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兴许是玩得晚了,再加上白天那么累,我们是被踢醒的。
      我捂着眼,看到逆光而立的倩影。是栖华。不自觉地,我呼出一口气,“栖华姑娘……”
      “三位真当这么儿是来享福的哪?”她似笑非笑地瞟过柴堆,“好歹也一昼夜了,居然只劈了那么点。”
      虞靖别开头。老实说,栖华的气焰还真让人受不了。
      “啊,姑娘言重了。我们三个为了能吃上饭睡上觉,可是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劈出了那么堆柴,虽不算快,可这享福二字也是谈不上的。”我和气地笑着,但语气已变。栖华并不是见好就收的人,那么一味退让,只会让她更得寸进尺而已。
      栖华大概没料到我居然会说变就变,一时倒住了口,只是冷冷的瞧着我们。虞靖、燕巧见我如此回话,便都站到我身侧。
      嗯,同仇敌忾呢!我好玩地想着,忽地想起《诗经》中的《无衣》,一时没留神就这么念了出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虞靖笑看我一眼,轻轻接上。至此,我们三个竟全然将栖华晾在边上,等这段诗念完,我们发现栖华的脸也黑了。
      “好,好个‘与子同仇’!”栖华气得浑身都在抖。
      我奇怪地朝她看了眼,照理,栖华不是会那么容易动气的人,难道……我忽然想到,说不定,她已以修月、拘缘手里吃过亏了。呵呵呵呵,我顿时眉开眼笑。一报还一报,报应还真是不爽呢!
      
      “你还敢笑!”栖华一扬手,一个巴掌便劈头向我盖过来。
      我皱眉,闪避不及,“啪”一下,打在左颊上。唔,好疼!我捂住脸倒吸一口气。真没想到她居然会动粗,当真那么有恃无恐么?
      “你怎么打人?”燕巧忙上前扶住我。许是打得真有些厉害吧,她的眼中少见地泛出怒意。
      “哼!难道还打不得了?”栖华见一招得手,气焰更高,扬着头一脸的不可一世。
      “你……”虞靖上前就想还她一巴掌,却被我拉住,她回头瞪我,“干什么?”
      我揉着脸,淡淡地说,“这还得我来,你着什么急?”
      虞靖、燕巧一听我这么说便都让开了一步。
      “你,你敢?”栖华死盯住我的手,一脸倨傲。料定我不敢动手么?
      “是,我是不敢。不过这巴掌一定会有人还的,说不定还是双倍。”我笑了下,捂住脸突然哭出声。
      栖华、虞靖都被我吓了一跳,燕巧朝远处看了眼,冲我一笑。“是呀,我们几个的手那么嫩,她那种脸可是铁沙掌拿来练掌的。”
      栖华大怒,又要扬起手,这次却被虞靖捉住。
      “你以为我们会任你打下第二次?”
      “你……”
      “住手。”枕霞陪同一名文士打扮的人走进后园。
      我捂着脸,低头退开。正主儿上场了,谅枕霞在六爷的手下面前也不敢包庇自家妹妹。
      “栖华,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姐,你没看见,她们……”
      “住口!”枕霞看了眼文士,一眼瞪掉了栖华接下去的话,又转过身对着我们道,“对不起,舍妹无知,请三位不要……”
      枕霞在看到我放下捂着脸的手后就闭了嘴,秀眉锁得紧紧的,“栖华,是你动的手?”
      “我,我……”
      “啪啪”枕霞下手毫不留情。栖华粉嫩的脸上立刻肿起指印,应该不会比我好。
      “下去。”
      “是。”栖华连手也不敢抚上脸,咬了咬唇就退出后园。
      枕霞走到我面前,“舍妹不知轻重,望……”
      我连忙截住她的话,“大管事言重了,是我们没有按时将这堆柴在昨天劈完,栖华姑娘要罚也是应该的。”
      枕霞与那文士朝半屋子的柴堆看了过去,枕霞的脸色更黑了,想要说什么,却被那文士抢先一步。
      他温和地看了看我们三个,问,“三位也是水先生的弟子吧?”
      “是。”虞靖应道。
      我有些心虚,慢慢不着痕迹地移到燕巧身后。其实我会揪着栖华的事不放,就是怕他开口。因为,他代表着六爷的意思,也代表着真正的麻烦。
      “敝姓宣名霁,非常仰慕水先生才华。这一次便是从他那里过来。”
      哦?我心中一动。师傅对他说了什么?依师傅近十年来的清静生活,会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找他?又是什么样的人才找得着他?
      虞靖、燕巧很是开心,“师傅他老人家好么么?”
      “好。水先生寄情山野,‘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真乃第一豁达人也。”宣霁笑笑,“啊,这次拜会先生,他还特意提到了三位,虞靖姑娘,平澜姑娘,燕巧姑娘。不知三位过得怎么样,令他好生记挂。”
      我看着他深邃的眼,恐怕不是那么回事吧?依师傅的心性,他不会对一个才见过一两面的人说这些,要传个话也不会用如此聪明,一点就通的人。除非……是有什么安排,或者,这根本就是六爷的意思。
      宣霁见我们不说话,又笑了笑,接着道,“我回程时向六爷禀明了此事,六爷说正想见见几位,我也想来拜会一下水先生的弟子,所以就让枕霞姑娘代为引见。”
      果然,我暗叹一口气,听虞靖回道:“让先生见笑了。”
      枕霞见宣霁道明了来意,忙道,“几位是六爷的人,是我疏忽了,让舍妹胡闹到这个地步,三位先去,我回头一定好好教训她。”
      “三位请。”宣霁好风度地站在一旁。
      唉,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走一遭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