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深宫篇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见疑

      “真他妈的该死!”孙须一拍桌案,“闻诚那臭小子不就加了一级,赏了些玩意么,拽成什么样子!”
      “哥,闻家向来就是小人得志便猖狂,没什么好计较的。”孙颐轻拍他的肩。
      孙须又要发作,却被孙颐止了声,指指正掩卷沉思的孙预。
      “阿预怎么了?”
      孙预看了会两人,“颐哥可想入吏部?”
      “怎么?现定的吏部尚书虽不是咱们力举的秦商,可也没让闻谙占了先手。这个项平资历是浅了点,但风评不错,应该不致与闻家有什么关联。”
      “对啊!老二说得没错。就算是闻府里的又有多大关系?姓闻的根本不是对手。”孙须也点头。
      “他是不是对手,但我们的对手也不是闻家,而是那个一直身居幕后的人。”孙预说得郑重,“还有,当今皇上也不那么天真浪漫。”
      “一个才十岁的女娃子……”孙须撇嘴。
      孙颐这时却凝了眉:“一个才十岁的女娃,又是怎样的心智才能在如此的朝堂上举止得宜,又气度非凡?行止的合仪可以由教习得来,但挥洒间的从容沉静却非常人所能轻易做到了。”
      孙须一愣,回想了下,“如此说来……这位也是不可小瞧的?但她毕竟也还小,能成什么势?”
      “也是……”
      孙预才要说话,小侍却在门外恭身说:“宫里有人来回话。”
      “快请。”
      语音才落,小侍便领了个宫中内监进来,只见他轻巧地磕了个头,“见过小王爷,大爷,二爷。”
      “小公公客气了。”孙预淡淡地应了声,“昨日闻大人入过宫里?”
      “回小王爷的话,因为昨儿夜里皇上忽地胸口犯疼,才传的诏。”
      孙预眉微微一扬,“可请太医看过?今早瞧着,皇上气色倒还不错。”
      “这说也怪。昨儿闻太傅来后,和皇上说了会话,走后又来一个老巫女,皇上的精神便好了许多,完全瞧不出病痛来了。”
      “哦?”孙预与两位兄长互看一眼,都觉事有蹊跷,“你把事情始末说说。”
      
      待得听完,三人全都陷入沉思,孙预抬起头,微笑走到小太监身边,“这点小意思,公公拿去喝酒。”说着从袖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轻放在小太监手里。
      小太监顿时眉开眼笑,谢了恩,便欢天喜地地回宫了。
      “阿预,你瞧这唱的是哪出戏啊?”孙须微皱着眉,思索不清,里头的关节太多。
      “乍一看似是女儿对父亲的撒娇,但却又非如此。他们父女间似乎存在着嫌隙呢!”孙颐喝了口茶,沉吟着,“阿预,你怎么看?”
      孙预默坐了着,许久,才不无忧虑地道:“以后父亲得小心了。”
      “喀噔”一下,孙须孙颐心中同时一震,虽不知原委,但听他如此口气,必是有些危险了。当下只能先告辞出了摄政王府,回府与父亲商议了再说。
      而孙业成、孙业清听了也是一怔。
      孙业成拨着茶盖,缓缓道:“如此说来,皇上与闻太傅有着些不痛快?要一个巫女何其容易,哪用得着以病体相胁!除非是这个巫女身份特殊。”
      “没错。”孙业清站起了身,在堂里踱步。“如果是器重这个巫女,便是让她做了‘巫策天’的主事,对于闻家来说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何以闻君祥会让上面这位提防若此?……对了,可查着了那老巫女是谁了?”
      “呃,是叫巫弋,算起来还算是已逝的主祭司的同宗同辈上的人,如今已五十三了。”
      “可有较好的灵力?在巫族里可曾听说过她?”
      “好像不怎么出名,前阵子一直借居净月庵,听说曾给皇上瞧过病,这次入宫借的也是这个名头。”
      “现在看起来,形势还比较晦暗,咱们不如等一等,待场面浮些出来再做打算也不迟。就一个祭司,谅也出不了什么岔子。”孙业成看了眼仍锁眉深思的孙业清,温言宽慰。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摄政王府里,孙业环在首座上沉吟不语,良久,才说了句,“依你说,皇上召一个巫女进宫的真正目的仍是瞒着闻君祥了?”
      孙预盯着烛火,“不然,为何要以隔日的早朝作要胁?那是算准了闻君祥必得加官进爵。”那位包藏在十岁躯体下的女皇,深沉得让孙预隐隐觉得危险。才十岁啊!
      “且不说皇上如何得知朝局,你猜这召巫女进宫是一招什么用意?”
      “巫女不外是主掌‘巫策天’,但我想,更重要的恐怕是做她在宫外的耳目吧。”
      “如此的用心倒底是为了闻家,还是为了别的。”孙业环微吐一口气,语气转沉,“预儿,可要盯好闻君祥,上面那位的用意如何暂且猜不出也罢,但从这人身上却是找得出蛛丝马迹的。”
      孙预眼一亮,微微一笑,“不错,从他身上倒的确可以入手。”
      
