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深宫篇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麟州之变

      煦春殿,莲儿轻声啜泣。
      “哭什么!这是让你出宫嫁人,免了你的岁月蹉跎,有什么好伤心的?”妫语身子略略好些,坐在书案前轻语。
      “皇上……皇上不要奴婢了……”莲儿终于哽咽出声,继而大哭,扑倒在妫语身边。
      妫语看着她,心里到底也有些不舍。七年的陪伴了,但,“你十九了。寻常人家的姑娘也该出阁了。不要以为入了宫,便是没人疼的。你与你义兄青梅竹马,几年了,你难道不想他?”
      莲儿哽着声,“可是……可是奴婢舍不得皇上……”
      妫语叹了声,“舍不得也得舍。这宫里岂是长命人呆的地方!莫忘了葭儿的下场。”
      莲儿一呆,妫语眼神阴冷起来。那是她第一次经历宫中的血腥。当时她还是储皇的身份。九岁,被一个十五岁的小宫女领着到了安元殿。萧氏正与先皇热络地聊着,见到她,先皇总是很欢喜。也不知道为什么,先皇对于她总是表现得极为热情,甚至有时候还会抱着她看着她的眼睛微微出神。那种带着些痴迷的神气让她留了心。
      于是一日里,她向一直在身边侍侯的宫女打听了一件事。想来那时候还真是天真!谁知还没问什么,便有个老太监将那宫女带了下去,说是主子传。从此她便再也没见过她了。直到半个月后,她终于查出了葭儿的下落。原来叫去的那夜她便被鸩杀。因为这个教训,她所处的未央宫里从此不再有语声。整个储君宫里是死气沉沉的一派寂静,总让来教习的师傅浑身不自在。
      不过也没过多久,她在煦春殿里一幅画像上知道了先皇看她的原因。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长得像极了一个人--天德辛酉年的状元乔运帆。
      意识到自己这个本钱,她开始打算除掉闻家安插在宫里的眼线。首要的便是那个太监高昌平。因着明宗的迷醉,她轻易地要到了一个与葭儿交情极厚的小宫女莲儿,和几个曾被葭儿护过的小太监,就是知云、长光、喜雨。着手培植心腹的同时,她也暗中开始挑高昌平的错。终于,半年后,煦春殿遗失的一件贵重物件儿在民间流传。
      先皇下旨彻查,这案子便是考她的一道题。她当然查得通透,但在明宗与闻家面前,她是不能太能干的。于是她悄悄拘禁了高昌平,一番铁证之下,高昌平自是求饶讨命。
      于是宫中闻家的耳目便只剩下了高昌平一个,其他人全作了替罪羊送去杖毙。高昌平也转而投向她。直至坤元十三年十月,巫曳的毒杀也是让高昌平传的话。巫曳一死,闻家也不会再留高昌平了。一切尽在算计中,什么人也没侥幸。从那时起,她便用沾满了血腥的手开始掌控这个禁宫。
      她不知道,若莲儿此时不走,那自己将来会不会在某些利益冲突下牺牲了她。
      
      “什么都不要再说了。莲儿。”妫语盯住她的泪眼,“我不是你所以为的那种好主子。该是牺牲你的时候我不会犹豫片刻。便是今日,我也是交了你任务去的。你不必再说,权当……权当为我留下这条命。”
      “皇上……”莲儿低叫一声,知道再无转寰余地。
      妫语叹了口气,浮上一丝笑意,“也没什么好给你当嫁妆的。那边是给你安排好了。这双镯子你先收着吧。”知云床头一个木匣子奉上,打开呈给妫语。妫语取出一双葱翠明丽,色泽温润的玉镯替莲儿戴上。
      莲儿惊得张大了嘴,好半晌才道:“这……这是先皇赐的十岁贺礼呀!……是,是温甸贡玉……”
      “身外之物,本不值什么。”妫语笑笑,“看,戴着不是挺好?”
