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子钟


      李庆成从马车内座位下取出皮甲换上,解了马车的套绳与方青余各骑一匹马,吩咐道:“你去帮唐鸿,见机行事,我去寻鹰哥。”
      方青余点头,拨转马头朝州尉府的方向去,李庆成则调头出城。
      那时东大街已熄了灯火,城门处却还未曾接到通报,李庆成出了城,海东青飞起,展翅于低空滑翔带路,领着李庆成朝城南去。

      唐鸿带着八十名兵士沿路冲过长街。
      “林州尉——!”唐鸿道:“林州尉!府上有人吗?”
      刹那惊动了整个州尉府,副将章衍冲出门外,大声斥道:“你是何人?!”
      唐鸿掏出一封信,问:“林犀州尉呢?!你叫什么名字?此事生死攸关,快请禀报州尉大人!”
      章衍接过信,见唐鸿身着戎装,不似西川一派,答道:“州尉前往孙府赴宴未归,末将章衍,大人怎么称呼?”
      “吾乃当朝大将军唐英照之子唐鸿!”唐鸿道:“章大人,我们奉朝廷命令进入西川,在驿站发现一名信差鬼鬼祟祟,形迹可疑,搜身后发现一封信。”
      章衍接过信迟疑片刻,着人前去孙府带话,将唐鸿请入正厅,随手拆了信,唐鸿也不阻止,端起茶便灌了下去。
      章衍越看越是心惊,将纸折好,蹙眉道:“唐将军,此信所言当真?”
      唐鸿:“太子殿下正在赶向汀城的路上,派我先一步快马兼程,前来通报,恐怕孙家要谋害林州尉。”
      事出突然,章衍本就是懵人,此刻全无对策,只坐着反复问:“这可怎么办?”
      唐鸿道:“待林州尉归来后再作计较……”
      话音未落,府外已有士兵大吼道:
      “报——林州尉于赴宴途中遇刺!”
      章衍只觉脑中嗡了声,思绪一片空白,与唐鸿对视,唐鸿目光也是茫然不知所措。
      “林州尉还活着么?”唐鸿道。
      “不……末将不知。”那士兵也是混乱至极:“护送的弟兄们都死了,据东大街的百姓说,州尉与刺史两轿一前一后,朝孙府去赴宴,途中孙刺史停轿请州尉大人过去,据说是有事相谈,州尉回来后没走多远,路边便有埋伏的刺客……据说、据说……”
      “据说什么?”唐鸿颤声道。
      士兵道:“据说州尉被分了尸,现在东大街一片混乱,尸体已经被刺客带走了!”
      章衍起身,而后又重重坐下。
      厅内静了片刻,唐鸿道:“章大人。”
      章衍咽了下口水,唐鸿沉声道:“章大人!”
      “随我前去东大街!”章衍回身去取盔甲。
      唐鸿道:“留步!章大人!现下千万不可慌乱!”
      章衍停下脚步,迟疑不定,唐鸿道:“若我所料不差,刺史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只怕要强行接手汀州军,章大人若有半分迟疑,只怕也要遭了毒手。”
      章衍取出信,哆嗦着又看一次,刺史殷红的印章盖在落款处,当即再无怀疑。
      “现在该怎么做?”章衍道:“该怎么办?”
