摽媚

作者:曲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風芦庄(2)

      唐庭还在污泥中挣扎,来回翻滚下,竟顺着塘边的缓坡滑了下去,“咕咚”一声落入水中,生生搅乱一塘月色。
      
      阿瑶站在原地静看片刻,转身离开。
      
      她的心肠终究太软,竟狠不下心一剑杀了他,也罢,便让他自生自灭也好。运气好的话,或许他会被他随后寻来的手下救起,不然他今日十有八九会溺死在这水塘里做个水鬼。
      
      这也怨不得她,谁叫他几次三番招惹她,以为她懦弱无能便可以任意欺辱?需知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岂容他一再欺凌,是他自己撞上刀口的,又能怪得了谁?
      
      稀疏树影里忽有人影晃动,她一愕,方顿住脚便见秦放歌、叶如诲与那卓青带着十来个庄丁从小树林里走出来。
      
      “秦爷,你们……”
      
      “大半夜的不睡,你到这里来做什么?”秦放歌冷冷问。
      
      月色如霜,映得他一张脸越发冷肃。
      
      “我……”阿瑶下意识回头看看不远处的水塘,唐庭还有小半截身子浮在水面上,她转回头,看向秦放歌身旁面色不豫的叶如诲,缓缓道,“那个人叶三爷兴许见过,在步德镇的医馆中,他是相……唐初楼而今最得力的手下,排行十四,今日来是探问秦爷你们这边消息的,我自不会再听他的,便引他到这里来……”
      
      秦放歌打断她道:“然后伺机杀了他?”
      
      他的目光越过阿瑶肩膀,望向水塘,唐庭已经沉下去了,只剩乌黑的一把头发浮在水面上。
      
      阿瑶迟疑片刻,默然点点头。耳中隐约听到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她想唐庭多半是沉入塘底了,他的运气还真是够差,居然等不到有人来救。
      
      叶如诲似是还不信,绕过他二人,走到塘边低头查看一番,回头对秦放歌道:“这唐庭既已到風芦庄,难保没有其他党徒在这附近,我同卓青要好好巡查一番,贤弟,你先带那女人回去。”
      
      秦放歌颔首应了,伸手握住阿瑶手腕道:“走吧!”
      
      他沉着脸拽了她转身便走,阿瑶步履不稳地跟着,一路沉默无语。直待回了風芦庄,到得阿瑶住所,秦放歌才放开她道:“你既遇袭,为何不唤门外守卫,却要同他到庄外去?”
      
      阿瑶低眉揉着被他勒痛的手腕,道:“秦爷你不信我?”
      
      秦放歌不答,缓步走至她床榻前,俯身捡起地上一片薄纱,那是阿瑶出剑制住唐庭时无意削落之物。他将那薄纱捏成一团攥在手心里,又踱到大开的后窗前,注目望住半空中挂着的那轮圆月,淡淡道:“你连你的同门都杀了,我还能不信你?”
      
      这话多少含着些嘲讽之意,阿瑶苦笑道:“秦爷这是在嫌我太狠毒么?”
      
      秦放歌掉转头定定看她片刻,摇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女人心思太深,总也看不透。”
      
      “秦爷当真看不透?”阿瑶幽幽道,“我既杀了唐庭,便是立定主意跟着秦爷了。”
      
      “跟着我?”
      
      秦放歌点点头,慢慢走回阿瑶面前,忽抬手抚上她半边面颊,道:“我不过一介草莽凡夫,怎比得上你那高高在上的唐相?”他指腹上有粗粝的茧子,味道却是干净,许是才洗浴休整过,身上隐隐有清新水气,剔去满面胡须,显露俊朗眉目,整个人焕然一新。
      
      阿瑶被他忽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不由便瑟缩了下,肌肤上起了层细栗,也不知是怕的还是给冷的,语声竟有些发梗:“可只有秦爷还把我当人看,而……他,不过当我是……是可以利用的玩意。”亦或说是棋子,无非如此而已。
      
      秦放歌怔了怔,心头微有所动,手中这张脸与商玉真的像极,同样清丽无匹,然气韵却差之千里。
      
      商玉孤傲,目下无尘,因着家世显赫,几曾受过人的冷脸?
      
      而她却从来都是惶惶然小心翼翼,卑微若蝼蚁。
      
      他不觉便叹了口气,手指滑落她下颏,略有些轻佻地捏住,道:“我曾说过,跟着我可是要伺候枕席的。”
      
      阿瑶蓦地抬头,对上他灼灼的目光,便往后一退。
      
      “你不愿意?”
      
      “我……”阿瑶垂目,半晌方道,“我并非清白之身,只怕秦爷嫌弃。”
      
      秦放歌微皱起眉,眼中那抹兴味渐渐消弭而去,眸色沉沉,隐有不悦之色,松开手退后一步道:“你倒还有自知之明,是啊,你这样的……女人,我当然是要嫌弃的。”说罢转身,径自往门口去了。
      
      阿瑶知他这是放过自己了,便松了口气,见他将要出去,略一迟疑,出声唤他道:“秦爷!”
      
      秦放歌顿住脚,也不知为何,心头竟有些激动。
      
      便听她在身后低低道:“多谢秦爷!”
      
