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西湖雅鬼山恶仙(四)

      听说周沐轩和汐媛是旧相识,翠儿觉得终于可以解开心中的疑惑所以心情愉悦,稍有激动道:“即是如此,那公子可知我家姑娘为何离开杭州而去京城开茶肆?”
      
      周沐轩错愕,心道,既然她是汐媛的丫环,汐媛离家的原因她又怎会不知?莫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用意,他面色微肃,道:“姑娘有话可以直说。”
      
      “我的确是直说啊,”这次轮到翠儿奇怪了,“莫非你也不知?”
      
      见翠儿是真不知,周沐轩忽然忆起那时神色一黯,“许是因为不想见……”
      然而其‘我’字尚未出口,就被叩门声打断了,小二进来上了茶便又退了出去。翠儿见茶上来了,正觉口干,便直接饮了满满一杯。而周沐轩没有再开口,室内一时忽然陷入了沉静中。
      
      对于此事,刘庄也知之不多。三年前到了本家应是送茶及银两来的时候,却迟迟不见人,送了去催得信也没有收到回信,因此刘庄便带几人回杭州查看。便是这时,汐娘到了京城。
      
      而刘庄等人在杭州,人疲马累却刚踏入苏家大门,凳子尚未做热便被告知京城茶铺已经归给了三姑娘,从此与苏记茶肆不相干。而后,他们几人便被客气地送出了苏府。刘庄只有启程回京,临行时稍有闻市井流言,说苏家三姑娘是妖,亦是因此被赶出了苏家。不过当时刘庄就不太相信,回京见到了汐姑娘之后就更觉得那不过谣言罢了。
      
      三年前刘庄他们到杭州之时,周沐轩刚与苏青莲完婚,却见其面色无光,甚至有些颓然之态。及至走时,他忽然又在城外赶上他们,托他把几样东西带给汐姑娘。然而到了京城,汐姑娘只看了一眼便让人全数卖了换做茶肆采买用。那时刘庄只当周公子是受青莲姑娘所托给汐姑娘送东西,可如今,却似是另有内情。
      
      当年汐姑娘没说什么,倒是刘掌柜跟众人说过阅茗居已和苏家无关,采买不用找苏家,便是到了杭州也不需与苏家问候。汐姑娘很少提苏家事,底下众人知道的、不知的也都少有议论,渐渐甚至无人想起这些。
      
      刘庄心中一阵后悔,其妻紫笋正是汐姑娘当时从苏家带出来的贴身丫鬟,早知道他就问问她了,如今也不用让翠姑娘问到苏家来。
      
      翠儿等了半天也不见周沐轩继续说下去,便追问道:“不想见什么?”
      
      周沐轩忽又叹了口气,面色如常,道:“三年前大伯找了个恶道人胡言污蔑汐媛是妖,哼,是妖?亏他想得出来!爹迫不得已只有将她逐出家去,我无力阻止。如今大伯已不能再对付她,然那时她为她娘守丧还不足一载便背井离乡,连我等她恐怕亦是不想见吧。本以为,然时至今日,她也不肯回来。”
      
      “既是你们赶出去的,还回来做什么!”翠儿一听便不痛快了,她原以为汐娘是自己喜欢才去京城的,却竟是因让人给赶出家,且还是因为些个莫须有的事。汐娘是妖?若真是那样就好了,也不必遵那凡人之礼德,有什么不顺心就让他们好看就是了,何必受那些鸟气。
      且翠儿乃真妖者,周沐轩话中隐隐有对妖之厌恶,亦令翠儿心中窝火。
      
      刘庄本就为汐姑娘不平,紫儿曾经说过,汐姑娘的娘亲去时苏家甚至不让她入苏家的祖地,而后不久她们便被遣到了京城,如今才知竟真是为了那一点市井流言。
      
      “我去年便去过书信,迟迟不见回;派了人去,其也不见,只传话告吾不归。如今其在京为商应是不易寻到好人家,你们替我劝劝她,归家来,我定为其寻一户好人家,衣食无忧。她一个女儿家,不用再抛头露面。且只要在这杭州一带,我苏家能保得她不受任何委屈。”周沐轩略忧,“若是你们愿意,阅茗居也可重归苏记。”
      
      “哼,”翠儿冷哼一声,“便是在京城,也无人敢欺我家姑娘!她在京亦是衣食无忧,且阅茗居赫赫有名,就是在我……”
      翠儿突然咯噔了一下,差点说出‘妖界’来,改口道:“在整个中原乃至关外皆是声名远扬!汐娘是我们东家,何必委屈人下。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各不相干!”
      
