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世家

作者:一萼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十四、
      “安全区”一点也不安全,日军肆意进入里面搜查、破坏,许多妇女遭到□□。梦莲记起了彭姐的法子,用锅底灰把自己抹了个“丑陋不堪”。在病房里,金兰遇到她,眼中闪过笑,继而就是悲哀。她不想让他难过,她就快乐的向他笑。
      望着她的笑容,金兰的内心更加悲哀。她是为了他,才留下来,而他也自私的留下她。他需要她,她的勇敢、她的坚定、她的执着,给了他无数的力量和信心。她一直都是生命的强者,面对痛苦,她会直面、她会挑战!她给了他活着的希望,让他感受生命的美好、生活的宽广!
      
      十四日早晨,日军又入“安全区”搜查。梦莲穿着护士服,穿梭在病人中间,尽量安慰他们,让他们坚信,鬼子不会和美英闹翻,会顾忌美英,从而让“安全区”真正的安全。事实上,她自己都不相信美英。现在谁也保护不了他们。
      “亲爱的周小姐,我必须说,相逢就是缘!”一个熟悉又令她厌恶的声音响起。
      她的脊背挺直了,上帝,这个鬼子,他真的是阴魂不散呢!
      她摆出最美的笑脸,转身面向铃木,“您好!秀一君!”
      他一见她的脸,愣了一下,“你的脸?”
      她想起她的“灰粉”,微笑着说,“感谢贵国的炮灰!”
      铃木露出笑容。此刻他的心情非常的好。他让士兵带走她。
      金兰笔直的走过来,铃木见到他,更加开心。他没有想到,一下子是两个。
      “我们结婚了!”金兰平静的说,“就在京都,本来是要给您发喜帖,可是您当时正病着,不能受打搅!”
      铃木的眼中掠过惊诧,“京都?”
      “是的!”梦莲得意的说,“我们离开了您,就去了朝圌鲜,然后泛海到了您的祖国。我们非常荣幸的得到贵国人民的热情欢迎。啊!京都的樱花,真是美丽、多情。使我情不自禁陷入爱情的网里!”她握着金兰的手,一起向铃木展示他们的订婚戒指,当然在他看来是“结婚戒指”!
      地牙齿痛。他死活也想不到他们竟跑去了日本,他大约把东北都翻遍了。
      梦莲和金兰再次被铃木软圌禁。显然这次要逃走比上次要困难的多。铃木是绝对不会掉以轻心了。
      他故意单独叫她去,害金兰担心。他对她并没有逾矩,反而罗里罗嗦的说些没头没脑的话,逐渐的,她摸出个大概,他想让她“劝说”父亲投降。这个鬼子,到了现在还未死心!她想,她绝对不能受他胁持。父亲的战区正和日军呈现胶着状态,全国奋起抗战,她不能让父亲犹豫。
      铃木把她和金兰关押在她家。他似乎很喜欢这座房子。她发誓,打败鬼子后,就把这房子一把火烧光了。彻底除去鬼子的气味。
      老花匠每天给他们送吃的。他说他也负责搬运尸体,现在城里的尸体堆积如山,整个城市飘荡着一股腐烂的臭味,鲜血染红了街道、染红了秦淮河。
      十六号晚间,铃木再次单独“召见”她。他让她穿上和服,打扮成尚子的样子。她觉得他有些变圌态,心里不安。金兰也觉得不安。他打量着她的和服,把她拉到怀里,嘱咐道:“不要逞强,知道吗?”
      她咽下涌圌出喉咙的哭泣,咬着牙,给金兰一个璀璨的微笑。他紧紧的抱着她、亲吻她。
      “如果,他要动你,记住不许反抗!”金兰严厉的瞪着她,“女人的□□算不了什么?他占据不了你的精神!”
      她用力的点头,心里却下定决心,铃木敢动她一下子,她就一枪结果了他。她按按胸前,那把手圌枪安稳的躺着。
      铃木对她的打扮很满意。一间屋子,黑咕隆咚,只有铃木那双闪亮的眼珠,仿佛是两把火焰。
      “脱掉它!”铃木吩咐。
      她撇撇嘴,顺从的解和服的腰带。一件华贵的和服,腰带是仔细的缠着,并不容易两三下解开。她故意放慢动作。铃木似乎很欣赏她的动作。
      “你们很像!”铃木再次说。
      她本来要嘲弄他。忽然她有了一个想法。“秀一!”她轻轻的呻圌吟,像是做圌爱时发出的呢喃。
      她可以感觉铃木的身体一下子直了。
      “秀一!”她继续吐气如兰,款步走向他,环住他的脖颈,将头放在他胸前,撒娇又淘气的说,“秀一,你好坏!”她磨蹭着他的身体,感觉他渐渐有了变化。
      “你在做什么?”铃木到底不是一般家伙,他推开她,“想用美人计吗?”
