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一家亲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黑夜有魔鬼,总在你半睡半醒间诱惑你说出心中的话,可是清早起床,谁也没提昨晚的支字片语。他依然霸道地来闹醒我,还要索吻一百个,作为他昨天冲冷水澡冲到打喷嚏的赔偿。我只给了他一巴掌,加两个字:“活该!”
      吃了早饭,推开门,蓝天白云,天气晴朗。“昨晚不是下雨了吗?”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本来就没下,你自己心里想着而已。”他在后面叽里咕噜的,以为我听不见。
      “那你干吗不说?”忿忿地瞪他。
      “嘁!傻了吧?有便宜占谁不占啊?”他好像在说什么天下至理,抬头挺胸,理直气壮的。
      跌打酒很见效,今天的身手比昨天那是好太多了,直接一肘子过去。
      回到家里已经中午了,正好可以跟沈雨浓吃个午饭,下午就回学校去。连请了两天假,老班那边也要应付啊。
      开了门,家里冷冷清清的,看看时间,已经是放学了啊。而且玲姨也不在?奇怪!
      忽然听到抽屉开关的声音,还有一些细微的响动。王烨把我往他身后一推,轻声轻脚地走到我房间的门边,我顺手抄过门边的扫帚跟在他后面。
      门是敞开的,他往门边一站,朝里面雷霆万钧地大喝一声:“干什么呢?”
      “啊!”
      我赶紧进去。“玲姨?”
      “你们干什么啊?吓死我了!”她拍着胸口,责怪地瞪王烨。
      “我们还以为有小偷,差点被你吓死了!”
      “你干吗啊,玲姨?小雨呢?”
      她翻箱倒柜的,我的书桌上是一团混乱。她听到我问话才想起来,赶紧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你回来得正好,烟轻。我还在找你的班级和寝室号,你们不装个电话真不方便!”
      “干吗?”
      “小雨的老师来电话说小雨出了点事,让家长去一趟。你妈不在家,你爸又出差去了,我去不行,让你李阿姨去又不太合适……”李阿姨是跟我爸再婚的那个。
      “出什么事了?”她光这也扯得老长,我急得抓住她。
      “好像是……”她看了眼我额头的创可贴,有些迟疑,“打架。”
      沈雨浓的班主任我认识,是我以前的数学老师,特别严厉,连夏天我们衬衣里面不穿背心都要管。撞到他手上那叫一倒霉!
      “陈老师好。”我一进门就特恭谨地叫了声,陪上一脸灿烂的笑。
      “沈烟轻?你怎么来了?”这么久没见,他还是一眼认出我来,扯着高高的调子叫我,那口气叫我听着心里一宽。随着我的眼神一扫旁边杵着的沈雨浓,露了个笑容:“为你弟吧?”
      “嗯。我爸妈都不在家,只好我来。陈老师,这是……”
      “你自己看看。沈雨浓能干得很,以一敌二呀!”他也知道我们家情况特殊,没多大意见,笑着摇摇头,拿过茶杯去冲水。
      我打量他那一身的狼狈。衣服头发给扯得脏兮兮乱糟糟的,嘴角青了一块,有几道抓痕。还好乱归乱,没见红。旁边站的只有一个,一样难看。想来另一个已经给家长领走了。我不动声色地扫他一眼,他还特挑衅地回瞪我。哼!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两个打一个,还真把自己当英雄了。
      “啊呵呵,陈老师。”门边一阵高分贝的笑声,一打扮时髦中年妇女走进来,“不好意思,我回家晚了,听我那口子说才知道小浩又给您添麻烦了。”
      趁着陈老师慢悠悠地跟她交代情况,我走到沈雨浓面前:“你越来越出息了啊!毕业班了还跟人打架!功课太轻松了是不是?如果记过上了档案,还有哪个重点高中敢要你?你动手之前先动动脑子好不好?”
      他原本耷拉的脑袋,当下就急起来要跟我争辩:“哥,我是实在忍不住了!他说……”
      “哎呀,我们小浩可不是会打架的野孩子!这一定是有人挑衅!”那女人的大嗓门盖过全场的声音,我烦躁地一回头,正好跟她冷笑着看过来的目光对上,也冷冷“哼”了一声。
      “陈老师,沈雨浓他向来很乖,从不惹事,就知道安安分分地看书学习。我想不会是他先找人打架的。”
      “咦?这话可好笑了。”那女人扯着嗓子叫起来,“难道我们小浩就喜欢找人打架了?”
