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樗树成精梦中缘(五)

      话说,梦香终是等到王雱来相见,可事情却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王雱之父乃当今宰相,王雱亦是圣上面前的红人。欲与之结为连理之人趋之若鹜,其父又怎能应允其娶入来路不明之女子。其母性善,见其子心意已决,不愿看其父子二人反目,便令其子先将女子安置于别院,再做打算。
      
      因而王雱将梦香接至城中别院,王母向父子俩提了个折中的意见,便是许了王雱将梦香娶进门来,不过非正妻,为妾便可。
      
      然不料王宰相还未反对,王雱却是先表明了不愿。其言今生非梦香不娶,且只娶她一人,恩爱相伴,一生相扶持。
      王宰相亦是盛怒不允,王家乃世代书香门第,嫁入门者不说大家闺秀,也必是小家碧玉,怎能荒野村妇用以充数。
      
      王雱听后,心中为梦香不平,又与其父争执起来。
      
      王母好意却反引得二人怨,心中不快,也对梦香没什么好感,便一直未曾去别院看过她,更未曾交代什么。
      
      而梦香居于别院,开始时王雱尚每日来见,因而下人虽不喜其倒也不曾为难她。然王雱来见日久则稀,渐渐却是常有十天半月根本不见其踪。下人仆妇本就知其二人婚事于家中受阻,如今又见公子之宠日益衰,对梦香亦是渐渐不客气起来。
      
      当面辱其味者有之,见其路过以水泼洒者有之,食水不按时送去更是寻常之事,甚至还有嫉妒梦香曾被公子喜欢的丫鬟更是伺机恶整她。例如饭食换为馊物才送去,亦或饮水中溶入泻药一类,花样百出,可谓别出心裁。
      
      若是寻常女子必是苦不堪言,弄个不好香消玉损也莫可说也。然梦香非那寻常女子,饭食一类本就多余,不能吃便不吃就好。至于水,虽是必须,她们有诈,她亦知晓,不喝便罢。院中有树,其为树精,可轻易驱使,取水并非什么难事。
      
      加之那些人都嫌弃其屋恶臭,所以其所居之后院一带根本少有人来,倒是令其自在不少。
      
      只是令梦香伤心的是王雱竟也是越来越少来,虽然其每次来总是信誓旦旦,其来之渐少亦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城外也是她一人,可如今一人却更令她难过。
      
      梦香也曾想过可暗中远随王雱,然其又担心看到他变心之实。且其若变心实在也是人之常情,她也只能放手而已。若他还愿骗她那便是心中尚还有她,那她又何必去戳破,不知者许是才能常乐……
      
      除却与王雱难见一面之外,令梦香忧心的还有一事。那便是近来每次见到王雱时总是会头痛,有时疼得厉害的时候就仿佛有什么要从额前蹦出一般,疼得她几乎昏厥过去。而王雱走后,她总是昏昏沉沉地就睡了过去,和从前长眠之时不同,亦没有去到那梦中之地,仅仅就是失去了意识一般,只是没了知觉。
      待她再醒来总是浑身无力,歇息多日才见缓解。而随着昏睡时间越来越长,其所需的恢复之时也越来越长。
      
      梦香不知其中有何蹊跷,然总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了一般,心中害怕,却又不知可对谁说、向谁去问。
      
      忽然一日,许久不见的王雱忽然而至,梦香却在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立刻头痛欲裂,捂住前额跪倒在地,王雱急急忙忙上前抱住她。
      
      而梦香昏过去前的最后一眼只是隐隐看到王雱额前暗红印记,不知是何,却是杀伐之气盛,而令她颤抖。
      
      梦香再醒来时已是五日后,其环视一周,不见王雱,屋内茶饭亦还是五日前的样貌,应是这五日不曾有人来过。
      
      就在这时,竟有人来通传,说是老夫人来,招其去见。
      
      这下人口中的老夫人便是王雱之母,梦香忙打整好妆容,想了想又多穿了几层衣物,期冀能多掩住些樗之味。然而其才刚进正厅,老夫人便不能忍受其恶臭,别院管家忙上前解释之后,其才明了。
      
