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尾声(上)

      布袋中有一叠厚厚的书信,只是字迹十分潦草。
      “荭草。这封信辗转千里,也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收到。而当你拆信的时候,我已不在这个时代了。
      二十年前,我做了一件错事,本以为上天会因此而惩罚我,让我永远孤独的活在这个冰冷残忍的世界中,直到死亡;所幸有生之年,我又看到凤凰栖在御苑的白果树上,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正如你所知道的,我来自未来——我只是个自私自卑且有些许虚荣的女孩,渴望出类拔萃,与众不同,渴望名利,渴望爱情,渴望旁人艳羡的目光,还荒唐的以为这些可以通过一场穿越来实现。上天眷顾了我,满足了我YY的梦想——我来到古代,有了尚书的父亲,有了权势,有了名望,更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你开始一定以为是那个猪头的桓王公子吧?其实那个人我根本不认识,我是那年冬天的时候穿越来的,所以不要以为我真的是个始乱终弃,水性杨花的女子。
      我倾心的只有墨戍。记得初次相见是他重伤刚复,暂居在尚书府的时候,他是我爹以为可居的奇货。
      也许刚开始的时候,我爱上的只是他皇族的身份和英俊的外表,但这份感情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的深刻。只可惜,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女人,那便是你——我曾经的卑微的丫头——真是讽刺。于是我打翻了醋坛,嫉妒的要命,更做了许多你们以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但那一切不过是想引起他的注目罢了……
      再来说说二十年前我所作的那件错事吧。我能来到古代,全凭手执的那支玉轴,那上面有一句醒语‘凤凰栖白果,时光可穿梭。’——这回你明白我为什么求刚刚被册封为皇后的你去爬那棵白果树了吧,我以为你就是那醒语中的‘凤凰’。
      直到二十年前的某天,我无意发现竟然真的只火红色的凤凰停在了御苑的白果树上!
      我对于你们这个时代落后的物质条件,还有情场上的失意腻烦透了,正想一走了之,但回望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守在灵柩前的墨戍,我又心软了。
      灵台上停的就是你的灵柩……你在瑶台遇刺,魂魄飞天,独留他抱着血泊中的尸身痛哭。他曾经目光凶残的质问我是不是我做下的凶案——我从没想过温和如玉的他也会有那样狠决的表情——是的,作为璧妃的我确是有动机和机会,也正是我的婢子冰玑支开了墨戍,但真的不是我,我远没有这样的心计和狠毒的心肠。
      好在真相最终水落石出:一切都是你的师姐紫梅做下的。她是常匕鬯派来宫中监视墨戍地间隙,她更贪图后位,于是将你便是神妙惨案的唯一活口的事密告给常匕鬯,在常氏的指使下,收买内侍禀莘,设计暗害了你;我算是昭雪,但既成的事实再也无法改变。
      我真的看不得心爱的男人在痛苦中煎熬,便放弃了回家的机会,带着他回到了你遇刺之前……
      正如我在断柱下对你说的那样,即使是我这样来自未来的人也无法知晓时空穿越的奥秘,而时空逆转的结果更是没有人可以预料。
      作为实验,墨戍命我将静豫公主意图荼害常匕鬯的鸩酒换作迷药,结果她竟真没有死,还被我们偷运出宫送到西郊山阴的庵堂中保全了性命,虽失去了记忆,对她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此后,墨戍毅然废掉你的后位,借小过杖毙了禀莘,更在紫梅的面前摆了两杯毒酒让她抉择。当时我们也不十分确定在那个重新开始的过去中,紫梅和禀莘是否还会对已不是皇后的你痛下杀手,但经对常氏遣往仙茹的细作林丙的审讯,可以确定的是他二人同是常氏党羽。为了防患未然,墨戍还是决绝的赐死了他们。他说‘作为皇帝,不在于有一颗多么仁慈善良的心,而在于是否能够在适当的时刻,果决地采取行动’。他曾因犹豫寡决和政治上的单纯害死了最心爱的女子,当上天恩赐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时,他就万万不会放过了。他倾尽心力弄权揽政,并不是因为对权力本身有怎样的迷恋,而只是因为一个没有权力的皇帝,注定无法给予心爱的女人以最有力的保护。
      于是我成了皇后,你也许对此耿耿于怀,但对于我,这个地位无疑是莫大的讽刺,他感激我,利用我,却从来没有爱过我。自始至终,他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希望你平安幸福,希望你们最终能摆脱宿命,很可惜——时光对人类总是那么的公平,得到一些的同时,就注定了要失去;我们可以预料到一些东西,却永远无法预料全部,在铲除了常氏,削弱了衡秦之后,墨戍的旧疾反复,病况急转直下,太医当时便隐讳的预言恐过不了那个冬天。开始我们都瞒着他,但如他那般缜密和聪慧,又如何瞒得住?当他知道了病况,反而释然,只是不想让你也体味一次失去挚爱的椎心之痛。如果残忍和憎恨可以稍许减轻你失去他的痛苦,他宁可含冤九泉。
      于是,他密会了仙茹王子,将你托付于他。
      你万万不要怨恨他善意的欺骗,也不要怨恨我现在才向你坦白真相,我只希望时间已然冲淡一些,包括爱恨与情仇。叹只叹你们的缘分太浅了……
      他的最后时光是在平郡的那间茅屋中孤凉的度过的。当时大军凯旋,他却不肯还朝,将自己独自关在那儿,直至血染青衫,气息奄奄,却终不肯放开手中那根折断的竹簪。
      依然记得那个无月的黑夜,他匆匆立下遗诏,将皇位传于已过继于我的大皇子,未到天明便溘然长逝。
      此后,我成了权倾天下的太后,皇儿很孝顺,天下也治理得井井有条,日后的青史中必然留下光辉的一笔,可是我却并不快乐,心中凄苦的生活了一十八载.所以当凤凰再现于白果树时,我毅然无悔的选择了回去,只因这里再没有什么人值得我牵挂.
      现随信将这半截竹簪归还——余下的半截,已按他的遗愿随葬在墓中了——本当早还的,只是唯此物是他贴身携带,留了最多的气息,故私藏起来,以慰思念,希望不要怨咎。
      另附上他大渐前口述的《荭草赋》的下阕。可惜他未及念完最后一句,便停止了呼吸,被血殷红的唇边还挂着一弯浅笑。
      问兰奉上。”
      我颤抖的展开那已然泛黄的最后一页,满纸缭乱的小字皆被殷红的血渍晕染开来,轻声浅读,不觉已是泪眼迷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