      唐鸿沉声道:“章大人!你我同是虞国军人,此刻正是干一番大事业的时候,决计不可乱了方寸,太子殿下着我前来便是为的与汀州军同生死,共存亡,如今林州尉未等到便已遭了毒手,章将军万不可坐以待毙,但请听我一言!”说毕单膝跪下:“唐鸿为太子殿下恳求章大人一事!”
      章衍忙扶道:“唐大人快快请起。”
      唐鸿从腰囊中取出一枚纯银腰牌:“章大人,这是殿下令我带来给林州尉的,如今州尉遭了不测,章大人若愿继承林州尉遗命,追随太子身侧,我以前程作保,请殿下委任大人为汀州州尉。”
      章衍目光闪烁,仍在迟疑,唐鸿又道:“章大人若不愿也无妨,但容末将多说一句,孙刺史杀了州尉大人,定会时刻提防你为州尉复仇,不定接手军队后会再下毒手。章大人,身家性命,殿下安危,林州尉的血仇,全在你一念之间。”
      章衍被唐鸿说得有点动心,却仍不肯就信,颤声道:“太子殿下何时入城?朝廷军若来了该怎么办?”
      唐鸿道:“信上说了,朝廷只派两千兵马,咱们有八千人守着汀城,怕它作甚?!年前枫关一战元气大伤,朝中再没有军力对西川用兵了。”
      章衍缓缓点头,唐鸿又道:“章州尉,殿下才是真龙天子,先前已向林大人送来密信,不幸林大人壮烈牺牲,此去章州尉前途无量,还请谨慎斟酌。”
      唐鸿说完这句便不再吭声,看着章衍,已是最后关头,该说的都说了,当即右手微微蓄劲,只待章衍有些许迟疑便马上拔戟杀了他。
      章衍抬手示意唐鸿稍等,一路进了林犀书房,他跟随林犀近十载,对机密军报再熟悉不过,当即扳开机关,翻检书柜内的暗格,寻到一封信。
      正是数天前张慕亲手交给林犀的密信。
      林犀为保万全,赴宴时并不将信带在身上,章衍看完信,终于再无怀疑,一阵风出外道:“该如何做,还请唐大人教我。”
      唐鸿如释重负,抱拳道:“州尉大人,府上有多少亲兵?”
      唐鸿换了称呼,州尉之位敲钉转脚,已板上钉钉,章衍不禁有些不习惯,答道:“有……八十名将士。”
      唐鸿道:“我带了八十名殿下的随身侍卫,你的亲兵仍归你统领,咱们先到城门处,告知林大人之事,务必将城门守军和平收编,殿下说过,不动汀城一兵一卒,谁的兵仍由谁率领……”
      这话不亚于给章衍吃了枚定心丸,然而话音未落,门外又有人惶急冲入,喊道:“报——孙刺史带了百余府上亲兵前来,在门外传见章大人!”
      这下来得正好,唐鸿道:“我给你开路,章大人,咱们杀出去!”
      章衍道:“等等,事情不定仍有转机!”
      唐鸿:“刺史若有心商谈会亲自入府,现在守在府外等候,便是想下毒手无疑,州尉大人不可行险。”
      章衍闻言色变,忙召集了府里所有兵士,与唐鸿出府。
      天色漆黑,孙刺史先前又未见着唐鸿,不知是何许人也,只以为是名普通佰长,遂朗声道:“章衍何在?”
      章衍策马出列:“末将在,孙大人有何吩咐?”
      唐鸿转头,朝高处使了个眼色,方青余云舒剑出鞘,壁虎般斜斜贴在房檐上,深蓝色侍卫锦袍与皎皎明月,万里夜色同为一体,只待刺史所言不对便从高处掠下,取其性命。