      老夫人乃大家所出,虽是极为不喜,却也没直接道明,只是心中顿然与自家老爷站在了一起,决心不能再护着那个任性妄为的儿子了。
      
      原本老夫人听其子言,梦香贤良淑德,因而便想一见,然王雱一直从旁阻挠,不让她来。老夫人心中怀疑,才趁着王雱到江南之际来看。本来其也只不过寻思着,这梦香既是贤惠,那便令她也一同劝服王雱,娶那孙大人之女为妻,然后才可也将她收房,虽是只能为妾,然有个名分,总也是比这么藏着掖着强的。
      
      然如今见了梦香本人,老夫人却转了心思。便是有如花的容颜,光是这味儿便为相府不容。试想,谁又愿意自家院中臭气熏天?
      
      因而老夫人循循善诱,只图令其明白凭她断然是配不上雱儿的。梦香用情已深,便是也觉自己配不上王雱,却也不愿就此离去。
      直至老夫人道出王雱将与孙家二姑娘大婚,前日已下聘,而几日前王雱来此便是要告诉梦香此事的。谁料那日她却突然昏倒,因而王雱才未来得及说出,然而婚期近,王雱想以一稀世之珍送于孙姑娘做定情信物,因而等不及梦香醒来便已南下走了。其临行前拜托其母而来,其有愧于梦香,愿以金银赠之,并替之寻到好人家。
      
      梦香本不相信,然老夫人竟全数拿出了她曾赠予王雱之物,甚至还有王雱从不离身的香囊。
      那时王雱曾说,樗味为香,旁人都是因嫉妒其美貌而胡说的。她不信,因而他便说要与她有一样的味道。她不让,王雱却执意如此,她拗不过他也只有随他去了。
      
      这个便是她亲手所制的香囊,从前其在王雱神,她只要一见就觉得满心甜蜜,幸福之感跃然于心。而如今再见,却如那当头一棒,令她心中苦涩,不得不信。
      
      老夫人许了梦香金银珠宝无数,然她却皆不要,只是说要带走那个香囊,老夫人更是求之不得,当即应允。
      
      然其前脚刚走,其用过的各种物实竟被全数丢出。连那门前之树竟也砍断而弃,梦香心中颇不是滋味。古人云,男子皆无情。果然也。
      
      梦香转身将走,忽然见那盒中碧玉簪,那是王雱初赠之物,其小心收藏未曾舍得带过。如今其亦被弃,梦香悲从中来,心中又生不舍,终还是拾了那簪子,插在发间,这才离去。
      
      梦香此去,并没有回到其本体去,而是寻了稍远城墙边的一颗樗树随意而居。怕的是,回了那林中,其必触景伤情,平白添些哀苦罢了。
      
      因其所居,附近妖鬼厌恶其臭,皆愤愤离去,才没几日,那里又便只剩下她一个了。这次回来,梦香却是精神恍惚,日不能眠夜不能寐。不想竟是因此缘由,反倒和那阅茗居的汐娘成了朋友。
      
      汐娘与梦香原先所想大有不同,是个好相处之人,不惧妖鬼,亦是这世上第二个不嫌她恶臭之人。
      其虽与王雱不同,在她面前亦不能像他那般泰然自若,然其坦诚说,的确是味重而令她有些不适,然朋友间必是得互相包容,因而不会避其。
      
      梦香感动不已,且有汐娘常来,倒令她稍稍忘却了些心中之痛。谁知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城中便传来王雱将大婚之消息,梦香痛苦非常。终于决定远走他乡,只求不知其事便不会难受了罢。
      
