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河间城


      李庆成打完一套拳、掌,又练腿法,一个时辰后,满身大汗淋漓,却极为舒坦。吁出的气轻灵不少,张慕捧了布巾躬身,随其入内换过衣服,方自去前厅看饭。
      唐鸿满脸鼻血,一副畏缩样,李庆成笑道:“没事罢。”
      唐鸿接过布巾擦脸,李庆成笑嘻嘻,握了捧雪敷他鼻梁上,见这小子皮肤白皙,只与自己一般高,却天生神力,说不得暗自咋舌,问:“你真是唐将军的公子?”
      唐鸿道:“那还有假。”
      李庆成一面思索是否该对王参知言明,一面道:“可有随身信物?”
      唐鸿不动声色:“我就是信物,唐家的功夫与兵法还不够当信物?”
      李庆成心中一动,唐鸿是习武世家,料想知道张慕来历,此时张慕不在,正好打听几句,遂问:“刚说到哪里了。”
      唐鸿看了李庆成一眼:“你……”
      李庆成:“?”
      唐鸿道:“你拣了天大的便宜,此人我不清楚来历,不过传与你的都是独门武学,以外功引内息,这套拳脚打完,当可散去体内浊气,每日按此步骤依次练三回,变浊为清,调整内息。”
      李庆成:“有这般神?”
      唐鸿道:“当然,我昔时曾是太子武选侍郎……”
      李庆成刹那间愕然,似乎朦朦胧胧想起了什么,又问:“你陪着太子练武?”
      唐鸿敷衍地嗯了一声,片刻后方支吾道:“算是罢,还未进宫便出了那事,实话说,还未见着面……罢了。”

      李庆成笑着把他拉起来,与其一同朝前厅去。
      张慕已等在厅外,参知府上下人摆好桌,几碗清粥,数碟盐渍菜,李庆成问过好便坐了,唐鸿上前也跟着坐,被张慕一手揪着领子,提起来,放到一旁。
      “都坐。”王参知说:“老头子当年也是将军家仆……”
      李庆成明白参知话中之意,示意张慕坐下,张慕却摆了摆手,执拗不坐,也不让唐鸿坐。
      李庆成寻思良久,不知该如何开口,却听王参知先自叹了口气,说:“贤侄。”
      李庆成忙道:“世叔不可过忧,小侄的事不急在这一时。”
      王参知点了点头,李庆成随手挟菜,又问:“北疆战事如何了?”
      王参知道:“正有此一问,唐将军是否曾提及北疆动静?一月前方青余大人引三万骑兵,自京师出发,过草海,兵分两路,穿西川至枫山虎跳峡,于枫山北隅安营。”
      李庆成眉头微蹙:“方将军未与参知汇军?”
      王参知摇头道:“十二日前,王师前来送信,言道按兵不动,全听方青余将军号令,方将军却未曾传书,贤侄以为有何变故?”
      李庆成放下筷子,想了片刻,唐鸿在他身后忽然开口:“父……唐将军早在去年八月前便估测过北疆局势。匈奴蛰伏已久,自阿律司一统塞尔奇山十六部后,较之三年前的内乱比,已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匈奴占据天时地利,若一开战,我大虞军绝不可游击战,当以调动所有兵马撤回枫关,坚守至来年开春为宜。”

      “正是如此。”李庆成道。
      王参知并未表态,只沉吟不语。
      唐鸿续道:“参知大人是否已收拢塞外兵力?”
      王参知点头道:“是。老朽依足第一次传令,将塞外三座兵点中的守军共计七千员,尽数撤回郎桓,又把百姓迁向枫山……”
      唐鸿道:“那么郎桓也早该放弃,不妨烧城而走,在枫关内等候我方大军前来接应,开春时杀出塞外,彻底把匈奴人打残,再夺回河间,郎桓两城。”
      王参知摇头道:“不妥,朝中并无传令,怎能说撤就撤?”
      唐鸿蹙眉道:“战火迫在眉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参知大人身系上万军民安危,只得权宜行事才是上道。”
      王参知道:“胡闹!若真有险情也就罢了,如今郎桓安若泰山,怎能弃城于不顾?守城容易夺城难,来年开春要重夺郎桓,又得死多少将士?”
      唐鸿道:“你若不知变通……”
      李庆成以眼色示意,唐鸿置之不理,张慕一抬手,唐鸿马上悻悻噤声。

