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深宫篇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运筹

      四月三十,天色晴好,日高花娇,风和景秀。妫语看着手中一封密函,面容带笑。
      莲儿端着药碗入内,见了,不禁笑问,“皇上,今儿心情好?莫不是西南边大捷么?”
      “呵呵。”妫语笑着接过药,“还真给你说中了。”
      “真的?”莲儿语带兴奋,一抹安心的神色掠过眉梢,妫语看得清楚。
      “莲儿,你有家人在西南边?……啊,我忘了,你本是湘州人。”
      莲儿听了,连忙只留下道:“回皇上,奴婢未入宫前曾有个义母,就住湘州永化。”
      妫语看了看莲儿略有些闪烁的眼睛,也不动声色,“那你义母叫什么名儿?”
      “夫家姓沈。”
      “你还有义兄义妹么?”妫语的神色愈见和蔼。
      “奴婢有两个义兄,大哥小名叫盖儿,早早就离家出外谋生去了。二哥……”莲儿说到此处,面庞悄悄一红,但随即又掠过一阵凄苦。
      妫语了然一笑。
      “二哥叫沈显,在家中侍奉义母。”
      “沈显?”妫语心中一动,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你放心,藩乱就快平了,你义母一家也快太平了。对了,去把项平传来。”
      “是。”莲儿悄悄抹抹眼泪,连忙下去做事。
      
      小半刻,项平便到了。妫语挥手让众人退下,才道:“齐雷恒一死,可得留心南王破釜沉舟啊。”
      “是。臣已发信函告知段辰了。”
      “嗯。萧水天那边可有回信了?”
      “沈复志不在此,萧士回说再劝劝看。”项平开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才说要放人,忽地又要用人了?
      直到巫弋与简居道奉圣命去了定西之后,他才渐渐明白过来。简居道有胆有识,于吏治上的确颇为干练,在内阁中也是人物,有巫弋同行,便是连定西事务不详的缺漏也补上了。只是巫弋同行到底只是权宜之计,女皇身边少不了巫弋。这事别人或不清楚,他项平却应是心知肚明。如此一想,简居道还得回来,那定西知州的人选便只有一个陈纪章了。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胡前这里当然得补上一名谋士,以保住胡前牵制闻氏。而且胡前初在行伍,曾是沈翊扬将军麾下小将,深受器重。胡前也敬其如父。直至沈家被南王陷害至死,胡前仍暗中救下几个沈家后嗣及家人。此事身为沈氏门里的沈复不会不知。要么不去,去了,便是倾心相助,以沈复心智,保住胡前自是不难。
      项平微微抬头,瞧了瞧女皇,清艳绝伦的容色,端的已是倾国倾城,再加上这等心智……当初,饶是他心思深沉仍免不了满脸惊色。一个才八九岁的小女娃竟能深沉如斯地安排下他的命运。“从今往后,你要走的是项平的路。”低婉又掺些嫩气的话犹绕耳,却已注定终身。
      “项平。”妫语低婉清澈的声音远远地唤回项平的思绪。
      项平连忙凝神细听。
      “你派人去湘州永化打听个人。姓沈,名显,大约二十左右,家中有一老母……你查一查与沈复可有关联。”
      项平浓眉一挑,“沈复在湘州有家室?”
      “只是猜测罢了。莲儿在那边有亲。不管怎样接入都来总是没错。还要快。”妫语心里也不确定,只是由着沈显与沈复的名字,或许还有那句“早早离家谋生”,是多年不曾回来的儿子,却连音信也全无。且老母为何对此平淡视之?是理应如此么?
      “是。”项平见女皇神色,知道此事必是有七分可疑了。但依沈复的手段,要查恐怕很难,“皇上……”
      “我明白。你尽快把人送入都找一处安顿便是,若查不出,冒一冒也是成的。”
      “是。臣这就去办。”
      “还有件事。”妫语看着图轴上的滇云、安平二府,“西王与青王可有什么动向?”
      项平斟酌了下,“近日往来通的信函较多。南王世子一死,西王与青王似乎会重新定计。”
      “重新定计?我看他们是想议和吧?”妫语冷哼一声,“挟胜要胁总是得利大些。”
      一听此话,项平浓眉微锁,“西部胡将军处恐要吃紧了。”
      妫语一怔,缓缓吸了口气,“项平,让羽州一带军马速援瀛州,你快去安排让人上折。闻家孙家都行,万不能让麟王动一动……还有平执原,速发公函让他严加防范。”
      项平一记寒战,立时下去准备了。兵贵神速,若让麟王先走一招,那便是全盘皆输。打了半年多的仗,财力、物力付诸东流不说,到时麟王入关,朝局必定动荡。
      原来那麟王打的竟是这个主意,老谋深算哪!
      
