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已是二十八了,今年是小年,没有年三十,为了就到的除夕,整个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忙得团团转。军务政要已在二十五日之前解决整理妥当,而各州县也无特别紧要的事情,于是我这儿的正经活儿倒反是空下来了。
      中午,就只剩下我和燕巧才有时间吃饭,虞靖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了,午饭也经常是塞一个包子在嘴里,边嚼边看帐目就这么过了。
      “啧!没了虞靖,饭色就差了整整几个档次。”燕巧边吃边挑剔。
      我夹起一口菜佐着饭吃着,没有吭声。这几日,几乎将我心力榨干。
      燕巧看看我,“你这几晚怎么过的?”
      “睡觉。”我头也没抬。
      “没见你和我们一起去过修月的地方,朴园的东西也没动过,你到底睡哪?”
      “张烟、秋航都可以。”
      “可你一个地方也没去过吧?”燕巧盯住我。
      我朝她看一眼,笑道:“书房总是个地方吧。”
      燕巧泄气,“不是在早四日前就该结了吗?怎么还有那么多事?”
      “总还有许多事是不分过不过年的。”我语气清淡,并不想多说。
      “那朴园那边你打算怎么办?那几床被褥差不多也要烂了。”
      我眼一沉,冷笑,“那就让它烂着吧。”
      燕巧看着我忽然不说话了,我心里微涩,可是这种黑暗我并不想让她沾染。匆匆吃完饭,我又回到书房。六爷去了凌州郊外,整个书房一时有些静。我环顾四周,窗明几净,六爷是个爱干净的人,手下的丫鬟小厮也都□□得明明白白。同样,他对手下人也要求做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朴园那几床被褥算什么,这些小事根本不用燕巧来操心的。
      从窗台望出去,远远地看见家丁丫鬟来来往往,过年的喜气散布四周,浓烈地燃烧开来。六爷对下人的要求自是严厉,但仍是有零零落落的炮仗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是除夕了,虽不合规矩,但热闹欢喜之余也不那么计较。
      还在蒙乾镇的时候,也是这般吧。我、张烟、虞靖向来没个约束,放起炮仗来也不输于别家的小子。而修月与秋航是十分安分的人,连看也不看。燕巧喜欢看却不敢放。拘缘是早早被父母拴在家中。不过,晚上都会结伴到师傅的书斋里跟师傅一起。
      或许因为是除夕,所以师傅这天晚上都会喝点酒,微醺的他总让人觉得有丝悲哀缠绕在其眉间。有一次,我和虞靖还偷偷看见他拿着一块通体澄黄的玉佩反复思量。那时候不懂,还曾偷出来玩过,现在想来,师傅这一生必定也有许多痛苦与无奈吧。
      现在想起他那日的绝情来,也明白了他自有他的隐衷,只是我们都不能知道。
      
      除夕了,云散,雪止,多风。凌州的雪很轻,风轻轻一卷,即满天飘零,“千树万树梨花开”原来不止北地才有。喜庆的气息很浓,大伙都乐呵呵地忙着。
      但我忽然发觉,府里有一批人很平静,一种预先安排过的镇定。那是侍卫。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六爷在安排着什么,但我却看不出端倪。
      算了,我还有我的事,六爷既然有所决断,想也布置妥当了。我在书房院外拐了个弯,前面即是帐房,虞靖正在那里忙活。
      我敲门进去,“虞靖,怎么还在忙?”
      “啊,平澜哪,你去帮帮燕巧吧,她被叫去替补各种杂役,上午已不不知吐了多少苦水。”虞靖整张脸都埋在帐册里,头也没顾得上抬。
      我略一迟疑,“好。今晚有空你过来一趟,我有话要跟你说。”
      虞靖抬头,“什么事?”
      “现在你先忙吧。”我不再打扰,转身往回走。燕巧那么懒散,必不堪被这么叫来叫去地打杂。如果由我叫她去书房帮忙倒还可救她一救。
      
