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深宫篇

作者:姒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平地三尺浪

      “唔……”妫语逸出一声痛吟,仿佛历劫归来般的虚弱,轻轻喘了几声,才睁开眼。巫弋关切的脸便直直映入眼,那么温暖又柔和,像极了她在那里的外婆。可是,再也无望重聚了,无望了……
      “皇上……”巫弋一阵心酸,看她无限眷恋又绝望的眼,便知她又想起了在异族的亲人了。
      这一声唤惊醒了妫语,目光迅速转为平静,也挪开了视线。但一时的心潮起伏又岂是想抑就抑止得住的?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长叹一声。或许,正是因为有巫弋一直在她身边护她助她,才让她终究还存着一份良知,也终究做不出祸国殃民、凶残狠绝的事来。
      “皇上……”巫弋见她久久不语,担心又起,才要探脉,却听她细弱的声音道:
      “可有什么人来过?”
      巫弋不是很想马上告诉她,才稍好些,又要费神。“皇上,先休息会吧。不很要紧,莲儿聪明,应付过去了。”
      妫语微一蹙眉,知她心急,一时也不忍拂了她的意,便淡淡道:“也罢了。这么晚了,你也回去睡吧。叫知云送你。”
      巫弋宽心一笑,“不必了。我虽已近六旬,但保养有方,这把老骨头可还健朗着呢!倒是皇上,须好好养养了,戒过用心神。”
      妫语轻笑,“知道了,回去吧。”
      “是,巫弋告退。”巫弋黑袍一转,已然出殿。
      妫语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笑意也随之收敛。此时莲儿已端了药走了进来,眼圈还红红的。妫语看了不禁微讶,“怎么哭了?受了什么委屈?”
      莲儿勉强一笑,揉了揉眼,“让热气薰的,莲儿在皇上身边伺侯,哪有什么委屈!”
      妫语深思地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追问,只是沉默着接过药来喝了。待嗽了口,妫语才半靠着轻语,“这次办得挺机灵的。只有巫弋知道此事吧?”
      “是。莲儿没有声张。”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奖你了。这次你自己说吧,想要什么?”
      莲儿听了这话,却立时跪在床榻边,“奴婢没有什么要的。只请皇上稍稍歇一段日子可好?别再这么劳心费神了……”说着语声又咽。
      妫语看着泪眼婆娑的她,语气萧索,“巫弋跟你说了?”
      “祭司大人没说什么,是奴婢看到的。”怪不得平日里皇上都不让她们伺候沐浴,原来竟是这样的原因。
      “看到的?”妫语眼角低垂在左臂上,淡淡一笑,却于中透出些锋芒来。“莲儿,不管你知道多少,都且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在这个宫里,只有你知道得越少才能活得越久。”
      “奴婢明白。”莲儿噤声。
      妫语轻柔一笑,极具安抚性。“刚才没什么人来过吧?”
      莲儿一时眩惑在她极罕见的明丽温煦的笑容里,不由自主地答道:“适才,摄政王来过。与祭司大人一同来的,奴婢托辞让他回去了。”
      妫语眼波不动,“嗯。办得好。夜深了,你把灯熄了,我也乏了。传话下去,明日的早朝罢了吧。众臣有事或交由摄政王,或由吏部侍郎,呈至安元殿南书房。”
      “是。”莲儿欣然领命,替妫语掖好被子,便出去吩咐明日当值的安元殿值事内臣。
      妫语躺在床上,却是神色沉郁。孙预定是在朝堂上看出了什么,才会去巫弋处问话。在莲儿找来巫弋时正好也来探个究竟。只怕此时,孙预已将巫弋截在路上,定要她说个清楚明白了。唉,刚才该让知云送送的。
      啧!孙预行事缜密而稳妥,不是个善与之辈。真是麻烦一件。烦扰之际,不意就想起项平的那句“是友非敌”来。依孙预一直以来的做法,的确有些像,即使非友也谈不上敌,但他与闻家却是针锋相对。如若不是知道内情,这举动便让人费解了。孙氏忠于皇室,毫无疑问,但若说毫无私心,却也不见得。妫语一叹,明日便明日吧,他要试探,她也就这个机会探探底。
      
      巫弋步出宫门,果被一小厮截住,“祭司大人,王爷想请您过府一叙。”
      “王爷?”巫弋心中暗道不妙,“噢!我明日便去就是。今儿夜已深了,不便打扰。”说着便急着想要走人,但身后却转出一个沉稳平和的声音。
      “巫大人如此不给面子么?本王还想请巫大人小酌一杯呢.”
