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凰临世青耕劫(一)

      太古时,仙、人、妖混沌居于世,仙者与天地同生,不老不死。而人与妖则有生老病死,入轮回,或修成仙才得脱轮回。后仙者升而创新界居称天界,仅存妖与人共于世,称此世为凡界或凡世。而轮回道处凡界之下,由阎王及其部守。凡界又称阳间,因与其对,而此称阴间。
      
      自天界成形之后,妖亦多隐于山中,仅少数化作人形混于人之中。久而久之,数百至千年后,人已忘却了当年盛世,仙者及妖者各自也鲜少提及。
      
      仙者,尤其是上仙及其上多居天界各处,各司其职,不问世事。而中下仙则多居于凡世,管理土地山川及凡人百事等。
      
      妖者居于世,积善渡劫方可成仙,始能入天界,但若强行进入天之界内,即便不立刻死去,定是也活不长了。然妖中一类不同,统称灵,灵者生而有仙格,可入天界而不受伤,便是修仙也比普通妖类要容易许多。此类如九尾天狐、青鴍等。(小注:青鴍即青鸟,神鸟,后将有详。)
      
      灵者中又莫过于龙与凤凰等少几最是不同,因自身天赋异禀,初生便具法力,其能也非寻常灵妖可比,授仙职居仙位,可算得是生而为神。
      
      妖者有自身修炼而成者,也有父母所生者。然其命之长短受其原身及修炼程度所限,几千年到仅数天各不相同。而凡人,若不成仙,则寿命相差不远,甚少有过百年者。
      
      妖中有喜静者,亦有好斗者,天立四方神兽震慑四方,以保天界平稳。
      
      距今约是七百年前,那时凤凰为妖中尊者之一南之神兽,而凤凰的王已经被封了仙,不老不死,与天地共存。彼时青耕居于北,本是相去甚远之地。却有一只凤凰因为在南方厌了,偏偏要跑到北地去看风光。
      
      凤凰初到这里,新奇中太过莽撞,不巧冲撞了多闻天王御驾,天王宝伞一展,就迫得凤凰现了原形。多闻天王见其年龄尚小,又非故意,便就这么放过了她。
      
      只是多闻天王法力无边,凤凰是因承不住其法被迫现了原形,也暂失了己身之法,结果被数只鹰雕追得仓皇逃命。
      “死东西!不要追我!!等姑奶奶法力恢复了,把你们都烤成烧鸡。”可惜这几只鹰雕是寻常而无灵性,蠢笨不能懂,仍是拼命追击受伤的凤凰,凤凰只得再次拼命呼救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话音未落,忽然一阵疾风从双耳旁呼啸而过,如利刃般打得鹰雕七零八落,却没有伤害到凤凰分毫。鹰雕当即吓得不再敢追击凤凰,转而往回逃走了。
      
      凤凰一松懈就全身脱了力,往下摔了去,下方的十数棵树竟突然都伸出树冠拼在一起,稳稳地接住了凤凰。
      
      凤凰还在惊奇,就被树木慢慢地放到了地上。她一抬头,面前是一个挺拔的男子,冷峻的面庞轮廓分明。凤凰不知为何突然脸上一热,若是人形必定已经羞红了脸,此时她突然庆幸多亏被打回了原形,不然定会被人家笑话。
      
      男子还未开口,其身后突然跑出一个十余岁的少年,少年跑到凤凰面前好奇地问道:“那是鹰雕,你烤了之后怎么会是烤鸡?呀,你是什么鸟?怎么火红火红的?好漂亮……”
      少年说着就想伸手去摸凤凰的羽翼。
      
      “呃……”凤凰愣了,“我……”
      
      男子与她同时道:“青崖,回来。”
      
      “是,哥哥。”少年一听兄长召唤,连忙缩回了手又跑回男子身后躲着了。
      
      男子审视着凤凰,看得她有些局促,这时他才说:“此处为青耕之地,请问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我、我,我叫夜凰!”凤凰昂首骄傲道,“我听闻北地风光甚美,特来看之。”
      
      “北地怎及南水之美,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莫要让家人担心。”男子说完,便要领着青崖离开。
      
      夜凰一看,话未思量便脱口而出:“公子留步!我被打回原形,又被鹰雕追逐,如今受了伤,便是想回去也回不去。公子善心,先前既是救了我,不如救人救到底,借宝地让我休养生息,可否?”
      
      男子皱了皱眉,却没有立刻答话。
      
      夜凰见其犹豫,立刻说:“我绝不会给你添麻烦,只是想找个地方养伤而已!……我能干活儿,而且……而且吃得不多!”
      