      秦放歌由不住满怀失望,呆了片刻,方苦笑道:“还道你是要留我,哎……也罢,随你吧!”颇是无奈地摇摇头,迈步出了房外。
      
      他走出去一阵,阿瑶才上前去关门,房门将关未关之际听到院外有嘈杂之声,大约是这庄里的某个仆从跑得甚急,刚好撞上秦放歌,正在连连地赔不是。
      
      秦放歌却也没怪罪,反而好言抚慰,一面问道:“出什么事了?跑这般急……”
      
      那仆从道:“哦,没……没没没什么事,是小的鲁莽。”
      
      言语间含含糊糊,分明便是在遮掩什么。
      
      阿瑶不觉便起了疑心,抬足出门缓步往院门边挨过去。
      
      “既没什么事,那便慢点!哦,对了,你们庄主同三公子可回庄了?”
      
      “是是是。”仆从忙应,又道,“庄主他们刚刚回来。”
      
      “人在哪儿?我过去看看……”
      
      “在……在静水阁,不过,已经睡了……”
      
      “这么快便睡了?”秦放歌似是很诧异,沉了沉却道,“那我明日再去。”
      
      仆从道:“秦爷也早些安歇,小的告退。”
      
      一壁粉墙之外,花木疏落有致,秦放歌挺拔的身姿在青石板地上投下道长长的黑影,许是太长,竟自半边门洞上打个弯,落了半截在院门之内。阿瑶站在树下黑地里,看那道影子在地上动作,他并没有立刻就走,默然凝立半晌方负手离去,去的方向正与那仆从相反。
      
      阿瑶目送他走远,寻思片刻,正欲往那仆从去的方向跟过去看一看,忽听一阵脚步声响。她忙躲在一棵大树后,探头瞧时,竟是那仆从又回来了,却已不再是一个人,身旁还跟了一儒服老者。
      
      二人匆匆自她身边经过,并未察觉她在树后。
      
      阿瑶等他们走得稍远一些,方闪身出来,一路跟随,直到静水阁。
      
      静水阁四周一转全是水,却是个搭在湖中央的水阁,只在南面置了一条两尺来宽的木桥做来往通路。已是下半夜,此处仍守卫森严,环廊上每隔十米便有一庄丁走动,想要私下靠近一探究竟还真不那么容易,稍不小心,便会暴露行踪。
      
      思想间,仆从已引着老者通过木桥进去。
      
      她匿身在湖边茂密的树丛里,心头疑惑愈盛,叶如诲与那卓青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事,竟连秦放歌都要瞒着。那仆从说他们已睡了,可水阁里分明有灯光透出,若真是睡了,又怎会叫那仆从引人进去?
      
      约莫有盏茶功夫,卓青与那老者从内出来,那老者一面走一面道:“不要紧的,那位公子而今气息顺畅,并无瘀滞阻塞之象,庄主请放心。”
      
      “这便好,扰了先生清梦,还请多包涵。”卓青说着,又唤先前那仆从送老者顺原路离开。
      
      阿瑶从二人言语间听出些门道,想那老者多是医生,半夜三更被叫到此处,无非是这静水阁有位急症病人需要救治,他说公子……莫非是叶如诲病了?可是瘀滞阻塞……又是什么样的病呢?
      
      她这般胡乱猜着,眼再往那木桥上一瞅,登时便把先前那些猜想推翻了,叶如诲不知何时从里面出来,正好好的站着与卓青说话。也不知说到什么,卓青忽拉着叶如诲走到湖边来,往树间偏僻地里走了几步,方道:“朝中到底怎么一回事?凭他的本事根本不至于叫个女子得手,差点就丢了性命,徐家就只剩了他这点血脉,若真……”说到此处便再说不下去,只是叹气。
      
      叶如诲道:“我也不知,这孩子素来心思多,或许另有谋措也未可知。”
      
      “就怕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卓青没好气,转而却道,“秦四哥出来了,咱们回去。”
      
      阿瑶从枝叶间往那木桥上一瞧,果见秦放歌立在上面,正朝叶如诲他们这边看,等他二人过去,三人便一同进了水阁中。如此看来,秦放歌却也是知道的,他们所瞒的人无非是她而已。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阿瑶轻手轻脚从树丛间出来,沿着来时之路自回她自己的住处。
      
      夜风凉凉从面颊拂过,静寂当中,忽有衣带猎猎之声。她脑中一转,错步隐身一丛矮树后,将将藏好,便见一道黑影自树间飞掠过去,跟着又是几条黑影,统共有七八个人。
      
      空气当中依稀有幽香浮动,阿瑶眼瞅着那最后过去的一道纤弱黑影,微微蹙了下眉,若没看错的话,那应是阿芙。
      
      她记得阿芙身上的香,甜滋滋馥郁芬芳,气息逼人。
      
      不多时水阁那边便有极大的动静,有人大声喊:“有刺客——”
      
      沸反盈天的闹嚷声中,刀剑碰击声不绝于耳。
      
      阿瑶静静伫立片刻,隔着有那么远的距离,她虽看不见,却也能想象得到战况之烈。
      
      她唇边不觉浮起一抹淡淡笑意,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考虑了下,还是不h了。



    窃风流
    完结文



    莲上君舞
    完结文



    摽媚
    完结文



    一头热
    一头热,夜惊鸿近期作品,非常好看



    昨日之罪
    暗黑脑洞科技系个人作品,待重新填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