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樗树成精梦中缘(三)

      不知是何缘故,自从两年前那日醒来之后,樗树精就再也无法进入沉眠了。每次一睡着总是进入那个梦中天地,而不能像从前一般仅仅是睡着而已。甚至常常会突然醒来,又没了困意,便只有醒着,百无聊赖地看着官道上路过的人,这么一来,日子忽然变得缓慢起来。
      
      只不过樗树精每次醒来的时候,总是会看到一个男子经过。这个男子在凡人的眼中应属相貌俊朗一类,不过除此之外并无什么特别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樗树精总是能一眼就先看到他。
      偶然其与一具帝王气之人经过,樗树精听那人唤其“王雱”,她这才得知了他的名讳。
      
      就这样日复一日,樗树精倒也生出了些好奇,也曾想搞明白其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不过樗树精深知那阅茗居内有两只甚是厉害的大妖怪,她不想使自己陷入危险中所以仍旧小心翼翼地掩藏了自己。
      
      男子常常从此方朱雀之门出入城中,因而樗树精亦是常常看其路过。时之久,才知其姓王名雱,字元泽,临川人士。而令她最为惊讶的是,此人竟是那时梦中的‘雱儿’。樗树一睡皆是数百年转瞬即逝,这一次算来却只不过十几载而已。其讶然,此番熟睡果真短,那时小童竟然尚还在世,且如今正是风华年纪。
      
      又有了这层关系,樗树精对王雱越发上心,乃至每日总是算着日头点数,盼着他从官道上经过,如此她便不会错过远远地看他一眼,这便是一天之中最欢喜的时候了。
      时有大雨倾盆,则王雱不出,樗树便痴痴等候,不见其人心中常忧。
      
      一日雨后初霁,巧有燕双飞。王雱见而因曰:“倦游燕,风光满目,好景良辰,谁共携手?”
      罢,长叹一声,策马进了城去。
      
      樗树精本以为今日有雨便是见不到他了,却见他来欣喜之余又因被其诗所吸引,不舍其立刻离去,而忍不住暗中跟随之,直到了矮桥边。和从前之感远远看着他不同,于近观之,其果然俊朗非凡,身长六尺,风流倜傥之人。
      
      王雱牵马过桥,倚栏而望,忽见天边有虹,心中大喜,忽然一阵微风拂面而过,竟带有一丝樗味。
      
      樗树精见其将要回首,心中莫名一动,竟是不由自主地突然现了身。待樗树精反应过来之时,王雱已经回过身来,也定然是看见她了。
      
      王雱看着桥下女子,忽然心头一阵悸动,脱口便唤她道:“梦香……”
      
      樗树精本是怔怔地看着王雱,忽然听他唤出一个名字才猛然回过神来,她怎地就让别人看到了呢,不知他所唤的是何家女子,她心中刺痛,转身提裙慌慌张张奔走。梦香……真是个好名字。
      
      “姑娘,是我冒昧了,姑娘你别走……”王雱见其走,急忙想追,谁知手中牵马绳,而那马儿不执拗不肯走,这么一拉,再回头那姑娘已经不知所踪了。
      
      樗树精一路跑到一颗树后便隐了身形,见到王雱没有追过来才松了口气,轻拍□□以袖拭汗。幸好他没有追过来,便是从前有缘见了一面也不过是在梦中,若是真是当面一见,定是会被其厌弃。再者,从前往事对其而已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他定是已不复记忆了吧。
      
      王雱左右寻了一遍,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然其不愿死心,四下无人也无多顾忌,对空便道:“姑娘?姑娘你可还在?我是雱儿,临川的雱儿。梦香……”
      王雱又等了许久,亦不见有人回应,终是只得垂首归去。
      
      而樗树精躲在树后,心中又惊又喜,原来他还记得。原来他是在唤她?梦香……他还记得她说自己无名无姓,‘梦香’原来便是他给她取的名字么……
      樗树精看着王雱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便牵马离去,边是告诫自己不可再鲁莽行事,却又忍不住他一直渐行渐远,直到转过了街角再也不可见才罢休。
      
      樗树精转身背靠着河边垂柳,心中情思如那柳叶般随风而动,也许……与他见上一面也不错……梦香,呵呵,真是个好名字!以后这便真做她的名字吧。
      
      正当此时,梦香所在的柳树旁的木门忽然打开吓了她一跳,她慌忙躲开两步。
      从内走出一个胖大娘,闻到异味边掩鼻,另一手叉腰厉声骂道:“哪个杀千刀的东西竟敢在老娘后门外拉屎!可别让老娘逮着,不然老娘让你好看!!”
      
