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满堂春


      年关将近,翌日李庆成起得晚,起来用过早饭,头又隐隐作痛。昨夜想的事太多,以至一夜没睡好,起床时方青余与唐鸿都出去办事了,剩个张慕。
      李庆成道:“孙诚来过了么,有什么话说?今日你有什么事没有?”
      张慕道:“有。”
      李庆成抬眼道:“孙岩要请客?”
      孙诚既来过而有话说,即将岁末,多半就是接了命令来请客,李庆成一猜就中,张慕只得点头。
      李庆成翻阅桌上纸张,那是方青余与唐鸿的消息汇总,淡淡道:“只请了你,没请我对罢。”
      张慕一怔,继而点头。
      李庆成道:“若打算请我,孙诚说不得要等到我起身了亲自来说,既然说完就走,多半是私下请你,若我所料不差,孙岩还让你寻个由头去碰面,不可让我知晓,对不?”
      张慕忙摆手道:“他没有这么说。”
      “但多半是有这个意思,以免我起疑。”李庆成一哂道:“孙岩不定觉得我很多疑,你看,我这人确实多疑。”
      张慕道:“我不去了。”
      李庆成道:“你去罢,且听听他有何说,回来拣些不碍着你们兄弟情谊的话,照实回报我,两边不得罪也就是了。”
      张慕站着不动,李庆成没来由地眯起眼,心内略有点气。
      张慕欲言又止,最后道:“我不去。”
      李庆成道:“去。”
      张慕摇头,李庆成道:“我命你去!”
      张慕不再吭声,转身走了。
      李庆成烦躁不安,头疼,在厅内坐了一早,直至午后实在扛不住,把书卷一扔,对着空空荡荡的厅堂发呆。
      李庆成吩咐厅外兵士道:“去个人,让张慕回来,我有话对他说。”

      冬日,厅内火盆温暖,李庆成倚在榻上昏昏入睡,梦里依稀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真正的忠臣是赶也赶不走的。”虞帝苍老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既会心生怨忿,便不是尽忠于我,不过是尽忠于虞国。”
      “尽忠于虞国,归根到底还是尽忠他自己,博个忠义的名头罢了。”
      “此事谁也不许再求情,唐英照,去宣他入午门,埋下刀斧手。”
      幼年的李庆成听得那声音威严而残忍,不禁心中恐惧,转身跑出大殿角落。
      “庆成?!”虞帝喝道:“谁让太子过来的!带他回来!”
      小太子不住喘息,跑出回廊,眼内满是惊恐,不住发抖,身后有司监大声哀求,一路追来。
      小太子拔腿就跑,跑着跑着慌不择路,从侧门冲进皇宫,身后追着五六名侍卫,冷不防撞在一个人身上,抬头时吓得没命大叫。
      “太子殿下!”
      “殿下!”
      仆役院中的太监围了上来。
      站在厅中的张慕一身布衫褴褛,风尘仆仆,背后负着把刀,脸上带着殷红的灼痕。
      “都……退下,退下!”李庆成回过神,左右看看,见已跑到偏殿中,问:“你是谁?”
      “你冲撞了殿下!快跪下!”五六名侍卫围着张慕,把他架开。
      李庆成忙道不妨,张慕一副少年模样,看着李庆成不作声。
      李庆成道:“你……”
      少年张慕躬身要跪,李庆成忙道:“起来,他是什么人?”
      当即有太监恭敬回道:“回禀殿下,这人是个哑巴,手里拿着字条,从西川前来投奔陛下的,跟着采买的仆役进了宫门外头就不愿走,身无信物,只说寻陛下,现侍卫们都被调去午门外了,我们推他也不走……”
      李庆成看着张慕的双眼,忽然想起来了点什么,仔细思索又不真切,遂道:“这人我应当认得,去给他换身衣服,洗个澡。”
      张慕点了点头,李庆成道:“父皇……父皇有事。”
      李庆成终于定了神,吩咐道:“待会把他带到龙央殿里来……就这样,嗯,就这么定了。”
      张慕进了皇宫,收拾完后仍身着一袭黑衣,站在龙央殿外。
      八岁的李庆成站在殿里挨板子,手掌被大学士打得啪啪作响,半边右手肿得老高。
      “先生让你留在书房内念书。”大学士道:“为何又跑到大殿上去?你今日险些坏了陛下的大事!这一顿板子须得记清楚……”
      李庆成痛得眼里泪水滚来滚去,大学士又道:“换手。”
      张慕站在殿外听,李庆成眼角余光一瞥:“先生……等等。”
      “找点吃的,先给外头那人填肚子。”李庆成抬着红肿的手吩咐太监:“寻件衣服给他换上,上回四叔家侍卫穿的黑袍挺好看,给他一件。完事了,先生打吧。”
      大学士无可奈何摇头,张慕前去领了侍卫武袍换上,身材颀长,肩膀坚宽,手脚修长,在龙央殿的边厢里吃饭。
      当天午门外,虞帝李谋将一名跟随自己打天下的武官召进午门杀了,再诛了那人九族。那天张慕便在龙央殿中住了一晚上,翌日小太子上御书房挨教训时战战兢兢提了此事,李谋才亲自将张慕唤来,在御书房内仔细询问。
      李谋问了不少话,李庆成也听不懂,更记不得,只记得李谋问了足足一下午,那名唤张慕的哑巴时而点头,时而摇头。
      李庆成心想:这人是父皇认识的,说不定要封给他个大官了。
      最后李谋也没看他的信物,更什么也没赏他,最后打发他去龙央殿外当太子侍卫。
      那时的李庆成颇觉蹊跷,这人像是受了不少苦,来投奔皇帝,怎么就当个侍卫?数日后朝皇后提及时,方皇后笑得花枝乱颤。
      “当你的侍卫,不就是最大的官儿了么?”方皇后捏了捏李庆成的脸:“你是太子,来日可是要当皇帝的,天底下再没有官儿,能比你亲近的人更大了,是也不是?”
      李庆成这才明白过来,然而他对张慕全无半分感情,不过是觉得他扮相奇异,背后又有把大刀,威风得很。
      初见张慕俊朗威风,得了个人,开始还觉得多了件玩物,心想让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时间一长就后悔了。才发现是个哑巴,也不懂陪自己玩,让他做什么都不去做,只会呆呆在门外站着,跟个鬼似的,还不如普通侍卫听话,有什么意思?
      热度没了,一听方皇后所言,有点说不出的膈应。