      孙刺史缓缓道:“林州尉赴宴遇刺,骤遭孙家与冒牌太子毒手,去将林大人的兵符取出来,与我前去接手城防军。”
      此话一出,兵士群情耸动,尽数哗然。
      章衍已看过两封信,早已认定是刺史下的毒手,怎会信他所言?当即冷冷道:“末将敢问大人,杀害州尉的凶手何在?”
      孙刺史道:“本官正在着人追查,若寻到凶手,一定交给你手刃仇敌,军队之事不可耽搁,迟则生变,快!”
      章衍道:“凶手未明,恕末将不能交出兵符,孙大人请回。”
      孙刺史怒道:“章衍!你不要自毁前程!林州尉勾结孙家,妄想扶立一个冒牌太子篡位,如今横死街头,朝廷来使数日便到,识相的便交出兵符,本官为你求情,饶你一命,若存心谋逆,便是死路一条!”
      方青余与唐鸿都不禁心道:果然全都在李庆成的预料之中,这刺史实在是太配合了。
      唐鸿反手抽出背后翻海戟,大吼道:“杀林州尉的人就是你!杀了他,为州尉大人报仇!”
      章衍听到要治罪早已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拔出佩剑,大吼道:“杀了他,为州尉大人报仇!”

      同一时间,黑漆漆的绵山旷野,山路崎岖。

      李庆成一路冲上山,在侧峰上勒停骏马,海东青一声长唳,收翅落下,站在李庆成肩上。
      旁边树上还拴着另一匹在吃草的战马,马上搭着染血的夜行服,是张慕的。
      李庆成放了马儿去吃草,沿着台阶轻手轻脚上去,登上峰顶的开阔地,黑暗里,面前有个道观,一星灯火如豆。
      观前宽敞地上,站了两个人,一人身材颀长,上身赤\裸,外袍搭在腰间,袍襟在寒风里飘扬,手持无名刀,正是张慕。
      另一人则是个年近六旬的老人,道骨仙风,穿着灰蓝色的道袍,手持木剑。

      “慕成。”老人和蔼道:“多年未见,你已这般高了。”
      张慕倒提长刀,躬身抱拳:“孙师,慕成斗胆,请孙师将观中那人交出来。”
      李庆成站得远远的,想起方青余说过,孙岩之父告老不再打理族中之事,归隐城外闻钟山独自修道,料想便是他了,林犀居然躲到这里来?
      那老道正是孙岩之父,只闻孙老道说:“慕成,林州尉镇守汀城十一年,纵无功绩,也是无过,你一身血戾之气,追杀他又是何故?”
      张慕认真道:“他逆了我家殿下。”
      孙老道叹了口气:“李庆成已到汀城来了?”
      张慕道:“是,孙师,请将此人交给慕成,再不叨扰。”
      孙道士若有所思:“若我不交呢。”
      张慕生硬地答道:“那便只有得罪了。”
      孙道士遗憾摇头:“林犀照拂孙家多年,既前来托庇于我,便不能坐看他死于非命,你动手吧。”
      张慕提着刀,身影在月光下微微发抖,似是拿不定主意。
      孙老道士等了很久,缓缓道:“慕成,你不敢向我挥刀?”

      “先帝入主汀城的那一天,这处是我与你父亲的演武场。”孙老道士说:“你应当还记得,你和岩儿是唯一的两名看客,慕成。”
      “记得。”张慕声音低沉而嘶哑,侧头看了一眼道观前悬挂的那口巨钟。
      李庆成站在一块大石头后,屏住呼吸。
      孙老道和颜悦色道:“当年你父胜了我,敲响这口钟,亲自下山,护送李肃入主汀城。都说铜钟九响,改朝换代;枫水化冻,冬去春来。闻钟山历来是迎送帝君之处。你今夜前来,是想杀人,还是学你父亲,亲自敲响这口钟?”
      张慕缓缓摇头,一字一句道:“纵是此钟不响,汀城十万民众,八千子弟兵也会向他效忠。庆成从始至终,倚仗的都是自己的运筹。”
      孙道士唏嘘道:“若无人助他,纵运筹千里,不过也是纸上谈兵,慕成,你太像张庄主了,你父追随李谋多年,那时他还未称帝。你就从未想过,为何效忠于他?此子何德何能?令你死心塌地?”
      张慕:“因为,我叫张慕成。”