      王参知抚须道:“况且方将军第一封信报让我固守郎桓,不可胡乱出兵,也未曾解释原因。”
      李庆成点了点头,接过话头:“枫城太远,又是百姓躲避之处,不宜参战,方青余既得朝廷号令,当前来送信才对。”
      唐鸿看着李庆成道:“正解,但河间城已……少爷?”
      李庆成目光落在虚处,瞳中神色变幻,忽想起来时所见景象……被烧毁的城市,焦黑的兵营,不正是方青余派兵驻守的河间城?!
      此刻王参知还未得到河间沦陷的消息,究竟是怎么回事?匈奴人绕过郎桓,直接进军河间?
      李庆成与张慕同时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若传了出去,郎桓守军知道自己成了孤城,定会军心动摇,该不该将来时路上所见告诉王参知?若那只是方青余战术中的一环,王参知贸然出兵,会否又遭到匈奴人的连环袭击?
      李庆成舔了舔因寒冷而微微龟裂的嘴唇,三人都不敢多说半句话,王参知兀自不察,缓缓道:“当务之急,是恢复与方青余将军的联系,少顷我便派人前往河间城……”
      李庆成忙阻道:“参知大人请先听我一言,河间城已成废墟,多半是被匈奴人偷袭了。”
      王参知一震道:“怎可能?三万兵马便没了?!”
      李庆成道:“或许此中仍有内情,当时我们过河间时,也绝非横尸上万的景象,多半是虞军倾巢而出,追击匈奴了,我们还得再查查。”

      “我去。”唐鸿忽道:“我一直觉得此中有蹊跷,给我二十人……”
      王参知捋须不语,李庆成以眼神示意唐鸿,开口道:“我们去罢。”
      王参知忙摆手道:“不可!”
      李庆成道:“我带领少数人马,借枫山山脚树丛掩护,见匈奴大股部队便躲让游击,小股则迂回突袭,不会有危险。”
      王参知欲再劝说,李庆成却笑道:“参知大人不相信父亲教给我的武技与兵法么?”
      王参知道:“非是不信,你未曾带过兵……”
      李庆成:“我的家仆带过,到时决计不会瞎指挥,有异动听他们的就是。”
      王参知只得让步,目中仍有疑虑之色:“既是这么说,交予你一百精骑,务必查勘清楚河间现状,与方将军联系上便回来,若战况有变,则不可强自逞勇……”
      李庆成连连点头,王参知又道:“郎桓城与北疆,都是老朽带出来的兵,这些将士心怀报国之念,离家万里驻守严寒之中。贤侄,你万不可罔顾他们的心意,每一位将士,都可为你壮烈捐躯,绝不能拿他们的性命开玩笑。”
      李庆成肃然道:“不会,除非我逃生无望,否则绝不会扔下任何追随于我的士兵。”
      王参知点头道:“只提醒你一句,若真有生命垂危之险,说不得也须行壮士断腕之举,该如何取舍不过四字——审时度势则已。此乃为将之人,征战沙场的第一课。”
      李庆成再三担保,接过木牌,前往城西营内点兵。