      李庆成道:“他不会陪我玩,刀也不拿出来看看,没意思,不如个桩子呢。”
      方皇后笑道:“可不是么?能不能讨你欢心,还难说得很。”
      李庆成专心盯着茶杯里转来转去的两个红枣出神,方皇后道:“你喜欢抡刀使剑的人,是不?”
      李庆成想了想,点头,方皇后道:“母后也给你派个?我嫂子有个姓方的孩儿,长得标致,使剑也厉害,写得一手好字,什么都懂,武林世家一少爷,能陪你玩。”
      李庆成道:“那敢情好,人在哪儿呢,让他来吧?这哑巴就算了,还给父皇罢。”
      方皇后道:“你父皇给你派的侍卫,怎能说不要就不要?你去给你父皇说说,就说母后也给你挑了个人跟着,看他怎么说。”
      是年方青余顺利进宫,追随太子身侧。

      原来……方青余也是那时候来的。
      李庆成小憩初醒,头疼欲裂。
      张慕已不知何时站在厅内,李庆成道:“回来了?这么早?”
      张慕表情十分茫然,李庆成这才记起先前是他把张慕唤回来的,再回忆小憩前的事,一场梦后,竟是记不太清楚了。
      “没事了。”李庆成道:“你去罢。”
      张慕问:“怎么了,头疼?”
      李庆成道:“方才想说什么又忘了。”
      张慕担忧地上前,探李庆成额头,被李庆成堪堪挡开。
      “孙岩让我喝酒。”张慕说。
      李庆成道:“去喝,别太晚回来,方才只是忽然无趣,想……嗯,寻个人陪我解闷,罢了。”
      张慕从怀中掏出一管竹哨,轻轻用唇试了试,声音很小,继而把它放在桌上。
      “给我的?”李庆成拈起竹哨翻来覆去地看,张慕点头。
      李庆成吹响哨子,海东青飞进厅内,落在案前,乌黑的双目打量李庆成,又侧过头去看张慕。
      张慕一躬身,再次出门。