      巫弋只得停下脚步,回脸一笑,“王爷这是哪里话?还不是怕扰了王爷。现下更深夜静的,巫弋怕吵到柱国公,不如巫弋明日在‘月半楼’做东,也算赔罪?”
      孙预呵呵一笑,气度雍容。“大人何必麻烦?家父身体一直不太好,听说巫大人尤精医术,若是能过府一视,那是求之不得的事呢。”他说得语气平缓好商量,但实已不容巫弋回绝。
      无奈,巫弋只能说,“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请。”孙预让小厮将马车引出,便与巫弋上了车,直奔摄政王府。
      待入了王府书房,巫弋却着实吓了一跳。房中不仅孙业环坐着,就连孙老太公孙冒庐也坐着,见巫弋进来,便都站了起来,
      巫弋连忙行礼,:“见过柱国公,孙太公。”
      “呵呵,巫大人客气什么。我这孙儿年轻,不懂事,您多包涵。”孙冒庐笑盈盈地打着哈哈。
      巫弋心里惴惴,“岂敢,岂敢。”
      入座上茶后,孙冒庐状似无意地问了些话,忽地转出了一句。“近些日子,巫大人与皇上很亲近,不知是不是为着四月里的祭天仪式呢?”
      “是,是。皇上召臣正为些事。”
      “哦。”孙冒庐应了声,“皇上真是事事亲为,爱民如子哪!……只是巫大人五年来一直操办有方。承建二年还是因祭天有功才升的寺卿。皇上还有什么不放心么?”
      “呃……”巫弋微微叫苦,“巫弋历次主持祭天,多蒙皇上授意。此次,过程虽已大抵定下,但终有些细节需皇上定夺。”
      “呵呵,巫大人真是办事缜密,丝毫不漏啊。”
      “太公过奖了。若非一些具体事宜需禀明皇上,巫弋也不会天天去烦扰皇上,本来就已……”巫弋忽地住了口,大悔失言。
      “哦?”孙冒庐眼中精光忽射,炯炯地盯住巫弋,“皇上天天执理朝政,近日,战事稍缓,巫大人这点小事怎么称得上烦扰?”
      巫弋一时不知如何应付,“……祭天事务多琐碎……”
      孙预这时紧插了一句,“巫大人,皇上是否凤体欠安?”
      巫弋一震,脸色已变,但仍勉强辩道:“没这回事,皇上身体好好的。今早朝堂上不是还接见了平州一干官员么?”这话出口,便是巫弋也觉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孙家三人互看一眼,孙预道:“啊,我等做臣子的自是希望皇上圣体安康。巫大人,深夜还打扰大人,实在过意不去。”
      巫弋暗叹一声,拱手道:“王爷这是折煞我了。只要柱国公、太公不见怪就好。”
      “哪里,哪里。”孙冒庐、孙业环连连拱手。最后,孙冒庐道。“预儿,还不送巫大人回府休息?”
      “是。”孙预应了。
      巫弋推辞了几声就被孙预请上了马车。
      待送回“巫策天”时,孙预朝她一笑,“巫大人辛苦。”巫弋顿感脊背一凉。
      
      孙预回府后,孙老太公与孙业环仍在书房里坐着,见孙预进来,也没出声,兀自想着事情。
      孙预看了看二老脸色,“爷爷,父亲不必如此忧心,想那巫弋有胆隐瞒,在深夜面谈仍不肯透露实情,定是有几分笃定,皇上的病不重。如今藩乱未平,只是不想节外生枝罢了。”
      孙冒庐将茶碗在几上重重一搁,“这是好的打算,就怕皇上是有重症才不宣的御医……对了,预儿,皇上登基至今可曾召过什么御医?”
