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一家亲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要找我们那神游物外的老妈竟还得通过她的前夫!说起来真是让人觉得牙痒痒的。
      我跟老爸说了雨浓在学校的事,当天晚上老妈终于回巢,一看到那小脸蛋上还红着的印记就气得跳脚!聊以□□的资本受损,这口气她怎么咽得下去?
      结果一个星期不到,沈雨浓终于转到我们学校,正式归入我的羽翼覆盖范围。
      先不说那女人在作母亲方面的失败,光看她的交际手腕也的确挺让人佩服的。我们学校是市重点,又已经不在学区内,当时虽然也有走关系这回事,但哪有现在这么凶?明明是不可能的任务,她居然这么轻易办到了!这是我这辈子里难得感激她的几件事之一。
      有时会想起记忆里她乏善可陈的好来,她的长袖善舞常常使得我们也受益。
      不过我们一起在小学里的时间也只有这一年。我已经五年级,马上就要上初中了。
      我每天上学放学都跟他一起,时间长了,那些初见到他时怪异的目光也慢慢变为平常。
      他脸上的伤渐渐愈合,然而超出我们预料的是,原本那么小的伤口竟也留了疤!并不是表面那种一眼就看得出的疤痕,只是颜色很淡的一点,却能在他笑起来的时候变成非常明显的一道碎痕。
      我发现后气愤地指给老爸看(本想给老妈看更能引起同仇敌忾,可惜需要她的时候她永远不在),他却安抚地拍拍我的脑袋说:“呵呵,小烟看得还真仔细啊,你不说我都没注意。”随后又笑着对伤者说,“小雨啊,伤疤可是男人的骄傲哦。你是小男子汉了,不要对脸啊外表啊这么斤斤计较的,男孩子应该大方点,知道吗?”
      那胆小鬼在我爸面前也唯唯诺诺,边点头还边偷看一眼我的脸色。
      在老爸面前,我把愤怒只燃烧在眼底,却看那道毛毛虫一样趴在他光滑的脸蛋上的痕迹越来越不顺眼。在我眼里,那个东西比任何地方都显眼。那种感觉很像私有物品被莫名其妙地弄破了却还拉不到帮手去讨伐凶手,只能在心里憋气。而最让我难受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在乎的伤口生气。
      直到后来听到女生老是拿来讨论的星座性格理论那套时,才勉强能拿处女座的完美主义来安抚自己,不过那也是上了高中的时候。
      那条伤痕随着他的长大也一起长大。每次他笑起来,我都忍不住盯着那里看。后来,我摸着那条疤轻声说:“如果当时我在你身边,你就不会受这种莫名其妙的伤了。”
      他却还是笑着,让那疤更明显:“哥,你就是爱操心。根本不关你的事,这么多年干吗还是放不下的样子?”
      我瞪他:“还不是因为我是你哥?猪!”
      即使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这么想。
      他转到新的班级,正好(其实也是老妈的授意)是我堂弟陆霄那个班,有个地头蛇照应着,我也稍稍放心。
      陆霄跟他同年,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和陆霄才是真正意趣相投的人,默契之好常常让人以为他们才是亲兄弟。可见,人总不会是完美的。沈雨浓就是我的断臂。
      在外有我罩着,在内有陆霄带着,他本来就活泼好动容易跟人打成一片(其实我一直认为是他脑子少根筋的缘故),很快就在新环境里如鱼得水。
      刚开始他还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我东奔西窜,连我去同学家都要跟,结果在我还没能明白地表达出不耐,他就跟陆霄混成一堆了。害我未能及时表达出的意见闷在心里,变得更是烦躁。正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王烨。其实说“认识”是不准确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同班同学。只是在之前,从未有过交集。
      王烨算是不学好的那型。在小学时,还可以称之为“不乖”,上了中学,他那样的其实就被定性为一小流氓。而且在我认识他的这么多年里,他就没“乖”过。他似乎就是上天专门制造出来祸乱人间的怪物。
      可笑他后来跟我讲希腊神话(不要觉得奇怪,他不是不喜欢读书,只是不喜欢考试),说潘多拉的盒子里其实装的就是两个人,第一个被放出来的是他王烨,害得人世一阵恐慌;而压箱底的是我沈烟轻,是神为了安抚人心制造出的“希望”。我为他这个理论笑得前仰后合,笑完后嗤之以鼻——有我这样的“希望”,可见这个世界的未来多么不值得期待。
      他也跟着“呵呵”笑,边笑边摇头,烟轻,你还不了解自己的能量有多惊人。
      我撇撇嘴,既然如此,那为何还压制不了你这祸害?
