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名刀


      夜。
      张慕在廊前站着,太子和方青余在房内厮混,声音不住传来。

      方青余长得实在英俊,五官精致却不失男子英气,难得的是除去外袍,一身武人肌肉,肤色白皙,身材轮廓分明,腹肌健硕有力,犹如绸缎包着钢铁。
      李庆成本对房事一知半解,十六年来,皇后也未曾给他指婚,数年前一次方青余喝了酒,李庆成便让他躺自己床上醒酒,方青余睡得正酣,太子也躺了上去。一宿醉后本无事,太子夜半枕着方青余臂膀,便说起亲近话来。
      方青余半醉半醒,只不住口地哄着,怀中雏龙又别有一番意味,半大的李庆成问起男女之事,方青余当即半是调唆,半是玩笑地翻身,将太子给压了。
      那几日恰逢张慕不在,否则李庆成叫声足够让哑巴拔了刀,一刀送方青余上西天。

      然而叫归叫,方青余却担了十二万份的小心,生怕李庆成痛怕了,入入停停,温言软语配着浅尝辄止的手劲,调教一夜后太子竟是有滋有味,欲罢不能,只觉龙阳之兴更在方青余所述男女欢情之上,当即对方青余更有种说不出的依恋。
      方青余卖了力地讨好,连着数日令李庆成尝遍个中妙处,白日间依旧纽扣系至衣领,谈笑如沐春风,夜里则趴太子榻上成了饿虎。
      张慕归来时亦是如此,太子威逼利诱,勒令哑巴不许把此事捅出去。
      张慕只得神情复杂地点了头,于是开始了听墙角的侍卫生涯,人生最大悲剧,莫过于此。

      一轮满月高悬,月十四,银光洒满殿顶。

      小太监吹了灯,方青余拉直衣领出来,朝张慕礼貌一点头。
      张慕也不回礼,便垂手站着。
      方青余转身走了,殿中传来李庆成声音:“哑巴,你还在外头?”
      殿门吱呀打开,小太监望了一眼,说:“回殿下,张大人还在外头。”
      李庆成的声音懒懒的,带着满足与惬意:“入秋了冷,今天开始,不用守夜了。”说毕也不管张慕走没走,裹着被子翻身,低低喘息,睡了。

      翌日,宫内忙着中秋的筵席,上书房放了太子半天假,李庆成在宫里闲逛,折了枝木芙蓉,坐在亭子里,架着脚踝出神。
      片刻后李庆成说:“哑巴,去把青哥给我找来。”
      张慕不为所动,站在李庆成身后。
      “去。”李庆成蹙眉道:“什么意思?去把青哥喊来!”
      张慕依旧站着,李庆成说:“这枝花儿给你,挺香的,去吧。”
      张慕接过木芙蓉,认真别在侍卫服的领子上,转身走了。
      傻子——李庆成心里嗤笑。