      五月初一夜,西南捷报传入朝堂,孙须将军在临潢大败南王世子齐雷恒。于四月廿九夜,南军投降,并带来齐雷恒首级,孙府上下看到这张捷报,不由喜形于色。
      “总算放下一半的心。”孙业环喝了口茶,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孙预也淡淡一笑,孙业成、孙业清更是心情畅快,惟有孙老太爷一笑后面容上侵入一丝深忧。
      “预儿,局势到此时是真正紧要了。要么天下太平,要么改朝换代。”
      众人一听都是大惊,孙预首先沉默下来,前后细细想了想,神色上已带沉重。
      “世子一死,南王虽不足惧,但须儿大胜之下难免心骄,而南王却势必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也是凶险哪。”孙业清看了看众人,“不如我速发函给须儿。”
      “不只须儿,还有胡前、陈纪章与常玄成,滇云安平想要活命势必投降,而降得是乘胜来降才有用。西边恐会吃紧了。”孙冒庐一搁茶碗,“最怕的还不在西边,而在北边。”
      “麟王一开始打的便是这主意,乘着双方兵力消耗得差不多,而藩兵又不能掉以轻心之时,派兵南下。成了事,自是改朝换代。不成事也是入关勤王,挟天子以令诸候。”孙预咬牙道,这个老奸巨滑的麟王!
      “啊……”孙业清手中茶碗几拿不住,脑中忽然想到事,“我想起来了,今早兵部还上了道折子。说是要加兵瀛州,以防不测。我还没交给你呢。”
      一听这话,其他人又是一怔,“是谁上的?”好快的动作啊。
      “光禄大夫岳穹。”
      孙预眸光一沉,“三叔,将折子给我,我立即进宫。”
      “嗯,兵贵神速。快去吧。”孙业清连忙翻出折子交给孙预。
      孙预接过,立时吩咐下人备车,匆匆披上朝服便出门而去。
      
      他一走,孙府其他人也一时不敢休息,都沉默着各想心事,气氛紧张得让奉茶的小侍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个时辰后,书房外有了动静。孙预回来了,众人不约而同地都松了口气。
      “怎么样?”孙业清连忙问。
      孙预神色有些古怪,“八百里加急,已发出去了。”
      知子莫若父,孙业环首先看出了些不对劲,“预儿,有什么不妥么?”
      孙预抿了抿唇,想起女皇见到他上折子时松了口气的神情,心下不禁又是一阵怀疑,“皇上……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个折子。”
      “等着上折?”孙冒庐眯细了眼,语气听来有些震惊。
      孙业环心中一悸,连忙垂下脸。皇上当然会等这个折子,自那日探府之后,他便已清楚。皇上能提出归政,势必已在朝中做好了准备。只是,他不知道连岳穹这样的人物也是皇上的人。视岳穹的才智为人,应是万不会与闻家牵扯过多的。闻氏父子并不是好的主子,好大喜功,志大才疏,且刚愎自用,紧要关头却又胆小懦弱,当断不断。为什么岳穹竟会替女皇做事?
      ……不对。孙业环眉宇微紧,岳穹似乎并未让闻家捞上一点好处。若是闻党中人,料知战事,必会派人与闻诚联络,这折该由闻诚来投才是皆大欢喜,功劳占尽,于岳穹也才是长远打算。但此刻,由岳穹匆匆上折,紧跟捷报之后,显是仓促中下的决断,且直投在兵部,公事公办。如此说来,岳穹似乎只与女皇有关联,而并非闻家。莫非……孙业环暗抽一口冷气,女皇亲政,并非为了闻家。看来先皇还真是选对了人。这位女皇说不好比圣祖还略胜一畴呢!
      既如此,那孙氏还政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孙业环想至此处,悬了大半年的心才悄悄定下。
      孙预、孙冒庐看得明白,也不说破,只在心中怀疑,面上仍是风雨不动。
      “二弟,须儿的信还得你来写。”孙业环回过神立时安排开来,虽说他已不在其位,但于军务上毕竟是早就娴熟了的。“三弟,你速发信给陈纪章,滇云与安平务求必胜。”
      “好。”
      