      已经很有效果了,做人不要太贪心。他最后笑说。很有几分神秘。
      好了,说来说去,我和他的孽缘便是从大家的11岁开始算起。缘由——还是沈雨浓这个麻烦精!
      王烨没循规蹈矩地上过幼儿园。他老爸老妈都是纺织厂的工人,三班倒起来家里缺大人的情况跟我家差不多,所以他从小就放在姥爷姥姥家给带大。由于缺严父的棍棒管教,他仗着牛高马大的块头在他姥爷家那片称王称霸,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作风连稍大点孩子都怕了他。因此按学区进的小学,同级有不少都认识他,再经过五年的风雨磨练,王烨这棵霸王树在校园暴力的沃土上日益茁壮,光是说起他的名字同学的眼神比上课看小说给老师抓到时还恐慌。
      我?我当然属于老师家长眼中的那种好学生。表面温顺平实,学习也不特别拔尖,每个学期的学期评定上都是老师来来去去的那几条:尊敬师长,团结同学,热爱劳动,认真学习……除了有个显眼的弟弟,我基本上是个不会引人注目的家伙。
      偏偏我身边有个麻烦磁铁,会不停地把麻烦吸引过来。所以对我而言,此生最大的麻烦不是别人,就是沈雨浓本人!
      因为老妈跟国外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我们身上穿的衣服用的东西大到书包小到橡皮都是洋货。而像我这样不出众也不打算出众的好好学生,是很会隐藏在群众当中的。每次老妈买的东西我都会精挑细选,把鲜艳的特别的时髦的看起来很贵的……给小雨,自己身穿ADIDAS的灰蓝运动衣,脚踩PUMA的黑色复古运动鞋,背个即使按照人工力学设计也疑似砖箱的CAMCEL书包……反正小学生里有几个会看衣服牌子的?
      老妈对我有个好处——从来不管我!我爱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反正我这样的也折腾不到哪儿去。所以即使她觉得我的审美趣味颇为另类,也一副放我自由发展的宽容态度。日后干脆也不必为我细心挑选,直接给我个朴实无华的定位,用蓝白系领导我的着装潮流。
      然后,专心致志打理她的宝贝心肝千年一出坠落人间的天使沈雨浓。哼哼哼……放心,我心理平衡得很,最近花粉过敏鼻子痒而已。
      可巧校园暴力案大多都跟抢劫勒索有关——这次的主角是我们家沈小公子,大反派当然便是王烨同学。
      刚开始几天我并没发现有何异状,只是他写作业的时候经常过来问我借橡皮和笔,我问他,他就说不小心弄丢了。我自己也经常丢三落四,自然没资格骂他。加上我是毕业班,放学时间比他们晚,也渐渐很少跟他一起回家。天时地利,事情在我眼皮底下发生。
      直到那天我们放学的时候经过他们班,碰到陆霄在做值日,便顺口问起他最近的情况。陆霄看到我说话底气都不足:“挺好……老师常常表扬他,说他很认真。他每天都拿小红花的。”他把教室后面的光荣榜指给我看。用花形橡皮蘸了印油盖上去的场面很像一片新旧不一的血手印。
      “哦。”我应了声,让他赶紧扫地,我等他一块走。便带着几分骄傲的心情去细细查看他们班那张光荣榜。其实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几朵小红花,不过“沈雨浓”的名字后面是挺长的一串,果然差不多天天都有。
      呵呵,这小鬼倒老实得很,什么都不说。要是在以前,早就三天两头在我面前提了。长大的小孩真让人惆怅!
      陆霄跟其他几个同学很快弄完了,我跟他慢慢走在操场上,又开始东拉西扯。
      我这个堂弟是我二叔的儿子,下面还有一个堂妹,是三叔家的。我跟回老妈的时候他还不到一岁,这几年也不怎么亲近,说起话来甚至有些生疏。他从小学游泳,现在已经是市游泳队的一员。眉清目秀,骨架匀称,从小也是被“小帅哥小帅哥”地叫大的。比起沈雨浓那个只有脸能看的白痴自然是长进不少。
      也许是基于长兄如父的道理,他有些怕我。跟在我旁边走了半天,才下定决心似地说:“大哥,那个王烨是你们班的对吧?”
      我停下来,有些奇怪:“嗯。怎么了?”
      “你跟他熟不熟?”