      片刻后方青余自个来了,说说笑笑,李庆成折了枝桂花赏他,领着侍卫朝殿上去。
      中秋夜,明珠在天,清和殿里一桌请皇亲国戚,殿外御花园中摆了十来桌请大臣。皇帝龙体欠安,喝了三杯便离席,李庆成挨桌巡了一趟,没点太子架势,俱是方青余在身后提点着。
      绕个圈回来,李庆成道:“哑巴呢?”
      “那不是?”方青余笑道。
      太掖池边,远处亭下,张慕一脚踏在栏上,背倚庭柱斜斜靠着发呆。
      张慕刚毅的侧脸朝向东厢,睫毛在灯火下笼着一层淡淡的黄光,可惜了,李庆成心想,待得转过脸来,另外半边戴着面具,好生煞风景。
      若非毁了容,原本也是倜傥潇洒的侍卫一枚。
      方青余低声道:“殿下想出宫逛逛不?”
      李庆成心中一动,此时张慕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走。”李庆成笑了笑,拉着方青余的手,转过殿前回廊,假装归席,朝宫里后门去了。
      虞国农耕发达,土地富饶。
      建国后当朝皇帝大力发展商贸,国泰民安,万国来朝,京城更是中原地区最为安逸的区域,百姓衣食富足。节庆夜街边焰树林立,李庆成罩了件靛青外袍,与方青余携手同游,便如寻常官宦人家公子与侍卫般自在。
      今夜城中巡逻兵马多了不少,属节日正常景象,李庆成逛了足足两个时辰,自知宫中走失了太子,定如热锅蚂蚁般四处找寻,心想不可玩得太过,遂道:“回去罢,青哥。”
      方青余买了对小铜鱼揣在怀里,笑道:“再走会?”
      “接城防通告,今夜夜市早歇一个时辰!”
      “都回去了!马上封街,宵禁了!”有人大声呼喝。
      李庆成恹恹打了个呵欠,骑兵过来,勒令夜市提前收摊。
      “怎么过节还宵禁?”
      方青余擅察言观色,忙道:“走罢,估摸着是怕走水,咱们回宫去。”
      李庆成挤兑侍卫:“那小玩意买给谁的?”
      方青余一本正经道:“自然是给情郎的。”
      李庆成:“情郎?”
      方青余笑了起来,二人走到皇宫偏门外,大门紧闭,四周灯火寥落。方青余从怀中摸出小铜鱼,交给李庆成,李庆成这才高兴了些,要拍门喝斥,方青余忙示意不妨,轻身跃上墙头。
      李庆成懒懒在宫门外等着,四处黑漆漆的一片。
      秋风起,卷着御花园内桂花香漫来,犹如蒙在面上的丝缎,轻佻地一扯,便滑过鼻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青余半晌没来开门,李庆成喊道:“青哥!”
      半刻钟后,皇宫内传来三声丧钟。
      “当!当!当!”
      李庆成怔在宫外,仿佛当头接了道炸雷,哭声隐隐约约传来,恐惧感一刹那笼罩了他。
      丧钟停,梆子响,深宫处声嘶力竭的一句哭丧:“皇上崩了——”
      李庆成手脚冰冷,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险些直直倒下地去,什么时候的事?说崩就崩了?他尚未意识到此中种种,唯一的念头便是绝无此事。
      “绝无此事!谁在造谣!”李庆成冲上前猛擂门:“放我进去!我是太子!”
      到处都是哭声,整座皇宫笼在黑暗里,未几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又有人带着哭腔大喊道:“延和殿走水了——”
      犹如置身梦境,一把火烧毁了李庆成的神智,他忘了置身何处,只不住麻木拍门大嚷放我进去我是太子,大学士苍老之声从御花园外传来。
      “遗诏未立——”
      “啊——”
      临死前的惨叫。
      叛乱!李庆成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半步,险些摔在地上,宫内人声嘈杂,叫走水的叫走水,哭丧的哭丧,大门轰然打开,方青余将他扯了进来。
      “发生何事!”李庆成焦急喊道。
      方青余把太子护在身后:“不清楚,跟我来,别说话!”
      方青余带着太子沿路过御花园,四处都是哭喊的宫女太监,筵席翻倒,一殿凌乱,延和殿火光熊熊,映红了半边天。
      “太子呢!”宫卫打着火把四处搜寻:“皇上驾崩!皇后命太子殿下速至延和殿!”
      李庆成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方青余猛地捂着太子的嘴,转到庭柱后。
      方青余:“别吭声!”
      李庆成心里骤惊,打量廊前的几具尸体。
      侍卫们过去,方青余松开手,所幸李庆成此刻仍能慎密推断,开口道:“延和殿不是起火了?为何还要我过去?皇后呢?怎么会在起火的地方?”
      方青余缓缓喘息,摇了摇手指:“到明凰殿去看看,殿下稍安,臣定会护着殿下。”
      李庆成道:“等等,走水归走水,宫内怎么会有死人?”

      方青余沉声道:“太子殿下,不可多想。”
      李庆成蹙眉道:“有人谋逆!定是谋逆无疑,父皇说不定没死,青哥,带我去找符将军,御林军是父皇亲自挑选,找到苻将军就安全了!”
      方青余脸色几次变化,仿佛是想说什么,忽然发现了走廊里的另一个人,他与李庆成同时转身。

      张慕站在长廊尽头,侍卫袍染得半身紫黑,左手提着把鲜血淋漓的刀。
      方青余把太子护在身后,上前一步,抽出腰畔长剑。
      “你今夜做了什么?”方青余缓缓道。
      张慕不答,缓缓摇头。
      李庆成喝道:“哑巴!你做了什么!让路!”
      张慕神色在那一瞬间似乎有所松动,李庆成骤逢噩耗时的惊慌已过,此刻渐渐镇定下来,父皇生死未卜,母后不知所踪,绝不可再慌乱下去。
      李庆成上前道:“张慕,是谁主使,有人谋逆?”
      张慕作了个手势,示意太子让开,李庆成抿着唇,片刻后道:“张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慕凝视方青余手中长剑,眯起双眼,李庆成欲待再问,电光火石的瞬间,两名侍卫同时出招!
      方青余神兵洒出雪白剑影,张慕长刀圈转,二人撞在一处!
      那时间只见一道灰影如枭,另一道潇洒青影如鹞,庭柱发出巨响崩塌,砖瓦四飞,裹着刀光剑光掠过面前!
      张慕刀法大开大阖,隐有峭壁千轫,风雷之声!
      方青余云舒剑一抖开,满眼柳叶如刀,于张慕狂风般的刀法中穿梭来去;方青余朝后疾退,一刀直劈已到胸膛!
      “当心!”李庆成大叫道:“来人啊!抓住这逆贼!”
      方青余抽身后退,那一刻李庆成拦在他身前,张慕硬生生半途收刀,改直劈为横扫,方青余覷到良机,推开李庆成,朗声道:“谢了!”继而一式挺剑直刺!
      张慕跃上廊栏,猛地钉了个铁板桥,削铁如泥的宝剑擦脸掠过,将他的银面具削了下来,张慕不闪不避,雷霆万钧地一刀!
      方青余万万未料到张慕会用这以命换命的打法,收剑不及,一刀一剑错开,同时招呼在对方身上。
      方青余力竭,长剑在张慕肋下一划,破开一道半尺长的口子。
      张慕刀式却是甚狠,重刀以天外陨铁铸成,浑厚内力御起钝锋铁刀,在方青余胸口一撞,登时令他鲜血狂喷,朝后摔去。
      “青哥——!”李庆成吼道。
      方青余挣扎着起身,又喷出一口血,看了李庆成一眼,踉跄跑了。
      李庆成刹那间呆在原地。

