫点东西再发落可好?”说罢便坐下不再理他,一边又示意小喜儿给我盛粥 。半晌才听见后面“你....咳!”的一声,再回头他已经拔脚出去了。侥幸之余还是有点担心,也不知道会不会紧接着甩出一双“小鞋”给我穿呢。
      ......
      
      呆呆地盯着镜子,看小喜儿左一盘右一绕的把我的头发绾在一个金镶玉的扁方上,动作麻利的令人咂舌。扁方两头留出空,各露出一个口衔连环的鸟头,环下各坠大红流苏并珍珠二串。头顶的两把绾好后,正中攒了朵珠花,才又将颈后留下的头发编成几根小辫,再归总挽起用一根发带系紧,遂成燕尾。
      穿上大红团花的褂子,小喜儿端来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只玉镯,一个五彩荷包,一支累丝攒金的牡丹花簪。一一给我戴上,我转脸看到匣子里有根梢蓝点翠的团花簪,便拈起来对小喜儿说:“带这个不好?”
      没等小喜儿答话,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插了嘴:“戴那牡丹的罢,那一套是皇父赏赐的”。
      我在镜子里对着喜儿撇撇嘴,心想:我又没问你,坐在那半天臭个脸不开口,这会子开了口就是这腔调,古代的阿哥真不好相处。
      装扮完毕,套上盆底鞋,我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还好,初中的时候去避暑山庄照宫装照时,我就穿过这种鞋,对于它的稳妥程度心里有底了,想来出门坐车都有人扶着,应该没问题的 。转过身,斜着眼对十三阿哥说:“请爷的示下,没有什么不妥了吧”边说还边标准的福下身去。他上下看了看,脸色缓和了些,又低头看看自己,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抬手把自己腰间的荷包摘下扔在床上,然后对我说:
      “把你准备的荷包拿来给我带上!”
      “我准备的?什么荷包?”
      小喜儿一旁拉拉我,小声说:“就是出嫁前按规矩给爷绣的荷包”
      我皱了脸,出嫁前的事我哪知道?小喜儿又说:“大概就在那箱子里”,说罢用手指着紫檀柜旁用锦缎的巾子盖着的一口木箱。我慢慢挪了过去,打开箱子兀自翻了起来,心下又担心头发乱了衣服皱了,翻得实在痛苦,好容易在一沓子丝帕中间找到一个荷包,跟十三阿哥原先带的那个一样的金黄色,一面金丝黑线绣着二龙戏珠,一面是红线绣着一圈福字围着一团满文,手工甚是精致。心知大概就是这个,便转手交给十三阿哥。
      他拿过去在手里摩挲了一下,嘴里还取笑了一句:“你既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你这手艺是不是就此绝了”一头说,一头便往腰上带。蓦地,他停了动作,眼睛死死盯着荷包福字的那一面,脸瞬间变成青色。然后抬起头瞪着我:“你真要我带这个进宫?”
      我困惑地看着他:“好像没有别的了。”
      他眯了眼看我,突然一把攥过我的右手,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是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割了腕子?还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
      我被他的嗓门唬了一跳,刚要反驳,听了这话反被勾起了好奇心:“为什么?你倒说说看?”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真诚了,他一下子哑住,继而慢慢放开我,另一只手却死死的像是想要把那个荷包揉烂了,这样沉默了一会,外头一个小太监来回话:
      “爷,时候不早了,车在外头等着呢”
      他迅速把那荷包扔给我,说:“最好赶紧给我处理掉,让别人看见,我也救不了你!”随即带上自己原先那个,转身出了门。
      我心里顿时酸涩难当,这叫什么事,一天当中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吼了两回,看了一天的臭脸,往后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说起来这十三阿哥府距离宫城并不远,就在今天新东安市场旁边,想当初从王府井沿着长安街一路走到西单都不当回事,现在却让这破车颠得我感觉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开始时心里烦躁,而后就是五脏六腑跳成一个,就快要吐出来了。为了转移注意力,我难受得闭起眼,心里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回忆起这恼人的一天,我终于完全接受了这个环境的真实性,同时怀念起了来这里之前忙碌而平静的日子,酸楚不已。也不知道我是否还有运气返回还是必须在这里终此一生。抑或,我原本就该在这里,几百年后的生活才是个意外?我的家人,朋友,我现在是与他们空间并行?还是我根本就已经被那个世界遗忘?这些茫无头绪的思想一条条飘忽起来,最终搅成一团,结成个死扣砸在心上,一下子砸醒了我。当务之急,我要如何生活在这个我一知半解的时代?且不说琴棋书画样样不通,规矩礼节更是一塌糊涂,只说眼前毫无选择地成为一个妻子、一个主人,这样尴尬的位置就足够我适应个十年八载的。对面这个需要朝夕相处的人看来并不容易沟通,指望他的保护就太不切实际了,现代那点子为人处事的态度、语言和手段用在这里,不见得管用,一个搞不好还会被当成怪物镇压掉。哎,真是难啊!
      