      梦香吐吐舌头,忙循着没人的小道出了城。果然还是如此,终究还是不见的好,这样他还会以为她是梦中那般香的吧。
      
      可是从第二日开始梦香就再没见到王雱了,寻常日里,王雱几乎每日都会出城去,然而那日后接连约莫半月都不曾再见他经过。
      梦香坐在枝头眺望城内,因是少有进城,因而不知其家住何方,仅能将就可见之处看看而已,兴许他会由那处路过。一日日下来,樗树越来越高,以使得梦香可于更高之处观之更远,可便是如此这般却是看了多时亦不见其身影。
      
      日暮西斜,梦香靠着树干仍是看着城内,心中却是失落不已。她也曾想过进城去看一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可是如若进城,必是又将给他人带来麻烦或是引得众人怒骂。思来想去,终是暂时作罢。兴许,他们那皇帝又让他做什么事去了。
      
      忽然鬼气袭来,梦香心头一惊向下看去,见是一只道行尚浅的小鬼才稍稍放下心来。
      
      “姐姐,你坐在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小鬼抬头童声稚嫩地问道。
      
      梦香稍有戒备,她虽是化为人形却并未现身,这小鬼看似道行浅薄,怎么如此轻易便发现她在此。便道:“今日风光满目,好景良辰,我于此赏景而已。”
      
      “此类树有恶臭且极易沾染,若是沾上这臭气便会被其他妖鬼所嫌弃。”小鬼见其是陌生妖类,虽无法辨出其本源,以为其为嗅觉驽钝之类,便好心提醒道,“姐姐美若天仙,还是快离了这寻他树而居吧。”
      
      少有鬼类对自己如此友善,又见其为幼童之态,梦香想起那时梦中童,稍松了神经,亦卸了些警惕,笑颜展露而道:“多谢。”
      
      那小鬼刚想再说什么,忽然风起树摇,而梦香所处之处树枝乃至树叶却皆纹丝未动,小鬼心中一紧,有了些猜测,向前一步,手伸向树干想一测其力,不想曾及近处便被弹了回来,因受创而五指竟不能动弹。
      
      梦香因心系城内,不时远眺而未察觉。
      
      小鬼心觉不善,眉头紧皱,立刻遁地而去,此其为患,不若趁早除去,以免夜长梦多……
      
      数百年前,在妖鬼地仙之间曾有一则传说。说中原有一只树精,乃承天火而成,其力非凡,不惧火而善法,其踪隐秘,知其面目者皆亡之。
      
      当时它并不在此处,然却亦有听闻,不曾亲眼目睹,却是知有妖鬼寻之而终再未归。
      
      如今千年之期将满,时非寻常。这女妖能化人形又以樗树为据,虽不知其是否就是那传说中的树精,然不论是与否其突然出现在此非常之地,若是有何目的那便是个麻烦,不若先下手为强……
      
      时为春,非鬼门开启之时,然京城却忽显众恶鬼罗刹。其皆如凭空出现一般,未见鬼道亦不知其源。京城有得道僧道先知先觉者,严阵以待,布阵施法护一方安宁,可那恶鬼罗刹却皆未入城,而仅在城外作乱。
      
      一夜城外林中忽见火光,连天都被映红了。附近农户人家、守城官军急起身救火,然其等至时,不见火光亦不见火烧痕迹。
      
      流言起,言林中有异,常有恶臭,怕是有妖食人,骨腐肉烂而臭。百姓皆不敢入此林,见而绕行。
      
      【注释】“倦游燕,风光满目,好景良辰,谁共携手?”出自王雱《倦寻芳》
      人是真有其人,诗是却有其诗,至于其他各事,不过笔记传闻耳,其中隐秘虚虚实实又有谁知,信与不信一切全凭客官自己分辨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倦游燕,风光满目,好景良辰,谁共携手?”出自王雱《倦寻芳》
    人是真有其人,诗是却有其诗,至于其他各事,不过笔记传闻耳,其中隐秘虚虚实实又有谁知,信与不信一切全凭客官自己分辨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