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世家

作者:一萼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九、
      冬天过去了,春天即将来到。梦莲不知道还要等到何时,但她有耐心等待,因为金兰一定会带她逃走。
      在农历新年前的某天,梦莲见到了爱新觉罗·溥仪。这是铃木的“亲情计划”的一部分,他要打动金兰。
      在未见到之前,梦莲对于溥仪有着种种好奇的猜想。梦广也颇为好奇。可是当梦莲见到了这个“末代皇帝”,他令她对皇帝倒足胃口。既不英俊,也不潇洒,更别说帝王的豪迈。他有些神经质,神情刻板,仿佛极力在掩饰他的怯懦与孤独!
      梦莲遥望着他,觉得他简直是一个小丑,就这么一个笨蛋还想“光宗耀祖”?痴心妄想。同时,她也同情他,不过一个胆小如鼠的寻常人,因为无法控制的命运,将他推上一个奇怪的位置,他就成了一个牺牲品,他是旧时代的残留物,是新时代的阻碍物,是野心的可笑表象!
      那么金兰呢?他也不是因为无法更改的“血缘”而来到这里。和这些无知的人一起做着“帝国”的美梦!
      梦莲见也到了金兰的母亲。她已经完全削发,每日只是念经。铃木说,她已经病入膏肓,“多亏大日本的好药”才维持到现在。
      这是城堡的后院,一间屋子,中间摆设着观音的坐像,袅袅的香,搀和着浓浓的草药味,飘散四处。在观音像前,金兰的母亲穿着灰袍,带着灰色的帽子,双目微闭,像那个观音!
      梦莲跪坐在她的身旁。和她一起向那观音大士祷告!
      “夫人!周梦莲小姐到了!”铃木说。
      她数着念珠的手,停下来!睁开眼睛,面向梦莲。她的面部温柔、平和,是那种爱怜的母亲的温柔。
      “你就是莲儿!我的兰儿的莲儿!”,她轻轻的说。眼中没有泪,也没有哀伤。像拉斐尔画里的圣母,充满祥和与宁静。她是大彻悟了,把世间的悲伤、欢喜、爱憎都淡漠。
      梦莲忘记了四周都是鬼子的监视,动情的握住她的手。可怜的女人,她这一生吃了多少苦!到了此时,也得不到安宁!佛说慈悲,要普度众生,要忘却世间的爱恨憎伤别离!可是佛却不肯给人类幸福!
      “你好吗?”梦莲问她。
      她温柔的一笑:“我很好!”
      可是梦莲竟然掉了眼泪!糟糕!最近,她变得多愁善感,很容易伤心、流泪!
      金兰的母亲用手轻轻的擦拭她的泪水,“可爱的孩子!你一定会幸福!”
      “我要把你带回家去!”梦莲故意大声说,气气外面的铃木。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故国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她轻吟诗句。目断天涯!故乡渺,今生惟有魂魄月夜空归了!
      几天后,她盘坐在蒲团上,归天圆寂。脸部没有任何的痛楚,像婴儿睡着了。
      铃木为她举行了一个虽然小、但足以匹配她身份的葬礼。一个晚清大臣的女儿,一个贝勒爷的女人!
      初春的北国,万物萧杀,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一个女人被埋进了僵硬的土地里,永远的断了和这个纷乱无情世界的联系。
      金兰穿着浅灰色长衫,像学堂里的教书先生。面目没有任何的表情,死寂一般的静默。大雪落满他全身,他浑然不觉。那个缨子穿着一身洁白而高贵的和服,陪伴在他的身边。假如他们面前没有墓碑,假如没有枪声,假如没有野心,他们将会是一对非常完美的璧人。虽然梦莲从感情上,极度的讨厌缨子;然而面对她美丽的容颜,也不得不赞叹上帝的神奇,竟然可以让一张脸,如此的娇艳动人。
      此刻雪落无声,一会儿墓碑也被白雪覆盖。
      梦莲感到莫名的心寒。难道她也要被埋在这里?他们与外界隔绝消息。但是铃木总会把“好消息”告诉她们。日本撺掇起“华北五省自治”。梅津美之郎和何应钦签署了协定,日军已经将军队驻扎到了北平附近。当然,他没有告诉他们,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事变,囚禁了委员长。南京政局动荡。陕北的□□宣布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内战已经结束。
      铃木现在对她仿佛很温柔,时常来和她闲聊日本的历史。从神武天皇,说到大化改新,说到平安时代,战国纷争,幕府时代,明治维新……。如果他不是个日本人,是她的敌人。她就会喜欢他。他博学、聪明、有教养。他出生在日本的贵族世家,先祖曾经在镰仓幕府时期出任关白。他的钢琴弹的很好,也会跳华尔兹。他具备一切“好男人”应有的优点。可是他是日本人,是她的敌人。她有足够的理由痛恨他。
      “贝勒爷必须做出决断!”铃木双手附在钢琴的键上。他刚刚奏完一曲贝多芬的《月光》。非常的“应景”。此时月光正洒落到屋里。夜晚的寒风拍打窗扉。屋里温暖如春。她躺在白色的地毯上,仰望天花板。
      “军部已经等的不耐烦。他们会认为一具尸体更加可靠!”铃木优雅的说。他真是一个贵族,即使说起死人,也那么委婉动听。
      “你们为什么苦苦相逼他?”她说,“他不就是一个私生子吗?你们大可以找一个嫡子嫡孙的贝勒爷!让他和你们合作!”
