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折簪

      墨戍的一道圣旨,澄清了圭儿乃陈虬之女,在平叛中衷心守护荭妃娘娘,追封其为忠义郡主,还在西城郊的鲜月寺旁为她建了庙堂,受后世香火供奉。民间遂流传皇后和后妃如何在大乱中险遭叛党□□,忠义郡主如何誓死相救的感人传说。我听过后,苦笑着流泪,为圭儿,为墨戍,更为自己。
      仙茹大军刚过平郡,墨戍便委任陈虬为镇茹大将军,先遣北方以为先锋。我成为他唯一随军的后妃,心中并不觉得多么荣光和恩宠,相反却是辛辣的讽刺。
      他一是为了监视我毒酒是否发作;二则是因为咸兰兮此次起兵,打得旗号便是“讨亲子,还王妃”。也因有此一说,在军中,很多将领士兵都将我视作一旦兵败,与敌军谈判的筹码。
      之于墨戍,我曾努力编造出各种理由为他的寡情薄幸开脱,后来鲜月寺那席冷酷虚伪的话和那杯酒让我彻底放弃了对他的幻想,而今他竟携我随军以备战败和谈,更让我出离憎恨和鄙视。
      在常氏之乱平定不足一月,朝廷又从各地抽调精兵,开赴平郡。京城中很快集中了兵部在京畿附近所能统帅的所有军队,日夜演练,不日出发,墨戍亲自挂帅,直奔北方。可以说,他在拿举国兵力下注。
      镇茹先锋军行进很快,出发后曾在橘中峡谷有过一次短兵相接,双方伤亡各半。遂在峡谷两头安营扎寨,互窥动静,互探虚实,不再轻举妄动。当墨戍带领大军赶到橘中时,已是深秋时节。橘中此名便是来源于满山金灿灿的鲜橘,但大军对峙,附近的百姓不赶进山采橘,故灿黄的橘子都已烂在谷中。
      一日清晨,我独出营帐,孤望橘树上那片即将凋零的枯叶,冷风劲吹,心中悲伤不自己。
      “外面天寒,快回帐中吧。”
      我转头见是墨戍,也不行礼,只淡淡道:“多谢皇上。”
      “质子应该是被咸兰兮带走了吧。”
      “想必是。”我不愿多说一句。
      “若是将你……送回他身边,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一场生灵涂炭呢?”
      听他此言,隐忍了许多年的眼泪突然决堤爆发,“我曾以为你是个陋簪不弃的痴情郎君,可是我错了;我曾眼看着你清肃庙堂,斩佞除奸,倒也钦佩他的手腕和魄力,以为你必可成为功在千秋的帝王,可如今,我又错了;你不是一个心胸慨然的皇帝!你和你瑚琏家的父兄一般无二,心胸狭窄,虚伪懦弱!不要打着生灵涂炭的名义!大兴土木修建肃凤宫时可曾想过百姓?寻欢为乐,肆由皇后荒唐庆寿时可曾想过江山社稷?眼下即便将我被送回仙茹,你以为就可保江山无恙吗?我与他本无私情,夺还王妃不过是他兴兵中原的借口罢了!”
      我舍了性命也要一吐为快,却不料他并不生气,也不说话,只笑盈盈的看着我。
      “墨戍,你究竟怎么了?”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白白的冷气弥散在我与他之间,那一瞬恍若又回到从前。
      他敛起笑容,亦吐出一口白气弥散开来,出其不意的揽我入怀中,我正欲挣脱,他冰冷的唇已封住了我的口,咸热的泪涌进来,我闭了眼,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我的。咸热的液体愈来愈多,我嗅出腥腥的味道,睁眼看去,却看到一片刺痛的红色。
      “墨戍!”
      ……
      墨戍平躺在中军帐中,象牙色的皮肤不染一丝血色。他全身滚烫,已昏迷数日未醒。我用包了冰块的毛巾敷在他额头上,却终无一点效用;我为他精心熬好的米粥却被他和着血丝全部呕出来。
      直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他拉回到这个世界,方睁了眼,便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般讪讪的笑。
      我擎了药碗在他面前,“随军的太医刚刚下的方子,陛下喝了,身子便会好起来。”
      他却虚弱的推开,喘息道:“朕……眼下只想喝你煮的川贝冰梨汤。”
      “这……倒有些麻烦……”毕竟军中比不得宫里,许多材料不好找。
      “既不方便,那便算了。”他缓缓闭了眼,别过脸去。
      我虽恨他的绝情,却又不忍在他病重之时违逆了他,只得命人四处寻找雪梨,可是这谷中只有橘子,并无别的水果,最后只寻得几枚又小又瘦的酸梨。煮好后,我先尝了一口,只觉又酸又涩。
      他勉强支起身子,囫囵牛饮而下。
      “好喝吗?”
      他笑而不答,却道:“除了这冰梨汤,你还能为朕做一件事,不知你可愿意?”
      我含泪道:“陛下请讲。”
      “荭妃……我承认自己很懦弱,我不会行军打仗,却还要逞强,拿万里江山为注。……此仗不战敌人便已胜了。我不是惺惺作态的体谅民生,实在是没有必要去冒无畏之险……”
      “皇上……不必说了,妾心了然,去便是了。”我曾天真的以为那带血的深吻找回了我们遗失的真情。殊不知很多东西一旦遗失便是永远也找不回来了。他依旧是我心中唯一的男子,如果我还能为他做一点事情,便是允诺。只是从此,天涯永隔,恩情不在。
      他微笑的看着我,噙着泪花,伸头过来,轻轻吻去我面颊上泪珠。
      我拔下头上的竹簪,“你远已不是我深爱的男子——如今的你浸淫在权欲的漩涡中不自拔,可惜,我还一直流浮于那漩涡的表面。你,终究是一位帝王……陋簪不弃会流传在民间,成为帝妃的一段美好佳话;之于我,却已无任何意义。此一去,再无牵挂。”我说着,将那竹簪生生折断,还到他冰凉的手中,转身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