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月弓

      
      李效刚下了早朝,在御书房内翻阅奏折,昨夜补了睡眠,神清气爽,将连日积压的折子都批完后,已是正午时分。
      太监前来提醒该吃午饭了,李效才记起早膳还未用,行出御书房外,见远处许凌云用树枝撩着太掖池内残荷,遂道:“醒了?”
      许凌云忙过来见礼,周围人知这侍卫得宠,纷纷退后,留君臣二人朝延和殿去。
      “醒了。”许凌云笑道:“陛下今日将功课做完了?气色挺好。”
      李效脸色阴晴不定,见许凌云不住偷偷打量他,显是心内揣测天子昨夜是否圆房,不禁忿道:“放肆!”
      许凌云笑了起来,眉毛恰到好处地一弯,与年轻时的太后如出一辙,李效满肚子火又下去了。
      “孤且问你。”李效停下脚步,冷冷道:“心内又在打甚么龌龊念头?”
      许凌云低头道:“臣不敢,臣在想须得趁早娶个媳妇,来日生个女儿,可嫁给太子,与陛下攀门儿女亲事。”
      李效转身继续走过长廊,淡淡道:“凭你这副德行,既无担当,又无本事,顶多豢只海东青撩鹰耍猴,哪家姑娘会喜欢你?”
      许凌云笑道:“该喜欢的时候,自然便有人喜欢了,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不喜欢一个人,什么都是理由。”
      李效似有所触动,到得延和殿,接过热巾擦手,许凌云跟到殿外便停了。
      “去角房里用饭,午后到殿外等着。”李效吩咐道。
      许凌云一躬身,去了侍卫们排值的门房,林婉起得早,清晨去太后处走过,便留在延和殿内,遣开宫女,随手摆弄梳妆台上的物事,见李效回殿,忙起身见过。
      李效一回殿便沉默了,少顷道:“用午膳罢。”
      太监们摆上膳食,琳琅满桌,林婉亲手布菜,柔声道:“陛下退朝后批了一上午的折子?”
      “唔。”李效嘴里咀嚼,心内在想话题来与林婉说。
      李效搜肠刮肚,只想出一句话:“母后问了什么?”
      林婉低声道:“问陛下喝了多少酒,吩咐秋凉得注意着身子。”
      李效淡淡道:“没喝多少,这是什么菜?”
      太监忙道:“回陛下,是太后让皇后带过来的江州菜,桂花醪蒸四喜虾仁。”
      李效喝了口茶,说:“怎忽想起来吃这些?”
      林婉接口道:“母后可能想起当年江州了罢。”
      李效吩咐道:“攒一份,赏给角房里的鹰奴吃。”
      
      太监点头前去准备,林婉亲自给李效布菜:“鹰奴也是江州人?”
      李效点了点头,说:“你父接手江州十二县,平日家中吃江州菜不吃?喜欢吃的话,让御膳房给你做就是。”
      林婉笑道:“妾身进得宫来,便是陛下的妻了,自不能带着家中的食性。”
      李效听得舒心,随口道:“孤分得清,有什么家事,只管说就是。”
      林婉盈盈笑着谢恩,少顷二人用完午膳,按平日李效该睡完午觉,再朝御书房去,等候朝臣们前来议事。然这些年中,林婉之父林懿能者多劳,揽去朝中一半以上政务,竟不烦李效亲躬。
      横竖无事,李效便倚在榻上出神,片刻后召来一名太监,吩咐道:“看看鹰奴吃完了没有,宣他进殿。”
      林婉颇有点诧异,未嫁时在娘家听闻李效不少事迹——喜怒无端,更性喜迁怒,从不将朝臣,宫宦当人看,稍一动念便是杀人的吩咐。待得嫁入宫廷,这君王却与自己所知不一样,连传名侍卫都会先问句“吃完了没有”,难道京城坊间的俱是讹传?
      正思忖间,李效又吩咐道:“爱妻来坐着。”
      林婉与李效各倨一榻,宫人奉茶,再在榻前摆上屏风,屏风外置一脚踏,许凌云一掸袖子,在殿外等候。
      李效道:“赐你个座,这便说罢。”
      许凌云道:“遵旨。”遂在屏风外坐下,于袖中掏出书铺好,林婉看得诧异,是时只见许凌云的侧脸剪影映在屏风上,低声道:“陛下还记得不,上回说到哪了?”
      林婉不悦蹙眉,心想这侍卫怎地说话这么无礼?
      李效淡淡道:“随便拣一处说就是,孤不明再问你。”
      许凌云道:“话说那夜方青余与唐鸿冲出枫城,张慕带兵腹背夹击匈奴王阿律司,匈奴军背水一战,成祖仓促间不及撤退,被阻于枫关下……”
      李效:“晚了。”
      许凌云:“话说方青余一箭射倒枫关守将,抢了关门……”
      李效:“晚了。”
      许凌云再翻一页书,云淡风轻道:“话说郎桓沦陷……”
      李效略有点不耐烦:“上回读到何处,也不知作个记号?”
      许凌云打趣道:“屏风挡着,看不见陛下脸色,本想偷瞥一眼,便知到哪了……到成祖夜寐,方青余夤夜出逃……此刻王义宸参知正沿销骨河一路北上……”
      李效笑了起来:“正是这处,方青余为何夤夜出逃?”
      许凌云道:“不仅方青余,就连张慕也不见了踪影。话说成祖那夜睡下后,辗转反侧,听了方青余一席话,未想明该如何作好。”
      李效说:“若是孤与他换了个境地,亦是极难取舍。”
      许凌云点头:“若想得全城兵马以作日后重夺京师的家底,此时就该辣手除去王义宸,又或逼其归于麾下。然成祖拿不定主意,更不知自己身世……纵是亮出太子身份亲至,王义宸亦会把抗击匈奴摆在第一位,朝中意向不明,难凭方青余空口白话便说服北疆参知来投,错综复杂,一团纷乱,成祖正思考间,方青余已连夜离开了郎桓城。”
      李效道:“所去为何?”
      许凌云笑了笑:“张慕不片刻,待成祖熟睡后,竟也尾随方青余而去。”
      