      在刘庄听来,虽然翠儿的话夸张得有些过分,不过看道周沐轩哑口无言对不上话来,这让刘庄觉得挺解气的,刘庄第一次觉得这翠姑娘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不过前一句话刘庄暗地里刚表扬翠儿,可接下来的这一句又激得他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因翠儿道:“你且等着,过不了几年,我阅茗居比壮大家业,杀回杭州,端了你们苏家的老巢!到时候但凡是与茶相关的,就连卖茶叶蛋都没你们什么事!”
      
      “咳咳咳……”周沐轩正饮了一口差,尚未细品便因其言给呛着了。
      
      翠儿把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重重将其往桌上一搁,猛然起身,对刘庄道:“如此汤水比阅茗居的零碎凉茶尚不足,品之无味,我们走。”
      
      这次刘庄二话不说,也忙起了身,甚至不曾行礼就跟着翠儿奔出了门去。
      
      周沐轩没有追出去,亦没有出声唤其二人,他右手指腹抚着茶杯的边缘,脸色有些阴沉。翠儿不知分寸的胡话让他有了决定,长此下去,汐媛若是受了此丫头影响,变得泼辣无礼如这般,那恐怕再难寻一个好婆家了。且如此一个丫头,若是汐媛带其一同回苏府,其必定得闹得鸡犬不宁。
      
      少顷,周沐轩才下楼去了大堂,对掌柜道:“遣人去寻他们下榻之处,你亲自去,与他们主事的说,所有他们所需的茶,我们以其与他人议价的五成为价卖予他们。”
      
      掌柜不解,其为周沐轩心腹,便直言道:“若以商,其为行家,议价必是不高,以其五成卖便是成本都不足。然若因三姑娘,何不直接请其归,将茶肆纳入苏家,也省去了其中麻烦。”
      
      “非商,想助阅茗居一把罢了。”周沐轩叹了口气,“其如今不愿归,我亦无他法,能令她少些烦虑便好。”
      
      “我明白了,我这便派人去打听他们住处。”
      
      “去吧。”周沐轩点了点头,背着手抬脚往苏府走。心里稍有愧疚,除却想帮她一些之外,他亦有考虑道,如若苏记成了其江南茶源,至少能与她有来往。追根究底,这何尝不是劝其归?手段不同罢了。
      
      再说翠儿和刘庄回了客栈,将白天种种说与陈伯。
      
      陈伯并未责骂,只是说,世事其实并非总是像别人所知,我不言便是因为此事本就只有老爷和姑娘知道其真实原由。姑娘虽然有怨,但与老爷尚还有书信,老爷去时她也立刻赶去奔丧。只是如今的苏家,不去也罢。
      
      听了陈伯之言,刚有些明白的翠儿又陷入了困境。说了半天,那姑娘究竟是不是自己愿意去京城的?人世复杂,翠儿终是越想越不明白了。
      
      是夜,翠儿伏在窗边,想了不知多久,终于还是放弃了。姑娘从前是不是自个儿愿意的都不关她事,反正那会儿她也还未找到姑娘。如今她是报恩,姑娘高兴去哪儿,她就跟着去哪儿便是了。
      
      想通了这个,翠儿忽然觉得一身轻松。她打了个呵欠,伸手欲将窗合上,忽然隐隐发觉西湖边有什么动静。她心中一动,猜测莫非那日之妖又出现了。于是,翠儿斗志昂扬,轻轻一跃,立刻化作翠鸟,飞出窗外,掩了气息悄悄往西湖而去。
      
      翠儿不会儿便到了那日所在附近,那水中之物确在此处,然而今日没有感觉到一点那个危险的气息。
      
      岸上石桌上伏着一名男子,其手中紧紧握着一个酒杯,桌上有空酒壶倾倒。男子浑身酒气,呼吸均匀,像是醉后已入了熟睡。
      
      翠儿四下张望,一边警惕地盯着水中动静。如今倒已明了,水中果为一水鬼耳。
      
      不多会儿,水鬼果然出水而岸。是一清丽女子,浅眉细腰,一身浅蓝绣衣淡雅娟秀,衬着脱尘的神情,在清冷的月下竟是有几分仙子之姿。
      
      女子走出水,直至桌前。静静端详了会儿熟睡中的男子,随后便坐在了其对面,将酒壶扶起,又伸手将男子手中的酒杯取出置于旁。不知其有何意图,然其毕竟为鬼,水鬼脱身必寻一孤魂替死,若放其不管,那男子恐有危矣。
      
      然而此女子收拾好酒具之后,并未打扰男子,而是打开了他带来的包袱,浅笑浮唇角。
      
      翠儿有些好奇,往枝头的方向挪了挪,想看清包袱里的东西,却闹出了些动静。
      
      女子心中一惊,抬头看了看,刚好看到猛地缩起毛绒绒脑袋的翠鸟,女子轻笑,道:“姑娘,你又来了。今日在这西湖边,又有上好的西湖龙井,不若下来与我同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