      “我都没跟他说过几句话,”我失笑,“干吗?想当他小弟啊?”
      “可能吗?”他忽然白我一眼,颇受不了我的冷笑话,“……最近小雨好象跟他在一起……”一看到我脸色突变,他立即改口,“呃,呃,是他和小雨……我有几次放学的时候看到他们似乎在一起。今天好象也是……”
      “干吗不早说?!”我的脸绷紧了,沉着声说。
      “我以为……他是你们班同学,你托他给小雨带话……”
      “白痴啊你!我怎么会托那种人带什么话?现在他们在哪儿?”
      “……小操场吧……哎,大哥,你别急啊,我是放学时看到的,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大哥,等等我,大哥……”
      我狂奔到教学楼后面的小操场,一个人影也没有。落日的余晖懒洋洋地拖曳在水泥地面上,像个步履蹒跚的迟暮老者。
      忽然一道荧光吸引了我的视线。赶紧跑过去,在学生公用的厕所旁一个橙色的书包被踩扁了似的扔在地上,面上的涂着反光涂料的一条白道被踩得很脏,苟延残喘地在阳光下发出求救的光芒。周围几本练习本和课本还有零碎的小东西被甩开散在一边,除此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小雨!小雨!沈雨浓!”我冲着厕所里大叫,气急败坏,心跳如雷。
      “大哥……”陆霄气喘吁吁地跟过来,我瞪了他一眼,小雨要是出了什么事,小心他的皮!他瑟缩地抖了一下,哭丧着脸。
      其实我无法怪他,他会害怕是理所当然的事。王烨树立了这么久的高大形象足以震慑每一个胆子小一点的人,何况他这样的低年生?大概沈雨浓也是如此吧?被人拍着肩膀就带走了。
      “猪!”我愤怒地低吼,只要想到那张脸会肿得像个猪头,头皮就开始发麻。“沈雨浓!你给我出来!”
      我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个声息,停下来喘口气,一咬牙就冲进去找。
      刚走进门口,就听到一个细若蚁纳的声音:“哥——”
      一个细瘦的人影颤颤巍巍地低着头蹩出来,我一看到,只觉血气直往上涌!
      他全身上下被剥得只剩一条内裤,白嫩的肌肤在空气里微微颤抖,手臂上还有几条显然是挣扎留下的红印子。头发给扯得乱糟糟的,一张小脸上涕泗横流,脏得跟什么一样。
      他还知道丢脸,走了两步就不敢再过来,停在那里不敢看又要偷看我的脸色。
      “小雨!霸王打你了?”陆霄跟进来被他的惨状吓得惊呼。“霸王”正是王烨的别号。
      他不敢答话,只低头,浑身发抖。
      “猪!叫你不学好!跟烂人瞎混!”我也浑身发抖,走过去用力一拍他的前额,连手都是抖的。心里酸酸的,说不上是生气还是难过。
      “啊!”他立刻用手捂住额头,痛苦万状。
      我扯下他的手,扒拉开额头上的乱发,就看到一个大包泛青地矗着,触目惊心。
      “哗!”陆霄在后面看到,又低呼一声,看了我一眼,不敢大呼小叫了。
      我的气一直悬在嗓门上,心里不停翻涌,觉得堵得慌,有什么东西要冲破障碍冲出来。喉咙里发干,脸上烫得像有把火在烧!我的脸一定很红,连耳根都红了,这是从来没有的感觉,从来没有!再后来,也很少很少这样憋得慌,像是在忍耐什么,闷着压着,又要压不住了的感觉。
      我气得已经快要疯了!
      愤怒!极端的愤怒!!
      “唰”地一声扯开运动衣的拉链,整件衣服像是被我硬拉下来的,又瞬间裹在他裸露的身体上。
      双手刚触在他的肩头,一使劲,他便被拉进我的怀里。
      紧紧地,死死地,搂着他。我觉得连眼眶都是热的,可以喷出血来!
      刚才他出来的一瞬间,迷离的橙黄的光芒映在他身后,他像个朦胧的影子,不清晰得让我极度恐慌。一颗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
      我以为,那就只是个影子了。
      他在我怀里“呜呜”地哭,受尽了委屈地,一直叫一直叫:“哥——哥——”
      “叫你不学好!叫你不学好!猪!”喉咙里的热浪一阵阵涌着,辣涩涩的,难受极了。
      “小雨,这个给你。”陆霄也把长裤脱下来了,给他穿上,自己换上训练时用的运动短裤。其实我的外套已经足够遮到他的腿部,但他也许光着身子站太久了,已经有点发冷。
      天渐渐要黑了,我和陆霄一人拉着他一只手,护着他往校门走。我边走边看他,他耷拉着头,像只受尽折磨的流浪小猫。
      他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不问。
      所有的一切,自然有人要承受!