      兵士百人,到得李庆成麾下,各个警惕而一脸剽悍神色,显是在北疆驻守多年的老兵痞子。李庆成心知这些人以后多半就交给他了,前提是他能活着把他们带回来。
      李庆成在北风中清了清嗓子,正要发话,已有人抢先道:
      “做什么去?先说清楚。兵符哪儿来的?”
      张慕翻身下马,走上前去,揪着那人,将他提了起来。
      “慢慢!”李庆成慌忙喝道:“鹰哥!”
      唐鸿拢着袖,幸灾乐祸地看着,兵营外一声爆喝,群情耸动,纷纷围上来寻张慕动手,只见张慕随抓随抛,或以掌劈或以爪擒,不片刻泥泞中躺了一地人。
      只倒了十来个,却震慑了整一队。
      李庆成正在想该说什么,唐鸿却道:“都上马,走。”
      张慕不顾背后跟了多少人,径自挑头,单骑驰出郎桓城门,颇有点虽千万人而吾往矣的气势。李庆成看在眼中,心内生出难言滋味,疾催战马,并肩驰去。
      唐鸿面无表情道:“以后,你们就是唐少爷的兵了,跟上。”
      漫天飞雪,百余悍将,跟随李庆成与张慕驰出了郎桓。

      李庆成确是首次带兵,纵在缺失的记忆中,亦搜寻不到零星有关驭兵的模糊片段,然而兵法他记得自己是读过的,纸上谈兵不是正道,他一路观察张慕,并将行军之法与自己所知两相印证。

      沿销骨河一路南下,快马行军,已离郎桓六十余里。
      天色渐暗,李庆成有意放慢马速,跟随于士兵中间。
      “你叫什么名字?”李庆成马鞭轻甩,啪的一声空抽,声音清脆。
      先前出言那人回过神,不卑不亢答:“小人李斛,百夫长。”
      李庆成点了点头,吩咐道:“去前头,朝鹰哥汇报此队曾获战果,他不爱应答,你自说就是。”
      李斛不多言,催马赶上张慕。
      李庆成朝阵后来,点名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呢?你、那边的?还有你……”
      兵士们报了姓名,李庆成挨个点过去,战马仍不停,唐鸿拨转马头,喝道:“好好干!短不了你们的!”
      兵士们纷纷敷衍地应了。

      河间城外一里地,天已昏黑,李斛驻马张慕身后,将此队过往战绩谈了个大概,李庆成这才知道,参知拨给他的,竟是一队除了编制的游兵。
      一年前的夏夜,匈奴突袭销骨河上游哨岗,驻军七百人成一编制,尽数被屠,当时唯有这一队回枫山运粮,逃过那场大难。后归于郎桓守军,因其作战风格与郎桓军稳扎稳打的习惯格格不入,难以安排调和,遂暂置于闲营中,未曾收编。
      李庆成隐约知道了参知深意——这队人要为袍泽报仇,难怪个个都有股悍气,似乎摩拳擦掌,跃跃欲战。
      这将是很难驾驭的一群人。
      张慕在夜中转头望了一眼,鹰眸闪闪发亮,像是在期待,又像在安抚李庆成。
      “鹰哥,唐三……”李庆成下了命令。
      “我不叫那名儿。”唐鸿不悦道。
      张慕扬手要再给唐鸿脑袋一巴掌,唐鸿马上识趣了,不敢再吱声。
      李庆成说:“鹰哥带五十人,进城搜寻,看看里面有没有幸存者。唐三过来,剩下的伍长也过来。”
      张慕不放心地看了一会,李庆成示意道:“没关系,你去就是。”
      张慕转身入城调查,李庆成吩咐人生火,朝唐鸿问道:“那天情况如何,你详细说一次。”
      伍长们围在火堆边,听唐鸿回忆战事。
      唐鸿答:“那天京师三万增援,从西川兵道前来,过枫山,在河间城外待命。”