      莲儿泪珠扑扑滚下,“皇上……皇上待莲儿恩重如山,莲儿万死也不足为报。”
      “说什么死!好好活着。我还有差遣呢。”妫语半嗔半真地责怪。
      “是。”莲儿忙将眼泪擦干,知云悄悄退下。
      妫语看着莲儿,郑重道:“你与你义兄今日便成亲。”她一手止住欲说话的莲儿,“是仓促了些,待事成之后,回来再给你们补。你们明日一早便去一趟平州焦化。自有人接应你们,暂时不必做什么。那儿兵乱,只扮作小贩就行。若有人前来就听其安排去送一个人。莲儿,记着,那时你与沈显便是携密旨的钦差。以此身份送行可万不能灭了朝廷的威严。路上千万不要耽搁,时间紧迫,就在这几日。”
      “奴婢明白。只是……”
      “不必害怕。只是送送人,那人若问起什么,据实答了也无甚要紧。”妫语从书案上抽出一封信,“若他说不走了,你便将信给他。万万记住,不可遗失,也不可将此事预先告诉沈显。”
      “是。莲儿谨记。”莲儿忙要跪下接信,却被妫语一把扶住。
      “莲儿,你我相依为命七年,到了那边,万事小心。回来我来喝你们的喜酒。”
      “皇……皇上……”
      妫语闭了闭眼,“去吧。”
      莲儿还要说什么,知云进来通报说项平在外侯着了。
      “传。”妫语看了看莲儿,莲儿红着眼,最后磕了三个头,“皇上保重。奴婢去了。”
      “保重。”
      莲儿与项平错身而过,项平低声道:“莲儿姑娘一出宫门便有马车在等。”
      看着莲儿渐行渐远的背影许久,妫语才问,“沈显处已安排妥当?”
      “是。臣已将沈母接入净月庵居住。沈显处也交待明白了。明儿一早便出城。”
      “平州都布置好了?”
      “万无一失。”
      妫语沉默良久,才抬头问,“北边呢?柳歇到了没有?”
      “暂时还没动静,不过臣估计柳歇后日便可抵达瀛州永治了。”
      “瀛州永治……”妫语低低地重复了一遍,“郡守其人如何?”
      项平略想了想才回道:“永治郡守薛炳,在任三年,政绩一般,为人颇为胆小怕事,处事也较为寡断软弱,但并无过失。”
      “不是闻家提上来的吧?”
      “不是。闻谙还没有那么远的心思。”项平顿了顿,看着妫语神色又加了一句,“也不是孙家的人。”
      妫语挑眉极快地看了眼项平,淡淡道:“可发信函给柳歇,让他相机办事,无论如何以稳住麟州为首要。”
      “是。”
      
      入瀛州由青化到永治的官道上,急驰着三匹骏马。马上人须发尽皆染尘,满是疲态,但仍不住加鞭。来人便是奉旨监军的长光和钦差柳歇,还有他的一名小侍。三人连着七日快马加鞭,共骑坏了九匹骏马。
      几日里,柳歇不投驿馆,只是日夜赶路,长光没说什么,倒是小侍多有抱怨,柳歇也不理,只在累极了才在林子里露宿一宿,天明即上路。
      终于永治的地界到了。
      柳歇放慢马速,露出连日来第一个笑容,扬着马鞭指向永治城门,对长光说,“公公,这永治城门不封,看来还未有什么动静。我们总算赶在前头啦。”
      长光微微一笑,心里也是缓了口气,“大人忧系国事,我辈岂敢言劳?”
      “公公过奖了。”柳歇爽朗一笑。
      这时身边驰过两骑,柳歇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两道背影驰入城中,再开口时,声音已刻意压低。“公公,今夜我们便在城外农舍将就一晚,明日再入城如何?”
      长光不动声色,自是应了。小侍乖乖地牵了马跟在二人后面,长光瞟了眼四周才问着略带忧色的柳歇,“大人是否觉出什么了?”
