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钱不说爱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7

      第二天考试成绩出来了,数学老师走进教室时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右手扬了扬卷子说这次班里有几个同学考的很不错,他很满意。
      然后便念出了名子,第一名李柏然,一百分。
      第二名徐哲帆,九十九分。
      ……
      
      数学老师念了前五名,念完后还格外的表扬了一番徐哲帆。
      徐哲帆在底下听的有些心虚,说实话,他小时候学习成绩很一般,因为比同年级的学生小两岁,所以小孩性很重只知道玩耍不重学业,后来开始发奋是从初二开始,那时候老听人说外面怎么怎么好,所以他内心很渴望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而当时能考上高中去城里念书便是离开农村的唯一出路,冲着这个目地,他初中时着实努力了一把,最后幸运的吊上了城里一所高中的尾巴。
      之后又努力三年,总算是考上了一所大学,虽然大学是普通了一点,但好歹也让父母在农里又扬眉吐气了一回,人都说徐家生了一对儿女真有出息,女儿是老师,儿子是大学生。
      
      徐哲帆此时回忆起这些有些伤感,这时胳膊被人拐了一把,他扭头看,旁边的李柏然正皱着眉看他说道:“发什么呆?老师叫你过去拿卷子!”
      徐哲帆见状忙拉开凳子起身走过去,接到试纸时数学老师还鼓励的冲他笑了下,要他以后继续努力。
      前座的几个同学回头看向徐哲帆时都露出异样的目光,李柏然是城里转来的学生,底子实成绩好这是公认的,而且一直是班里的尖子,让人不得不服气,但徐哲帆这个平时只考六七十分的成绩,怎么这次也考的这么好。
      
      有几个同学甚至心里在想,是不是徐哲帆考试时作弊?偷看李柏然的卷子什么的。
      也怪不得他们会这么想,因为平时也没见徐哲帆有多用功,甚至连作业都不做,成绩一下子提升的那么快,数学那么难还考了九十九分,确实很可疑。
      徐哲帆倒是没注意这些,他低头看了眼卷纸,发现被减去的一分是道简单的选择题,完全是因为他看题太马虎,理解错了题目意思造成的,于是徐哲帆很淡定的合上卷子并放进课桌里开始听讲。
      还有一个人此时也很疑惑,李柏然边拿着卷子边用眼尾扫了眼旁边的徐哲帆,发现这小不点居然没有喜形于外?还很沉着的样子,他抖了下手里的卷子随即也扔进了课桌里,徐哲帆作没作弊他最清楚,这小子平时考试也就是个及格的成绩,这次能考这么好,而且跟自己只差一分,李柏然感觉很惊讶。
      
      下课的时候,刘权兴奋的过来拍了徐哲帆一下道:“小帆,你这次考试考的真好,我才考了八十分,跟你和李柏然比差远了。”
      徐哲帆还没说话,李柏然在旁边凉凉的玩着钢笔说道:“估计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蒙上了。”
      刘权反对道:“李柏然你别这么说,考的好那是小帆努力学习的结果……怎么让你说的跟摸奖票似的。”
      李柏然哼了一声道:“努力学习就是连作业都不做吗?真长见识了。”
      刘权噎了下,随即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那什么,我想去尿尿,你们去不去?”
      徐哲帆懒的和他计较,随即起身说要去。
      
      刘权问李柏然时,他撇嘴道了句:“我不去,跟个娘们似的上厕所还要搭伴……”刘权才不管那套,直接把李柏然也一起拉上了,三人这才晃晃当当的往厕所方向走。
      尿尿的时候,刘权和徐哲帆是紧挨在一起的,刘权边尿边小声跟徐哲帆说:“李柏然刚才说的话你别跟他计较,你不知道,他那人一阵一阵的,平时和我不这样的,而且你爸包果园的事还是我爸找他爸办的,他爸说话好使,所以你让着他点……”
      徐哲帆点头道:“我知道,别担心,我和他打不起来。”就算刘权不说这些,他也没把李柏然的话往心里去,这点嘴皮子上的小事还犯不着他记仇,而且以他的经验来看,李柏然那人应该只是性格高傲些,标准的官二代的脾气么,实际上不是那么难相处,这种人主要是不能呛着,呛着准炸毛,你比他凶他会比你更凶,得像家里养的猫狗一样,顺毛锊着才安全,徐哲帆没有顺毛锊他的想法,更不想去讨好他,所以只要管住嘴巴就行,管他说什么呢,一律无视。
      