      一伍长说:“河间驻不入这许多兵。”
      唐鸿点头道:“方青余将军见河间城小,着五百人先前往三里外的废弃兵营收拾,打算三天后分军一半,驻兵其中,这里面就有我。”
      李庆成微微眯起眼:“后来被袭营了?”
      唐鸿说:“半夜那会有军使来通报,说河间被偷袭了,大部队都不在。让我们马上整军回援,我们只有五百人……半夜又被匈奴骑兵堵了去路,见远处河间城里大火,知道已沦陷了,只得从三更时分边战边退,撤向郎桓方向,战到翌日黄昏,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的。”
      李庆成拾起干柴,在地上绘出地形图,两边相隔并不远,又问:“方青余是个怎么样的人?”
      唐鸿道:“方青余是太后的娘家人,据说打小武技极强,是虞国第一武功高手,更熟读兵法,只是从未带过兵,后担任太子侍卫……”
      李庆成想了想,说:“既是熟读兵法,应当不至于中计才对。你看河间城的焚烧模样,城内没有多少尸体,比之被攻陷,更像是守军稀少时被长驱直入,最后彻底捣毁的。”
      唐鸿也想不明白了,李庆成推论道:“我猜他们是先行突击,把大部队派出去八成,留守的军队则中了匈奴人的调虎离山。这股军队说不定尚未全军覆没,只是被匈奴人引着跑了。”
      李庆成扔下树枝:“在这里如果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我们就去枫城看看,两地都没有,多半就证实了我的想法。”
      唐鸿又道:“可是方青余再怎样也不可能中这种小伎俩……”

      李庆成蓦然回头,发现张慕恭敬立于一旁,不知何时回来了,他平素不吭声,回来也不通报,便那么静静站着。
      “结果如何?”李庆成问。
      张慕交出一件东西,李庆成不禁一怔。
      那是个被火烧得发黑的小铜鱼,李庆成以袖擦干净铜鱼,取出自己身上的小人,双手各持一只,恰是一对。
      “京师铜鱼胡的手艺。”唐鸿道:“哪找来的?”
      张慕朝城内指了指,百长李斛前来,说:“我们在城守府内寻到许多死人。”
      李庆成忙着人挑了火把,朝城内驰去。
      行出几步,却习惯性地发现少了些什么,李庆成驻马回身,发现张慕在火堆前坐下,看着篝火出神。
      “鹰哥,你不来?”
      张慕没有回答,握了把雪凑到面前,把蹭得污黑的俊脸抹干净,又解外袍,以冰雪擦拭手臂。
      “鹰哥?”李庆成道。
      张慕抬头看了远处李庆成一眼,绯红的烫印正朝向他,李庆成淡淡道:“既然累了,就在这里休息吧。”
      张慕依旧沉默,李庆成不再多言,带领唐鸿与数十人去追查城内地道。
      “迟辉、王远扬,赵起你们几个。”李庆成随口吩咐,方才马上询名,竟是过目不忘:“守在外头,唐……三,你带十个人,跟我进去看看。”
      唐鸿打起火把,朝暗室深处去,通道下是河间城参知府内地窖,里面有数具无头尸。还有匈奴人,尸上清一色穿着三叠翎制的皮护肩,断颈处的血已凝成冰。
      “方才铜鱼便是在此处地上寻得。”一兵士躬身禀告。
      李庆成不置可否,蹙眉检视片刻,这就是方青余?总觉得不太像。
      “拨十人,将这些尸体运回郎桓去,让参知验尸……我们在城内歇息一晚,明日去枫城。”李庆成下了命令。

      那夜张慕带着人在破败房屋内暂且歇下,风雪停了,破屋外现出晴朗夜空。
      张慕亲手收拾了床铺,李庆成睡在破败屋内,开口道:“鹰哥。”
      张慕躬身在外屋生火盆,动作一顿。
      “这铜鱼在京城多不多?”李庆成一手拿着铜鱼。
      张慕没有回答。
      李庆成又问:“我得病前,认识方青余将军?”
      张慕终于开口了。
      “你不认识他。”张慕说完这句,转身离开,李庆成起身问:“去哪儿?”
      张慕难得的没守在李庆成身旁,穿过院子,在厅上打了个地铺。

      李庆成叹了口气躺下,不多时,有个人影映在窗格上。
      “什么事。”李庆成问。
      “嘘……”唐鸿在外头说:“我方才巡逻,看到一行脚印,朝城守府去了,你又派人去查了?”
      李庆成心念电转,马上起身。
      有一行脚印?黄昏时还下着雪,掩去了他们进进出出的脚印,如今雪停了,证明还有人进去。
      李庆成没有吩咐再去调查,况且再让人进去,也不可能只叫一个人。
      是他带来的人进了城守府,还是别的地方来的人?或是说城内本还住着人,没被他们搜出来?不可能,河间城已荒废了许久,天寒地冻,活不了人。如果是李庆成自己带来的人,则应该与河间城破有牵连,不是内奸也是麻烦人物。
      但那不可能……他的麾下大部分都是在郎桓里闲置的散兵,不会与朝廷军扯上关系。
      短短片刻,他作了许多个猜测,又逐一推翻,唯一的猜测是,有一个人,从外头来了。