      男子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像是有了些笑意似地,“舍下有间偏院无人居住,姑娘如果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我们走吧。”夜凰忙爬起来道。
      
      男子颔首,迈步向前走去。
      
      “等等我,我已经告诉你名字了,可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我叫青峰。”
      
      青峰……夜凰默念,嫣然一笑追了上去,心下当即决定就是耍赖也要在这青耕之地留下来。
      
      这一留,就是百年,夜凰直到家人好容易找来才回了趟家,没过多久她又跑到了青峰这里来。谁知不久家里又有人找来,说是家中有急事,夜凰匆匆赶回,结果竟然被囚在了家里。
      
      “夜儿,你要嫁的是我们凤凰族的王,忘了那个人吧!”夫人隔着门苦口婆心道。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妇人就开始心疼,不知道她是把七彩琉璃杯还是夜明珠给砸了。
      
      妇人叹了口气,语气突然严厉起来:“夜儿,你便是砸了所有东西,明儿个你也非嫁不可!”
      
      又一声碎声,现在不用猜测她之前究竟是砸了哪个了,反正如今两个都碎齐活了。
      
      “王能看上你那是你的,乃至我们一家的荣耀,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便是为了大家你也应该高高兴兴地嫁了。”
      
      房里的女子终于忍无可忍,出了声。
      “要嫁你自己去嫁,我必定全心全意以你为荣!”夜凰怒吼,吓得妇人后退了几步。
      
      妇人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自从夜凰定了亲之后她一直忍着,可如今再怎么也忍不住了:“你个没大没小的死丫头!我要是把你这大逆不道的话告诉你爹,看他会怎么整治你!”
      
      “滚!”
      忽然门上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紧随着轰隆隆一声闷响,门被撞得猛烈震动,随后又是大型玉器断裂成几块的声音。夜凰的房间各处都有大型结界,而门窗更是十数人一起施过法,若非如此,那这屋子恐怕早就被夜凰打成残垣断壁了。
      
      可是看那门虽然还是关着,震动的幅度却越发大了,甚至仿佛不知何时就会被冲破似地。妇人一直后退到了院中,那丫头要真能破门而出,自己定然是第一个遭殃的人。可想想夜凰砸得东西,她又心疼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忍不住还是念叨几句:“我的翡翠睡塌哟,小姑奶奶,你可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宝贝呀,全天下就那一个啊。”
      
      这一句不大不小的声音被夜凰听见了,又一次让她恨得破口大骂起来:“你的翡翠睡塌?!有本事进来拿着碎片去跟我那薄情寡义、贪慕荣华富贵的爹告状去吧!”
      
      想起那个母亲刚去世,就立刻迎娶了这低贱女人的父亲,如今竟然还联合众人将她关在屋里,夜凰气得又狠狠踢了门两脚。
      “柔怜!你最好一次的了命,回来杀了我!我们两相都得个清净!”
      
      “你竟敢直呼我名!”柔怜气得厉害。
      
      “还不滚?”夜凰忽然又笑,“我原来本只是奇怪你这种只会媚人的东西怎配得上做凤凰,八成是个狐娘子投错了胎,可如今看来这么说你真是辱了狐娘子,你怕是狐之泄物修炼而成的吧?浑身上下,连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又骚又丑!”
      
      “你说什么?!!”柔怜气得浑身发抖,却知自己不如夜凰牙尖嘴利,根本想不出什么能骂回来,只有道:“哼!死丫头不留口德,早晚有人整治你,老娘不跟你计较!”
      她说完生怕又听见夜凰什么气人话,一溜烟立刻窜出了院子去。一出去便见丈夫面色铁青地立在外面,她立刻扑上去,嘤嘤假哭道:“夫君啊,你看夜儿辱骂我!我虽只是她的晚娘,却是真心实意地对待她,可她……”
      
      “好了,你还有脸告状?要不是你攀仙附贵,王怎么会看上我们家夜儿?!王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这简直是把夜儿往火坑里推!”男人重重地哼了一声。
      
      柔怜吓了一跳,退缩道:“是我拉着夜儿去参加王宴的,可是我哪知道王会看上她……夫君,我知道错了……”
      其实当时柔怜听说王看上夜凰的时候,心里那个高兴,巴不得立刻就把夜凰交上去。一旦夜凰嫁给王,那他们全家人都跟着荣耀,这可都是她的功劳!
      
      男人哪知柔怜心思,只是看她既已认错,又缓和了语气:“哎……夜儿脾气烈,我早劝你别来,你偏要来,这下受气了吧?气够了就回房歇着去吧。”
      
      柔怜看丈夫还站在那里,一咬牙,道:“夫君,其实以我们家族之势,夜儿嫁给了王,王也必定会善待她。再说她那样的脾气,又有谁能让她受气?!且她那泼辣样,他人有谁敢……”
      
      “够了!”男人喝止柔怜,“你给我立刻回房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再靠近南院一步!”
      
      “夫君你终究还是放不下英娥!不论我做什么你都怪我。今日我是好心来安慰夜儿,她将我骂成那般你也不管不问。我已经忍了她恶语,出来还要受你的气!你既是如此讨厌我,不若干脆休了我算了!”妇人说完嘤嘤地哭着跑走了。
      
      男人为难地站了会儿,这次不仅听到夜凰屋里又砸了什么,而且连西院也开始砸东西了,他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转身往西院去了。
      
      男人刚走,忽然一个黑影衬着月色树影潜进了夜凰的院中,到了她房前,只见忽然红光一闪便再没了踪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