      早朝后,孙预在书房帮着父亲阅折子。孙业环膝下只有一子,而且还是在三十二岁上才得的,他如今也是近五旬的人了,身子又不甚健朗,精力大不如前。唯堪欣慰的是孙预虽才十五,但才干已颇为出类拔萃,且这两年的历练,将那些年少轻狂的少年心性磨去不少。堪当大任哪!孙业环搁笔看着正凝眉批阅的儿子,再二三年,这位子便该是他的了。
      “老爷,三少爷,宫里来人说皇上有请,安元殿议事。”老仆入书房禀报。
      孙氏父子对看一眼,孙业环马上起身,“这便走吧。”
      孙预忙吩咐备车,与父亲换了朝服便上了车。
      “预儿,……待会儿顺着皇上的意思说吧。”孙业环说得有一丝犹疑,但仍是说了。
      “父亲可是认为皇上并不与闻君祥站在同条道上?”
      “……也不是,”孙业环说得为难,仿佛他也不能确定什么,“皇上心机深沉,虽说与闻家那是血亲,但朝政上却是丝毫不马虎。你说她为何让成王来选这个吏部尚书?”
      “不让闻谙接手,也不让咱们坐大。”
      “可不是?闻谙那是什么德行皇上看得并不糊涂,可若依了咱们,这一手也下得太过软了。”
      “我明白父亲的意思了。”孙预应诺。
      孙业环捋着胡须笑了笑,皇上既然行得中正,那对孙家也没多大防碍,而闻家之于皇上,恐怕已下诸多压力,何不卖她一个面子,让皇上也少些麻烦。真若要针锋相对,反逼着皇上顺应闻君祥了。那时候还真有些麻烦。
      一时马车到了宫门处,一值事太监早已候着了。“摄政王、摄政王辅卿安元殿见驾……”
      入了殿,孙氏父子便看见闻君祥已在偏位上坐了。
      “参见皇上。”
      “快起来吧。”妫语略带稚嫩的嗓音里有一丝淡淡的亲切,“赐座。”
      “前几日一直忙着大葬的事,一些事也搁下了。现今也要一手手地经办了。”妫语接过宫女送上的参茶微啜了口。
      闻君祥立时会意,“是,‘巫策天’主祭司暴病身亡。这主祭司的位子便一直空着。”
      “唔,摄政王可有好的人选?”
      孙业环回道:“本来主祭司的关门弟子,也就是‘巫策天’少卿青云衣、白霓裳二人都是合适人选。但臣听闻巫族中尚有一位与巫曳同辈的巫女,名唤巫弋。论资论辈,她较适合。”
      妫语秀眉一挑,流光转过孙氏父子,淡淡一笑,“这个巫弋我倒是认识,不过,她于‘巫策天’到底只是新人,恐不服众。不如还是交由巫曳的大弟子青云衣为正卿掌管‘巫策天’。白霓裳为仍为少卿。这个巫弋么,也不能荒废了她。……摄政王以为如何?”
      孙业环见问,连忙回道:“皇上圣明。”
      孙预在一旁接到父亲一个眼色,微一沉吟,便道:“皇上,不如就让巫弋为‘巫策天’太卜署令,从七品上,卜筮司仪。”
      妫语看向闻君祥,他眉峰锁拢,虽然事情没如他所料,但瞧皇上却并无反对的意思,当下也只好应了句“摄政王辅卿所言极是。”
      “那便这样吧,听说巫族民间也一人灵力高强,是……叫斫冰吧?这个少卿位子还缺一个,便让了她吧,流在民间,又有那么大声势终归不好。”
      “是,臣立刻去办。”孙预,孙业环同时站起,这便是要告退的意思了。
      妫语略一颔首,准了他们的告退。
      一时安元殿里只坐着闻君祥与妫语,香炉熏烟缭绕,看得闻君祥有些迷惑。
      “皇上为何不让巫弋入主?孙家并无反驳的意思。”甚至是由他们提出来的。
      “父亲不必心急。”妫语顿了顿,遣退了宫女侍从才道,“青云衣虽说先生性狡诈,但毒灭亲师那档子事也是有她的份。如今这一把柄落在您手上,她还不是听您的么?”
      “此人心思狡猾,终究不是善与之辈。”闻君祥淡道,心中明白她这也是让自己安心。毕竟巫弋是她的人,她们之间有过什么也是不清不楚。想到这儿,闻君祥不禁看向妫语,眼底一片得意之色。当初寄魂这一手还真是赌对了。
      妫语与他对视一眼,心中冷笑,面上仍是不动声色。“要将此人拿掉也不是难事。等到碍着父亲时,总能挑出她的错。父亲何必挂心?你我自在一条船上,我的命还不是您的高抬贵手?”
      “呵呵呵……”闻君祥笑得狂妄。
      妫语唇角微勾,淡淡一笑,眼神却闪过一道锋棱。
      
      回摄政王府的马车上,孙业环沉吟了良久,才叹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啊!呵呵,这个闻君祥怕是连皇上十中之一都不及。”
      “皇上没让巫弋主领‘巫策天’可是等着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孙预忽然开口。
      “明年的四月初七不就是三年一度天子祭陵大期了么?这个青云衣心性狡诈狠毒,要找她的错容易得很。”孙业环颇为感慨地看眼孙预,“往后便是你们的天下了,我真的是老喽!”
      “爹……”
      “对了,东南边的长泉府你可得盯仔细了。南王妃可是先皇的表侄女,虽未准其入都奔丧,但皇室宗亲这一脉,名可是正的,若兴兵来叛,……不得不防啊!”
      “是,孩儿已于上月初六命柳昌之任都御史巡察长泉了,谅南王还没那么快的动作。多少还有顾及吧。”
      “如此便好,不过还得多加提防。”
      “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