      李庆成抱着鹰发呆,海东青素爱干净,以喙将羽毛间隙啄理得一尘不染,也没有寻常鸟类的禽畜气味。李庆成想了会,朝海东青道:“我这是怎么了?”
      又坐片刻,李庆成忍不住叫了名兵士,吩咐道:“把张慕叫回来。”
      那兵士无言以对,李庆成道:“去,让他别喝酒了,什么话谈完就马上回来。”
      兵士只得喏喏转身,李庆成又道:“算了,别去了,当我没说过。”
      张慕出门一日,李庆成忽有种说不出的空虚,只觉坐不住,趴在桌上,朝不住转头四顾的海东青道:“慕哥怎也不爱说话,不爱说话的性子真要不得。”
      海东青喉内咕咕咕地响,盯着李庆成看。
      “那哑巴笑起来真好看。”李庆成出神地说。
      片刻后李庆成收敛心神,喝了点冷茶,继续看书,方青余回来了。

      “哟。”方青余颇有点诧异:“怎就你一个?”
      李庆成没好气道:“这话像当侍卫的人说的吗?”
      方青余笑吟吟地朝李庆成身边一坐:“想起我是侍卫了?”
      李庆成不答,方青余道:“给口喝的吧,青哥连着给你跑三天汀城了。”
      李庆成端过自己喝了一半的冷茶,方青余埋头喝了,说:“得了个消息,今夜孙刺史的儿子孙铿要到满堂春去。”
      李庆成:“这有什么用?”李庆成想了想,也没什么作用,只得暂且放在一边。
      方青余:“憋闷了么,幸亏今儿事完得早,能回来陪你。”
      “谁要你陪?”李庆成推开方青余的脑袋,懒懒道:“挪开点,别凑这么近,仔细我儿子寻你麻烦了,你看,羽毛都张开了。”
      海东青虎视眈眈地盯着方青余,一身鹰羽嚣张地竖立起来。
      方青余:“那哑巴上哪去了?”
      李庆成:“去孙家喝酒了。”
      方青余稍稍眯起眼:“从年节到正月十五这段时间中,孙岩说不定会请你喝酒看戏。”
      李庆成想了想,道:“有可能。”
      方青余:“你打算怎么做?”
      李庆成:“还没想好,我要趁此机会离间州尉与刺史,以及他俩与孙家之间的关系,让他们互相忌惮,都觉得对方在瞒着些什么。”
      方青余想了想,道:“让他们都知道你来了,但林州尉与刺史以为你与孙家勾结,孙家又以为你与州尉勾结?”
      李庆成点头道:“是,刺史是朝廷的人,孙家还没决定好,而州尉则完全不知道我来了。咱们先想个办法,暗中令刺史知道咱们在孙家的事,只要可信,刺史就会上报朝廷。”
      方青余道:“然后呢?”
      李庆成不吭声了,方青余道:“你想让我姑母知道你在西川,于是孙家不投你也得投你了。”
      李庆成缓缓点头,方青余又道:“你不怕孙岩破釜沉舟,把你卖给州尉?”
      李庆成道:“我近日就在想这档子事,要怎么做得天衣无缝,让刺史修书前去通禀京城,又要怎么瞒住孙岩,不让他起疑心。”
      “最好的结果是朝廷派人前来,将林州尉的兵权收缴,再逼孙家把咱们交出去。这么一来,孙岩就得马上表态了。”
      方青余道:“我倒有个法子,不过有些行险。”
      方青余详谈许久,李庆成当即有了计划,说:“这下正好了,孙铿就在青楼里,事不宜迟,你安排人手,咱们这就上满堂春去走一遭。”

