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瑚琏婵娟

      回廊迂回,满眼尽是汉宫景致。我正在惊讶塞外竟然有这样的地方,前面已闪出一扇月牙门,旁提着“桂殿兰宫”四个精雅的小字。
      “菊酒深庭酿,嫦娥桂宫愁……”我听她说得雅致。便问,
      “您……可是汉人?”
      她苦笑着点点头。
      “我是来仙茹和亲的公主……”随后,她轻柔的声音伴着眉宇间的忧伤飘进我的耳中……
      她有着这世上最显赫的皇族姓氏——瑚琏;又有着世间女子最美丽的名字——婵娟。然而,她所有的一切只毁于那一句“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 如许多和亲的血泪故事一样:异族入侵,国家无能抵抗,只得生离死别的嫁出皇家的公主,而这公主往往不是皇帝的亲生女儿。
      婵娟也不是。
      婵娟的父亲名讳是瑚琏明玉,名如其人,正是温婉如玉的君子。他是穆宗皇帝的次子,也曾被群臣寄予厚望。然而他胸怀大义,舍身救兄,已被留名史册。那时婵娟尚年幼,不知父亲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只记得除了大哥留下立为太子,全家都仓皇迁出京城。后来,婵娟公主的名分一直没有册封,直到有一天,宫中来人捧着明黄的圣旨来到家中,她终于被册封婵娟公主,但最后那句“赐婚仙茹,即日启程”让她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尽管仙茹的汗王看到美艳的婵娟公主给予万般宠爱,公主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乡,思念亲人。
      讲罢往事,婵娟公主又讲起在仙茹的生活:“记得汉代有位远嫁的细君公主写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鹄兮归故乡’正应和了我当时悲苦的心境。我曾反复吟诵,有次被汗王听到,问我是什么意思。我将大意讲给他听,他便爱屋及乌起来,疯了般模仿汉人的东西,汉人建筑,汉人的食物,甚至汉人的制度……”她指了指眼前的宫殿,“这桂宫就是模仿我曾经的寝宫建起来的。”
      “能得如此宠爱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以色侍君,难免色衰而爱弛。我如今已不比当年;他对我也不比当年……对了,你们是姐妹吗?别人都抢着求生,你们反而求死呢?”
      “我们不过萍水相逢,却一起手刃淫贼,情比姐妹。”
      “荭草姐姐很厉害的,她只一个人便杀了那虬须的大色鬼!”圭儿补充道。
      “你们还未进城,我便听说两个女子杀了嫫孥,很是吃惊;万没想到是如此瘦弱的小女孩。”
      “我也是趁他不妨,刺伤了他的眼睛……嫫孥是何人?”
      “他是邻国巨鼎的第一猛士。这次仙茹和巨鼎结盟,他是大元帅。不想巨鼎却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若不是你们杀了他,恐怕仙茹这次战役不但颗粒无收,还要损兵折将。”
      “公主既为汉人,不知道能不能帮我们求汗王……放我们……回中原去……”我心念墨戍,只想回去与他同生共死。
      “哎……不是我不帮你们,只是青山隐隐,绿水迢迢,何处为家?”公主眼中露出悲戚的神情,“太远了……”
      我点点头,回想起那穿越大漠的日子,不寒而栗,凭我们两个弱女子根本找不到路回去的。
      公主许是不忍看我们失望的神情,“你们品格不俗,且作我的婢女吧,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让你们回去。”
      正在我们和公主叙着乡情的时候,一个小婢走上来禀报:“启禀王妃,王子殿下求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