      李庆成心中瞬时一凛。
      刹那间崇山峻岭一片静谧,月夜万里寒鸦齐鸣。
      银光遍野,悠悠天地,唯屹立于闻钟山之巅,肩扛无名刀,冷漠而温情地说出那句“因为我叫张慕成”的男人。
      那一刻李庆成的心跳似是安静地停了。
      “因为你叫……张慕成。”李庆成以极低的声音喃喃道。
      许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情感终于再难抑制,尽数喷发,将他的天下,理想与执着烧成飞灰,山巅,圆月,袍襟在风中飘荡的唯此一人。
      “慕哥。”李庆成低低道。
      孙道士眯起双眼,两道花白的眉毛一抖,继而欣然一笑:“既是如此,张少庄主,请。”
      张慕换了个身姿,单手一甩长刀,斜斜指地,月光照在他带着烫痕的脸上,李庆成在远处看着,砰然心动,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张慕成。”李庆成喃喃道。
      刹那间张慕朗声长啸,内劲绵延充沛,黑铁铸就的无名刀洒出一片银白的月光,已与孙道士战在一处!
      只见张慕一式立刀直进,孙老道使出家传绝学折梅手,秒到毫厘地在刀背上一拈,顺势将重刀横拖过来,张慕怒吼一声,横刀疾扫,袍襟飘扬,犹如搏兔苍鹰!
      劲风四下激射,那尚且是李庆成第一次见到张慕全力应战,一轮明月之下,张慕身与刀合,一柄重刀使得说不出的灵动,挥、砍、劈、旋、掠、抹、挑,有若雄鹰亮翅,风卷残云,羽絮飘荡!
      孙老道则如同飓风中的一叶扁舟,拍打横挪,动作却越来越慢,全身被笼在一团粘滞的气劲中,李庆成只觉劲风范围不断扩大,直至整个空旷地上,一缕气劲若有若无,制住所有人的行动。
      孙老道年事已高,被这气劲拖得犹如置身泥淖,动作越来越慢,直到张慕怒吼声再起,原地旋身,反手一式“大劈棺”!
      那一刀钢勇无俦,刀身自背后挑起,划过一个完美的,闪着银光的弧,蓄满力度,携着山洪喷发,排山倒海,雷霆万钧的全身力度,仿佛要将整座山头砍成两半,狠狠砍了下来!
      轰一声巨响,青砖被砍得粉碎,地面在刀气中爆出道半尺深,三尺长的沟壑,孙老道在刀气激荡下口鼻溢血,摇摇欲坠。
      “你……”孙老道猛地一扬袖!
      张慕早有提防,右手空手一撮,金光闪烁!
      李庆成只觉眼前一花,空中银光飞闪,继而金标呼啸,眨眼刹那叮叮叮叮叮五声,梅花镖与金鹰羽互撞,落了满地。
      张慕:“孙师,我赢了。”
      孙老道缓缓朝后倒下,摔在地上。

      张慕躬着身,控制不住地疾喘,先前那番激战几乎耗去他所有体力,此刻纠结的背脊与赤\裸的上身俱是汗水淋漓。
      他依旧维持着最后一刀时的身姿,将刀回手勉力一拖,潇洒负回背上,转身拖着沉重步伐,摇摇晃晃,走向道观。
      李庆成迈出一步。
      张慕停下动作,耳朵习惯性地动了动。
      李庆成跑向张慕,张慕转过身,伸出手。
      “慕哥。”李庆成说。
      “来,庆成。”张慕漠然道。

      李庆成走上前去,与张慕牵着手,张慕猛地把李庆成拉进自己怀里,二人紧紧抱在一处。
      冰冷的刀,滚烫的背脊,肌肤间的男子气息。

      张慕摸了摸李庆成抱在自己腰间的手,轻轻把它拉开,问:“什么时候来的?”
      李庆成:“好一会了,你没听见鹰叫?”
      张慕茫然摇头:“方才运功入境,除了孙师,外事俱看不见,也听不到。”他缓缓按着李庆成的肩甲摸了摸,疲惫问:“城里呢?”
      李庆成答:“唐鸿和方青余去了。”