      话说那夜李庆成躺在床上思考,要以何理由说服归来的王义宸,是曝出唐鸿家世,让唐鸿亲自劝说,还是晓以利害,分析朝中动向?
      若能得到朝中退兵的军书,料想不难说服王义宸放弃郎桓,退入枫关。
      那么下一步,便该将目标放在这里,李庆成决定先伪造一份议和文书,再亮出方青余身份,继而想办法说服王义宸,让他率军回守枫关。
      若王义宸抵死不从,便只得动手缉人,先绑起来,以唐鸿的身份接手军队再说了。
      然而这一着凶险无比,王义宸手下定有亲军,他们未必愿听自己几人的。
      李庆成睡到半夜,忽觉得有点不对劲,刹那惊醒后,窗外俱是凌厉北风呜呜地吹。“鹰哥?”
      外间没有动静,空空荡荡。
      李庆成仓促起身,摸了摸屏风后张慕的铺,冰冷坚硬,透风口内吹来冷风,他随手翻了翻褥子,翻出一枚硬邦邦的核,像个桃核。
      李庆成莫名其妙,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见桃核还用红线穿着,挂了个吊坠。枕下还压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上书两个半字:我也……
      显是不及斟酌完,先收着。
      “方青余。”李庆成推门道。
      对面柴房没声响,李庆成心内一凛,方青余也不在?逃跑了?于是张慕前去追缉?但看方青余白天那表现,又不太可能,放他走都死皮赖脸地跟着,怎会逃跑?
      李庆成在屋内坐着,心思翻来倒去,光想着北疆参知那事。
      天明时分,府外喧哗起来,又伴随大声哭喊。
      
