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草书

      李庆成终于安定下来了,他有一百六十两银,百名亲兵,三员将领——张慕、唐鸿、方青余,一间宅子。
      这点家底十分不稳定,谁也不知道北疆未来的战况会如何发展,生兵不服管,唐鸿手生,无论是谁都无法独当一面,唯一可靠的家仆张慕也只会做不会说。
      李庆成分下住处,唐鸿与下人们住西厢,张慕与自己住东厢,方青余睡大屋对面的柴房。
      大屋内一切打点完,张慕睡外间,李庆成睡内间,依旧以一张屏风隔着,无事时李庆成伏案写写画画,张慕便在一旁看着,像根木桩。
      “做甚么。”木桩忽然开口,把李庆成吓了一跳。
      李庆成解释道:“算数,咱们带来的御寒油有半车倒成了银两,交予唐鸿,让他派一队人,带着回西川去运粮过来。”
      张慕俊脸微红,在油灯下有种难言的亲切感,李庆成笑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张慕摇了摇头,李庆成递过物单:“看。”
      李庆成始终不向张慕刨根问底地挖自己身世,张慕反而隐约觉得有点不安,看过后,简略一点头,取过一张纸,拾笔润砚,仿佛在沉吟,打算写点什么。
      李庆成叹了口气,方青余的声音响起:“主公想挣钱,须得从枫城入手,不该着眼郎桓。”
      张慕起身,李庆成一见之下便知道他想出门揍人,忙喝止道:“坐下!”
      张慕眉眼间充满戾气,冷冷道:“放肆。”
      李庆成道:“进来。”
      方青余入内,一脚屈曲坐下,抱着膝盖,问:“主公打算倒腾点银两花用,是不?”
      李庆成略一点头:“我也知道该进枫关里去,奈何出塞时不知边疆战况,现也走不得了……”
      方青余哂道:“该走时便走,管这许多作甚?”
      李庆成眉头微蹙,方青余道:“非是臣愚钝,观如今局势,枫关是北疆最后的补给线,京城运来的物资在枫城中转,战地粮食紧缺,倒钱最是容易……”
      李庆成道:“等等。”
      “你方才,自称什么?”李庆成喃喃道,双眼如置身梦中,紧盯着方青余。
      室内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方青余:“说……成,慕成。”说着抬起下巴,朝张慕示意。
      张慕在一张纸上缓缓写着什么,不承认,也不否认。
      “属下以为,如今大虞与匈奴交战主公大可不必担忧。”方青余续道:“若死守郎桓,不仅对他日毫无裨益,反倒困守北疆,是为不智。”
      “照你说呢?”李庆成口中问道,却不与方青余对面,看着张慕纸上的字。
      “我们应当转战枫关。”方青余说:“此战开春前必结,届时不定朝廷将割土裂疆,奉贡议和,此时陡争一时意气,又有何用?”
      李庆成:“你怎知朝廷会议和?”
      方青余哂道:“方家曾在东北沿线万里,自玉璧关至泣血泉,担任镇东将军一职,代代世袭,累数代之积,遂成一方势力,其中便有匈奴王阿律司的助力在。”
      “当年先后早薨,先帝为拉拢北疆方家,立方氏为后,便是因为这层关系。”
      “边疆传出战报时,太后本与匈奴人勾结,如今先帝已死,匈奴王依足原议进犯西疆域。太后与匈奴人达成协议,拟定了最后一步棋,佯战后割枫关外五城,关内枫城予匈奴人。行议和之举,主公愿战,能敌朝廷一纸文书?”
      李庆成蹙眉道:“早就计划好的?”
      方青余莞尔点头:“朝中早知边疆大将不听太后懿旨,遂把东军调到西,又将西军调到东,杀了辽远,再把王义宸兵权收回来,人赶回去告老。如此一来,朝中武将世家唐大将军家族派系已倒,当朝武将余我方家。”
      李庆成沉吟不语。
      方青余淡淡一笑:“辽远前脚刚出兵,朝廷后脚便拟好了议和文书,准备向匈奴割地了。然而,他们还少计了其中一批人,这批人在暗处,足够令太后与阿律司一起栽个大跟斗。”
      李庆成:“别卖关子,直说就是,哪批人?”
      方青余道:“咱们。”
      李庆成眯起眼,只觉面前这人大是不简单。
      “当务之急,我们要人,以后,咱们要钱,要地。”方青余淡淡道:“若不是这次副将为辽远,当时我便想将征北军接手过来,辗转关外,取一城奉你为主,但有辽远在,我无论说什么他也不听,浪费这三万大军,太也可惜。”
      李庆成:“阿谀之言且先收收,满嘴吹得快没边了,带兵时,你便知道自己即将落魄潦倒,要托庇于我?”
      方青余笑了起来,目中充满温暖神色:“主公既不信,余下的话也不须属下多说了,属下告退。”说毕拱手出房。
      方青余走了,张慕收笔,纸上墨迹未干,龙飞凤舞的三行草字:

      寻汀洲孙家,以玉璜赘如下物事:
      铁一万斤,银万两。
      着孙檠探听朝中动向,预来年方太后议和之事。

      李庆成一手支额,蹙眉思索,问:“鹰哥,你认识孙家?”
      张慕折起信纸,缓缓点头,想了片刻,又迟疑摇头。
      李庆成道:“派个人去送就是,玉璜能……典这么多东西?一万斤铁,一万两白银?”
      张慕看着李庆成,李庆成摸不着头绪,忽笑道:“你的字真漂亮。”
      李庆成:“鹰哥,你唤什么名字?”
      张慕扯过一张纸,笔走龙蛇,挥洒而就,狂草笔法“成”字气吞山河,跃然纸上。
      “太漂亮了。”李庆成赞道,这字足可当临帖。
      李庆成道:“你叫成。”
      张慕答道:“你叫成。”
      李庆成莫名其妙,与张慕这等人交流,素来是十中略知一二,不片刻便将此事抛到脑后,心想来日再打听。
      李庆成道:“鹰哥,我方才在想……”
      张慕随手将纸扔在火盆上烧了,李庆成忙道:“别烧。”
      张慕:“再给你写。”
      李庆成道:“先说我想的事儿,方青余说得不错,王义宸这人虽是边塞守将,但多半也不敢抵抗朝廷命令,朝廷一纸文书下来,他只会撤军,也只能撤军。”
      张慕点了点头,目中颇有欣赏神色。
      李庆成沉默许久,而后说:“我要守住北疆,要兵,不管朝中谁当权,枫关决不可失,否则匈奴长驱直入,要南下攻城掠地,不过是几年间的事。王参知有权无名,决计不敢违拗朝廷意向,等到割土议和文书下来,唯一的结果也是撤军,不如将手上兵员都交给我,让我带着入枫关,想办法守关。”
      张慕:“你说,我便去做。”
      李庆成心中砰砰跳,知道张慕已看出自己另有想法。
      “我们得想办法,强行接手郎桓,否则这上万军民,与匈奴拉锯战下去,白白当了议和的牺牲品。但王参知不知其中就里,纵使知道,也多半无法接受割地之事,一死报国了之,唯一的方法只有……”
      张慕沉默起身,李庆成道:“做什么?再等等,今夜过后再说,我须得仔细想想,这信……我交给唐鸿,让他带去,交给谁?”
      张慕翻过纸封,上面是个李庆成不认识的姓名,又写着地址。
      李庆成吩咐人唤来唐鸿,着他入关去送信。

      当夜李庆成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殿外传来三声梆子响,许凌云合上书,低声道:“陛下?”
      龙床未拉上帷幔,却不听李效应答,显已睡着了。
      许凌云走上前,为李效拉好金被,李效熟睡的模样不似白日间威严十足,令人望而生畏,反倒像个玩累了的大男孩。
      虞国的皇帝每一任都是清眉皓目,唯独到了李效身上,与历代先帝全然不同,既不像当朝太后,也不像早崩的先帝——李效两道断剑般的眉毛锋锐浓黑,颧骨高耸,左颊侧还有一片蝴蝶型的绯红胎记。
      许凌云跪在榻旁,忍不住伸手去触,却怕惊醒了李效,伸手小心地将皇帝被角掖好,便趴在床沿,侧头安静看着他。
      又过片刻,大司监带领六名太监,站在殿外等候,太监们各捧帝铠,天子剑,金靴。

      八月十五,时辰到,虞国皇帝李效该成婚了。
    插入书签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古镜作品,当年看的第一本耽美作品《惊鸿》,七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喜欢鹰奴的读者大人,小非猜您可能也



    天涯客
    priest作品,古风耽美



    天下第一影卫
    狸猫的爆笑古风文



    十里青山远
    温暮生作品,架空古风



    五更钟
    钟晓生作品,楼头残梦五更钟



    天变
    朱砂作品,很喜欢的文



    识汝不识丁
    酥油饼作品,讲述讼师、县官的故事



    灯影流年
    钟晓生作品,古风皮影戏题材



    大劈棺
    陈小菜作品,古风耽美



    流放公主
    BG文,讲述一个冷宫流放公主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