      说到这里李庆成才猛然警醒,问:“那厮呢?得马上把他带回去。”
      张慕难得地微微一笑,看着李庆成的双眼:“我去。”
      张慕进了道观,李庆成站在月色下,看了远处昏过去的孙道士一会,过去将他扛进台阶,放在观内蒲团上。
      张慕把林犀扔在厅内:“不碍事,我以刀气封了孙师全身要穴,稍后便能醒转。”
      李庆成点了点头,再躬身探林犀鼻息,只见林犀面如金纸,呼吸出的多,进的少,口鼻间尽是血沫。
      李庆成拈开其眼皮时见眼白充血,瞳孔扩散,先前遭了张慕一刀,肋骨齐断,深扎入肺,又拼死跑上山,已救不活了。
      李庆成又等了一会,直到林犀呼吸停止,才说:“走,把尸体带回去。”
      张慕拖着林犀的一只脚,将他拖出道观外,李庆成停下脚步,看着门外那口钟。
      “当年是怎么回事?”李庆成不禁问道:“你爹和我爹也来过这里?”
      张慕点头。
      李庆成道:“钟响有何含义?”
      张慕答:“孙家世代守钟,汀城有句歌谣:钟山九响,改朝换代;枫水化冻,冬去春来。当年我爹撞响此钟,护送先帝入城,不费一兵一卒,汀城全境投诚。”
      李庆成喃喃道:“既有这传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张慕:“因为不是时候。”
      李庆成走出一步:“现在呢?”
      张慕:“现在已无妨了,你想听钟声吗?”
      李庆成朝巨钟走去,张慕扔下林犀尸身,一手按着李庆成的肩膀,示意他在原地等候。
      “我为你做。”张慕道:“这是我的本份。”
      张慕独自走向道观外的巨钟。

      “当——!”
      闻钟山第一响,在安静的夜里远远传开,声动百里。
      连远在枫水南岸的葭城万民也听见了远远传来的钟响。
      “当——!”
      时隔二十年,自虞帝李谋一统西川后,钟声再度响起,浑厚钟声于夜空中悠扬传来。
      “当——!”
      张慕赤着男儿肩背,推动撞柱,每一下撞上,铜钟雷鸣般的巨响震耳欲聋,闻钟山静夜林鸟惊飞,掠过天际。
      “当——!”
      天际一轮银雷,汀城千万百姓抬头,城头兵士纷纷茫然四顾。
      “开城门——!”一名老兵喝道:“开城门,迎天子!”
      “当——!”
      二十年前,亲眼目睹虞帝李谋与张孞入城的百姓记起往事,纷纷从家中奔出,站在街上。

      时值夜半,火把林立,唐鸿、方青余二人带着汀州尉副将从长街尽头匆匆冲来,各自勒停奔马。
      “怎么回事?”唐鸿道:“钟声?州尉大人可知钟声何意?”
      章衍颤声道:“钟山九响,改朝换代;枫水化冻,秋去春来,是孙老亲自撞的钟?快到城门去迎接殿下!”
      方青余纵马奔来,朝唐鸿使了个眼色,唐鸿道:“这位是方将军,自己人,先前便接了太子之命前来,留在汀城内照应的。”
      章衍在马上抱拳与方青余见礼,方青余问:“唐大人,殿下何时进城?城内的宅邸已打扫好了。”
      唐鸿道:“马上要进城了,请州尉大人在城楼上等候。”
      章衍仍存了提防之心:“殿下带了多少人前来?可须开启大门?”
      方青余一哂道:“殿下相信,这天下的臣子对他都忠心不贰,他相信林大人,也相信章州尉,是以孤身前来,章州尉只需开一小门,在城楼上等候便可。”
      章衍驻马沉默许久,继而重重一点头,跟随唐鸿朝城楼上去。

      九声钟响毕,万民耸动,纷纷拖家带口走到街边。
      章衍上城楼,等了又等,苍茫夜色中,漆黑山峦连绵起伏,两骑下了闻钟山,遥遥赶向城门。
      李庆成与张慕共乘一骑,另一骑上,牢牢地捆着个人。