      五月初九,项平领了一老妇与年轻人由偏门悄悄入了净月庵的“小禅院”,入了东厢,果见一绮罗华衫的绝色少女端坐着,身旁一名侍女正将一碗清茶奉上。
      “参见皇上,人已到了。”项平行了礼,转头看向门外。
      妫语点点头,“莲儿,将两人请上堂来。”
      “是。”莲儿福了福,便往门外走。心中也不由疑惑,不知皇上早上便说的要让她见见的是什么人?才跨出门槛,就愕住了。莲儿望着近来日夜挂记的两张脸,却是什么也说不出,直觉得满心满腔都涌上一股极热烫的激动,呛得让人忍不住浑身都要抖起来。
      “娘……二哥……”
      来的两人也是大大地怔住了,只听老妇抖着唇,推开扶着她的年轻人的手,跨上两步,“小……小莲……”一双布满皱纹的枯瘦的手颤着抚上莲儿的脸。
      莲儿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倒在老妇人怀中。泣声中一句“娘”却是唤得清晰异常。年轻人在旁也是捂着嘴偷抹着泪,口中轻唤“莲妹子”。
      “小莲……小莲……娘找了你七八年哪,原不指望了,没想到……没想到……”老妇人语声哽在喉间。
      
      屋内的妫语微喘着气,纤指死死地抓着红木椅子的扶手,青白一片的脸上,唇被狠狠地咬着,仿佛强忍着什么痛楚。
      事隔多年,在乍见亲情场面的时刻,她仍是抑止不住。满心的悲凄绝望。莲儿隔了七、八年仍能母女团聚,重见家人。而她呢?她呢?终此一生也休想了!胸中一股郁气梗在那里,喉里忽然一甜,一股腥咸喷出口,意志也仿佛一阵涣散。
      “皇上!”项平大惊,连忙上前扶住滑倒的女皇,看着襟前妖艳的鲜红以及女皇惨白一片的脸上,唇角那一丝血,“莲儿!莲儿!”
      莲儿一个机伶,连忙抹了把眼泪,看了眼老妇与近旁的年轻人,咬了咬唇,转身跑入屋内,一见之下,又惊愕得张大了嘴。
      项平此时已略为冷静下来,一把抱起已然昏过去的女皇,“莲儿,回宫!那两人先带至宫中再做安排。”
      一阵厉喝,让莲儿惊醒过来,不及应地连忙奔出偏厅,大声唤着:“知云……快将车驾赶过来。”
      