      陈老师伸手拦住她那高音量:“刚才我问他们,只有张辉先承认错误,这两个都不肯说。所以我让张辉先走了。现在你们两个,谁先说?”
      我看着沈雨浓,他盯着脚尖,就是不开口。
      那个妈妈不停杵杵自己儿子:“小浩,快说说怎么回事。干吗打架啊?陈老师,我们小浩老实,您也知道的,平时学习也不错……这个,小浩,说话啊!”
      那个小浩看了沈雨浓一眼,头偏到一边,眼睛一翻,就是不说。
      很好,江湖义气都学到这里来了!
      陈老师也不说话,沉着脸在这两个人身上来回看着,跟探照灯似的。我怕老师下不了台,场面更难收拾,咳了一声,冷冷地说:“沈雨浓,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
      他听着抖了一下,憋了半天,憋红了腮帮子,蚂蚁叫地背书说了句:“陈老师,我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陈老师的脸色总算缓了缓,那个什么小浩立即接口令似的也来了句,老师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活似谁撑到最后谁就英雄了。他那样子连我的火气都快挑起来了。
      时间也不早了,陈老师没有再追究原因就放人了。反正照他看也不过是小孩子脾气,一个言语不合就打起来而已。重点班的学生在这方面已经算很好管教的了。
      我顺口就帮他请了假,说下午要到医院看看有没有什么大伤。那个女人立即像踩了□□似地跳起来嚷嚷我们小浩也要去,谁知道谁伤更重呢。我懒得理她,牵着沈雨浓先出了门口,等在门外的王烨跟过来:“没事了吧?”
      “嗯。”我点点头,只觉得沈雨浓的手一直在发抖。
      “你挺厉害啊,一个打两个,他们看起来都比你伤。”我知道他心里因为我刚才那样不高兴,捏捏他的手想开个玩笑。
      王烨立即像夸了他似的接过去:“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去,我还没说你呢!好的没有,尽教他这些,光用暴力能解决问题吗?”
      “哎,沈烟轻,你可别跟我说你没用这种暴力解决过问题啊!”
      “哥,你什么都不知道!”沈雨浓突然一把甩开我的手,用从来没有过的音量冲我吼,“我实在忍他们已经很久了,他们下次再敢那样说,我一定还会把他们揍个半死!一定会!”他攥着拳头,对我们身后的那个小浩说,“揍得他们不敢胡说八道,看他们还整天满嘴喷粪!”
      那小浩的老妈两手一插腰,茶壶地叫嚣起来:“哎哎,你那什么态度啊?刚刚在里面还装得乖乖地道歉,一出来就这样了!哦,你以为我不敢跟老师说你威胁同学啊?长得洋模鬼样的,说话还横得很啊,一看就是家教有问题!什么叫胡说八道?什么叫满嘴喷粪?我问你!你这个哥哥也要好好管管啊!你弟弟这样很成问题的啊!”
      我等她愤慨完,淡淡地说:“是,家母工作繁忙,长年不在家,我的功课也紧,有时对弟弟疏于照顾。但是我们小雨(我就是故意学着她的口气)从来不会说谎,他说令公子喷那个了,那就一定是喷了。想必这是特异功能,您也没有见过,所以不妨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喷的,如果可以,大可当着我的面再喷一次,让我也见识见识能让我们小雨动手的东西究竟臭到什么程度!”
      “啊啊,我说呢,原来是有哥哥撑腰,难怪这么嚣张!上梁不正下梁歪,当然啦!”
      还没等她说完,她那个真正嚣张的儿子一口凶横地吵起来:“我呸!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就是说了沈雨浓是野种,怎么样?他就是个野种!长得跟洋鬼子一样,家长会也没人来参加!不参加集体活动,就知道看书做习题,跟个怪物似的!大家都知道他是在学校呆不下去了,想早点毕业才急吼吼地跳级,因为根本没人愿意理他!你说你是他哥,你们哪点像兄弟啦?他不是你们家捡来的是什么?还死不承认!呸!”
      “你个混蛋!”
