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钱不说爱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4

      一转眼果树下果,年关已近,徐哲帆满十二岁了,徐家承包的果园今年大丰收,产量比往年高出很多,苹果卖的也比往年好,赚了一大笔钱,这把邻居们给羡慕的,个个都后悔为什么就没早一步承包果园,钱都让老徐家给挣了。
      刘秀美滋滋的在炕上数票子,苹果卖了三千多块啊,加上桃子的六百,那就是三千六,还了包果园时借的钱,还剩下一半呢。
      家里的几亩地也能赚个六七百块,这一年的收入就是小两千块钱啊,这是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临年根底,刘秀徐传带着徐哲帆,一家人坐着村里的拖拉机就去了县城,准备去办置身新衣裳和年货,过去总是给孩子买,大人能省则省,现在家里富裕了,买衣服那两钱倒也拿得起。
      徐哲帆有一年没见着姐姐徐晓红了,就问刘秀:“姐今年过年不回来啊。”
      刘秀道:“这死丫头在外面有了工作处上对象,就不知道回家了,咱们不管她。”
      徐传笑呵呵的说:“丫头工作忙,再说过年不就回来了,你这当妈的生闺女什么气?”
      刘秀道:“她一个小学老师,现在学生都放寒假了,忙什么忙?一准是去了那个男人家去了,知不知道廉耻。”
      
      徐传叹气道:“晓红她自己看中的,你就别老在那给她添堵了。”
      刘秀气得扭头说不出话了,她也是为了女儿好,一个好好的大姑娘找了那么个穷小子,还不让她这当妈的反对,谁都来说她的不是。
      这事徐哲帆多少知道一些,当年姐姐跟母亲闹了一场别扭,主要是因为姐姐徐晓红在外面处了个对象,在一个小厂子里当工人,但是母亲死活不同意,嫌对方家条件不好,家里就三间小泥房,怕徐晓红过去会跟着吃苦,再加上那男方长得就是个一般人,配不上自己家水灵灵的闺女。
      但徐晓红就钻了牛角尖了,说是非那男人不嫁,以后挨饿受穷也愿意,之后母女关系就一直很紧张,徐哲帆重生这会儿,徐晓红已经半年没回家了。
      
      要说徐哲帆对这个姐夫的印象,说好也不好,说坏也没觉得怎么滴,就是这人有点攀炎附势,有钱人交一交,没钱鸟都不鸟你,要说后来他和姐姐的日子过得倒也行,工厂倒闭后下海赚了点小钱,有了点钱人的脾气就大了,老跟姐姐为鸡毛蒜皮点事吵吵闹闹,不过这是人家夫妻的家里事,虽说姐姐那时候生了点气,但总得来说日子过得还行,没吃过苦没种过地,也算是小康水准之上了。
      徐哲帆劝刘秀道:“妈,你别生气了,大过年的气坏了身体不好,你就顺着姐姐吧,说不准她嫁了你说的那个穷小子后,人家发家致富了呢,到时你不是也能跟着沾点光吗?”
      旁边的徐传也跟着说道:“对啊他娘,小帆说的多好,咱闺女过的好不好,你还能看到头里去啊,也许过得比你说的好呢。”
      
      刘秀这才转过脸道:“你们爷俩就联合起来气我吧,老的小的都不省心,我还沾她光呢,她不把我气死我就烧高香了。”
      徐哲帆笑说:“妈,咱别说这个了,一会去城里你要买什么衣裳啊?”
      刘秀想了想说道:“我看李书记家那口子前两天穿了一件呢大衣样式挺不错的,妈也想买件,就是不知道多少钱。”
      徐哲帆拍着胸脯说道:“妈想买的衣服,多少钱也要了,不够我帮你填上。”
      刘秀被徐哲帆的话给说笑了,她轻拍了下儿子的小脑袋说道:“你那里能有几个钱,你的钱都在妈这呢,妈给你攒着不花,以后留着给你娶媳妇儿用。”
      