      想来想去,还是那个想法,走一步算一步,既然言多必失,那我少说话总行吧?反正我是个女人,既不需要冲锋陷阵,也不需要上朝参政,谨言慎行还能落个温顺贤淑呢!打定了主意,整个人便轻松起来,好像坐车也没这么难受了。
      转过脸看看坐在我对面闭目养神的那个人,什么义薄云天?什么侠王?什么柔情似水又什么体贴入微?伟大的清穿小说女主们,要是让她们看到我面前的这个不太帅的满洲汉子,要是让她们像我这样被他吼上一天两天的,怕不是要把那芳心华丽丽的碎上一地么?想到这我无奈的撇嘴笑笑,自看向车外,一时无话。
      
      车子从东华门进城,过桥右转一直往北到景运门前停下,小福子先引着十三阿哥下了车,接着小喜儿跳了下去,撩开帘子转身来扶我,我往下一探头,见一个小太监瞬间趴在脚下,抬头看看十三阿哥,他拧着眉朝那小太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踩着下来。我犹豫再三,伸了伸脚就是没办法踩下去,索性又抬头看他,十三不耐烦等了,走过来一脚踹开小太监抬手半拽半搂地把我拖了下来。
      这时有小太监来回:“给十三阿哥,福晋请安,皇上这会子在慈宁宫摆了戏,就不过毓庆宫来了,叫阿哥福晋先在这头行家礼罢,过后再一道过去就是了。”
      十三听说,便回头吩咐小福子:“既是这样,你去把车停在西华门外罢,散了戏从西边回去”,说完便扭头进了前星门,我在一旁愣神儿,心里还在为刚才那小太监无辜挨一脚而介怀。他转身看向我,小喜儿赶紧搀我大步跟上。
      
      刚走过第二进院,迎面走来一个身着亮红色旗装明眸皓齿的贵妇,水光溜滑的两把头,一只硕大的镶翡翠金步摇簪在脑后,随着她走路的频率亮闪闪的摆动着煞是好看,直衬得她绿鬓如云,肌肤胜雪,满身的贵气和骄傲无所遁形。十三忙上前打个千儿说:“给八嫂子请安。”,我心下揣度,原来这就是那个有名的“妒妇”八福晋了,怪道是这样通身的气派。正想着却被十三拉了过去:“还不快给嫂子见礼!”我忙福下身去,八福晋一把拉住,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笑着对十三说:
      “罢了罢了,这可就是一家人了,我领弟妹先过去妯娌姐妹那边,十三弟自去正屋和爷们儿一处说笑罢,交给我你且放宽心。”
      “既是如此,就偏劳嫂子了!”说罢,十三转身往正殿去了。八福晋拉了我的手笑道:“这行家礼的规矩原是要自家妯娌领着呢,好妹妹,我先带你去见见嫂子们,咱们皇家媳妇不方便常来往,难得聚在一起时也热闹着呢。”
      