      张慕踏上一步,似是想追,李庆成转身要跑,却摔了一跤。
      李庆成喘息平复,自知挣扎无用,又手无寸铁,反手捞到方青余的云舒剑,颤抖着指向张慕。
      张慕收刀归背,转身走来,他的面具已不知所踪,面具下的半边脸有一道绯霞般的灼痕,在不断蔓延的烈火下显得逾发恐怖,看得李庆成毛骨悚然。
      李庆成:“你这……你这逆贼,我看错了你。”
      张慕看着李庆成出神,转瞬间太监临死的呼喊惊醒了他,张慕一阵风似地上前,抱起李庆成。
      “来人救驾!”李庆成大声吼道。
      张慕反手一掌,轻轻切在他后颈,李庆成登时晕了过去。
      四处都是熊熊大火,被方青余利剑划开的伤口仍在不断淌血,张慕一轮疾奔,四个宫门俱已上锁,骑兵穿梭来去,大声喝斥,盘查的侍卫队举着火把冲来。
      张慕遥望远处,不敢行险突围,他抱着太子跃上御花园亭中央,朝着太掖池一头栽了下去。
      侍卫们寻到御花园便停了,太掖池边,一朵木芙蓉载浮载沉。

      太掖池底有一条前朝修建通往城外的水道,张慕闭气泅入池下,于漆黑的水道中寻到出口。
      李庆成甫一入水,便被冷水激醒,死命挣扎时又被张慕出指,点中昏穴。
      张慕伤口仍未愈合,抱着李庆成跌跌撞撞地跑过地底通道,第二次一头扎进潭中,片刻后拖着身侧血线浮上水面。
      皓月当空,护城河外兵士来往呐喊,京城大门轰然紧闭。
      张慕把太子放在草地上,躬身按压他的胸口,把唇凑上去,李庆成猛地咳了起来。
      “我……”
      张慕马上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马蹄声响,京城内开始派出骑兵巡逻,张慕撕下袍襟,包扎肋下伤口,背起太子,深一脚浅一脚朝京城外的山上走去。
      李庆成意识,陷入了漫长的昏睡中,他只觉自己被张慕背着,不断往前走。
      “父皇……”李庆成喃喃道:“母后……”

      他至今仍不能相信,昨夜悠扬的笙歌,芬芳的桂酒,朝堂,父母,李氏的江山与天下,在这短短一眨眼间就全没了。
      李庆成神情恍惚,像在做一个漫长的梦。

      他感觉到自己被放在灌木后,耳中传来兵士痛喊,马匹嘶鸣,片刻后他被抱上马背,一个人抱着他,快马启程。
      “我不走……”李庆成浑身湿透,被秋风一吹,筛糠般地发抖。
      “臣无能。”一个干涩,嘶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臣罪该万死。”
      四周山峦,树木,草丛在月光下飞速掠过,那一刻李庆成模糊的视线忽然清晰起来。
      “哑巴,你在说话?”李庆成断断续续道。
      张慕用披风裹紧了李庆成,连夜逃离京城。

      统历十六年八月十五,皇太祖崩,延和殿起火,太子薨。
      是年八月十八,皇后临朝,诏告天下,辅老、大将军结党叛乱,诛九族。
    插入书签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古镜作品,当年看的第一本耽美作品《惊鸿》,七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喜欢鹰奴的读者大人,小非猜您可能也



    天涯客
    priest作品,古风耽美



    天下第一影卫
    狸猫的爆笑古风文



    十里青山远
    温暮生作品,架空古风



    五更钟
    钟晓生作品,楼头残梦五更钟



    天变
    朱砂作品,很喜欢的文



    识汝不识丁
    酥油饼作品,讲述讼师、县官的故事



    灯影流年
    钟晓生作品,古风皮影戏题材



    大劈棺
    陈小菜作品,古风耽美



    流放公主
    BG文,讲述一个冷宫流放公主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