      然其之念却终是破碎,那日一早,其想去向汐娘道别。人没见到,阅茗居内亦是不欢迎她,其本打算出而待天更明再来,谁知刚入树林她竟头痛非常,便昏了过去。
      
      再醒来竟是到了宰相府,此次非那别院而是在本家中,王雱守其左右,宰相大人勃然大怒,然王雱不理,宰相大人打之不舍骂之无用,终是拂袖而去。之后的几日,梦香皆是昏昏沉沉,半昏半醒,有时候甚至感觉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只是隐约中,王雱仿佛总是握其手而哭。梦香心疼他,可是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梦香越发困惑了,明明王雱将与他人娶嫁,为何看上去又像是为了自己伤心如此?而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眼亦不明。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不真实。究竟是之前种种都不过是虚梦一场,亦或如今才是梦?
      
      而后,忽然之间有女对梦香言:“世事皆梦,汝为其之梦,其为汝之梦。梦破缘碎,不若趁早放手,如此汝便安心睡去吧。”
      
      之后,梦香便再没了知觉。浑浑噩噩地,她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她隐约听到了汐娘叫喊的声音,又听到了王雱唤她。可是不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醒来,只是在重重地迷雾之中,不知到底应去何方。
      
      直到整个事情都过去了,她才知道,原来她体内还有另外一个魂,名叫女丑。突然破了这层界限,梦香的记忆忽然明晰起来。其实女丑亦是一个可怜人,登仙之前是为巫,其虽能,却因貌丑而遭人嫌弃,甚至唤其为‘丑’。至其升仙,本以为可以跃然翻身,谁知竟得名‘女丑’,终不过是一样的境遇而已。
      
      梦香怜女丑,亦怜己身。其与王雱有些误会,然而便是没有这些误会,他们是否又能真正相伴一生呢?
      
      今年大旱,人皆言为王雱父变法逆天之过,王雱愿为其父分忧,便四处寻祈雨之法。而王雱与那孙家二姑娘并非投缘,不过是两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而,他们门当户对,她其实应该祝福他吧……
      
      然而便是心如明镜,梦香终是凡心已动,饶是有怎样的能耐,在此事上终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毕竟他为了她以身涉险,她心底里总是对其还存有一丝期待。
      
      汐娘言她体内存女丑之魂,而王雱体内有女丑之魄,魂魄相吸,若寻回法宝女丑便能得解。女丑醒来占其体因而其便失去了知觉,女丑令王雱去寻其玉璧,答应他只要得了玉璧,便可以替其祈雨并把身体还给梦香。
      王雱在女丑的指点下终是寻到了那玉璧,不想其暗中行事却被政敌所查。因而在途中设下圈套,那日早上便劫去了那玉璧。而他损兵折将,却是竟在树林中发现了昏倒在地的梦香。
      
      女丑日益强盛,而梦香之体不可承,因而几乎要崩溃。夜有妖侵入相府,其知玉璧所在,又与女丑密谈,二人终结盟。
      
      幸而女丑已逆天,其并不能祈雨,这便是其破绽缩在。誓不坚,则力不强,而梦香救人心切,这才使其发破而受阻。
      
      如今女丑封,而梦香几乎是法力全失。所有人都告诉她她如今无任何味道,但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王雱受伤虚弱,宰相家为其冲喜,便将大婚提前。他们终是没有这个缘分了……
      
      王雱将随其父去江宁,梦香悲从中来,这一去他们便是永别了吧。
      
      是夜,王雱竟逃家而出,寻到梦香,二人趁夜私奔而去。寻到江南小镇,王雱有才便出而教书,而梦香如今看似与寻常人并无二致,看家做饭,也学些女红。二人紧紧凑凑,倒也过得逍遥。
      
      再说宰相家一夜失了长子,又不敢声张,便对外宣称其夜受邪风,得了疯病。因此退了婚,于熙宁七年奉旨举家迁往江宁府去了。
      
      然此事却终没有那么轻易了结,王雱梦香的平静生活也没能持续太久,熙宁九年的大劫日益临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梦香这篇有些像是上篇的番外了……呵呵
    下篇开始回归阅茗居故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