      “不行吗?”她笑,“如今我已经是你的囊中物,反抗和顺从,结果都是一样。我不想被强圌暴。我希望我们在运动时,比较快乐!”
      “婊圌子!”他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然后狂暴的撕她的头发,“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像尚子,她多么纯洁、多么可爱!”
      “我就是尚子呀!”她用日语说。
      “你给我滚!”铃木大叫,因为她玷污了他纯洁的尚子。
      她转身走,他却从背后抱住她,“不,尚子,你不要走!我爱着你,你不能走!”他痴痴的低语,狂乱的唇吻着她的后颈,她感觉像蛇爬过。
      “秀一!”她低声说,我们出去吧!别在屋里,我们到河上游船,好不好?”
      “出去?游船?”铃木忽然清醒,“你想跳河逃走!”
      她心里气愤,哎!看来她真的“迷不倒”他。她该怎么办?
      “我要带你回东京!”铃木果断的说。她不知道他是对周梦莲说,还是对尚子说。他的眼中闪动着激情。她很害怕。
      “我要把你永远抱在怀里!”铃木低喃。
      她浑身起鸡皮疙瘩。怎么办?就在她无计可施时,忽然她注意到落地大窗前,闪过一道黑影。她摇一下头,没人!再仔细看,仿佛是有个影子倒映在地上。今晚的月光非常的好。她把铃木抱紧了,她隐约感觉,今晚一定有事。
      就在铃木沉浸在“爱情”里时,外面响起喊声。铃木倏地清醒。拉着她,冲到落地窗前,她看见,老花匠随着一阵枪响,倒在明亮的月亮地里,一地的鲜血,映红了她的眼睛。
      接着,她听见妇女疯狂的喊叫声,还有几个鬼子的淫圌笑。就在离开她不远的她家花园里,就在她的眼前。
      她忍无可忍了,她冲上去,拾起鬼子扔在一边的军刀,疯狂的朝着其中的一个的头颅砍下去,鲜血溅花了她的视线,她不在乎,她发疯的乱砍,尖叫声、呼喊声,震破她的耳膜。她提着还滴着鲜血的刀,倒退两步,面无表情的凝视她眼前的一滩烂肉。那个妇女全身赤圌裸,在她的阴圌部还插着一把刀。
      铃木上来要夺刀,她无力的任由他把刀拿走。此时已经有大群鬼子围住她。
      “交给我们!”他们在呼喊。
      铃木脸上交错着人性与兽性。最终,他选择了。
      “你是一个可怕的女人!”铃木冰冷地说,“我再也不能受你蛊惑!我要彻底的毁了你!你不是尚子,你不是!”
      他转身,把她扔给了“这一群狼”!他们开始脱衣服,步步紧逼她。她没有试图逃跑,她已经没有意识。
      “轰隆”一声,她的家被炸翻了天,汹汹的火焰直冲天空,火舌疯狂的随着冬季的北风肆意的蔓延,整个天空一片红色,是鲜血的红色。传来鬼子的嚎叫声,许多鬼子赤身裸圌体的跑出来。
      铃木大惊失色,命人救火。当然他也没忘记她,就在他伸手拉她时,她掏出了手圌枪,抵住他的太阳穴,“金兰告诉我,打这里绝对可以致人死地!”
      铃木没有动弹。她推桑他,想去救金兰。却遇到金兰。原来卓骏呈临走时,给金兰几箱子炸圌药,金兰就存放在她家的地下室,而铃木恰好又把他们关押在那里。金兰一直在等待机会。今晚他和老花匠说好。老花匠帮助金兰将炸圌药放在家中各处。她家目前驻扎着日军的一位大将。这一下子,够他们麻烦了。
      铃木知道自己又一次败给了金兰。他露出笑容,说:“我不会再让你们利用。”说完,他的手一把抓圌住她的手腕,她一愣,扣下了扳机。枪响,铃木倒地。他仰面躺在地上,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金兰从铃木身上掏出一样东西,拉着她迅速的离开。她们趁着混乱逃跑。途中,金兰和她换上日本军服。
      在出城门时,她知道金兰从铃木身上拿走的东西了:是出城的通行证。
      终于离开了南京,离开了人间地狱。她的心情没有劫后余生的高兴,却无比沉重。
      “南京大屠圌杀”,30万中国人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