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宫旧事 上卷

作者:下午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不识愁滋味-周彦篇(上)

      某老友是个周粉,非常气愤我把周彦这个阳光少年放在配角的位置,发誓要为周彦写番外。写完了我一看,哈,这写的还是我们家小曹^o^
      
      我被瓶颈卡得眼泪汪汪的时候,抓过来救急。因为某人看过我的提纲,所以这篇番外基本上符合我的设想,后面的文字会有剧透的危险,因此只能先贴一半。
      
      某些细节可能和正文略有出入,某人懒得改,请大家无视。(某个逻辑bug我帮着改掉了,实在看不过眼)
      
      ------------------
      
      第一次进入曹府的时候,我三岁。是的,那个时候还是曹府。
      
      娘在曹府做乳母,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她才能回家一天看看我和爹,又匆匆离开,因为曹府的公子离不开她。三岁之前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唯一记得的是,娘每次离开家时,都会抱着我流泪,然后叮嘱我听爹的话,她一定会想办法让我到她身边。
      
      这一天终于来了,当我踏进那座京城中被人称颂已久的扬州庭院-筠园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我的生命和另一个人紧紧连在了一起。
      
      我心里很高兴,想抱着娘好好哭一场。但是,当我换了衣服被带到娘亲面前时,娘的怀里却搂着另一个人。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狐裘,雪白柔软的长毛,将他圆圆的脸遮去一半,他看着我,却把娘搂得更紧了,一脸的示威之色,第一眼我就觉得他很讨厌,浑身上下都讨厌。我想把他从娘亲的怀里拉出来,可是我不敢,因为我知道,那是曹家上下的心尖儿宝贝,公子曹懿。
      
      之后的三年,我都没有扭转这个印象。他真的是很讨厌的一个人,跋扈而且不讲道理,一旦有人违逆了他的心意,他就会滚在地上大哭大闹,从来不理会□□是干净的地板还是花园的泥泞,府中上下,除了娘和小姐,私下没人真正喜欢他,下人们偷偷地叫他“小魔头”。
      
      我真喜欢小姐,小姐笑起来是那么好看,那么和善。我也喜欢老爷,他对我娘和我都非常的好,对其他人也很好,但对公子却非常的严厉。每遇到他胡闹,便会让人抓起他送到书房,书房里有一根一寸半宽的竹板,然后我们就会听到竹板啪啪打在肉上的声音。奇怪的是,一旦见到老爷,他就会变得异样倔犟,被打得多惨,也听不到一声哭泣。我觉得很解气,但娘每次都会心疼得掉泪,小姐会哭着求老爷停下。
      
      每次挨过打,他会眼睛红肿着老实两天,一旦伤痛消失,又会变着法儿去捉弄别人。闯了祸之后却把责任全推在我身上。别人心里明白,却又不能说破,因为他是公子,而我,只是公子的伴读,就这样我替他挡过了不少责罚。每个月的十五,府中的女孩子们会在夜晚燃起香烛,对着月亮祈祷,摸着跪得红肿的膝盖,我那时唯一的心愿,就是让这个人从我眼前消失,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快到七岁的时候,我们拜了孔圣人,开始正式读书,我这个伴读的身份才算名副其实。但是,我的磨难并没有到尽头。他欺负的对象又换成了那些可怜的先生,受了气的先生不好责罚他,于是打手心、罚站的厄运又降临在我身上。我记得那些先生走马灯一样换着,有些脸还没有记清楚,就消失了,管家说,是受不了这里的折辱,给多少钱都不肯再做了。第七个先生离开的时候,老爷的脾气终于发作,挟着他进了书房并锁上房门。那天我们终于听到了他的哭叫声,一直不停地叫着‘娘救我’,后来声音渐渐消失了,只能听到竹板和皮肉接触的声音。我第一次觉得那个声音让人牙酸,捂着耳朵蹲在窗下实在不忍再听,小姐在门外跪着哭。老爷终于打开房门的时候,进去的人都被吓坏了。
      
