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怪物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7

      趁吴擎苍喝小米粥的空档,杜修然随意的四下看了看,在屋里站着跟站在外面几乎没什么区别,都一样的冷。
      像这种四面露风的破房子,冬天大概能冻死人,就算吴擎苍他再耐冻也是个人,老待在像冰窖一样的地方,身体肯定会受不了。
      屋里没有水,如果有水,就现在这么个冷法,再过两天水上面那就是一层冰渣。
      
      吴擎苍在一边喝完了小米粥,还把袋子里的小米粒舔干净了然后把塑料袋往地上一扔,就要下地。
      杜修然忙说:“别下来,搁上面好好躺着。”受了伤流了那么多血还要到处跑?不要命了。
      吴擎苍皱眉问:“为什么?”意思是你凭什么管我?
      杜修然知道这小鬼肯定不会听自己的话,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办法,说起来这办法也很简单。
      吴擎苍这小鬼经常饿肚子吃不饱饭,所以他要比任何人都更在乎食物,能找到东西吃可能是他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要想的事情,这是维持他生命的基本条件。
      
      如果自己给他想要吃的食物,那这个小鬼看在食物的份上也多少会听话一点,只要能听进去别人的话,那他多少就还有救。
      用食物威胁利诱这招已经用过几次,虽然不太好老拿出来用,但是目前这方法对他还有点用处。
      若是长得再大一点,杜修然就不敢保证了,那时候他可能有了能力去抢,后果会很严重,就算只是抢食物,这种习惯一旦养成,会直接导致他人生观的扭曲。
      杜修然多少还觉得庆幸一些,好在让他在此时遇到了这个小鬼,一切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不算太晚。
      
      若是这个小鬼自己一个人一直这样下去,他不敢肯定还会有什么办法能够约束住他,到那时候他大概早已经无法无天,什么都敢干了吧。
      杜修然看着一脸不爽的吴擎苍,知道这小子要不是看在早上小米粥和鸡蛋的份上,早就想把他赶出去了。
      
      也许怪物的自尊心有时候要来得比普通人更加强烈,就像是前世铁笼里的那个人,在那个山谷里,以他的力量根本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他是完全可以顺着桥跑出去,但他却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往山谷的方向跑,杜修然后来才想到,这可能就那个怪物不容践踏的尊严,即使是死也要把那群侮辱过他的人撕得粉碎。
      
      吴擎苍可以忍受拣垃圾时别人的嘲笑及白眼,但是他绝对不愿意被人约束,相比之下他们更喜欢自由,无论是上一世那个怪物还是这个小鬼。
      对于杜修然早上拿鸡蛋威胁自己的举动,吴擎苍已经心生恼怒,吃完蛋后他正恶狠狠的瞪着杜修然。
      杜修然被他瞪有些心虚,故意拉开点距离后,他缓和了下口气,声音放轻说道:“小米粥和鸡蛋好吃吗?”
      
      吴擎苍嘴里可能还有鸡蛋黄的余香,被杜修然这么一问,不自禁又回忆起那味儿,他咂巴一下嘴,眼底有了些神彩,他重重的点头“嗯”了一声。
      “那中午咱还吃小米粥鸡蛋杂样?但是条件是你不可以下来,只能躺上面休息。”杜修然劝说。
      吴擎苍想了想便同意了,躺着他也损失不了什么还有香喷喷的鸡蛋可以吃,而且他的后背很疼,身体也很冷,躺着还可以继续睡觉。
      
      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苍白着脸眼眸黑的发亮的盯着杜修然,问他:“中午真的还有蛋吃?”他怕杜修然会出尔反尔,想了想,又艰难的把他的黑指甲伸了出来,用指甲指着杜修然说:“……要是没有蛋,我就杀了你!”
      
      杜修然见状心底小火蹭蹭的窜,呸!这小鬼真是不识好歹,居然威胁起他来了,但是现在又不能跟他死扛,只好压下心中火气,附和说:“是是,到时没有蛋吃随便你杀,行了快躺下吧……”
      吴擎苍听罢这才放下心,摸了摸指甲后,缓缓的收了回去,然后侧躺在草垫子上,眼睛就一直盯在杜修然不放。
      
      杜修然想出去给他找点东西挡挡窗户,那小鬼都要问他去哪儿,生怕他会跑了。
      虽然这个小鬼很麻烦,但是杜修然没有生气,他甚至觉得这样不错,他现在还不太确定这个小鬼就是那个怪物的重生,虽然都一样有黑指甲也能伤害别人,但是就算是前世那个怪物或者现在这个小鬼,都仿佛是张白张一样,他们不懂得人□□故,只遵于自己内心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很单纯的一个人,没有过于复杂的心思,也许他不知道这小鬼以后会变得怎么样,但是至少现在他能从这个小鬼脸上看出他想要什么。
      
      杜修然在大爷屋里找到几张塑料板和几块厚塑料,他跑去附近的小卖店买了胶水和胶布,然后返回吴擎苍的屋子,还好那厂房盖的矮,搬张凳子站在上面就能够着后窗,把塑料纸用胶带给糊上粘结实后,再把门上那条大缝子用塑料板给拼对上,最后胶水把边缝弥死,这样就不透风了。
      
      两面一弄好,他顿时觉得屋里暖得了一些,至少透风的几个大地方堵上了,再就是屋顶瓦片边的缝隙,他在后院找到一件被人扔掉的棉裤,然后把布剪开,把棉花抽出来,凳子搬过去后,他站在上面一点点的把几个露风的地方都用棉花给塞好,一直忙活到中午才弄妥。
      那小鬼倒是一直老实的躺在草垫上,见到杜修然在屋里忙东忙西的,他反倒是有些不耐烦,一直问杜修然什么时候才会拿鸡蛋来。
      杜修然知道他不抗饿,早上那三个蛋大概早就消化完了,便急忙回家从社台里拿出十多个鸡蛋放锅里一起煮了,又熬了一锅小米粥。
      