      我们慢慢走着,走到快一半时,陆霄忽然叫了我一声:“大哥——”
      我看他,他却看着校门口,我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刚刚压下去的凶焰顿时又在胸膛里“腾”地烧起来。
      一把甩开小雨的手,我直接冲上去,对着正往我们这边来的王烨就是一脚。
      我根本不在乎他有过多少“丰功伟绩”,我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这种事也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要杀人的冲动!
      闪电般凌厉的一脚!
      我的身材乍看有些单薄,但天生腿比较长,而且经常踢球,腿上的力道最大能到多少,自己很清楚。这一脚用了全力,饶是王烨这样牛高马大的块头也被我踢个正着,捂着肚子蹲下了。
      我向来不做君子,跟着上去就一顿胖揍!
      他一时间也来不及还手,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护住头脸,惨叫着往后退。
      狂怒的火焰将我的理智快要焚烧殆尽了,从来没有这样快意地出拳。拳打脚踢,淋漓尽致!
      他不愧久经沙场,很快反应过来,在我狂风暴雨的拳脚下竟还能趁我不注意,一猫腰抱住我的大腿死劲往下一扳,我正打在兴头,重心一个不稳,一下被他扳倒了。
      情势立即逆转!他直接压在我身上开始反击。
      我早已经气晕了头,那么硬的拳头落下来,也根本没有防护,同样用力打过去,很快我们扭成一团。
      毫无章法,却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搏斗,胸中的愤懑,每一分,我都要让他尝到!
      打啊!打啊!!打啊!!!
      像两个夙敌,此刻就要分个你死我活!
      眼中,只有挥舞的拳头,和他那张依然稚气却凶横的面容。
      滚烫的汗水洒在脸上,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我的。纠缠在一起的影子,分不清谁是他谁是我。
      落日里的校园,染金带赤的温热的水泥地,两个血性的少年完全不要命地扭打,这竟是我日后的回忆里最鲜明的一章。鲜活而生动地,活在我的记忆中。
      不记得我们打了多久,只记得后来陆霄和雨浓冲上来加入战团,场面一片混乱。直到最后,是突然听到了学校保安的一声大喝,我们才分得开,恨恨地相视一眼,各自逃命。
      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怕二叔担心,让陆霄赶紧回家。而我们两个回到家里,玲姨第一眼看到我,差点没晕过去。
      我的眼眶青了,鼻子流血,胳膊很痛,脸完全麻木了……那两个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身狼狈,是人都能看出来我们干了什么去。
      玲姨早被我打压得什么都不敢问,战战兢兢地取了药小心给我们擦上。
      刚收拾停当,吃了晚饭,我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瞟了眼一直在旁边紧张得要死尽围着我打转的沈雨浓,他马上小媳妇似的缩了一下,正要开口,老爸来了。玲姨在一边活似看到救世主,一脸的欢天喜地。
      显然陆霄已经把什么都招了。老爸的脸很臭,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看起来这么凶的他了。我再次开始埋怨老妈玩神出鬼没的爱好,永远不会出现在需要她的时间里。我家老头是比较内向,可是相对的,一旦发火将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人间惨事。
      他一进门,就先很偏袒地揽过沈雨浓,仔细对他那一头包和全身的青紫看了又看。而我就只能乖乖地站在对面,如条乞怜的小狗眼巴巴地期待主人低头看一眼。
      哼哼,我就知道,波斯猫要捧在手心慢慢疼的。
      害我不小心鼻子又酸了一下,不争气地开始胸口疼。
      这个不适还没过去,他老人家突然抬头看我了。这回轮到我发抖,不等他大人垂询,赶紧三下五去二把经过报备了一遍。其中当然主要描述沈雨浓从厕所出来时惨绝人寰的状态,和我爱弟如命感同身受的愤怒,最后立即作了一个小小的检讨——不该这么冲动,自己妄图用武力解决,而应立即向组织汇报,反映情况云云。
      屁!我他妈就相信以暴制暴,其他的都是废话!——这句是放在心里,以对付接下来长篇大论的教训。
      谁知这老头只看我笑了一下,有几分清透地说:“别拿对你们老师那套来唬我,你脑子这么清楚,早干吗去了?我没有在说你不该为雨浓打架,弟弟被欺负了作哥哥的当然应该挺身而出!没种打架的男人,算什么男人?”我听得心头一松,只差没得意起来,就被他下句话差点砸晕——“可是如果这架打得莫名其妙就该骂了!你知道是不是他干的就开打?”