      柳歇瞧着长光清秀的脸半晌,似有犹豫,但想到他的身份,终还是有层顾忌。“不瞒公公说,连日来快马赶路,不投驿馆,防的就是麟州那边会有察觉。虽说加严边防的旨意早三日就到了瀛州,但麟王若不见朝廷派人必不会特别留意。可刚刚那两人,依柳某看来头不小。”
      长光目中一闪,回头看了看两骑去的方向,“是郡守府?”
      柳歇心中略宽,看来这小公公确实机灵,那皇上派他同来监军,意思恐怕并不只是监视他了。“此二人身着普通服饰,而跨的却是上等的好马,且骑术甚佳。其中一人面目虽刻意隐藏戾气,但炯炯双目已是颇具威势,分明是带兵大将。另一人行止潇洒有度,孤高清标,乃一代谋士。这二人若是麟王的人,那与郡守薛炳密谈的就棘手了。”
      长光仔细听了,忽地一笑,“大人放心,今夜便让你知道他们密谋些什么。”
      柳歇不解,“公公此话……”
      长光不答反问,“柳大人以为皇上派我同来何为?大人且先宽心,这事还得等到入夜。”
      夜探郡守府?柳歇惊讶地看着长光年轻而显得清俊的脸,心思不禁百转。大内有高手。必是皇上担心他一介文生,才派了来助一臂之力。但反过来想,若是自己贪生怕死投向麟王,那么这公公必要取了自己的项上人头了。想至此,柳歇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三个当晚在一户农家歇下,待用过饭,柳歇梳洗了一下,风尘尽去,又恢复了风度翩翩的学士风貌来。才想至长光处商议一下,推开门却见屋中早无长光人影,柳歇暗惊,只得坐在长光房中等。等了片刻,觉得忧心也无用处,便将这先撇开一边,开始细细考虑此行如何才能稳住麟王。
      直至五更时分,长光才闪身入内,一身夜行衣如鬼似魅,见柳歇在房内,便点了下头,细细看了看四处,掩身将门窗关上,低声对柳歇道:“来的是麟王部下大将康勉与第一谋士左明舒。”
      “左明舒?”眸光顿敛,面上现出一丝类似惊惧的神色来,“薛炳呢?”
      “那郡守已应下来,准备暗中引开平执原,开关放麟王入关。”
      柳歇听至此,笑容绽显,对长光道:“公公,几日辛苦,从明日起便会有人好好招待我们了。”
      长光知他已有打算,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天明之后,柳歇、长光三人吃过早餐才上马到达城下,小卒听闻是天都来的监军和钦差,立时去通报驻守永治的大将军平执原与郡守薛炳。一听之下,二人都是一惊,平执原惊的是朝中居然颇有谋算,想那摄政王孙预与女皇都还年轻,不过是个娃娃,居然也能慎重若此,倒也小看了他们。薛炳的惊是做贼心虚,但一想由天都到永治,只费七日已颇不易,万难再打听出些什么,且自己行事小心隐密,监军定不会有所知晓,于是也放下心来,领所署官员去城门迎候。
      几人碰面,柳歇宣了旨意,又与两人寒喧一番,薛炳便在府里设宴接风。柳歇,长光也不客气,好好地给薛炳留足了面子。
      
      第二日,柳歇与长光说是要去军营巡视,便直往平北军营里来。平执原已是资深老将,于官场上那套也了熟于胸,见二人来,当下便引他们至各营看了一番。午时又在帐中设宴。
      宴罢,柳歇忽然道:“久闻将军弓马独步天下,今日不知我等是否有幸一瞻将军风采?”
      平执原微微一愣,心下有些怀疑,面上仍是毫不显露,“岂敢在二位大人面前献丑?”
      “大人过谦了。”柳歇笑得见神俊朗,长身而起,迎风一立,望着北地澄蓝天穹,大声道:“将军驰骋沙场二十年,雄姿更甚往昔。我辈南人,幼时便已如雷贯耳,敬仰之心已非一日。莫不是将军神技怕我等不识么?”
      平执原被其风采所吸引,不由笑道:“原来二位大人俱是豪爽之人,这还有何话好说?请!”平执原大步出帐,引二人至靶场。
      柳歇一看,四下里已无杂人,便沉声对他道:“将军可知瀛州已危?”