      他在家吃了两个,剩下十一个他分成两个袋装,一个袋五个另一个袋装六个,这样就带出了那小鬼晚上的份。
      又把家里他爸死前买的没穿过的羽绒服翻了出来,想着铺在草垫子上会暖和些,可惜那个地方没有电源,要不买个电褥子插上,躺那儿还能少遭点罪。
      吴擎苍勉强坐在羽绒服铺好的垫子上,一手一个鸡蛋低头吃得很香,小米粥稀里呼噜喝下去一大半,剩下一些杜修然留着晚上在大爷屋里的炉子上热热给他吃。
      
      待杜修然收拾好东西回头看他时,吴擎苍已经佝偻在宽大的羽绒服里睡着了。
      杜修然轻声走过去把羽绒服的扣子慢慢给他扣上,看着这小怪物的睡脸,他心底有些释然,其实天下的小孩都一样可爱,即使这个孩子是个怪物,但是睡着的样子依然是人最单纯的时候。
      下午天就开始下起小雨,接着气温骤降,漫天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下,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才停。
      
      杜修然上学时,楼下地面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走起来脚下打滑,因为靠地面是一层雨水结成的冰,街道有些地方把雪打扫干净后便露出冰层,格外的不好走,连路上的车辆都行驶的小心冀冀,生怕轮胎打滑发生事故。
      所以学校下午早早就让学生放学回家了,宁小胖找杜修然一起走,他挺高兴的对杜修然说那个吴擎苍不抢他零食了。
      
      杜修然有点囧,他倒是跟那小鬼说了别再抢宁小胖的东西,当时那小鬼还一脸恶嫌的表情,嘴里还塞着鸡蛋,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他说:“要是天天有鸡蛋吃,我就不吃他的猪食……”
      宁小胖对吴擎苍挺记仇,虽然那小鬼没再去骚扰他,但是宁小胖却一直密切注意着吴擎苍在学校的各种糗事。
      宁小胖对杜修然说:“吴擎苍那家伙今天被很多人用砖头砸了。”
      杜修然一惊,忙问怎么回事。
      
      宁小胖挺得意的说,“是三班小辉告诉我的,他们下午体育课,老师有事让他们自由活动,操场上他们玩了会就打起来了,因为吴擎苍老在操场边站着,于东他们班上的学生就骂他是怪物,还让他滚呢,但是那个吴擎苍真不要脸,怎么骂都不走,后来他们就用石头砸他,把他给砸跑了,听说他们班上的人都不喜欢他,说是谁要被他碰一下就会倒霉一天,都没人爱和那个吴擎苍坐一个桌子。”
      
      杜修然听罢心里有些气愤,他沉默着听着,也没有回应宁小胖的话。
      他觉得那小鬼班上的同学很过份,是,吴擎苍是个怪物,性格孤癖不善言语,但毕竟才是个孩子,而且他后背的伤还没有好,就用石头砸他,一旦砸坏了伤口就又要流血了,他们班里包括老师,就没有一个人同情他帮助他吗?平时排斥他也就罢了,这次居然还集体动手打他,就算他是个坏孩子,经常抢别人东西吃,但是这样群殴真的犯得着吗?这对一个孩子的心里会造成多大的伤害?杜修然觉得现在的小孩实在是太另人寒心了,。
      
      宁小胖被杜修然的表情吓到了,到家时也没用杜修然提醒,一溜烟自己跑上了楼。
      杜修然叹了口气,煮了吴擎苍最爱吃的鸡蛋,晚上拎过去的时候,看到吴擎苍正蹲在墙角,表情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指甲。
      他见到杜修然进来,突然的眼睛一红,指甲刷的冒了出来,他死死的盯着杜修然,就像是一只野兽藏在自己的窝穴里,暗自舔着伤口不想让外人接近一步那样的表情。
      杜修然把鸡蛋放在桌子上,默默的拿出一个剥开了皮,他走近几步,把热乎乎的鸡蛋递到吴擎苍的手边。
      
      吴擎苍红红的眼睛有些疑惑,他看了看那个鸡蛋,却没有像平时那么急三火四的抢过去,只是用长长的指甲碰触着那个软软的鸡蛋清,似乎犹豫着,他知道眼前放着的是他最喜欢吃的食物,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吃它的心情。
      
      杜修然望着他,突然间没有了惧怕,他用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吴擎苍黑色的指甲,轻声说道:“小苍,以后再也不要把指甲随便露给别人看,没有人看到你的指甲就不会再有人说你是怪物了。”杜修然轻轻摸索着那光滑有些浅浅光泽的黑色指尖,几乎锋利的轻轻一碰就刺破了杜修然的皮肤,指尖瞬间滴下几滴血来。
      
      虽然有些刺痛但杜修然并没有去看伤口,而是用带血的手抚了抚吴擎苍的头顶,他说:“你的指甲不是耻辱,正好相反,它是属于你最宝贵的东西,你要爱惜它,不要轻易再露给别人看,不是因为它丑,而是……他们不配。”
      
      也不知道吴擎苍听没听懂杜修然的话,但是他却慢慢的收回了指甲,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指尖杜修然落下的血,随即突然低下头拿过杜修然手里的鸡蛋,并拼命的塞进嘴里,也许他真的听进去了一些,也明白了杜修然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否则他不会低头咽下鸡蛋的时候突然落了眼泪,顺着他那脏兮兮的脸划进了嘴里,却连哽咽都没有发出一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JJ抽了,老是发不上来o(>﹏<)o不要啊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