      什么莫名其妙?我眉毛一竖正要反驳,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吓得我立刻保持肃静。
      “你不笨啊,烟轻。你就没想,如果是他出的手,他明明都已经走了,干吗还这么笨地回来?这不是自投罗网?”
      我一下被问愣住了,张口结舌。
      “永远不要单一地判断一个人。他常常做错,并不代表每件事上都是错的。我们对人对事,都该让别人有说话的机会。否则就是后悔,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他严厉地对我总结了这么一句让我似懂非懂的话,才拉过我,查看我的伤势。“还好都是外伤。特别是这里,”他点点我的眼眶,我疼得一抽气,“打架最忌给人打到耳鼻喉眼这种脆弱的地方,打坏了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告诉过你多少次,只打不防你以为你有几只眼睛可以换着用?还有这里……”
      “伯伯,不要骂哥。是我不对。”只有沈雨浓那个笨蛋还敢对着台风眼出声。我拼命给他使眼色,他当没看到——反了反了,今天真是都造反了!
      我爸却出乎我意料地对他轻声,虽然语气里还是有些低气压:“雨浓,你当然也有不对!遇到这种事你应该马上跟老师和大人说,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他们的欺负,这样只会助长坏人嚣张的气焰,还会让更多的同学发生跟你一样的事。这是非常非常错误的,你明白吗?但打架责任主要在烟轻,我现在跟他说的,你也要认真听,将来如果碰到你也犯这样的错误,我就不仅仅是说两句就算了。你明白吗?”
      最后这句,语气最是严厉,他眼睛一红,乖乖低下头。我松口气,以为他不敢出声了,谁知他根本是个死心眼还是不罢休:“那、那您现在就骂我好了,不要骂哥。不是我先犯错,哥也不会犯了。都是我不好。”
      他一个人自说自话完在那儿低着头就开始噼里啪啦地掉眼泪,我爸看着也讲不下去了。皱着眉说,算了算了,今天你们都累了,明天暂时不要去上课,我去跟你们老师好好谈一谈。说完,打点我们洗完澡,又重新上了药,都赶上床了,才离开。
      “哥,会不会很痛?”沈雨浓紧紧地靠着我,帮我揉揉这里揉揉那里,还轻轻地冲我的眼眶吹气。
      “废话!你不痛吗?”我冷哼一声,对老爸的怨气还没下去。
      “痛……可是你比我更痛吧?”黑暗中,他的眼光闪啊闪的,像有魔力的宝石。而且隐隐约约的又开始有些不一样的亮光出来。
      “哎哎,我先警告你啊,我已经浑身都痛了,你敢哭湿枕头就自己一个人去沙发睡!我没力气再来招呼你了。”
      “哦,哦,”他马上开始吸气,硬是辛苦地忍着,也不敢再来个水漫金山。“哥,陆霄会不会也被他爸骂啊?”
      “难说。只要他说清楚是我们拖他下水的,应该就没事了吧?二叔就他一个儿子,宝贝得不得了,骂也不会太狠的。”说到这个,忽然想起我爸也就我一个儿子啊,怎么不见他宝贝一下我?对眼前这个家伙比对我还好,妈的!鼻子又酸酸的,心头涌上一阵委屈。
      “哥,对不起……”这家伙很敏感,立刻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又无限内疚地说。
      我叹口气,所有的锐气都被老爸镇压下去了,而且对他凶有什么用?手指轻轻地扫过他额前的大包:“还痛不痛?”
      虽然我的手指很轻,但他肿胀起来变得特别敏感的皮肤还是受不了,“嘶”地吸抽口气,说:“不、不痛了……哥你帮我吹吹就好了。”
      我们就像相依为命在这世上的两根藤蔓,缠绕在一起,互相安抚互相疗伤。
      其实,一直以来,哪怕以后也会是这样。不仅伤痛,还有快乐、泪水,我们都会一起分享,一起品尝。
      直到模模糊糊睡去,我都没有问起今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以及,王烨为什么会回来?
      可是,只要怀里还能抱着温温软软的他,其他的都可以先放一边。
      皮肉的疼痛可以医好,可心里的痛呢?谁来帮我吹吹?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