      李庆成奔出府外,唐鸿道:“怎么了?!”
      李庆成示意稍安,城守殷烈策马狂奔而来,翻身下马便拜。
      “征北军被困断坷山!参知大人率军攻入谷内,受暗箭所伤——”
      李庆成心内打了个突,问道:“快起来,王参知现如何了?”
      殷烈抱拳道:“不知,老参知派人传讯,该如何应对,还请唐公子示下!”
      唐鸿道:“给我一队兵,我去接应!”
      李庆成色变道:“不行!万一匈奴人此刻来偷袭,郎桓便麻烦了。”
      唐鸿:“你那哑仆和方……新入麾的降将呢?”
      李庆成沉吟不语,片刻后道:“你带上我们手头的所有人,分成十队,前往销骨河北岸巡逻,注意隐蔽,一旦发现有异动,马上回来报讯。”
      唐鸿领命去了,李庆成道:“如果匈奴攻城,我们手上的兵能撑几天?”
      殷烈与李庆成一路朝北门走,殷烈道:“至少七日,十天后若无军来援,才会沦陷。”
      二人甫到城北门口,兵士匆匆往来,殷烈大声喝斥,将任务分派下去,李庆成又道:“加强巡逻,这几日全城戒备,参知大人的探报还没来?”
      李庆成正要传探报仔细询问,忽见城一骑南来。
      “报——”
      那传讯兵满脸血污,策马冲进城内,惊魂未定,看着李庆成不住疾喘。
      李庆成惊疑不定,殷烈马上反应过来,遣开身周兵士,只余城守,副将及城防寥寥将官。
      “说。”李庆成的声音发着抖。
      传讯兵道:“征北军……全军被俘,匈奴王阿律司说反六千人,与匈奴本队在……在断坷山佯战,参知大人中计入谷救援,遭前后夹击,我……郎桓北疆军折损三千余人……参知重伤。”
      李庆成道:“几天能回援?”
      传讯兵喘息道:“三天内回援。”
      李庆成点了点头,传讯兵又道:“北疆军撤军时……参知大人……被伏兵暗算……中箭身亡。”
      殷烈数将同时痛苦作吼,惨声大叫。
      李庆成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心内滋味复杂至极。
      传讯兵又道:“参知大人临死时……吩咐副将,将郎桓全城军民托与唐公子,请公子权衡利弊,尽力保得郎桓城周全。”
      那时间李庆成心内转过无数个念头,既喜且悲,悲的是王参知此人本不相识,又是唐鸿家仆,然驻守北疆五十余年,最终还是死于沙场。念及自己来投,虽用的唐家遗孤名头,王义宸却丝毫不存芥蒂,更将百余士兵交给自己。如今马革裹尸,于这冰天雪地中壮烈捐躯,不枉男儿一生。
      喜的则是,临死前他终于将郎桓交给了自己,昨夜思来想去,最棘手的问题赫然伴随王义宸之死,彻底解决了。
      
      “主公,如今该怎么打算?”
      一人清朗声音传来,正是不知何时出现的方青余。
      李庆成看了方青余一眼,不提昨夜擅出之事,反问道:“鹰哥呢?”
      方青余淡淡道:“他以为你还在府里,入城后便回府去,我则猜你此刻多半在北门前。”
      殷烈道:“现不是说闲话的时候,请公子示下。”
      李庆成开口道:“我何德何能,堪当此任?”
      殷烈道:“公子这是什么话?”
      方青余笑了起来,李庆成道:“我量小才疏,只能回枫关送信。”
      殷烈怒道:“参知临死前将全城军民托付于你,你便想推诿责任,一走了之?!”
      “你说。”张慕冷漠的声音响起,依旧是背负大刀,站在北门外不远处,带着阵血腥味,袖旁的血结了层冰渣。
      李庆成道:“你昨夜上何处去了!受伤了?!”
      张慕摆手示意无妨,指指殷烈,意思正事要紧。
      
      李庆成深吸一口气:“非是我不愿担当,我说的话,各位大人都愿听?”
      殷烈道:“军令如山,为何不听!参知大人既临终委你任统帅,自当全城上下听命于你,与匈奴一战!”
      李庆成道:“既是如此,便请各位大人多担待了,我这便下令。”
      三名副将有的心存逃生之念,有的则不敢担当重任,生怕被朝廷追究,一致附和点头,目光俱望向李庆成。
      殷烈抱拳道:“自将上下一心,听命于公子,抗击匈奴。”
      孰料下一刻,李庆成的决策却是:“马上调集全城兵马,召回巡逻部队,两个时辰内启行,护送百姓撤回枫关。”
      刹那间兵士们尽数喧哗,殷烈一时表情霎是激愤,李庆成续道:“由我留守郎桓,为百姓与将士们殿后,一人不入枫关,我便随城破而赴死。”
      
    插入书签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古镜作品,当年看的第一本耽美作品《惊鸿》,七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喜欢鹰奴的读者大人,小非猜您可能也



    天涯客
    priest作品,古风耽美



    天下第一影卫
    狸猫的爆笑古风文



    十里青山远
    温暮生作品,架空古风



    五更钟
    钟晓生作品,楼头残梦五更钟



    天变
    朱砂作品,很喜欢的文



    识汝不识丁
    酥油饼作品,讲述讼师、县官的故事



    灯影流年
    钟晓生作品,古风皮影戏题材



    大劈棺
    陈小菜作品,古风耽美



    流放公主
    BG文,讲述一个冷宫流放公主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