      徐哲帆尿完了尿拉上了裤子,这时学校上课的铃声响了,三人忙从厕所里钻出来往教室跑。
      小学的生活对徐哲帆来说,确实有些枯燥,但他不敢怠慢,即使老师讲的那些知识他都掌握了,上课时还是很认真听讲。
      因为他活过一次,所以他知道基础知识的重要性,这就像是在盖一座大楼,小学和初中就是大楼的地基和底盘,底盘地基没打好,上面的楼盖的再漂亮也没用,来个五级地震一样的趴下,变成废虚一堆。
      
      徐哲帆重生前之所以只考了个二流大学,其中也有这个原因在,基础知识太差了。
      所以徐哲帆重视小学的知识,老师留的作业不仅按时完成,还把家里从一年级到初三的课本全找出来,放假时在坑桌上一看就是一天,练习题都反复的做,争取不让习题册上有一处空白。
      到他温习完所有的课本后,已经是两个星期后的事了,这段时间刘秀和徐传天天都在果园里忙活,天不亮就走,天黑才回来,因为园子大要干的活很多,忙不完的忙,再加上家里还有几亩地要种,两人真的累够呛。
      所以徐哲帆自然而然的就担起了家里煮饭做菜的活,重生前因为经常单身一人的缘故,也间接成就了厨艺,能做得一手好菜。
      
      只是农村这时没有煤气,要做饭只能用大锅焖,炒菜也只有这口锅,边炒还要边往锅底坑里填柴火,很费事,火候也很难掌握。
      他做了两次后才渐渐上手,烧火也熟练多了,好在大锅焖出的白米饭很香,炒的菜味道也特别的鲜,院里因为有地,早种的一些小白菜苗什么的都长出来了,随便揪两把洗洗就能炒一盘,里面再放点细粉条,味道可好了。
      或者把母亲在山上挖的野菜剁碎了,再挖一小块猪油放里面,包一锅玉米面的大菜饼,咬一口那真是倍儿香。
      
      记得徐哲帆第一次在家做好了饭菜,锅底还留着余火等着父母回来,当时刘秀在山上干了一天活,累的都走不动道,回家进了院子便闻着饭香还很惊讶,赶紧放下农具进屋一看,锅盖上炒得鲜绿的两盘菜还腾腾冒着热气,眼泪都快下来了,抱着徐哲帆亲了好几口。
      儿子才十岁啊,到处打听打听,谁家的儿子会这么懂事,十岁就会做菜做饭。
      那天晚上,刘秀和徐传吃的都挪不住步了,徐传说,他娘,我怎么觉得儿子的手艺比你好啊,从来没做过饭,第一次做就能这么好吃,这是天份啊。
      
      刘秀也服气,说道:“以后儿子要是考不上学,就让他去城里学厨师,准行。”
      徐传不愿意道:“说什么屁话,咱儿子将来肯定有出息,一定能考上大学,你没看他这段时间多用功?早上看书一直看到晚上,这样还学不好那就怪了。”
      刘秀直起身道:“我说,你觉没觉的自从咱家包果园以来,咱儿子懂事多了,以前天天就知道跟着刘权屁股后面玩,在学校疯野疯野的,现在也不跟了,到点放学就回家,哪里也不去,也知道用功读书,还知道做饭给爹妈吃,这变化太大了,我都有点不适应。”
      徐传倒无所谓道:“儿子懂事还不好?他变成啥样都是咱儿子,你啊,享点福就胡思乱想,别寻思了,赶紧把被褥放了,我躺着歇会。”
      
      刘秀随即把这些疑问给抛之脑后,起身给放了被子,说实话她也困了,干了一天的活,吃饱了就想睡觉,什么事也不想干。
      徐哲帆在厨房弄了点热水就着外面的光亮脱了衣服擦了擦身体,说来也怪,自从喝了空间水潭里的水后,出了一身的黑色黏物,之后皮肤就白多了,几乎没有黑色素,后来他又喝了几次,现在身体上已经没有黑色物排出,皮肤白的很健康还有点通透,很水嫩的感觉,这跟他重生前那枯黄色暗的皮肤几乎有天壤之别,他曾经暗暗羡慕过那些皮肤好的男人,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拥有,随即有些珍惜的又摸了两下。
      
      洗完澡擦干净身体,他起身开门把水倒了,然后回来插上门,拿出母亲洗干净的背心裤衩迅速套上,便进屋爬上了炕,此时刘秀和徐传已经睡熟,徐哲帆轻轻关了灯,小心的钻进被窝里躺下。
      调匀气息,他先用手摸了摸玉坠,然后习惯性的闭上眼睛,接着便进入了玉坠空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那啥,因为有人说李智的名字太像她们班的某个猥琐男了,所以俺想了半天决定改名,
    李智改成李柏然,
    为毛要改呢?因为他是小攻,哦也Y(^o^)Y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