      方青余与唐鸿站在高处,海东青长唳一声,在城墙上打了个旋,飞回张慕肩头,二骑抵达城门外,却不入城。
      李庆成翻身下马。
      “来人可是太子殿下!”章衍远远喊道:“吾乃汀州林州尉副将章衍,林州尉骤遇刺客,生死未卜……”
      李庆成沉默不答,从另一匹马上解下捆住的人,亲自抱着,走到城门口处,将那具尸体放在地上。
      汀州大门缓缓打开,城内长街万民注目。
      城内,城外鸦雀无声。
      李庆成摆好林犀尸体,缓缓双膝跪下,麻木道:“林犀州尉镇守汀州十年,一朝为反贼所害,全因我迟来一步。”
      “今日!”
      “忠臣为我壮烈身死!”
      “我李庆成以虞国太子之名起誓!他朝!定为林大人报仇雪恨!”
      李庆成大哭挥泪,恭恭敬敬地磕下头去,当着数万人的面,朝林犀的尸体磕了三个响头。
      刹那城头兵士,城内百姓尽数哗然,章衍忙冲下城楼,亲自出城扶起李庆成,兵士上前收敛林犀尸身。
      章衍亲自牵着马,将李庆成带进城去。
      “殿下。”唐鸿与方青余上前。
      李庆成两眼通红,勉强点头,问:“章衍?”
      “末将在!”章衍抱拳单膝跪下。
      李庆成咬破手指头,方青余马上识相递过一张纸,李庆成落指疾书,一张委任状轻飘飘挥就,末了还按下通红指印。
      “章卿,你从这一刻起便是汀州尉,这里有我亲自写的委任书,你带着委任书与唐鸿、方青余一同前去收编城外旧部,若有谁不服,立即杀无赦!将守军撤回城内,等待与朝廷一战,为林老报仇。”
      章衍接过太子手书,不禁百感交集,终于亲眼见到林犀尸身,既悲又喜,悲的是林犀与自己有提拔之恩;喜的则是,一夜间自己竟成了勤王功臣,来日定荣宠无极。
      章衍与方青余,唐鸿带了一队兵出城,李庆成吁了口气,抹了把脸,侧头看张慕,笑了笑。
      张慕的嘴角僵硬地牵了牵,以示回应。

      “累么?”李庆成道。
      张慕显也甚疲,勉强点头,看着李庆成的手指:“我撑得住,你痛么。”
      李庆成上马道:“还行,先回去歇会儿罢。”
      身周仍有二十名兵士,当即散开,护着李庆成与张慕朝城西去。
      两人共乘一骑,所过之处,沿街百姓纷纷下跪,孙府大门正对城中枫河上石桥,只见孙岩带着全家男丁出府,跪在门外。
      李庆成点了点头,随手一扯马缰,开口道:“孙岩。”
      孙岩道:“臣……臣在。”
      李庆成:“明天午后过来,朕觉得……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个价钱了,孙卿,你说呢?”
      孙岩颤声道:“臣不敢,全听殿下吩咐。”
      李庆成莞尔道:“别怕,看在你和慕哥的情分上,朕不会漫天要价的,你还是可以着地还钱。”说毕策马悠然自得地离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有点儿事,周六和周日都不在,下周一会入V三连更—3—
    肉肉会在V前放出来,留言先放一下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古镜作品,当年看的第一本耽美作品《惊鸿》,七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喜欢鹰奴的读者大人,小非猜您可能也



    天涯客
    priest作品,古风耽美



    天下第一影卫
    狸猫的爆笑古风文



    十里青山远
    温暮生作品,架空古风



    五更钟
    钟晓生作品,楼头残梦五更钟



    天变
    朱砂作品,很喜欢的文



    识汝不识丁
    酥油饼作品,讲述讼师、县官的故事



    灯影流年
    钟晓生作品,古风皮影戏题材



    大劈棺
    陈小菜作品,古风耽美



    流放公主
    BG文,讲述一个冷宫流放公主的故事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