      平执原一顿,目光凌厉地直视柳歇。柳歇却不为所动,淡淡一笑,成竹在胸。平执原握刀的手紧了紧,瞥见三步外长光侧然而立,柔弱处竟显出一股凛然不乱之姿,心中惊疑。
      “钦差大人此话怎讲?”
      柳歇微收笑意,“将军,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柳歇受君旨……”
      平执原冷冷一哼,“君旨?是摄政王旨吧?”
      “不。”柳歇郑重说道:“柳某与长光公公都为皇上派遣,长光公公乃安元殿总领太监。”
      此语一出,平执原饶是致仕几十年,仍不免一怔,安元殿总领太监,那是亲信了?难道闻太傅已能在边防上有如此之权?
      “平将军,如今藩乱未平,麟州实不能有失,其中利害想必将军想得明白。此事关乎兴亡生死,别说闻太傅不能不细想,就是孙家也不得不细想。柳某此行探得一事,若非抱着同心协力之意,若非事已迫在眉睫,我柳某一介书生,就算借我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只身入将军大营。还望将军勿疑。”说着一揖到底。
      平执原连忙扶住,“柳大人,平某岂敢当此大礼……大人所言字字在理,平某莽夫一个,还望大人见谅。”
      “将军大义,柳歇佩服之至。”
      “惭愧。”平执原还了一礼,忙问,“不知大人刚才所说瀛州危矣,这危在哪里?”
      柳歇看向始终负手而立,一派与世无争的长光。长光会意,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函,面上笔墨苍劲地书着“永治郡守薛大人亲启”。平执原心中一动,从长光手中接过。
      “将军戍守瀛州多年,自当认识这字迹为何人。”
      麟王!平执原虎目一眯,精光已现,迅速拆开信看了一遍,仍小心折好,“此事事关重大,二位大人将信取来,那薛炳寻之不到,不会生疑?”
      柳歇与长光相视一笑,柳歇道:“将军所虑极是。拿到信的当晚,我便仿迹摹写了一份仍让公公放回原处。那薛炳深夜初看密信,必定心惊胆寒,不会细看,否则依柳某拙劣小技,定在昨日迎候之时已遭不测了吧。”
      平执原一笑,“柳大人心细如发,真乃人杰。”说话时,眼光却是不动声色地看向长光。二十多岁的年纪,清秀柔弱,真是不简单。
      长光见平执原看他,也是笑了下,声音清细地道:“我等受圣上眷宠,自当竭力,不知平将军有何良策?”
      平执原一沉吟,“此事须从长计议,麟王入关,之于朝廷,是险,也是机。而在麟王也是。匈奴在后,一出兵,麟王必求速战速决。如今,麟王在等,只有西边战事紧了,他才会动,二位大人,依平某愚见,一动不如一静,暂且当作不知,以图后计。”
      柳歇沉默了会,看向长光,长光清淡地说了句,“长光全凭大人定夺。”
      柳歇与平执原俱是一愣,不曾意想长光会将自己全然撇开在外。
      长光见二人如此,一笑解释,“长光年轻资浅,又长居宫中,比不得大人与将军。皇上临行前有命,长光不得干预大人正事。二位权当长光只是一介随从好了。”
      “公公过谦了。”柳歇与平执原只能作如是说,心下却是不敢怠慢。
      柳歇看了看天色,向平执原道:“天色不早,我与长公公不便久留,稍后再来拜会将军。”
      平执原点了点头,“如此,二位大人好走。”
      平执原将二人送至营外,又派一队人马暗中护着,才回了营。在案前沉吟良久,提笔速定了一封信,犹豫了会,仍用蜡封了。“纪成。”
      “末将在。”一个劲瘦挺拔的小将入帐抱拳一礼。
      “你速将这封信送至天都闻府。五日内必到。不得有误。”
      小将接过信,什么也不问,只又一礼,“是。”转身即出营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