      徐哲帆听罢顿了下,随即讪讪的笑了两声别过脸。
      他心想,娶媳妇儿这种事,自己这辈子估计是够呛了,他上辈子是个同性|恋,这辈子也是,不都说狗改不了吃|屎么……这比喻虽然难听了点,但也就那么回事。
      他也想过,这重活一回自己肯定要找一个跟于成不一样的,最起码人品靠得住,可以不善言辞但人要实称,不会背着自己在外面偷吃的那么个人,然后两人实实在在的过一辈子。
      不过徐哲帆也寻思了,这样的人不太好找,认识的知根知底的寥寥无几,这玩意儿只能靠缘份,也不知道哪年哪月能碰上。
      
      正想着呢,后面又跟上来一台拖拉机,一前一后两台拖拉机在乡村泥土路上开得震天响。
      徐哲帆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的名子,他回头看,居然是刘权,这家伙正鼓着腮帮子坐在后面那台拖拉机的前面,欣喜的站起身冲他猛挥手,憨厚的样子让人看着忍俊不止。
      他不知道这样坐车很危险吗?除哲帆忙冲他摆了摆手,意思是看到他了,刘权这才停了手冲他一个劲的笑。
      徐哲帆看着看着,突然呆了一下,脑子转了个个,想到自己之前要找的那个老实,靠得住,知根知底的,不会偷背着自己在外面偷吃,能陪着自己待一辈子的人,这个人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和刘权划上了等号。
      
      徐哲帆一开始觉得有点悬乎这想法,但仔细想想,刘权还真是挺符合他心目中的条件,虽然没有到非常喜欢的地步,但至少不讨厌。
      他记得刘权是自己从小光屁股蛋时就认识的玩伴,小时候自己好像很黏他,天天跟着他疯跑,和他一起念完小学,后来刘权因为没考上县里的一中,他爸让他留在六年级重读了一年,自己则是上了乡里的普通中学,之后两人就很少碰面了,只记得第二年听爸说他好像考上了县一中。
      自己一直念到了大学又遇到了于成,出柜后自然就跟家里断了联系,对刘权后来的情况他是一无所知,
      
      刘秀和徐传此时正在讨论到县里买些啥年货回家,没看到徐哲帆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忍不住的回头又看了刘权两眼,这家伙还在那冲他乐呢,他想了想,虽然自己不知道后来刘权的情况,但是如果他真的拿刘权当目标的话,还真是有点可能的。
      先不说两人从小到大的交情,就说性格,他对付刘权的话那是十拿九稳。
      人说三岁定终身,刘权这个人的性格他最清楚了,老实巴交对朋友好,要不小时候自己也不会只跟着他瞎跑,他记得刘权那时特照顾自己,有好吃的都会分给自己一半,这家伙还喜欢吃肉,见好吃的就嘴馋,不怕敌人有文化,就怕敌人没弱点,徐哲帆觉得从他的胃来攻破,比较能够促进两人日后的感情。
      
      想到此,徐哲帆回头冲刘权笑了笑,暗道自己以后要对他好点了,就算是成不了同性伴侣,做一辈子深交的朋友也值了。
      快到县城两台拖拉机才叉开道,徐哲帆坐的这台直奔百货大厦,此时大厦门口那个热闹,进进出出都老多人了,刘秀下了车先是摸了摸头发,又拽了拽上衣这才跟着徐传拉着徐哲帆往里走。
      大厦里面一共两层楼,一楼卖日用百货,鞋子衬衣什么的,二楼才是卖成衣成裤的,售货员说衣服都是从广州刚进的新品,而且是最新的款式。
      转了一圈,呢子大衣有好几家在卖,最贵的是一百五,最便宜的三十多,刘秀看中一件卖一百二十五,是大红色很鲜亮,她试了下也很合身,颜色也很稀罕。
      
      虽然这大衣在徐哲帆看来有点土,但在当时来说,已经是很时髦的样式了。
      徐哲帆看得出刘秀很喜欢,但可能是因为价格对刘秀来说太贵了,家里现在是赚了些钱,但买件衣服要一百多块钱,她还是有点不嘎实。
      于是恋恋不舍的放下衣服对徐传说:“还是再转转吧。”
      徐哲帆见状在边上一把抓住衣服开口询问道:“姐姐,这件衣服价钱能给我们省省吗?”
      那年轻的售货员见是小孩开口讲价,一时觉得有些好笑,便回道:“小朋友,这个价儿是本钱,卖你们我们不赚什么钱的。”
      