      待回至宫中,莲儿立刻从暗格中取出一枚药丸,用温水化开,喂妫语服了。项平看着莲儿心急担忧却仍是有条不紊地娴熟动作,心中不由一沉。“皇上这病……很久了?”
      莲儿见问,眼中泪珠再也忍不住,扑地跪在项平身前,哽咽道:“大人,您救救皇上吧……”
      项平听了此话脸色大变,语气转厉,“你把话说清楚。”
      莲儿抹了抹眼泪,吸吸气,仿佛下了决心似的,“皇上中的是毒……绝尘纱。”
      “什么?”项平整个人愕住,久久不能反应过来,只觉平生从未遇上如此不能料想之事。“绝尘纱”为贵族所有,当年那举子陷害他,也曾用到……不及细想妥是不妥,项平翻起妫语左臂的衣袖,只见一条赤艳妖冶的血线附在如凝脂般的雪肤上。
      项平心中一悸,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少女天子竟身缠如此至毒?“绝尘纱至毒无解,其性缓而深,须每年按其配毒服用缓性的解药才得以续命……”若无解药,浑身如针扎疼痛至死。若非因那举子,他此生都不知道世上竟有如此歹毒之药。此毒还无药可根除,必须每月服食才能抑制……他忽然想到莲儿,“你刚刚给皇上服的是什么?”
      “是祭司大人临走时留下的补益气血的药。定期解毒的药已于七日前服过了。”
      项平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也于中找出了些疑点。一些线索浮出水面,让项平不禁感觉出些惊惧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对了,莲儿姑娘,你说刚才的药是祭司巫弋留下的?”
      “是。”莲儿见妫语薄汗微沁,连忙绞了块帕子上前细细擦去。
      “这么说,巫大人一直知道此事?”项平心中转了几转,如果巫弋知道,那必是与皇上存过一番计较了,闻家事错综复杂,关系诡异迷离,他一个外臣也不好过分插手。
      莲儿微一迟疑,仍是老实地点了下头。项平看了看女皇毫无血色的脸,再度一叹,“我也无他法,巫大人既留下药来,你我也只能在此候着了。如若彻夜未醒,我再想其他办法。”
      莲儿垂下眼低应一声,“大人偏厅坐会吧。莲儿准备些茶点。”
      项平起身,外臣守在女皇榻边是于礼不合,只是,“茶点是不必了。你先将两位亲戚安顿好,再回来守着皇上吧。”
      “嗯。”莲儿领命,将项平引至偏厅,奉上一碗茶后便悄悄退下。空旷的殿里,只余项平一人敛眉深思。
      
      很冷,又很疼,仿佛腊月里浸入冰水般刺骨的难受。妫语咬住唇,一记狰狞的声音钻入耳际,“说!你叫闻语,是我闻君祥的二女。你说呀!”
      不,不是,我不是,我不叫什么闻语,也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我要回去!回去……
      绝望的呼声,只换来更深刻的苦痛。
      “爹,既然她那么不识好歹,就给她尝尝‘火芸’的滋味。光是‘玉壶’的冰寒恐怕不够呢!”
      不……
      接着而来的便是一团火热,闷在胸间,像火烧般灼烫难受,血沸腾得几乎要溢出来。她大口大口地喘气,却仍挥不去那种窒息的感觉。
      不……放了我……放了我……
      周围环绕的是一阵高过一阵的狞笑。
      惊惧又痛苦的折磨中忽然透出一道妖娆的身影,风姿绝丽,温柔地叹息着,“啧啧,弄成这个样子,早早认为他们的话不就行了。”
      不……我不是……
      “不知好歹。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诚儿,她既是那么想着回去,必是相思已深。怎么不给她用‘相思’?”
      不要!不要……
      又一阵钝入骨肉中的生疼,冰冷而缓慢,还带着湿意,一丝丝,一缕缕侵入肌肤、胸臆、骨髓同,如丝般捆住全身,继而勒入骨肉。
      不要……求求你……不要
      恍惚中有一抹舒适的湿润温暖贴上额际,像一双温厚的手,告诉她,“虚与委蛇,方可脱出生天,韬光养晦,才能日后复仇。而首先,得活下去,要坚持住。”
      如此强健的话,直敲入心底,带着必然的安抚力量让她不禁安静下来。
      活着,要坚持,即使折磨依旧铺天盖地,痛不欲生。只要活着,活下去。
      