      “芷庵贝勒非同寻常!”铃木说,“他是我唯一敬佩的人。”
      “多谢夸奖!”她假笑。
      “许多人忘不了恭亲王,是他带领清帝国走向同治中兴,开启了近代化的道路。如果他做了皇帝,也许,大清国会像日本那样,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大帝国。”铃木很有感性的说。
      她讥笑,“只是如果。事实是,他是个草包,败给了一个女人。”
      “你是女性,无法理解男性的荣耀!”铃木说。“亲王殿下,是位忠臣,他尽到了为臣子的本分。”
      她笑,“那是他,关金兰何事?”
      “他流着亲王的血液!”铃木说,“我从芷庵贝勒那里,看出他具有的王者气魄。当我在京都第一次结识他,我就意识到了。他应该做帝王,而不是医生。”
      “你们在日本认识的?”她惊讶。
      铃木道,“是的,是他帮助我去追求我的未婚妻。她是一位没落的武士的女儿,我对她一见钟情。然而我们身份悬殊。芷庵帮助了我。我们一起去大井川赏樱花,落英缤纷,洒落在我们的身上。”铃木忽然变成了一个诗人、文学家。梦莲曾经想,假如他不是从军,他就可以成为川端康成那样的人物。他很多愁善感。
      就在如此“心灵交汇”的美妙时刻。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枪声,接着是哟喊声。他们从“魔咒”中醒来。他们是敌人。
      铃木马上变回原型。他敏捷的冲到窗口,她看见他掏出了靴子里的□□。月光仍旧温柔的洒落。光影交错。
      “报告,外面发生战斗,计划顺利。”外面一个士兵用日语喊。最近她一直在学日语,因为太无聊,而铃木很愿意做“老师”。
      “好的!”铃木点头。“留几个活口”
      “是!”
      铃木看她一眼,仿佛在告诫她,逃跑是不可能的。他出去了。她躺回地毯,试着找回方才的宁静。可是不行。她很担心。哥哥一直说要和义勇军联系。他似乎挺有把握。他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天亮,她就知道了答案。一个鬼子兵把她带去一个密室。她的哥哥被扔在墙角,浑身是伤痕,血迹斑斑。她尖叫了一声,冲过去,抱住了哥哥。
      “周少爷想离开这里,很遗憾,他失败了!”铃木进来,声音平淡的说。
      他知道了哥哥的身份。她的心冰凉。
      “这实在是件喜事。我们正试图劝说周将军与我们帝国合作,共同实现大东亚的光荣。”铃木缓缓的说,“可惜,周将军实在顽固。然而,我相信他的一对儿女会让他明白,合作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情!”
      她双眼喷火,恨不能一刀劈死他。他竟然想去威胁她的父亲。
      “你不会得逞的。”她狠狠的说,“我父亲绝对不会做损害国家的事,”
      铃木笑,“周小姐,您的父亲是个军阀,他会考虑他的利益的。蒋先生并不信任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夺了他的兵权。如果有机会让他取代蒋中正,他似乎会多做考虑!”