      李庆成穿上外衣,说:“出来了没有?”
      唐鸿低声道:“还没,派人把府周围把守住?你那哑巴侍卫呢?”
      李庆成摆手道:“他在厅里睡着,你没见他?”
      唐鸿:“我从后院进来的,得怎办,快说,稍晚就被他走了……”
      李庆成说:“咱俩过去看看。”
      唐鸿取了火把却不点着,将七尺长的战戟负在背上,李庆成提着剑,出后院绕过城守府,果然见到月光下一行脚印,清晰通向府邸深处。

      “不定是自己人想偷鸡摸狗。”唐鸿道。
      李庆成说:“不会,军法如山,况且要去偷东西,也得有个望风的,就一行脚印,多半是外来者。”
      唐鸿虽不想承认,仍不得不承认李庆成比自己更慎密。
      他们通过城守府前院,同时在院墙外停下脚步。
      李庆成探出头,只见一个男人躬身,在偏院内翻检什么,身上裹着破破烂烂的兽袄,满脸胡茬,头发纠结凌乱,以一根破布条束着。足下厚厚地缠了御寒的棉靴。
      他在角落的一堆乱石中翻检,片刻后侧过脸,耳朵动了动。
      那一转头,唐鸿与李庆成同时看到月光下,男人的侧脸。
      “没有……”男人喃喃道:“是我听错了吗?院墙后的人是谁?出来。”
      唐鸿缓慢抬起手,握紧肩后戟柄,李庆成示意不可动手,起身道:“什么人?”
      男人听到这声音,触电般抬起头,与李庆成对视,表情如中雷殛。
      他的皮肤白皙,虽然不修边幅像个流浪汉,双目却隐约有一层真气流转,瞳仁如水般发亮。
      “你怎会在这里?!”男人直起身。
      李庆成:“别过来,兄台贵姓?”
      男人的表情一瞬间极其古怪,像是想笑又想哭,他从头到脚打量李庆成数遍,最后李庆成心中一动,从怀中摸出那个小铜鱼,问:“你在找这个么?”
      男人眉毛动了动,说:“对……我到枫城,本想沿路去西川,发现东西忘带了,又折回来寻……”
      李庆成上前一步,唐鸿低声道:“别过去。我知道他是谁了。”
      李庆成眼中带着笑意:“我也知道了,你是方青余。”
      男人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站在雪地里大笑起来,笑得躬身站不直,李庆成蹙眉道:“笑什么?朝廷的军队呢?让你带三万军出征,你把兵都带到哪儿去了?!方青余将军!你当了逃兵?!”
      方青余笑不出来了,他疑惑地打量李庆成,许久后问:“你是生过大病,还是把头撞了?”
      李庆成闻言心中一凛:“我从前认识你?”
      方青余上前一步,眼中充满难言的神色,似在恳求,又似在致歉。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灰影跃过院墙,张慕大喝一声,抖开长刀当头直劈下来!
    插入书签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古镜作品,当年看的第一本耽美作品《惊鸿》,七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喜欢鹰奴的读者大人,小非猜您可能也



    天涯客
    priest作品,古风耽美



    天下第一影卫
    狸猫的爆笑古风文



    十里青山远
    温暮生作品,架空古风



    五更钟
    钟晓生作品,楼头残梦五更钟



    天变
    朱砂作品,很喜欢的文



    识汝不识丁
    酥油饼作品,讲述讼师、县官的故事



    灯影流年
    钟晓生作品,古风皮影戏题材



    大劈棺
    陈小菜作品,古风耽美



    流放公主
    BG文,讲述一个冷宫流放公主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