      和燕巧在小园子里聊了半天的话,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晚间。冬日的天总是暗得快。
      六爷一落座,仆人便如流水般地进出‘景斜园’,一道道菜色花样繁复,让人眼花缭乱。
      先是丽人献茗,上的是首山毛峰。再来便是开胃菜,乾果四品:奶白杏仁、柿霜软糖、酥炸腰果、糖炒花生。蜜饯四品:蜜饯鸭梨、蜜饯小枣、蜜饯荔枝、蜜饯哈蜜杏。饽饽四品:鞭蓉糕、豆沙糕、椰子盏、鸳鸯卷。酱菜四品:麻辣乳瓜片、酱小椒、甜酱姜牙、酱甘螺。
      然后是前菜七品:凤凰展翅、熊猫蟹肉、虾籽冬笋、五丝洋粉、五香鳜鱼、酸辣黄瓜、陈皮牛肉。膳汤一品:罐煨山鸡丝燕窝。御菜十品:原壳鲜鲍鱼、烧鹧鸪、芜爆散丹、鸡丝豆苗、珍珠鱼丸、猴头蘑扒鱼翅、滑熘鸭脯、素炒鳝丝、腰果鹿丁、扒鱼肚卷、清蒸时鲜、炒时蔬、酿冬菇盒、荷叶鸡、岑州海参。还有糕点如许:冰花糕、松子海□□、芙蓉香蕉卷。
      酒是最好的花雕,当然也上了凌州最是清洌的‘垅觉芳’。
      末了还有时令点心、高汤水饺。
      所谓富家气派,我算是见识到了。看着满桌的酒菜,光是看就觉得舍不得下筷。六爷自是淡噙着笑意,修月、张烟、秋航、拘缘四个也开心地吃着菜,一桌子人显得和气又喜意洋洋。但为什么我看着六爷的眼,却发觉他有一丝异于平时的冷静呢?像在全力备战。
      我微微皱眉,眼光看上拘缘,她笑得那么祥和,肚子已隆起来,那里有一个生命正在成长,明年夏天就会有一个孩子呱呱坠地。
      宴席进行了大半,院里却猛然刮来一阵强劲的大见,吹得人睁不开眼。‘景斜园’的院门被风吹开,外面响起了打斗声。我一惊,难道……我飞快地看向六爷,只见他仍是淡噙着笑意。六爷等的就是这个么?灵光一闪,“他那点子伎俩我还不放在心上”,来的这些刺客是王上派的?如果是,那可真是个卑鄙却有用的主意,那是说如果六爷没防备的话。
      屋子里所有人都惊疑不定,只有六爷拿着酒杯轻酌着。一阵轻风吹过,我忽然感到眼前一闪,六爷已长剑出鞘,直指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屋里的黑衣人。刺客!丫鬟仆人们都惊叫起来,都纷纷涌向门外。我快步上前扶住拘缘已略显笨重的身子,对其他人大喊,“全呆在一边!外面更危险。”
      听打斗声的激烈,显然来的远不止三四个。此时出去,无异自寻死路。我护着拘缘,拉住张烟,让丫鬟们围成一圈,环住她们的主子。看六爷胸有成竹的样子,应付一个刺客应该可以吧。我心急地看着眼前一青一黑两条身影,他们打得如何我不知道,但看六爷依旧气定神闲的样子,显是游刃有余了。我吁出一口气,一旁修月紧抓着的我的衣角也轻轻松开了。才想安慰一下紧张得不行的拘缘,却见那刺客不知挥出什么,六爷翻身一跃,仆人中已有两人忽然倒地。是暗器?!还来不及惊诧,那刺客趁六爷一跃之时便向我们这一处扑来。目标似乎直指拘缘。
      我情急之中已抱住拘缘一个转身,手被人抓住,我忍痛将拘缘顶开,人已被刺客拉过去。手似乎脱臼了,疼得人冷汗直冒。那刺客没料到他居然会抓错人,一个怔愣,六爷的剑已当胸刺来。
      这是气势惊人一的剑,也是必杀的一剑,刺客眼神一冷,将我横在胸前,竟是要用我来挡剑!
      
      冰冷的杀气充斥全身,一时我只能瞪大眼睛瞧着死亡之剑刺过来,心跳似乎也在这一刻停止。我抖着唇,喉咙里却像塞着一团绵花似的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顺着越来越贴近胸口的剑,我对上六爷的眼,那里面是一片冰冷冰冷的杀意,似乎闪过一抹迟疑,但随即是更冷的寒光,他眼一紧,居然是直直看着我的眼将剑送入。
      胸口一阵尖锐的刺痛,快速而冰冷地夺去呼吸,我很清楚地感觉到长剑贯穿了身体,于身后晕开一阵温热,渗入我冰冷的胸口。胸口很疼,却比不上浑身那种冰冷的感觉。
      六爷的剑随即拔出,温热的液体溅在脸上,我摇摇欲坠,背后有人倒下,耳边似乎有人在大声呼喊,但我已听不清楚,也看不清楚。
      快死了吗?……我模糊地想着,眼前是一片黑暗阴冷,已没有痛的感觉了,却觉得很冷,异常得冷……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清洌的,那令人窒息的杀气居然是冲着我来的……心口好痛,有异于剑刺入时尖锐撕裂的痛,却像是坠入谷底般冰冷得要裂开的疼痛。
      ……呵……快死了么……我有些讶异自己居然还头脑清醒。我费力地看着,想看看拘缘,想看看燕巧她们……想看看六爷……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是了……我一定死了……这里是阴间……难怪他们都不在……不在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