      满堂春开了数十年,原是葭城一名江湖人老来赋闲的产业,兼接男女客,小倌,姑娘们并作一间,分东西楼,包厢数十,倌儿上百,掌灯时街前挑起大红灯笼。
      岁末城中富贾络绎不绝,满堂春楼前停了不少官家马车,李庆成先令车在僻巷外停了,才与方青余踏着满街湿漉漉的雪进楼去。
      方青余牵着李庆成的手刚进门,当即便有姑娘围上来,李庆成低声道:“你和谁接的头?”
      方青余招手,一妇人便放下罗扇过来。
      “她叫秋娘。”方青余道:“那日没入厅,在院外侯着。”
      秋娘日前匆匆一瞥在院外看了个大概,知道李庆成身份,忙福道:“见过李公子。”
      李庆成尚是头次来这地方,心内颇有些好奇,四处张望。
      “还有少年郎?”李庆成不禁道:“你是老板么?”
      秋娘笑道:“公子有所不知,贱妾是给客人们管牌子的,满堂春是花堂,也兼作柳厅,楼里客人们点了姑娘小子,都着贱妾去分派。”
      李庆成见秋娘倒像个知书达礼的,半点不似听闻中的老鸨,遂笑道:“你们还有分管的?孙刺史家的公子什么时候来。”
      秋娘低声道:“只听闻订了位置,人还不曾到,循例都是掌灯后才来。”

      方青余道:“先寻个隔间,上点酒菜,我俩先用了饭再说,待会你忙完了就上来,有事吩咐你,不需让姑娘来陪了。”
      秋娘道:“行,公子这边请。”说着于大堂前一转,引着二人朝内间去,三层高的青楼内,走廊上有恩客与小倌追逐,闪入房内。
      李庆成被带进三楼一间厢房内,一床一帐,便在床边坐下。
      “怎也不见半分热情。”李庆成笑道。
      方青余答:“将咱们当了自己人,来办事的,哪有对着主子挠首弄姿,甩卖风骚的道理?你在这歇着,青哥先去安排。”
      方青余出外朝楼下望,见秋娘竟是换了副面孔,在一群美人莺莺燕燕簇拥中走向花厅。

      那处正站着一人,正是孙诚。

      孙诚笑道:“今日不是我,是当家的要待客。”
      秋娘似嗔非嗔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岁末来的大人多,孙刺史的公子也早早订了位置呢。”
      孙诚无奈道:“也是仓促间定的宴,满堂春不行便别处去罢。”
      秋娘笑靥如花道:“既是你亲自来说了,便留个位罢。几时来?”
      孙诚如释重负道:“多谢了,将你楼里小倌都叫来,边厅里我挑一个。”
      秋娘道:“今天这事……”
      孙诚赔笑道:“当然心里记得……”说毕以手指去拈秋娘粉面,秋娘啐了口,领着孙诚朝内厅去。
      不片刻孙诚领着个小倌出来,方青余停在二楼哭笑不得,心道今天真是得了头彩,那小倌年仅十五六岁,一身柔弱,虽无李庆成的锐气与悍勇,眉目间却依稀有点似有情,若无情的风韵。
      孙诚道:“就他了,留着,稍后我家大少爷就来了。”
      秋娘点头送客,那时间正有龟公提着茶壶,端了酒菜朝三楼去,方青余心思复杂,难以说清,只得转身跟着上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回了一下书评,发现有不少大人对孙岩的智商提出质疑
    在这里解释一下
    本文至今用的都是第三人称李庆成视角,大家对李庆成已经有初步的了解与评价
    但孙岩是几乎没有的,对李庆成这家伙的认知也比较模糊。
    咱们打个比方,假设,仅仅是假设欧:
    ——————————
    假设你从前公司的老板破产了,人也挂了,公司重组,资金全被侵占了
    某一天,老板的儿子(完全不认识的人)带着公司门口的两个保安,突然上你家来白吃白住
    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晚上出门去夜店玩
    还提出让你倾尽家底提供资金,因为他想东山再起
    至于如果侥幸成功后,要给你什么回报,则什么也不提。
    你会怎么应对?这就是孙岩的难题
    ——————————————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古镜作品,当年看的第一本耽美作品《惊鸿》,七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喜欢鹰奴的读者大人,小非猜您可能也



    天涯客
    priest作品,古风耽美



    天下第一影卫
    狸猫的爆笑古风文



    十里青山远
    温暮生作品,架空古风



    五更钟
    钟晓生作品,楼头残梦五更钟



    天变
    朱砂作品,很喜欢的文



    识汝不识丁
    酥油饼作品,讲述讼师、县官的故事



    灯影流年
    钟晓生作品,古风皮影戏题材



    大劈棺
    陈小菜作品,古风耽美



    流放公主
    BG文,讲述一个冷宫流放公主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