      刘秀也有些惊讶的拉着徐哲帆小声念叨了句:“你这孩子怎么了。”
      徐哲帆看着售货员想了想又道:“姐姐,我们是农村人,刚才还是坐村里顺路的拖拉过来的,家里很穷,妈妈已经好几年没有买过新衣服穿了,今年地里丰收赚了点钱所以我和爸爸才拉着她过来,好不容易看中一件,你就给便宜点吧,九十五块钱卖我们好不好?”
      那售货员一时之间让小孩子说的有些无语,拒绝吧有点不太忍心,这小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呢,可是不拒绝,九十五块钱还真是赔本了。
      
      她有些左右为难,看了看这一家人穿着确实像是不富裕,想了想刚要开口。
      一边的刘秀大力的扯了徐哲帆一把,徐哲帆冷不丁的歪了下身子,加上地滑差点摔了一跤,刘秀冲着售货员说:“同志,我们不买了,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真是不好意思啊。”说完就要拉着徐哲帆走开。
      那售货员见状便诚恳的说道:“大姐等下,这件呢大衣九十五真的不行,这样吧,一百块钱卖给你,一百块真的是我们进货的本钱,现在的衣服除去进货价还有运费,运到这里都不便宜,我是看着你们真的也怪不容易的,就当是我给你们捎了件衣服穿。”说完还低头看了眼徐哲帆笑道:“你们家这小孩可真懂事,知道心疼妈妈没衣服穿,给妈妈讲价。”
      虽然在刘秀看来一百块也挺贵,但能拉下二十五块钱的价,也真的不容易,大厦里的衣服一般都不讲价,平时最多能讲个三块五块就了不得了,这回拉下二十五,看来真得是够着人家本钱了。
      徐哲帆笑眯眯的跟售价员说声谢谢,然后捅了下刘秀说道:“妈,姐姐都把衣服装好了,你快给钱啊。”
      
      刘秀这才醒过神,从兜里掏出钱来。
      拎着衣服走的时候,刘秀有点做梦似的,她来的时候都没想过自己能买这么贵的衣服,一百多块呢,拿着衣服感觉走路都有点轻飘飘,旁边的徐传和徐哲帆偷偷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刘秀道:“你们说她卖给我的这件大衣真的不赚钱?”
      徐传想了想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徐哲帆在旁边插嘴说:“怎么可能不赚?只是赚多赚少而已,十块八块是赚了。”
      刘秀嗔怒的点了下徐哲帆的头道:“就你知道的多,你是人家肚里的虫子啊,我倒觉得那姑娘说话挺实在的,衣服肯定是没赚咱钱。”
      
      徐哲帆听罢摇了摇头心道:老妈,你可比人家实在多了。
      三人逛了一会,给刘权买了件棉袄和裤子,花了六十五,刘秀说什么也不买了,倒是给徐哲帆从里到外买了一身,从家里带来的四百块钱只剩下一百多块了。
      三人赶紧出了大厦,去了对面的批发市场,想买些鱼肉蔬菜带回去过年弄着吃,再买点干果零嘴没事放在炕上和亲戚朋友嗑会。
      县城的批发市场很简陋,全是露天的,顶上只是用个帆布支个盖,遮个日头雨雪什么的,底下一排排的木板摊位,有卖蔬菜水果,还有各种干货海货,猪肉羊肉,基本上吃食什么的都有了。
      徐哲帆特意打听了下水果的价钱,好水果居然卖到了六七块一斤。
      
      据卖水果的人说,一是因为快过年了,买的人多,二是这些水果都是从外地进货的,本地没有,所以本钱就贵,而且冬天还容易冻坏,把冻坏的也算在本钱里,那价钱自然就提了上来,不过这么贵的水果居然也有人买,卖的还挺红火的,看来县城的消费水平还是很高,有钱人也很多,过年串门送礼的城里人基本都买水果,即体面又实惠。
      
      徐哲帆觉得自己要是能在这里弄个摊位准行,肯定比在集市上摆摊赚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停电所以木更,抱歉抱歉今天字数多点333耐你们昂~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