      孙业环与孙预细细想了想,脸色开始泛白,“似乎一直没有。”
      这可不寻常了。一个人即使身体有多健壮,也难保五年下来不出点小病小痛之类的。何况当今皇上出身也较为娇贵,又是个弱质之体,怎会连半个御医都不曾召过?
      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皇上不愿让瞧。皇上的身上有着什么病痛是不能让御医瞧出来的?可是,即便是天大的隐疾也不是不可以让御医知晓的。
      孙业环缓缓吸了口气,“难道皇上或者是闻家在登基之初便已料到南王必反,以致不能让南王抓到一点把柄?”
      “应该不会。”孙预并不认同,“如果对南王一直有戒心,那两年前,闻谙就不会与沙宇结上交情,更不会调他为平州守将。若是机谋能如此深刻,闻谙再不济也不会行此险招,为自己埋下隐患。”
      “怕只怕,皇上得的是不能让御医知晓的病或者……”孙冒庐神色严峻,隐了隐仍是极低地说了出来,“毒。”
      孙业环与孙预浑身一震,虽是有些料着,但一时被说了出来仍觉惊骇无比。
      孙预目光沉沉,看向烛火时甚至掠过一丝狠厉。“那便是闻君祥下的手了?”语气间已透出些微的杀意,不过另二老一时也没注意。
      “唉……这闻君祥也是个狠辣的,但于此事上还是疑点颇多。虎毒不食子。由他平素对几个子女来看,似乎也不会做到这个地步。”孙业环沉吟了半晌,又模糊地想起皇上曾在那次探视时的情形,清冷的言语波澜不兴的和煦神色,但不知怎地却总让人泛起无端的寒意,还有那日她说起的一件事。孙业环张了张嘴却仍是咽了下去。
      “皇上与闻君祥之间的确有些不清不楚,不过这是毒是病么,还得从一个人处下手。”
      “巫弋。”烛光映得孙预俊朗的脸忽明忽暗,只见两点黑亮的眸子机光点点,孙冒庐深思地看了眼孙子,却仍是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一夜无眠,沉思中,不觉天已放亮,该是上朝的时辰了。侍女端着水盆进屋。三人都抹了把脸,孙预换上朝服便直往紫宸殿。至宫门前,却见一干大臣都已至紫宸殿西厅中候着了。
      众人见孙预进来,都上来行了礼,一阵寒喧之后,不由探问,“王爷,今儿似乎有些不寻常呢?”
      孙预不动声色,心中却不无忧虑,“我等也是不知呢。说不定皇上另有安排。”
      见众人都议论开来,孙预略略盯住了闻君祥,却见他也是一脸疑惑,心中略微一定。
      正在这暗自猜测的当口,宫中的奉笔太监喜雨稳稳地走了进来,先是微笑着给众人磕了个头,才平平地道:“皇上有旨,今日身体不适,有事请诸位大人与摄政王和吏部要员商议定夺。大人们,请回吧。”
      此语一出,众人都骚动起来。
      闻君祥首先跳了起来,“小公公,皇上身体……不要紧吧?”
      众臣也纷纷探问:“请了御医没有?”
      喜雨微笑不变,“诸位大人请放心,皇上并无大碍,只是昨夜看书看得晚了,吹了凉风,今早微有热症而已。已服了汤药发了汗,现在正休息呢。”
      一听此语,大家轻吁了口气,如今南王未平,皇上实不宜出什么岔子……只是,如果真只是微恙,皇上有必要这么明显么?若说生性娇贵,那倒还说得过去,但经了这五年的君臣相处,众臣对女皇的行为处事都是持护有加。那冷淡清明的眼神下又岂会是娇贵任性的品格儿?想到此处,众人都已有些怀疑,还要再问,却见喜雨敛身一礼,便退了下去。无奈之下,只好询问孙预及闻君祥。
      “闻公,皇上真的不要紧吧?”
      “呃……该是无妨。只要稍作休息,明日必见好了。”闻君祥心中也不无疑虑,但此非常时期,只要女皇不死,于他又有何失?
      大臣也别无他法,只得各自散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