      那天半夜,他开始高烧说胡话。抱着我娘的脖子死死不肯撒手,眼泪一串一串往下掉。第一次看到小姐和老爷顶嘴,小姐说,娘去世并不是弟弟的错,为什么你把脾气都撒在弟弟身上,老爷气得眼睛都红了。我忽然觉得,原来生在绮罗丛中并不一定会快乐。除了打手心的板子让我讨厌,自己的生活还是很好的,至少还有疼惜自己的爹和娘。
      
      等他能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方先生进了府。这个不可一世的小霸王终于遇到了对头。我常常听到他们两人在争论我听不懂的话题,他沮丧败阵的机会居多,然后就会闷在书房中不吃不睡埋头看两天书,再找先生叫阵,当然先生偶尔也会让他赢上一两次,当他得意洋洋地向我炫耀时,我总能看到先生在他背后调侃的微笑。我不想理他,他愿意沉浸在自己想象的胜利中,就让他去吧,我全部的心思都在每天下午的骑射课上。二个月的时间,我已经可以拉开小弓,射中二十步外的红心。
      
      那年的八月,小姐被选进了宫。三个月之后,中官到府里宣旨,小姐被封了妃。我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看到府中的人都兴高采烈,也知道是一件喜事。然后,府门上的匾额换成了“谨宁府”,所有人见了老爷,都高高兴兴地改称侯爷,只有他见了老爷就绕着走,半年没和老爷说一句话,老爷看他的眼光里却多了几分疼爱。
      
      大变发生的那天,我正在外面替他选蝈蝈笼。回府的时候,锦衣卫已经层层包围了候府,刀光剑影令人胆寒。我躲在府外看着的锦衣卫带走了侯爷和公子,远远地他回头看了一眼,所有的稚气与天真,二个时辰的时间,已从他的脸上全部消失。府中的仆人全被遣散,我和娘回了家。靠着家中的几亩薄田度日,日子虽然清苦,但是一想起大太阳下刀剑炫目的白光,就会异常珍惜这种平安的日子。
      
      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我总能看到一个人,每天傍晚的时候在夕阳里练剑。终于有一天,我推开那扇柴门,跪下叫了一声师傅。我不知道他如今是否还记得当年的那个小徒弟,但我不想见他,我辜负了师傅的期望。
      
      五年后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在家中意外地见到了先生,原来侯爷和公子已从狱中□□,筠园也被发还,我们一家重新回到了京城。侯爷的苍老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爹比他还大上两岁,看上去却比他至少年轻五年。当娘拉着我给公子磕头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侯爷身边那个沉静纤秀的少年,竟是当年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小魔头。
      
      五年的岁月,究竟能把一个人改变多少?反正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不是我印象中那个浅薄傲慢的小少爷。他不再爱说话,沉默的时候越来越多,面前摊开一本书,能一动不动坐上二、三个时辰。我们依旧师从方先生,先生讲书的时候,他会偶尔问上一两个问题,每当这时候,先生的脸上总会出现惊喜的笑容。而我,常常在一边躲着打瞌睡,我实在不是读书的材料。侯爷无奈,只能给我另请了武师,教授骑马射箭,因为这两样是武举考试的重点。他带了书在射场边坐下,眼睛里一片羡慕之色。从狱中出来,他的身体就一直唧唧歪歪的不争气,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头疼脑热折腾上一阵。后来他缠着先生,终于答应让他每天练二个时辰。
      
      他真的是非常聪明的一个人,三个月之后,马术已经和我不相上下,唯有射箭,练到120斤的弓,因为先天的原因,已经到了极限,所以他最好的成绩在100步。听说戚继光要找他比试,嘿,要想赢他太容易了,超过120步他就不行了。侯爷下了朝,有时也会来看我们练习。那时候他们父子的关系已经变得异常亲密,每天吃了晚饭,他会扶着侯爷在园中散步,爷俩絮絮交谈朝中的政事,或者讨论琴棋书画。望着他们的背影,我常常想着,可惜小姐再也看不到了。
      
      有时候说起小时候的事,他笑着说那时候恨不得我走路摔死,那样就没人和他抢嬷嬷了,我说我也是,结果两个人一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把我娘骇得不行。那四年时间,过得平静而恬淡,唯一和以往不一样的,是小姐曾经住过的东院,再也无人踏入一步,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避着和小姐有关的一切话题。
      
      (待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