      “行了,行了。”老御医抹了抹额际的汗,不禁瘫坐在地上,忆及方才的生死关头,后怕连连,呆了好半晌,直至一声隐怒地低喝,
      “到底怎么样?”
      “回,回王爷的话,皇上虽极凶险,但此时已挺了过来,多半不会有事,只是……”老御医一时嗫嚅,不敢说下去。
      孙预看了眼项平和莲儿,“哼”了声,“都什么时候了,迂腐!”
      老御医磕了个头,才抖抖地开口,“皇上,皇上身负至毒绝尘纱,毒性虽已控制住,但此毒极易伤……”
      “什么?你说什么毒?”孙预大吃一惊,一把揪起老御医的衣领。虽料想女皇必是中了什么受人控制的毒,却没想到,居然是,是……
      “绝尘纱。”老御医虽浑身都在发抖,但仍据实回禀。
      “……可有解?”孙预不带希望的问着。
      “臣该死……”老御医不住磕头,“此毒配制极为复杂,以多种奇毒混合配以花蛊,本已绝难解除,非制毒人,恐怕连缓毒性的定期解药都难于配置。”
      孙预冷眼狠狠扫向项平与莲儿,咬牙道:“解药呢?”
      项平一惊,莲儿已跪在前面,“回王爷,奴婢不知解药,方才喂皇上吃的是祭司大人留下的补益丸。”
      老御医在旁应了声,“是。祭司大人医术高明,皇上此身绝尘纱暂不致命。依臣所见,真正危险的是之前的至毒伤身,来势汹汹,幸我皇有上天庇佑……”
      “还不止一种?”孙预语出冰冷,眸中杀意凛然。
      老御医浑身一抖,“是……”
      煦春殿里顿时寂然,除了御医,听了这话的人俱被震住。莲儿更是满目悲愤。
      半晌,孙预才勉强稳住语气,“巫弋知道么?”
      莲儿一颤,咬住了唇。项平看她一眼,上前一步道:“是。依臣之见,巫大人早于七年前便已知晓此事。”
      孙预瞅瞅他,知他开城公布的意思即在合作,而自己也定下了决心,只是有些事他还不明白。“那家子为何要这么做?”莫非不是亲生?
      项平接住孙预的目光,摇了摇头,“皇上容貌极似太夫人,臣听闻皇上幼时极受疼爱,也未曾出过什么意外,只除了七岁那年与先皇同染恶疾,不过也于一年后治愈。只是,这之后,闻府里的态度似有变化,且皇上多病,在‘净月庵’里住过一阵子。”
      孙预沉吟着,“坤元十年那场恶疾,来势凶狠猛烈,我记得先皇并未痊愈,是祭司巫曳祈的咒才有好转。皇上的体格倒似不错……”
      项平眸光一闪,“这微臣就不知了。”
      “净月庵……那个巫弋便是这里出来的吧?”
      果然厉害,已推磨得差不多了。“是。”项平目光沉沉,迎上孙预的视线,彼此心照不宣。
      “皇上的意思是……”
      “这个……”项平忽然有些为难,直觉女皇对闻家是有着计划的,但这个动向却是过于飘乎。各个做法合起来看,似是将闻家往顶处推送,虽无甚功劳,却在稳当当地捞着实惠。不过话说回来,这解药若是掌在闻家手里,这也是逼于无奈。可若是为讨好,可以做得更明显些,而他们这邦现在独自为臣的人势必也会站到闻氏一边,但显然女皇并无此意,既不明于讨好,又暗中施以实惠,这着实是让人费解了。
      孙预看了眼榻上昏睡的女皇,神色已完全冷静下来。
      至此,项平不由存了一分小心,“恕臣斗胆,敢问王爷为何要出手相助?”于己无利也无理。
      孙预笑笑,清朗的脸上流过一晕神光,“项大人可是闻太傅一手提携?”
      “不是……”项平恍然,也跟着一笑。既非闻党,又要对付闻家,那么合作于孙预又何乐而不为呢?岂只有利,还一箭双雕。项平暗叹,这个年轻的摄政王倒是想得深远了。后生可畏!
      “对了,王爷,现下已近卯时,早朝……皇上怕是不能了。”
      孙预淡淡点了点头,“我已有打算,还要烦请项大人立即走一趟‘巫策天’,将两位少卿请来。”
      项平激赏地看了眼孙预,便下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