      “你放屁!”哥哥大骂。然后因为伤口撕裂,而鲜血流淌不止。她拼命按住他的伤口,撕下自己的衬裙为他包扎。
      “周少爷,您应该学会贝勒爷的气度。您已经失败了。费尽心思,找到做饭的下人,找到你们的军队,让他们来救您。您是个天才,也是个天真的人。”铃木仍旧是微笑,“可以告诉您,这是我们的一个圈套,多亏了您的帮助,我们消灭了二十个义勇军战士。他们为您的轻率捐躯。”
      哥哥嚎叫着,疯狂的用头撞向墙壁。她抱紧他,费力的劝说他保重自己。他们兄妹俩紧紧拥抱在一起,痛心疾首。他们太天真,敌人比他们狡猾、比他们凶残。
      她向铃木要求由她照顾哥哥,他微笑着对她说:“您应该去请求贝勒爷!”这个可恶的鬼子,他在利用一切机会威胁金兰。看着哥哥遍体鳞伤,她无法狠心任由他被拷打。哥哥是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长大,哪里受得了这种残酷的折磨!
      “不要求他!”哥哥咬着牙,“大丈夫还怕这个?”天呢!哥哥还在过嘴瘾。再这么拷打下去,他会被打死。
      “或者,周少爷可以给令尊一封信!”铃木继续“建议”。
      “她什么都不会做!”哥哥坚决的回答,“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然后他冷笑一声,直盯住铃木道,“你一定知道我的先祖!英军攻破他的城池,他砍死怀孕已经七个月的小妾,然后自刎!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牢房里阴风阵阵,摇摆的吊灯,散发出昏暗的光芒,斜射到铃木那张凌厉的脸上。梦莲看出了浓重的杀气。她浑身哆嗦。绝对不能让他害死哥哥。必须让他意识到,活着的周梦广绝对比死去的周梦广对他有利。她记起祖父的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丈夫能屈能伸,万不可逞一时英豪。
      “我怎么做,才能让你放过我哥哥!”走出牢房,她直接对铃木说。
      铃木淡然一笑,“你知道!”
      “让我去见金兰!”她果断的说。
      “还需要您的一封家书!”铃木说。
      她露出平生最虚伪的笑容。她满腹的仇恨和痛楚,也许他们兄妹实在不应该离开广西,现在他们落入地狱,被魔鬼来要挟她们的父母。父亲会怎么做?她知道他一直都有野心的。从袁项城、吴佩孚、张作霖到蒋中正,他们无不依靠国外的势力,以实现他们在国内的野心。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辛苦经营的东北被日本人占据。他的儿子沦为“汉奸、卖国贼”,在陕北打内战,被国人唾骂。哪一个军阀会有好下场?除非真正实现国家的统一,否则只是历史的“垃圾”。自古就是以成败论英雄。
      
      金兰拒绝了她的请求,他的回答干净、利索,没有半点模糊。虽然旁边有鬼子的监视,她知道他不太可能说真心话,但是他也不能如此的“漠视”她的痛苦。
      她瞪视着他,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其他的东西。什么都没有,犹如一面墙壁,没有任何感情。她真的怀疑那天在雪地里,救起她,对她说一定救出她的人,就是眼前的人。
      她霍然起身,不想再去求他。她的自尊心大大受损。她从未如此低声下气的求过一个人。何况这个人,他一直都对她那么好。她还自认为自己在他的心里占有一定位置。不,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袁茵茵。可是那又怎么样!他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金芷庵是个恶魔,他像是被魔鬼诅咒了的美丽花朵,任何一个在他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她诅咒他。
      
      看见她从金兰房里出来,铃木只撇了一眼她的脸色,就大体猜测出他们谈话的结果。他非常“温柔”的安慰她,“他不是个会为女人改变自己的人。”
      “你也是!”她冷哼。
      “我愿意为我爱的女人作些改变!”铃木回答。
      “可怜的男人!”她斜瞅他。
      
      她含泪给父亲写信,一边写一边流泪,泪水打湿了信纸。这些泪水不是为了她自己,是为金兰的“无情”,这个世界上,谁对她残忍,她都可以接受;惟独他,他不能这么对她。她撕掉重写。再撕,再写,整整写了一夜,天大亮时,她写出了一张16开信纸的“家书”。
      铃木端详着她“奋斗”一夜的成果。感觉比较满意。
      “周小姐显然比贝勒爷容易说话!”铃木说,“您是个可爱的女子。贝勒爷实在不应该辜负您!”
      她冷冷的转过身,望向窗外的雪景,不再看这个鬼子一眼。
      哥哥暂且被接到她的旁边,让她来照顾。看着哥哥一身的伤痕,她咬紧牙关,让自己坚强而且冷静。她也不能够再冲动,她必须谨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