      说话间已经进了次间,只见一群姹紫嫣红的盛装贵妇们分成两桌围坐,中间正座上的一个穿黄色衣服头戴凤簪,另有两个少女坐在炕桌前下棋。见我们进来,年纪轻的都站了起来,丫头女官们赶着过来行了礼。八福晋引我到那正座旁,一个女官在我面前放下一个垫子,我便知道上面的这就是太子妃,看样子是要行国礼了,于是按着白天教养嬷嬷教得跪了下去。
      太子妃从座上走下来,一手扶了我,转脸对八福晋笑说:“如今添上个十三弟妹,咱们这可是越发热闹了”,八福晋笑:“可不是,下个月老十四也大婚,到时候人就更多了!”说完便领我到个人面前行礼,我心下紧张得很,就怕出错,也不敢多话,只是低着头想着规矩。
      八福晋对众人说:“你们成日家只说四嫂是个恬淡人,怎么我看这十三弟妹更是娴静得很,竟有些像德妃娘娘的品格呢。”
      旁边的四福晋轻笑着开了口:“毓琴,你只说你的,做什么拿我比?没得叫新弟妹笑话我老脸皮厚了还恬淡呢。”
      我打眼看这四福晋,细长眉眼,一身淡紫色的宫装,连手上的帕子和头上的钗环都是淡紫色的。果真是自有那么一股“与世无争”的味道,较之先前我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脸,不是洒脱,竟是超脱了。
      见我看她,四福晋眯眼一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说:“果真好灵秀个人儿,怪道老十三急火火地跑去求了旨呢。”又回头对那两个下棋的少女喊道:“熹琳熹慧,还不过来见过你们新嫂嫂呢。”
      那两个女孩乖巧地过来嫂嫂长短的见了礼,四福晋告诉我说:“这是八公主和十公主,十三弟嫡嫡亲的两个妹子,现如今年长的公主们该嫁的都嫁了,眼前懂事了的,也就是他们两个了。”我一一回以微笑。
      这时旁边的九福晋和十福晋也走过来一处闲话。我深知清廷选秀的的规则是门第人品第一,决不以容貌为标准,而且为避免美色误国,样貌出众的反而很难进入皇家。可是平心而论,这九福晋可算是长得很是出彩了,她有一对满人少见的杏核眼,明眸善睐,顾盼生辉,只不过穿着上过于铺张,难免显得有些俗气。十福晋倒是看上去憨憨的比较好相处,说话也是大声大气快人快语。
      几个人在一起不过闲聊些衣服首饰听曲观戏的话,十福晋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对我说:“我恍惚听见说弟妹大婚那日病倒了?要不这家礼怎么今儿个才办呢?”,此言一出,众人都变了脸色,一时竟安静下来。八福晋赶紧笑着拦下来:“我看他们爷们那边应该齐了,咱们过去吧。”
      
      九福晋立刻拉住十福晋走在后面悄悄的说话,我机械地被八福晋和四福晋一左一右带着,紧跟在太子妃身后。心里却早就顾不得向那些规矩礼仪了,只感觉芒刺在背,刚刚众人瞬息万变的表情在我眼前一遍遍地映着。自从我接受现在的处境开始,各个方面都考虑了,惟独忽略了这件直接促使我来到清朝的事,也许因为它发生在我清醒之前,也许因为它是这身体的本尊所为。然而不管怎么样,大婚自裁是抗旨不遵的罪名,既然我是在下轿时被发现,那不就是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想起早上十三说的话:“爷这回人丢得够大了......”难怪,他看到我捡起碗片时那么恼火,倘若再来一次,只怕这皇家的体面也要随着马尔汉一家血淋淋的脑袋一起坍塌了!!
      
      惊骇之余,我也不免有些迷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众人在见到我时泰然自若,但是刚才十福晋的问话却让我知道她们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怕,这会儿就是逮只紫禁城里的耗子让它抓阄选出本年度清宫最大新闻,它也能给你抓出“十三福晋新婚自杀”的条儿出来!我不禁开始哀叹,心中实在鄙视那个一了百了的兆佳.雅柔,也不免同情十三阿哥,更同情如履薄冰的自己,最忐忑不安的是,我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康熙?我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来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的程度呢?
      不容我多想,众福晋公主已经把我带到正殿门口,隐约可见皇子们顺序坐在里面,不时还有笑声传出来,我慢慢抬脚迈步刚要进去,冷不防从旁边走进去一个一身正白旗戎装的人,口里只管说着:“我可是赶上了?”我还不及细看此人,先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了下来,好像所有的眼光都似有似无的瞟到了我身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