      我一把拉住又要冲上去的沈雨浓,给王烨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上来接手过去。我冰冷地注视着那对母子,努力控制着拳头不要挥出去脏了手。“果然好家教!这么臭不可闻的东西我们可喷不出来。你赶紧带你儿子到医院看看,他的排泄位置跟正常人的完全颠倒,小心脏了别人!”
      那女人先是被她儿子的一番话说得脸青脸白,被我一阵抢白,更是脸色难看到极点。“小浩我们走,别跟这些有娘生没娘教的废话,一个个没家教的,就知道在外面打架,看看以后有什么出息!”
      我气得一把拦在那个小浩面前,冷笑着:“骂完人了想走?哪那么容易?!我本来想告诉你沈雨浓跟我长得不一样是因为我们同母异父。他的血统极其高贵,他父亲是挪威王室成员,家族具有上百年的历史。不过跟你说你也不懂,那我就捡你听得懂的——你刚刚的那番话已经构成污蔑毁谤以及对我们小雨的精神伤害,如果不赔礼道歉,即使不够年龄我也可以将你告上法庭!还有你,”我指向他那气得发抖的老妈,“我妈妈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长年在外奔忙,就是为了让发展中国家的孩子,包括我们,包括你儿子有更优良的条件学习。她虽然没有时间教我们,但我们依然很为她骄傲,你刚才的话已经严重地伤害了我们的感情,请道歉!否则法院的传票一定是两份,一张给你一张作为监护人代替你儿子出庭!”
      “谁、谁理你啊!就听你空口白牙,唬谁啊?”那女人的气势明显地矮了一截,“现在法院忙得很,谁会管你这种闲事?”
      “不信就试试,我妈是学法律的,她也很快回来了,到时你们就等着看看法院管不管。”
      “就算上了法院,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说了?证人,还是录音?嘁!”
      “证人——”我指向王烨。
      她不屑地一哼:“都是一伙的!谁信啊?”
      “还有我。”陈老师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她吓得脸都白了。
      “陈、陈老师,我以为……您还没走啊?”
      “还没呢,听到这边很热闹,过来看看。正巧都听到了。”他笑呵呵的,十足老奸巨滑的行头。
      “陈老师,您听到了也好,您也来给我们做做证,我们口气不好,刚才他们口气就好了吗?”
      陈老师看了我一眼,还是笑:“沈烟轻说的有理有据,也没有口出秽言,我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那意思就是站在我们这边啦。我不禁笑起来,陈老师,不妄我初中四年从不拖欠您的作业啊!
      那女人脸色发白,很无助地咬了咬唇,突然一拍儿子的头,骂道:“都是你这个不长进的东西,小小年纪就会骂人,我看以后也不懂得孝顺父母,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走!”
      “道歉——”我们三个同时出声。想混过去?没那么容易!
      那女人越发气得,硬按着儿子的头让他说了声比蚊子叫还小声的“对不起”,继续骂骂咧咧地走了。连跟陈老师都没打招呼告别。
      我看那小孩也硬气,被老妈硬拽着也不忘回头瞪我们一眼,心想这是个麻烦。
      陈老师回头看一眼沈雨浓,又笑着:“挪威王室成员,我很荣幸啊!”
      我大笑起来:“老师您就别逗了,我唬他们就差不多。您别当回事。”
      “沈烟轻,我早没瞧出来,你还真是挺狡猾的呵。”他都没我高了,还伸长手一拍我脑袋,“好了,时间都不早了,早点回家吃午饭吧。那一身的伤,沈雨浓,还有你,沈烟轻,挺辉煌的啊,都回家好好上药。明天上课别耽误了。”说完,笑呵呵地道别走了。
      王烨早就松开了沈雨浓,他一把凑过来:“哥,你刚才说得真过瘾!看他们吓的,呵。”
      “你那同学是个麻烦,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可告诉你,他下次再这样嘴贱,还揍!揍到他不敢再胡说!……不行,这样对你也不好……王烨,”我眼角瞟向他,他好整以暇地弯着唇等我求他,哼,休想!“可是你说的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啊。”
      “好了,我知道了。”他笑出来,懒洋洋地搔搔脑袋,打了个大大哈欠,“小事一桩!我们快回去吧,我已经饿得连吃饭的力气都快没了。”
      ————————————————————————————
      看清这章的首发时间再说话。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